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听到这里,忍不住抬头看着白小蛮,见她双眉如黛横一线,眸中若秋水涟涟,便是一张小口也似朱红樱桃般诱人。想到她曾是那花朝节大会上的一朵名花,榜眼女吏,一时有些痴了。

  白小蛮大莲华心术已破,又是刚刚被他炼制成法鬼灵体,六欲萦绕心间时,却被李道玄这样望着,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一抹热意悄渡,羞红了半个脸颊。

  鱼朝恩自幼净身为宦,并不懂这微妙的男女之情。但他学究魔宗妙法,忽然感受到这一对男女之间隐隐有一股冥力交缠,心中便明白了几分。咳嗽一声打断了车中的暧昧:”公子啊,这游街赏花最是耗费金子的。“

  李道玄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不过是驾着马车游街而已,有什么耗费金子的。“

  白小蛮低头拽出袖中一柄小小的琵琶,柔声道:”公子你没看过花朝节,不知这里面的花销,便说这车子,需得名马相配,一匹名马便需几万金,这还是按少了算的。再说那游街花车,也得有新意才行啊,这又得上万金。“

  鱼朝恩点头补充道:”按照惯例,这游街花车上须得有散财童子一路传讯,光这一条还得万金。”

  李道玄听他们这么一说,看来最少得十万金花销,这还只是花朝节大会的第一场比试。

  他想到自入长安来,只有金水桥一战狠狠赚了一把,自己是没有什么钱的,如今洛碧玑的金子也被封存了,那可如何是好。“

  鱼朝恩在车中来回走动几步,忽然说道:”公子,咱家在贞观钱庄还有四万金飞钱一直未曾动用,可以取出一用。“

  他说着忽然笑了:”这金子嘛,若真想要,便是那只红毛狮子也有不少。“

  李道玄缓缓道:”我来想想办法吧。“

  白小蛮伸手拉住了他:”你能想什么法子,难道去抢不成,如今长安禁制云珠已毁,禁卫封锁了所有街道。可不要乱想其他念头。“

  鱼朝恩此时悠悠叹道:”其实就算拉上那红毛老狮子一起,也还是不行的。我们的钱都存在钱庄里,不,应该说能动用的金子不管是谁的,还不是都在钱庄里,咱们的对手只要卡住了钱庄,什么法子都是没用的。“

  白小蛮也是叹了一口气:“金子还不是最难的,只是明日午后就是游街赏花的时候了,咱们现在光有人,车马都未准备好,时间上也是太紧了。”

  李道玄想到自己答应洛碧玑的事情,这花朝节是一定要赢的,也有些着急起来,这种感觉,像极了当年在乐都城里为姐姐的夜资费愁闷的时候。

  但他忽然又想到,明日午后游街赏花,不是可以看到相思姐姐了么。一想到这一点,他的心又热了起来,毅然道:“就算只用普通马车,弄点金子散财就是了,咱们明日一定要出去。”

  鱼朝恩见他如此执着,心中将整个花朝节背后的事情默默推算了一遍,缓缓道:“金子的事情咱家来想办法。”

  李道玄没有说话,车外却传来鱼玄机温柔的声音:“公子啊,那车子与马儿的事情,玄机倒有个法子。”

  李道玄急忙推开车门,轻声道:“玄机,不要乱动,这车子是有禁制的,小心受伤。”

  鱼玄机身着绣着双鱼嬉戏一裘紫衫,站在桃花树下盈盈而笑,但见李道玄当着车中白小蛮的面上如此关心自己,心中一甜,先对白小蛮福了一礼,这才缓缓道:“公子啊,这金子的事玄机没有好办法,但说到名马车儿,如今正有一位殿下可以帮得上忙呢。”

  李道玄急忙问道:“是哪位殿下?”

  鱼玄机伸手抚弄发髻上垂下的一缕小辫,柔声道:“公子怎么忘了玉真殿下啊,公主在芙蓉苑中养着数十名马,更有九州境内供奉的各式马车,咱们去寻殿下,相信她会出手帮忙的。”

  白小蛮缓缓走下车,将手中琵琶收回袖中,解了马车的禁制:“既然玄机姑娘有这个把握,就不要耽误时候了,你便带着公子去芙蓉苑一趟吧。”

  李道玄和鱼玄机坐着白小蛮的马车,驶出了金风细雨楼。

  那一路之上坊间的禁军们仿佛都得到了命令,不但一路放行无忧,而且一路关照,似有关照之意。

  鱼朝恩此时站在了常随的肩膀上,望着马车远走,低声问道:“常随,我让你送给高力士的信儿,你可送到了?”

  常随恭敬道:“鱼先生,您交待的事常随都办好了,不过……“

  他面上有些犹豫之色:“高公公似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有秦国公控制的禁军一路关照,公子不会有事的。“

  鱼朝恩冷笑一声:“是高力士觉得小题大做还是你小子觉得?那高力士如果连公子身在险境中都看不清,那才怪了。“

  常随一吐舌头,不敢再说话。

  鱼朝恩默默注视着前方,良久摇头道:“暮雨死士经高力士这么一搅和,固然比往日更为隐蔽,但这些日子折了不少,如今用起来是捉襟见肘喽。“

  他说着连连摇头,感慨了一会儿才对常随说道:“你找辆快车,咱们要去个地方。“

  常随急忙叫来一辆轻便的两驾马车,上车后问道:“鱼先生,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鱼朝恩沉声道:“崇仁坊,海枯斋!“

  马车带着常随和鱼朝恩快车前行,向北城前行,一直进了崇仁坊间,在鱼朝恩的指示下,穿小巷进斜道,曲曲折折间便来到了崇仁坊礼院西北方的一处竹林中。

  这竹林清幽寂静,马车停在竹林外,鱼朝恩指点着常随走向了竹林。

  鱼朝恩在常随肩上低声道:“进了竹林后你就闭上眼睛,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睁眼,只管往前走就是了。

  常随不敢多问,紧紧闭上眼睛,一脚踏进了竹林中。

  这一步一经踏出,脚下却是一空,就像踩在了悬崖边缘,整个身子瞬间跌了下去。

  常随哇呀的大叫出声,只觉耳边风声呼啸,整个身子沉落向无底的深渊。还算他牢牢记着鱼朝恩的话,还是死死闭着眼睛。

  也不知跌落了多久,脚下一软,却踏在了一处软泥上,接着身子陷落,只觉耳边咕嘟之声不绝,渐渐的整个身子如陷入沼泽中。

  常随此时心中更是害怕,下意识想用处子午蛊术探一探周边情况,那鱼朝恩低喝道:“莫用灵力,你小子是不是想陷入十八地狱中,永不超生啊。”

  常随吓得一哆嗦,再不敢用出蛊术,却觉得身子浮动起来,似乎在一条河中穿行,心中还在惊颤中,双脚便被几只手拉住,再次陷落。

  如此他如游幽泉之中,时有恶鬼拖曳身子,时有幽魂在耳边尖鸣,甚至耳边还有一只冰凉的舌头在舔动……

  等到身边风平浪静,常随已是湿透了衣衫,终于听到鱼朝恩低声道:“好了,睁眼吧。”

  常随没有立即睁眼,只是先启动一条眼缝,依稀看到面前并无恶鬼幽魂,这才咬牙大胆的睁开眼睛。

  他愣住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是那竹林正中,回头看来路,却是春风软软,竹林幽幽,哪来什么悬崖沼泽,更没有什么地府黄泉。只有眼前现出一座荒丘。

  常随在长安多年,从未听说过这怪异的竹林,更没听过面前这古怪的荒丘。

  那鱼朝恩在他肩上微微笑道:“没想到你这小子虽然浪荡五行,办事糊涂,但这心志还算坚定,公子选了你做徒弟,倒也有些眼光。”

  常随惭愧问道:“鱼老,刚才那些是幻境么?”

  鱼朝恩让他走到荒丘坟边,缓缓道:“那不算幻境,而是传自冥界的九天十魔阵,不过这阵法不全,只是用来吓唬人的。“

  常随已走到荒丘边,见这坟头有些念头了,却不是常见的圆丘坟山,而是圆如铜钱状,外圆中有方形大石为基。

  鱼朝恩指示他将手按在那方石上,口中高声唤道:“王麻子,老鱼来看你了,别藏着掖着了,快点开门吧。“

  常随吓了一跳,这方坟中难道住着人不成。

  他刚想到这里,就看到那方形巨石上却发生了变化,只见光滑的石面上渐渐浮动出了一只浮雕。

  更准确的说,是这块大石头变化成了一只怪异的雕塑,那是一只龙头马身、麟脚狮身的怪兽,龙头上顶着“天禄,辟邪”两角。此时正张大嘴巴,露出黑黝黝的入口。

  常随见那龙兽大口宽有七八丈,别说是人,就是两辆车并行进去也是绰绰有余。

  鱼朝恩见常随还在发呆,不禁催促道:“还愣着做什么,赶快进去啊。”

  常随答应一声,轻轻走进了这龙兽的大口中,只觉四周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但前方隐隐闪着金色的光芒。

  他直走到头,才发现那金光竟然是一只巨大的金色算盘。

  整只算盘有一人高低,那算珠都以纯金打造,借着入口的微光,反射出金光。

  鱼朝恩沉声道:“一归逢一进一,二归二一作五,逢二进一……小子,怎么连《九一归除算法》都不会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