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心中着急,放开了怀中的明珠,借着还在奔驰的黄羊之力,猛然弓身而起.他自半空再次展开鹰扬式,落到了西羌大寨的门前,一脚踢开虚掩的大门,顺手自地上捡起一块大石,运转风元灵力,狠狠的投了进去.

  大石呼啸一声自寨门飞了进去,落到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李道玄吸了一口气,打起十二分精神,迈步走了进去.

  建立在峡谷斜坡上的西羌大寨空间并不大,自门口进去一目了然,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时分,霞光布满木屋与干草垛,显出怪异的平静.

  所有木屋都闭得紧紧的,中间广场处空无一人,平静中伴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李道玄心中一沉,停在了空地上.就在此时,拓跋明珠骑着精疲力尽的黄羊赶了进来.

  李道玄站在原地,双腿都有些颤抖,迈不出步子,生怕自己打开木屋看到的是一具具死去的尸体.拓跋明珠翻身下羊,只看了一眼脸色就白了,她身子一动,背上的白色大弓就到了手上,手指扯出一支飞羽长箭,弯弓便射.

  嗖的一声,白羽飞箭直接击中左侧最大的一间木屋顶部,却射中了那屋顶的一块木纹雕饰.白羽正中那带着古朴花纹的雕饰,一团肉眼可见的青色光点立刻浮现,就像百千枚种子一样,生长,开花,布满整个西羌大寨.

  李道玄感受到了熟悉的灵力流动,这正是莲生经常在手掌间凝聚的木元灵花.他明白过来,这应该就是那日莲生留给西羌部族的防守阵法。

  木元阵法已经展开,整个大寨却还是没有声息,拓跋明珠身子一个踉跄,立刻扑向了正中拓跋野望居住的屋子。李道玄已经自惊惧悔恨中惊醒过来,急忙跟在她身后。

  木屋被推开,一眼就看到了靠在兽皮垫子上昏睡的拓跋野望,而在他身旁,横七竖八的躺着拓跋七兄弟以及几个西羌老人。

  李道玄拉住激动的拓跋明珠,低声道:“蛇姬喜欢用毒,你别乱动,我来……”

  逢此大变,明珠好像也乖巧了许多,立刻止住行动,只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袖子,便拔刀立在门口。空中布满了微弱的木元灵力,引动李道玄体内的木元灵力生生不息,疲倦感一下就消失了.他俯身向前,在诸人身上试探了一番,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对明珠说道:“他们都没事,只是昏睡了过去。”

  拓跋明珠紧张的双目之中露出了惊喜之色,还未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怪异的扑通咔嚓声。两人吓了一跳,一起奔出屋外,但见整个寨中所有木屋之门都被打开,每间屋子里都躺满了部族男女,个个都是昏迷不醒.

  李道玄转目看了一圈,最后停驻在那场边角落里,关押审讯大巫师的酿酒屋里,他暗对明珠使个眼色,运起木元灵力狮吼式,大喝道:“碧桃!我已知你就是蛇姬!速速出来送死!“

  他喊完这句话后,立刻弹身而起,扑向了那酿酒小屋,拓跋明珠也是连珠箭发,一连三箭射向了屋门。

  李道玄还未扑到屋门前,那屋子忽然就像有了生命,竟然不听的抖动起来。

  这间酿酒的屋子与其他木屋不同,却是以泥土烧铸而成,此刻那坚固的泥墙颤抖不止,墙壁上的干泥就像面粉一样纷纷掉落,掉落的墙粉之后现出内里千疮百孔的土壁。

  李道玄停住脚步,他已看清,那根本不是墙壁在抖动,而是无数怪异的虫子纷纷自土壁中的小孔里爬出,因为数量太多,导致看上去就像墙壁在颤动.

  他捕猎多年,胆子历练的不小,又经历过那大巫师洞穴里毒蜂与蜘蛛的阵势,但还是被这些蠕动着的虫子恶心的全身发凉.

  墙壁中的虫子大多数是蜈蚣,还有些蜘蛛与蝎子.整间屋子不多时就散落开来.首先露出来的却是那干瘦的大巫师奇洛洛尔格.大巫师四肢趴在虫子堆里,活像一只干瘪的大蛤蟆.

  这位大巫师此时看来真是惨不忍睹,他四肢皆被毒蛇怪异的刺穿,那穿过四肢的毒蛇通体发紫,就像原本生于他体内一样.

  大巫师睁着双目,见到是李道玄,眼中露出求命的疯狂神情,忽然嘶哑着吼道:“快杀了她!她现在打不过你,蛇姬只有在每年五月时才有法力……啊!“

  大巫师的话还未说完,一只有手掌大小的黑色蝎子爬上了他的脑袋,高跷的尾刺唰的一声直接刺入了这可怜男人的大脑里.大巫师双眼翻白,口吐白沫抽搐不止。

  李道玄倒抽一口冷气,实在想不通碧桃对大巫师下手的原因,莫非是她知道了这大巫师泄露了情报。

  他正如此想着,背上的小白熊跳了下来,飞快的跑向了他身后的明珠那里,似乎也是被吓到了。

  李道玄双目凝视虫堆,那倒下碎落屋子残骸里慢慢鼓起来一个大包,就像湖水溅出的浪头。残骸散开,数不清的游蛇堆积起来,捧起了一个娇艳的女人。

  碧桃的一头长发散落下来,上身的羌族小褂似乎短了一截,汹涌的双胸顶起小褂,整个腰部都裸露出来。而她下身竟然只裹着一块兽皮,自膝盖以上露出了丰腴白嫩的双腿。

  此时她安静的端坐在蛇堆里,却低着头,手中拿着一件崭新的青色袍子,手指间捏着一枚银针,银针走动,在袍子上来回穿梭。

  这诡异的场面一时震住了场中的李道玄,他怎么也想不到会看到这样一幅图景。碧桃手上的银针似乎在缝制青色袍子,她小心细致的缝着,就像一个乖巧做着女红的小媳妇儿,忽然抬起头,对着李道玄莞尔一笑:“李郎,你回来了,奴家给你缝了一件新衣服。你来试试好么?”

  李道玄看到她双目发紫,两腮就像喝了酒般露出嫣红之色,黑色长发掩映下双手指甲上紫色花汁显得触目惊心。他吸了一口气,止住背后蠢蠢欲动的明珠。刚才那大巫师吼叫出来的一句话还在耳边回响:“快杀了她!她现在打不过你,蛇姬只有在每年五月时才有法力!”

  正是这句话给了他信心,他脚下一动,地上一团碎石飞击而去,直奔碧桃而去。碎石散开飞击,打向碧桃的石头被几条毒蛇挡住,剩余的却大部击中了虫子堆旁的酒坛,羌族的美酒流满了一地。

  碧桃放下银针,微笑道:“哟,刚一见面就要打打杀杀的,郎君可真是无情之人。”

  李道玄瞥了一眼那流动的美酒,暗中计算了下,脚下运转火元灵力,嘴上却冷笑道:“说我是无情之人,那日姑娘在洞中恳切为之求命的好姐妹,却还不是丧生在你手里,到底是谁无情?”

  碧桃哦了一声,咯咯笑道:“你说是她们两个啊,没办法啊,我隐身在洞中,那两个女奴隶曾见过我炼毒的样子,人家想在你身边多呆两天,只好把她们杀了。”

  李道玄已经看到那美酒缓缓流入到自己脚下,眼看就要被自己的火元灵力点燃,心中大喜,继续拖延时间:“那怎么今日就翻脸无情了,莫非是知道我看出你的真面目了?”

  碧桃睁大眼睛,再次笑了出来,胸前双峰在笑声中跳动,深处手指拨动自己的长发,露出丰腴的腰部上小巧的肚脐,却曼声道:“我可不知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想着把这些西羌人都炼成毒尸呢。”

  李道玄再也忍耐不住,抬脚一踩,火元灵力烧着了流来的美酒,一道火焰烧了起来,扑向已经被打碎流出的酒水包围的虫堆。

  但那火焰还未烧到,虫堆之中的百千毒蛇露出毒牙,齐齐喷出毒液,火焰被毒液熄灭,燃烧的毒气奔腾起来,那端坐在蛇堆之上的碧桃裹在毒气之中美美的吸着,毒气自她的鼻中吸入,不多时消失干净。

  碧桃吐出一口气,惬意的伸个懒腰,再抬头时脸色已变了:“李道玄,莫要被奇洛洛这蠢材一句话就小看了本尊,我现在虽然没有法力,单靠这些宝贝儿就能活吃了你,亏我为君缝衣,男人啊,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最后一句话太过突兀,但李道玄已看出她确实没有功法护身,全靠这些毒虫,便试着大喝道:“那就来吧,看你有什么本事,一堆虫子而已!”

  碧桃凝望他一眼,再次回复了娇媚的模样,却对他背后咬牙发怒的明珠说道:“哎呀,小妹子,你看你这情郎,好像都忘了你爹,你弟弟还有这全族的人都中了我的毒,还要跟我拼命呢,你说呢?”

  李道玄这才想起来西羌部族都中了毒,一时踌躇起来。

  碧桃的声音再次传来:“这部族中的每一个人都被五种宝贝儿咬过,每人被咬的顺序却不一样,每一人的解毒之法都不相同,解药嘛全都在我身上,但你可知道这其中有多少种变化?”

  李道玄也粗通算学,只一估算便明白了,五种毒物按照不同顺序组合,至少上百千种可能,这女人果然是早有准备,就算自己有能力抢到她身上的解药,因为不知道每个人对应的顺序,也是无可奈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