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小蛮见李道玄面有不豫之色,望着李道玄淡淡说道:“公子也为何如此忧心,难道害怕小蛮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么,那金风细雨楼之事我一定会为公子做好的。”

  李道玄收了心怀,有些感慨的对她说道:”我并未忧心,也不是担心你心怀不良,只是觉得太委屈你了。“

  白小蛮整理下发髻,转头望向了马车窗外,低声道:”洛少留下的书册中记载的是四百暗谍的名字和位置,这可能是洛少最后的法宝了。“

  李道玄没有说话,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白小蛮继续说道:”那册子上所记的三百七十八名暗谍都已牢牢记在了我的脑中,若公子需要动用,小蛮愿意代劳。“

  李道玄终于开口问道:”什么是暗谍?“

  白小蛮转头沉声道:”所谓暗谍,乃是隐藏在长安中的洛府杀手,公子难道忘了雀离寺之战中那些人了么?“

  李道玄当然不会忘记,那些训练有素,看起来忠心耿耿的黑衣杀手,在雀离寺中自己见过他们的手段和效率。

  白小蛮淡淡继续说道:”那暗谍日常便以其他身份隐藏在长安中,洛少只有再最关键的时候才会动用。小蛮刚刚看过,这些人是洛老太爷还在世的时候就开始培养的孤儿,人人都对洛家忠心耿耿。“

  李道玄立刻打住她的话:”既然如此,就不要动用了,我毕竟不是洛家的人。“

  白小蛮一双妙目诧异的望着他:“洛少既然把这些杀手名册都交给了公子,自然也已授了动用之权,为何不用。“

  李道玄摇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我本为草木,却为这长安的乱风吹动,身不由己之下,不想再动用这些东西。”

  白小蛮皱眉还未答话,马车门儿被打开了,莲生站在车前,手指伸出,抓住了车中禁制射出的十七条无声无息的琵琶弦,哼了一声对李道玄道:“好啊,你现在倒学会参禅了,在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

  李道玄急忙站起来,下意识想解释几句,那白小蛮已自车中伸出了手臂,竟然那样亲密的揽住了莲生的的脖子,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本是来找事模样的莲生顿时露出古怪的表情,伸手在白小蛮腰上拧了一把,也不说话,哼着小曲儿转身走了。

  马车门重被关上,李道玄露出询问之色,白小蛮却歪着头:”公子啊,刚才咱们还没说完,你既然不想动用这批杀手,那么洛少的情报网难道也不想用了么?“

  李道玄立刻动心了,若要说现在他在长安最需要什么,那必然是情报来源了,白小蛮在云裳小筑的时候,就曾多次展示那神奇的情报,洛碧玑手下定然有一个情报网脉了。

  白小蛮见他动心,嘻嘻一笑:”公子啊,这些暗谍不但是杀手,而且还是洛府的情报探子,今日小蛮才知道,原来以前那些情报,都是他们获取的。“

  李道玄不禁对这情报源十分好奇:”那些暗谍在长安另有身份,自然可以获取情报,就和游侠儿一样吧。“

  白小蛮摇摇头,看向了李道玄肩上的鱼朝恩。

  李道玄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道:”鱼先生不是外人,不必瞒他的。“

  白小蛮便伸手整了一下腰上衣衫,低声道:”公子可知道这三百七十八名暗谍日常的身份是什么?"

  她说着,连那鱼朝恩都竖起了耳朵,他对这件事也是十分好奇。

  白小蛮自问自答道:“那些暗谍的身份啊,其实说出来不值一提,他们日常隐身的身份是长安各府中的管家。”

  她一说完,鱼朝恩首先露出恍然之色,不禁赞叹道:“好一个白鹰洛府,果然是大手笔,妙手笔,这招可真妙。”

  李道玄却露出疑惑之色:“管家,那又有什么。”

  白小蛮哼了一声:“不但是管家,而且大多都是六部下七品以下的杂官中的管家,很多都已是府中的大管事了。”

  李道玄这才明白过来,洛家将这些暗谍安排到这些七品左右小部官员的家里做管家,确实很妙,要知道朝廷大事抉择都是通过皇帝,宰相以及三省六部来决定和实施,但真正办事的却是那数不清的部曹小官。

  鱼朝恩越想越是妙:”六部曹员虽然品阶不高,但所在位置却是非常重要,无论是朝廷大事还是修士小事,长安乃至各郡府的事务都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流转。“

  白小蛮笑道:”不光如此,作为府中管家,日常出行购物交际都是相对自由,几乎可以随时调用。“

  李道玄忽然想到一事:”如此说来,那儒宗的<白鹿经世注>记载每月大事,难道和洛少也有关系?“

  鱼朝恩呵呵一笑:”公子你可真说对了,这件事恐怕白姑娘也不知道,实话说罢,白鹰洛府至少有四分之一的钱财,都是来自这白鹿经世注。“

  李道玄和白小蛮都露出不能相信的眼神。

  鱼朝恩却摇头叹道:”这些年来,我们内侍省只知道白鹿经世注的情报来自洛府,却怎么也搞不清洛碧玑那个家伙是如何搞到这些乱七八糟的情报的,如今才明白了。“

  他抬头看到李道玄和白小蛮还是不信,便继续道:”白鹰洛府生意来源一为宫中内府的生意,二为西南渝州商道的绸缎生意,三为云裳小筑的花钱,最后就是这白鹿洞收买情报的收入了。“

  李道玄皱眉道:”白鹿洞儒宗有多少钱,怎么会做买卖情报的事情。“

  鱼朝恩嘿然一声:”海枯斋的琅琊王,公子该知道吧,大唐山东四大世家都是儒门中人,你说他们有没有钱。这且不说,长安四大钱庄,除了贞观钱庄是内府的,那剩下的三家钱庄都在海枯斋和四大世家手里。“

  李道玄点头道:”原来如此。“他不禁又问道:”说起来,花朝节在即,咱们也该准备些金子,筹备这件大事了。“

  他话声刚落,白小蛮就冷冷的回道:”这件事小蛮正要对公子说呢,实话告诉您吧,如今啊,咱们已经没钱了。“

  李道玄大吃一惊:”没钱了?“

  白小蛮还未说话,鱼朝恩咳嗽一声道:”这个,公子,四大钱庄已经封存了洛府的账目,这白鹰洛家啊,除了云裳小筑,真的是没钱了。“

  白小蛮紧跟着说道:”云裳小筑也没钱了,光是发落楼中女子就用去了三十万贯,这还不算奴仆杂役的工钱,还有楼中日常供给的商户所欠的金子。如今云裳小筑被封了,不但没钱,还欠了不少呢。“

  李道玄头疼起来:”这么说来,花朝节之事需要多少金子?“

  鱼朝恩没有说话,白小蛮低头想了一下,却摇头道:”花朝节还有四五日的时间,算起来明日就要‘游街赏花’了,再加上连续三日的‘踏青探花’,再算上三月十五的‘花朝大会’,这金子是越多越好,没有个定数。“

  鱼朝恩见李道玄听得一愣一愣的,便解释道:”这花朝节也算是个大节,大唐国土辽阔,各地花朝节的风俗都是不同,咱们长安的花朝大会就和南州,渝州境内的不同。共分‘游街’‘踏青’‘赏红’三项大比。“

  李道玄皱眉道:”难道不是三月十五那天大家出来比试一下才艺么?“

  白小蛮无语的看着他,良久才说道:”长安花朝节可是朝廷皇子来主持的,每一届都有着别种含义。今年这一届就牵扯到国策中的和亲之事,更是与往日不同。“

  她说着伸出手指为李道玄分析起来:”就说明日的游街赏花,那是要名花榜上的女子驾着花车游玩长安,这长安各坊间每条街道都设有花榜,长安子民正是要先看一遍游行的十二名花,再在榜单上题上花名。“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让李道玄听得愈发混乱。

  鱼朝恩便笑道:”各坊分区里,每区每里每街都有这榜单,长安子民根据自己的喜好,将自己钟意的名花写到榜单上,每榜只有六个名额,最后按各街所点之花名计算,得名最多的名花才可以进入花朝节的第二项比试‘踏青探花’呢。“

  李道玄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所谓游街赏花,是要自十二位女子中先选出六名来。“

  白小蛮点头道:”不错,游街后取六朵名花,踏青后再取三朵名花,那就是今年花朝节的三甲了,最后在花朝大会上再确定花魁状元,榜眼女吏,还有那探花才女。“

  李道玄情不自禁望着白小蛮的这辆大车。

  白小蛮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嗔道:”不错,公子现在坐的正是上一届花朝节小蛮的游街花车。“

  明知道不是时候,李道玄还是忍不住问道:”不知上次白姑娘是得了什么名次。“

  这次轮到鱼朝恩发笑了,摇头道:”上次小蛮姑娘是得了榜眼女吏的名头,望仙阁的霍小玉却是得了探花才女,至于那花魁状元么,上届却是轮空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