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脑袋老宋袖中抖落出来的五粒光球很像是洛阳舞狮时所用的绣球,只是看起来软软绵绵的周边还带着丝丝绿烟。

  绿烟似雾又似焰,冷冷森森的让围观的诸人都皱起了眉头。

  李道玄轻声问身边的常随:“这老宋是什么来历?这道法看起来很有些诡异之处。”

  常随低声回道:“这老宋常年在灞桥附近厮混,他加入楼中时日不长,但这一手妙手搬运之法很是有些门道。”

  李道玄看着那老宋指挥着五只绿烟滚滚的软球飞起了云裳小筑里,心中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如今对于他来说,已经不能不重视金风细雨楼这个组织,毕竟这才能算是自己控制下的势力。

  既然决心振作这金风细雨楼,李道玄就不得不开始考虑起了一个组织的运作,就说这金风细雨楼目前鱼龙混杂,难免会有一些浑水摸鱼的宵小之辈。

  李道玄想着便有些沉重起来,自思自己对这组织运作之法确实没有什么经验。

  他想着便将视线投向了那第一辆车中的白小蛮身上。

  李道玄正盘算着如何将金风细雨楼交给白小蛮打理,就听到那车中的女子们发出一阵欢呼声。

  他回头望去,只见一只绿色光球已自云裳小筑里走了出来,那光球四周伸出了几只触须般手脚,轻松的扛着一只梨木花雕柜。

  李道玄看着便恍然了,原来这老宋是在驱使那绿色圆球来搬运东西。

  但这样也未免太过平淡无奇了,虽然是省了人力,但还不如众人一起搬运起方便呢。

  他正想着就见老宋吐气开声,站在原地手指上下挥舞起来。

  随着他的动作,那绿色光球放下了梨木柜,圆滚滚的身子在梨木柜快速上下移动着,随着光球的动作,那木柜上现出了一个绿色的怪异符号。

  这符号虽然怪异,但依稀可以看出是一贴道符,上下通天地,左右横阴阳,绘着四方铜钱般的圆形符号,还有五条黑线般扭曲的符文。

  随着这绿球在木柜上画下这符号,就见那梨木花雕柜子忽然抖动起来,继而快速移动起来,就像一只看不见的人影在驮着木柜疾走,又像木柜自己有了手脚。

  诸人看着那柜子自己走动起来,走动之中忽然加速,哗然一声消失在云裳小筑门口。

  那老宋便得意的翘起了胡子,嘿然一声:“大家可看到了么,老宋我可没有胡吹大气。”

  原来他是故意弄出来给大家看的。

  李道玄微笑着点点头,他在杂书中也曾看过这等道法的记载,这道法名为‘五鬼搬运术’,又被称为‘五符搬运大法。“

  不过按照书中记载,这手道法乃是以符咒搬运诸物,乃是前代仙流修士也业已失传的正宗道法,从未见过人以这等怪异的圆球运转。

  此时那云裳小筑中不断走出了各式物品,无论是金镶木案还是古玉屏风,甚至连莲花小凳,各式杂物都贴着绿色的符图,自楼中走出来,哗哗的消失不见。

  不多时那云裳小筑大门开了,连整个大厅都空空荡荡的。

  围观诸人都露出赞叹之色,就连那远远的金吾卫们都啧啧称奇。

  也只有白小蛮面无表情,自车中走下来,来到李道玄身边,望着老宋继续施法。

  就在老宋驱使五鬼将楼中最后一件物品搬运完毕,就要开始运转妙法,搬运整座云裳小楼的时候,忽见南边传来道道绿芒。不多时一件件本已搬运走的物品再次现身诸人眼前。

  就像离家出游的人再次回到故居,那些闪动着绿符的物件自发的再次走进了云裳小筑中,回归原位。

  李道玄看得好笑,常随不安的来回走动,想去问一下那目瞪口呆的老宋,但见老宋站立不安的样子,也不好打扰他。

  当所有的桌柜杂物都回归远处,老宋的无粒绿色光球就像跳动的蹴鞠般在原地打着转儿。

  那些看热闹的女子们有的都已经暗暗偷笑起来。

  白小蛮上前一步,淡淡对老宋说道:“五鬼搬运术乃是正道仙术,你这人炼制出的五瘟鬼走的本就是歪门邪道,如今知道不可用了吧。”

  老宋一扬脖子,大声道:“姑娘说的咱当然懂,但您说五瘟鬼是歪门邪道,老头子可就不同意了,这道法在我岭南宋家传了不知多少年,那道门的五符搬运大法,说起来还不是从我宋家这套五瘟鬼道中变化出来的。”

  白小蛮却不和他争辩,抬头望着云裳小筑,手指轻弹,就见小筑门匾之上闪出了道道灵光,灵光过后,一对儿桃木雕成的小人儿出现在云裳小筑门匾两侧。

  白小蛮手指那一对儿桃人:“你可看好了,这两位就是古时黄帝手下的两位神将——神荼与郁垒,有这两位神将在,你这五瘟鬼可什么都搬不走的。”

  白小蛮说完转头望了李道玄一眼,再看向老宋时脸色更冷了:“五瘟鬼炼制艰难,你这人炼制出这等瘟鬼,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老宋打量白小蛮几眼,嗤鼻道:“姑娘出身魔道天莲心宗,反而说我不是好人了,老宋可不懂了。”

  白小蛮淡淡道:“出身魔宗又怎么样,小蛮虽然出身不好,但这些年来从未做过坏事。“

  老宋挺着脖子也是大声道:“若不是为楼主办事,老宋又怎么会运转这五瘟鬼,你去问问常爷,老宋我可曾用过这五瘟鬼做过一件坏事?“

  常随急忙出来打圆场:“白姑娘,老宋他从未用过这道法做过什么坏事,他在灞桥日子过的很是拮据,也从未用过这搬运之法偷过别人的东西。“

  白小蛮哼了一声,转身走上了马车。

  李道玄心中一动,似乎白小蛮对这金风细雨楼很是有些看法。

  他想到这点,也是无可奈何,只得走上来对那老宋行了一礼:“不管如何,宋老肯出手帮咱们,道玄很是承你这份情,既然搬运不了,咱们就不搬了。“

  老宋点点头:“楼主啊,其实那丫头说的是真的,有这门神在,这五瘟鬼道还真用不上了。“

  李道玄看看云裳小筑,不禁有些遗憾之意,又想到了那楼后的桃花坞,忽然问道:“既然楼中之物搬运不动,那楼后的东西呢?“

  老宋张眼看了看楼后的小院,吸了一口旱烟,磕磕烟袋。忽然将旱烟杆扎到了腰带上,拍手道:“或者可以试一试。“

  他说着右手双指竖起,口中喝道:“总管文业起,元伯元达,公明仁贵,五方瘟神何在,急急如律令!“

  随着这道门常见的‘呼名咒术‘念出,那小筑门前五粒圆球齐齐弹上了半空。

  李道玄仰望空中,只见一团绿芒爆起,那五粒圆球在空中消失不见,却有五个力士现于空中。

  五名力士距地约有三五丈,身披五色五瘟使袍。五人手中各执一物。一人手执构子和罐子,一人手执皮袋和剑,一人手执扇子,一人执锤子,一人手执火壶。

  李道玄看着这忽然现身的五力士,忙问道:“宋老,这是何方神仙,难道这就是那五方瘟神不成?“

  老宋驱动了五方瘟神,得意道:“公子啊,此为五方瘟鬼力士,所谓在天为五鬼,在地为五瘟。分别是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仁贵。那站中间的便是总管中瘟史文业。“

  李道玄不禁动容:“宋老竟能驱使鬼神,实在是让道玄叹为观止。“

  老宋一边驱使着五瘟力士飞向那后院,一边问道:“公子想要取何物?”

  李道玄忙道:“后院桃花坞有一座木屋,可否全部搬运走?”

  老宋点点头:“公子此时便可回金风细雨楼看看了,那后院的桃花和屋子便都搬去了。”

  李道玄吃了一惊,情不自禁走向了后院,果然看到院子空空如也,不但木屋不见了,连桃花坞中的百株桃树都消失了。

  他走回楼前,忍不住再对老宋行了一礼,这等手段确实是让人佩服。

  等李道玄坐上白小蛮的马车,还在回味那老宋的手段。

  马车启动时,他便对白小蛮说道:“这老宋出身草莽之中,但入了金风细雨楼就是自家兄弟,日后我还想要姑娘统领这楼中之人,看他如此手段,想来楼中也是藏龙卧虎。”

  白小蛮低头不说话,车子出了平康坊进入西市后她才抬头道:“那五瘟鬼术本就是雕虫小技,不说长安,便是民间百姓,只要一对门神就能挡住了,他虽然搬走了桃花坞,但也不过是因为桃花坞中没有门神的缘故。”

  李道玄微微一笑:“白姑娘,你似乎对这金风细雨楼颇有些看不惯,能告诉我为什么么?”

  白小蛮咬牙道:“小蛮不是看不惯这金风细雨楼,只是看不惯黄泉宗的喽啰小人得志,岭南宋家与黄泉宗关系密切……”

  李道玄这才明白这个女子是恨上了黄泉宗,顺带着连黄泉宗外门的人都恨上了。

  他叹了一口气,忽然坚定说道:“道玄既已答应了帮你,绝不会食言的,日后你要对上黄泉宗,我只会帮你,不会帮他们的。”

  白小蛮不置可否,车中便沉默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前方有女子低声议论道:“到了,到了,怎么是这么一座破陋的地方啊,这可怎么住人。”

  李道玄掀开车帘,看着怀安坊中心四方大街正中的金风细雨楼。

  白小蛮自车上走下来,在他身后淡淡道:“黄泉宗之仇,小蛮自会料理的,公子也不需卖好,你不就想让我帮你管着这金风细雨楼么,只要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我自会帮你的。”

  李道玄望着残破的木楼,苦笑一声,点点了头,心中千头万绪却不知如何说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