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魏王轻轻拍了下手,身上的丝丝热气便消散开去,又透出淡淡的冰冷之气。

  萧德言一动不动的望着屋外,直到魏王走到他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惊醒过来。

  在虫鸣中静谧的草庐中,一声可爱的打嗝声传来,胡姬少女阿离抱着一条肉汁淋淋的羊肘,不住的打着饱嗝。

  这场鬼气森森的战斗后,木案上的美味们也是空了一半,大多进了那阿离的肚子里。

  “这胡姬,吃的可真多!”魏王咂舌道,忍不住看着阿离。

  萧德言再次咽了一口唾沫,急声道:“我的殿下哎,现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么,这可怎么处置,那黄泉宗的怪人……”

  魏王笑嘻嘻看着他:“先生何必如此紧张,咱们输了这一场,下一场再找回来呢。”

  萧德言在魏王身边日子不少了,至今还是摸不透这位主子的脾气,听他说的云淡风轻,便咳嗽一声,却望向了被彩带捆着一言不发的李道玄。

  魏王嘿嘿一笑,慢慢走到李道玄身边,亲手为他解开了彩带,殷勤的将他扶了起来,送回木案一侧,伸手在残羹冷炙中翻了翻,摸到一坛英雄胆。

  李道玄刚才已将一切看在眼里,他在刀手扑来前就已感受到了阎碧落的气息。

  阎先生果然出手了,李道玄唯一奇怪的是这位鬼医好像提前就做好了准备,将那席上伴舞的舞女都转化成了傀尸,这才有了这场好戏。

  此时被魏王又迎回了席上,李道玄望着笑眯眯的魏王,摇头道:“殿下,难道您就不对道玄解释几句?”

  魏王将酒坛送到李道玄身前,笑道:“这坛酒是这草庐中唯一没有带藏红花毒的,原是准备杀了你后,我和萧先生用来庆祝。”

  他毫不掩饰的说着这等‘露骨’的真话,摇头道:“来来来,既然杀不了你,就请你喝酒。”

  李道玄听得目瞪口呆,但立刻就恢复了平静,将英雄胆一饮而尽。

  魏王便注目望着他,眼神怪怪的,最后却露出了失望的眼神,忽然伸手捏住了李道玄的下颌,一粒丹丸塞进了他的嘴里。

  那解毒用的丹药还未融化,英雄胆里十二味星宿海剧毒早已被李道玄体内的云雨经脉吸收的一干二净。

  李道玄品味着那粒解毒丹,心中十分复杂,这酒中果然还是有毒。

  萧德言已是看呆了,魏王便转过了身子,伸出手指一弹,解开了白小蛮身上的禁制,淡淡道:“请你们都出去,我要和九弟单独聊聊。“

  白小蛮樱桃小口中吐出了一丝白气,冷冷的站了起来,她身旁吃饱的阿离也跟着站起来,学着白小蛮的样子,瞪着那场中的魏王。

  李道玄伸出手指叩着木案,轻声道:“白姑娘,你带阿离先出去等我。“

  白小蛮深深望了他一眼,扯着阿离走了出去。

  萧德言也是收了惊愕之情,缓缓退了出去。

  草庐木门关上,魏王依旧背对着李道玄,但口中的语气已改了:“九弟啊,你刚才是真的相信四哥了呢,还是根本不怕这酒中星宿海秘毒?“

  李道玄淡淡道:“我是相信殿下已没了杀机,也不怕这秘毒。“

  魏王笑了,转身来请李道玄重新入座。

  两人坐下后,魏王将阿离吃剩下的几道小菜移了过来,再自案下取出几坛春酿新酒,亲执酒杯,满上后说道:“九弟啊,四哥要杀你的心是不会变的,只是感觉今天还不是时候。“

  李道玄似已习惯了这位殿下这种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摇头一笑,再喝了一杯。

  魏王托腮望着他:“当年我第一次知道还有个弟弟的时候,正是母后病的最重的时候。我们兄弟三个,太子晋王和我,在母后身前一起发了毒誓,日后无论谁登上大位,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李道玄面色不变,洒然道:“原来如此,不过这也太有些不公平了,道玄身在云州,又有什么值得诸位王爷杀呢。“

  魏王眼睛灼灼的望着他:“谁管那个,母后说了怎能不听呢,其实我长大后也明白了,母后那是妒忌,妒忌你娘。女人间的事嘛,谁能说清楚。“

  李道玄咳嗽一声,抬头沉声道:“殿下,道玄到今日也没有相信所谓的九皇子传闻,所以想请殿下告知太子和晋王,吾不是你们口中的九弟,更说不上什么夺嫡登位。“

  魏王睁大眼睛,最后轻轻摇头道:“愚蠢可笑,不过本王听着喜欢。”他又开始自称孤王,口中的称谓也变了:“既如此,李公子打算什么时候离开长安啊。”

  李道玄淡淡说道:“花朝节后。”

  魏王一拍手:“好,到时候本王亲自送你出城,来干了这杯。”他狂饮了一坛,再开一坛:“为什么不在花朝节前走呢。”

  李道玄站了起来,定定望着魏王,一脚踢飞了魏王手中的酒坛,沉声道:“道玄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吾对当皇帝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殿下不要再玩什么心机了,咱们就敞开了说罢。”

  魏王抖抖手上的酒,沉吟起来,良久抬头望着李道玄,似是想从他眼神中看出他这番话是否出自真心。

  李道玄皱眉道:“是否还要写字画押啊?“

  魏王哦了一声,转向门口大声道:“快拿纸笔来,快快快!“

  他连说了三个快字。

  不多时笔墨纸砚送上,魏王喜笑颜开的看着李道玄挥笔写字,按印画押。这才宝贝一样将那纸收了起来,长出一口气,亲密的拍着李道玄的肩膀道:“道玄啊,你这可真是帮了本王的大忙了,日后本王登基,你要什么给什么,决不食言。“

  李道玄眼中闪着莫名其妙的神情,对魏王这番如同儿戏的做作十分郁闷。

  李道玄心中反感,默然不语,双方忽然就有了些尴尬,一时却是冷场了。

  魏王讪讪的松开亲热的手臂,又坐了回去。

  李道玄干脆拱手道:“殿下还有何事,没事的话,道玄可要走了。“

  魏王呵呵一笑:“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李道玄便摇头走向了木门,忽然转身回来:“如今云裳小筑已是要被封了,道玄很想继续参加那花朝节,不知殿下以为……“

  魏王连连点头:“道玄你放心,此事正是本王要说的,云裳小筑虽然倒了,不是还有金风细雨楼么,本当如此。“

  李道玄微微一愣,但也释然了,金风细雨楼在长安也有不少日子了,魏王若是不知道那才奇怪呢。

  他出了草庐,便见地上的青鸾草闪着幽幽的绿光,草庐外停着自己的马车。只有萧德言站在不远处,正仰头看着天上明月。

  李道玄掀开车帘,看到了车中的白小蛮和阿离,便一步踏了上去。

  车子缓缓行驶出了菊宅,走出了九王宅。

  萧德言站在草庐外,一直等到李道玄的马车走出了那四门之外,这才匆匆走进了屋中。

  屋子里的魏王正借着烛火看着李道玄写的‘不争位,不夺嫡’的亲笔书。

  萧德言匆匆走到他身后,伸头看了一眼,口中却怪道:“王爷您这是玩的哪一出啊,德言都看糊涂了。“

  魏王嘘了一声,示意他别说话,眼中望着李道玄的亲笔书,耳朵却静静听着屋外的动静。

  萧德言只能默默等着,也不知等了多久,那魏王才松了一口气,用手中的纸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然后伸到烛火上点燃了。

  萧德言又愣了。魏王看着手中的纸烧成了一片片飞灰,幽幽道:“萧先生,论庙堂政务,你是个人才。可惜啊,就是吃了没有修炼的亏,看不到草庐外的凶险。“

  萧德言更纳闷了,摇头道:“屋外没有人啊,更没有修士啊。“

  魏王抖落手中的飞灰,哼了一声:“萧先生不是修行中人,眼中所能看到的都是有形之人,却不知修士之道自有那无形之灵。“

  他说着便转过身,严肃道:“刚才草庐外不但有个莫名其妙的黄泉宗高手,还有二十七个暮雨阁杀手,草庐之外十七丈处另隐藏着一位暮雨阁高手。“

  萧德言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魏王却还是继续说着:“这些都不是本王害怕的,本王最怕的却是那站在草庐顶上的那位影子太监。“

  萧德言已不能呼吸,嘴角颤抖着:“那,那难道是陛下身边的……“

  魏王摇头止住了他的话,坦然道:“这次是本王失策了,太过得意了。太子和吴王一时失势,反而让这位李道玄得势了。“

  他说着竟然隐隐有了一股儿怨气:“萧先生刚才说的是不错的,陛下是在为皇子铺路,不过恐怕不是为我,而是他啊。“

  萧德言低下了头,双手颤抖不止……

  李道玄的马车走出九王宅后,高力士自草庐十七丈外的灌木中现身出来,默默看了几眼,身影化作一道青光,不多时就自那九王宅中赶到了崇仁坊的礼院。

  高力士肩上还立着那泥人鱼朝恩,自崇仁坊的礼院大门进去后,便停在了素芳斋前。

  他肩上的鱼朝恩看了看素芳斋里的一片幽深的竹林,沉声道:“阎先生走的好快啊。”

  化身西域胖子的阎碧落慢腾腾的自竹林后走了出来,手中还提着一个竹篮,微笑道:“朝恩大宗,多年不见,你这模样倒是变化挺大的。”

  鱼朝恩叹息一声:“惭愧啊,咱家不像阎先生,虽然死了娘子,但还是如此开心的样子。朝恩是不行了,身化泥胎,心也老了。“

  阎碧落眼神冷了下来,放下手中竹篮,自怀中摸出一柄胡琴:“怎么,你这阉货要在这里打一场不成?“

  鱼朝恩哼了一声:“难道我还怕你,但今夜不是时候,咱家只是来道一声谢,谢你出手救助少主。“

  阎碧落傲然道:“阎某出手是为了还道玄公子在云州两次大恩,与你这阉人有何关系。“

  鱼朝恩冷笑道:“这次你是还咱家的恩,少主的恩你最好还留着,还有你出手的时候。“他说完便对高力士道:”咱们走。“

  高力士对阎碧落行了一礼,关心道:“魏王出身星宿海,为人最是多疑,阎先生这样回去没事吧。“

  阎碧落伸手提起了手中竹篮,晃了一晃:“魏王此刻怕是等老夫这道‘竹笋鲤鱼汤’等得正着急呢。“说罢身影已是不见,只余一柄胡琴在夜空下化作了一天粉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