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13章 对酒鸿门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魏王一番吩咐,整个菊宅便忙动起来。

  萧德言捋着胡子忽然说道:“某听说李道玄身负妙华宗五元道法,殿下钓的这条鱼可不好‘吃‘啊。”

  魏王微微一笑:“先生放心吧,据本王得来的情报,那李道玄丹海异常,是不可能动用道法的。”

  萧德言眉头却还是皱了起来,摇头道:“有这个必要么?”

  魏王叹了一口气:“少一个是一个,孤王只是想多一点安全感而已。如今陛下的血脉,除了那个不死不活的晋王,也就这李道玄让孤王有些坐立不安了。”

  萧德言点点头:“如此也罢了,这烹鱼之道有两种,李道玄这条鱼既然上钩了,殿下是准备活吃,还是死吃啊?”

  魏王望了他一眼:“何为活吃,死吃又是个什么吃法?”

  萧德言笑道:“活吃,就是将鱼儿养在缸中,想吃的时候呢就片一刀肉片沾酱料生吃,然后这鱼儿还能继续养起来,下次想吃了再动刀子。”

  这萧德言说着便带了三分诡异之色:“至于死吃么,就是摆上案板,一刀下去。某不说殿下也知道的。”

  魏王想也不想便道:“先生岂不知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咱们的鱼缸也养不住李道玄那条真龙。”

  萧德言笑了,躬身道:“那小人就先下去准备一番了。”

  魏王不置可否,却朗声再吩咐道:“去,将白姑娘和那胡姬女子都‘请‘出来。”

  李道玄自下了马车就觉得有些怪异,整个九王宅都是一式建筑,看起来大同小异,只有那前方魏王的‘菊宅‘显得与众不同。

  等他转过那白玉大石之屏风,踏过地上的青鸾草,就看到了那前方的一座茅草屋。

  那看起来很有些滑稽的魏王大踏步的走出来,含笑迎立在门口,朗声道:“上次芙蓉苑一别,孤王可一直念着李公子呢。”

  李道玄长吸一口气,也是露出笑意,拱手道:“魏王殿下还是这般洒脱不羁,让道玄看着就心生羡慕。”

  两人如故友相逢,客客气气的走进了那茅草屋中。

  此时屋中铺了两张长长的草席,左边跪坐着萧德言,右边草席上却盘坐着一言不发的白小蛮以及那打着盹有些迷糊的胡姬阿离。

  魏王轻轻跪坐在左席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道玄自两章草席之间的长条案一直看向了那草席案板之后的一座绘着东晋陶渊明所写的‘桃花源故事‘的大屏风。

  他看着那屏风,便暗自露出笑意,盘腿坐在了右边席上,暗中推了推还在打盹的阿离,但这胡姬少女依旧点着脑袋,沉浸在似睡非睡之间。

  李道玄此刻不能运转灵力,却也看出那一言不发的白小蛮是受了一种古怪的禁制,心中暗暗一叹,这宴无好宴,看来自己要随机应变了。

  主客都坐上了席位,那魏王便开始介绍身边的萧德言。

  李道玄不等魏王介绍完,立刻截口道:“殿下不需介绍了,道玄对这位萧大人不感兴趣,今日来此,只想带走云裳小筑的白小蛮和这胡姬少女,殿下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就给道玄一个痛快的回话。”

  魏王和萧德言都是面面相觑,他们可都没想到这李道玄一上来就说的这么直接,反而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那魏王打了个哈哈:“李公子啊,孤王只不过路上遇到白大家,想与白大家商量一下花朝节的事,没有其他意思。”

  李道玄看了一眼白小蛮,立刻接口道:“殿下和白姑娘说完了么?若是说完了,云裳小筑还有事,咱们这就告辞了。”

  他说着立刻起身,伸手去拉白小蛮。

  但李道玄的手指一接触白小蛮,就感到一阵刺骨的冰冷,他全身打了个寒颤,缩回了手,望向了魏王。

  魏王面带笑意,将身上的袍子裹得更紧了。

  李道玄缓缓坐了下来,再也不提离开的事,转目看了一圈,忽然笑道:“殿下这宅中的布置可算高雅的很啊。”

  他换了话题,那魏王也跟着说道:“是啊,孤王一直崇敬那晋朝的陶渊明先生,爱屋及乌,也爱上了那田园之菊,更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两句诗,这宅子么,便叫了菊宅。“

  魏王说完,那萧德言便接口道:“殿下这菊宅编植秋菊,只是时日不到,只有那青草开满小径,自有一种隐士的味道。“

  李道玄听着便想笑,魏王这人行事乖张,不是穿着破烂衣衫,就是春日裹着厚袍,原来是在学东晋那些喜欢清谈老庄,避世隐居的文人狂士风度。

  他便摇头道:“我还以为殿下崇敬的是竹林七贤这等人物,陶渊明的诗我是没读过的,但殿下草庐外的青草嘛……”

  他说到这里卖了个关子。

  萧德言微笑道:“公子以为如何?”

  李道玄便平心静气的说道:“那草名为青鸾草,产自巫山汉郡的鹦鹉洲,本就是名贵芝草,殿下将这南草北种,怕是花了不少心力吧。道玄看来,一株草怕得有十金的花销了,这就有点奢了。”

  萧德言低头不语,脸有惭色。他出身士门高第,饱读诗书,自然明白李道玄话中之意,魏王这等耗财逗趣的行为,本就有些附庸风雅。

  萧德言心中只是纳闷,这李道玄出身云州荒芜之地,据说也不曾读过书,为何有这等的见识。

  他可不知道,李道玄读书不多,但读的都是奇闻杂记,对青鸾草更是熟悉,少年时就曾倒卖过这种少见的可在北方种植的南州芝草。

  魏王似乎根本没有听出李道玄口中的讽刺之意,拍着桌子大声道:“好,说的好,上酒来。”

  此时草庐外暮色已近,金阳西垂。那美酒还未上来,草庐内已点上了烛火明灯,照得一片通明。

  李道玄端坐不动,看着四个太监并几个丫鬟流水般上来一道道木盘盛着的佳肴,不多时就布满了整张案子。

  李道玄心中一动:“殿下,这可是芙蓉苑中西域厨子的手艺?”

  魏王点头笑道:“正是罗毕那胡厨的手艺,因为花朝节的日子愈近了,如今放在这里做些菜肴甄选一番,小王请来白姑娘正是为这事烦恼呢。”

  李道玄听着连连点头,罗毕不就是碧落么,既然鬼医在这里,那自己或者可以求助与他。李道玄心中稍安。

  过不多时,魏王特意准备的宴席就布好了。

  此次宴席之菜,却是选的西域各色菜系,阵阵香味传遍草庐,那一直打着盹的阿离立刻醒转过来,喉咙中发出咕嘟的口水声,望着酒席喜得眼珠儿乱转。

  李道玄轻轻拍了这胡姬少女一下,示意自己来了,阿离转目看了他一眼,立刻再转头望着桌上的佳肴。

  只有魏王脸色变了一下,那阿离中了他的秘心之术,本在自己的掌握中,此刻竟突然就好了,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但酒宴已开,歌舞都备好了,于是一群彩衣女子缓缓走进来,各自跪在诸人身旁。魏王执酒,萧德言布菜,一众丫鬟一起服侍着李道玄。

  李道玄还未动筷,就看到又进来一群穿着怪异草裙的女子。

  如此多的女子已站满了整个草庐。李道玄微微一看,原来这是酒宴的助兴之舞。

  大唐重歌舞,尤其是舞,自皇家演练霓裳羽衣曲至今百年,官宦与民间都流行席上舞蹈助兴。

  那魏王咳嗽一声,对萧德言使了个眼色。

  萧德言便亲手捧上一杯酒,却转向了正流着口水的阿离,含笑相劝。

  阿离却没有理睬这个捧酒的萧德言,却伸手拿起了一块青稞小饼,裹上那西域有名的银湖鱼,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萧德言尴尬的咳嗽一声,强笑道:“咳!长安的酒虽然都是佳酿,在这杯却是西域名家所酿,姑娘离家时日久了吧,尝一尝乡酒之味如何。”

  阿离已经吃了很多东西,感觉有些饱了,听萧德言这样说,伸手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萧德言似笑非笑,再斟满一杯,又递了过来。

  李道玄感觉有些不妥,正要替阿离接过来。但阿离伸手抢了过去,舔舔嘴唇忽然抬起双眸,望着萧德言问道:“你是从星宿海来的么?”

  萧德言愣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星宿海?恕某孤陋寡闻,那是什么地方?”

  阿离却点点头:“那是我想错了,你啊,给我的这酒里放了幽魂断肠草和藏红花,师父说过,这是星宿海修士秘密炼制毒药的秘方,不传外人的。”

  她说完又指着席后那座大屏风,对愣在一边的李道玄说道:“大叔啊,这屏风后面那十六个大哥有七个肚子饿了,咱们要不要叫他们一起出来吃点东西啊,阿离觉得他们好可怜啊。”

  哐当一声,萧德言酒杯落地,挺身护住身侧的魏王。那席后的屏风如水吹皱的湖面一般破碎开来,十六个全副武装的执刀死士自屏风后跳出来,团团围住了李道玄和阿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