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裳小筑中,李道玄正注目望着莺哥手中的金甲传音虫,那振翅飞舞的金甲虫不断重复着两个字:“魏王……”

  李道玄立刻站了起来,沉声道:“魏王现在何处?”

  常随正紧盯着那振翅飞舞的金甲虫,一脸艳羡之色,听到李道玄问话,急忙道:“魏王在长安并无府邸,他是出阁的封王,如今应该住在大明宫南边的永福兴宁两坊间的‘九王宅’里。“

  李道玄想了想便说道:“白姑娘虽然落到了魏王手里,但道玄和那魏王也有一面之缘,我便亲自去一趟如何?”

  他说着便望向了常随和常随肩上的鱼朝恩。

  此时此刻,无论是常随还是鱼朝恩,都已隐隐成了李道玄在长安的第一份势力的代表人物。他正是要询问一下这两人的意见。

  常随沉吟道:“魏王此人做事比较随意,但自接掌花朝节这件事后,做的还是很用心的,名花榜也是十分的公正。“

  那肩上的鱼朝恩却冷笑道:“你知道个屁,魏王的背后是那昆仑宗在支持着,不但如此教坊司本就经过这位王爷的手,还有那海枯斋背后也掺了一脚。“

  鱼朝恩说着连连摇头:“公子你不能去,就算魏王没有害你之心,但也有诱你去的意思。“

  李道玄闭目想了一下,转身对莺哥道:“备车,去九王宅。“

  鱼朝恩低声道:“公子既然执意要去,可要注意万不能动用丹海灵力。”

  李道玄知道自己丹海那条云雨脉还处于破灵力的控制下,如今是勉强维持着平衡,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动手的。”

  鱼朝恩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直到李道玄坐上马车疾驰而去后,鱼朝恩才在常随耳边说道:“小子,带我去晋王府。“

  常随侧头看了一眼肩上的鱼朝恩,恭敬的问了一句:“鱼老,去晋王府做些什么?“

  鱼朝恩哼了一声:“你这草包,空自弄了一个金风细雨楼,什么事都做不好,未雨绸缪你明白么。”

  常随吐了吐舌头,不敢再问,自出了云裳小筑。

  “九王宅”位于长安城大明宫南边的永福坊和兴宁坊内。大唐初创之时,高祖的皇子们尚且年幼,都是居于宫中。随着皇子们日渐成长,高祖便下旨在大明宫南方的附水苑内修筑了一座大宅,让多位皇子在其中分院居住。

  那大宅就是九王宅前身。自此以后凡有出阁的皇子再回长安,便都住在了在那里。九王宅中皇子的生活起居都是由宫中宦官密切照料。

  这九王宅与长安崇仁坊的礼院之间还专门开辟了一条便道。此道宽十五丈,周边饰有西域进贡来的彩花之树。那是因为皇子公主们的大婚都是在崇仁坊礼院进行的。

  就在李道玄的马车行驶在这条彩花大道上时,那九王宅常年关闭的四道铁门却缓缓的打开了,就像等着在迎接什么人一样。

  发出开门命令的正是魏王殿下,除了东宫皇太子以及那位拥有自己王府的晋王殿下,这九王宅住着的只有魏王和吴王两位王爷。

  只因那吴王殿下昨日不知去了何方,到现在还没回来,所以魏王车马一进来,首先迎接的却是那吴王宅院的大太监。

  这大太监已经急的冒火了,吴王殿下一夜未归,他可不知道如何向宗正府交代,见魏王回来了,急忙上前来探问消息。

  魏王殿下掀开了车帘,看着那着急的大太监,抖抖身上的裘皮毛氅:“你是来问三哥的下落的么?”

  那大太监本是急的冒汗,听到魏王这句话,却擦了擦汗,反而不急了,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起身转头就走。

  魏王冷哼一声:“你这奴才站住!”

  那吴王宅的大太监便停住了脚步,转身等他问话。

  魏王拍拍靴子,曼声问道:“你为何不问了?难道不想知道三哥如今身在何处么?“

  那吴王太监不卑不亢的回道:“回殿下的话,奴才原是想问一下的,但听殿下这么一说,已是心中清楚了。“

  魏王怪异的一笑:“哦,你说来听听,本王刚才可什么都没说啊。“

  那太监微微一笑:“殿下开口便问奴才是不是想问吴王殿下的‘下落‘,奴才想来,您既然都说出’下落‘这凶险的词啦,那吴王殿下一定是出事了。奴才只是想赶快去一趟宗正府问问情况。“

  这太监说完,竟然不再理会这魏王,转身颤巍巍的就走了。

  魏王愣在原地,良久才对着那太监背后大声道:“你,你这老货叫什么名字?“

  那太监遥遥回道:“奴才小梅,就不打扰殿下休息了。“

  魏王晃着脑袋笑道:“这名字好,小梅。“

  他身旁的御车马夫实在是忍不住了,低声道:“这阉货实在无礼,有这么跟殿下说话的么,要不要小的去告他一状?“

  魏王抬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车夫脸上,傲然道:“放屁,这叫风骨,这叫见识,你去告状,那是小人行径,丢的是本王的脸面。“

  他说着喘了一口气,摇头道:“我咋就没有三哥这等本事,调教出来的奴才都比我身边这些狗才强!“

  他恨恨的跳上马车,大声道:“回菊宅。“

  车子自九王宅一侧行进了西南方,最后停在了一座院落前。

  魏王下了车子,便有几个宫女太监迎了上来,他手一指马车:“本王的两位贵客就在车中,好生伺候了。“

  魏王说完就走进了菊宅中,绕过一座白玉大石围成的天然屏风,踏上了一条种满青鸾草的小径,不多时就走进了一座茅草屋中。

  茅草屋里也是简单干净,一张刚刚晒过的厚草席铺在地上,那魏王便坐到了草席上。

  一个中年文士打扮的男子自屋外走来,躬身一礼:“殿下回来了。“

  魏王招手让那文士坐在身边,独自发了一会呆,这才缓缓道:“德言啊,你说陛下囚了三哥,又派羽林双卫进驻东宫,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中年文士姓萧名德言,曾是弘文馆学士,此时听到魏王这样一说,便苦思起来,良久才轻声道:“吾看陛下之意,好似在为某位皇子铺路一般。“

  魏王眉角一跳,淡淡道:“此话何意?“

  萧德言分析道:“太子之罪,满朝皆知,陛下今日借着璇玑山洛府之事,发动这雷霆一击,灭了东宫六率卫,而且下手的还是杜玄风,这可有些意思了。您也知道,那杜玄风可是一力保太子的。“

  这文士说到这里便笑道:“陛下用杜相的手,废了太子的六条臂膀,那是已有了废太子之意啦。“

  魏王点点头,这说的是不错的。

  萧德言继续说道:“但既然陛下已有了废太子的意思,却并没有下旨,派羽林双卫封住了东宫,名义上是保护,但实际上还是囚禁之意。“

  魏王继续点着头,这些其实他心里都已明白。

  那萧德言沉吟了一下:“至于囚禁吴王,依萧某看来,不过是做个样子,陛下已将吴王的最大助力洛碧玑关在了掖庭局。如今的吴王就是没了爪子的鹰,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的。“

  萧德言摇头一叹:“吴王的威望在百姓之中是最高的,陛下只不过是警惩之意,更是做给百官和修士们看一看,以示一视同仁的之意,早晚是要放出来的。“

  他说到这里语气凌厉起来:“承玄皇帝英明神武,往日做事干净利落,此次处理太子与吴王却是煞费苦心,完全不像陛下的样子。他老人家费尽心思,围而不打,看起来更像是等着某位皇子接位后再做处理。萧某说陛下是为某位皇子上位铺路,就是这个意思。“

  魏王有些不明白,摇头道:“难道陛下是为了平衡修士们可能的反激,才这样做的么。“

  萧德言拍手道:“正是如此,陛下如果雷厉风行立刻动手,那么他心中属意的皇子上位后,难免会遭受太子与吴王一系修士势力的不满。而现在围而不打,正是要等这位皇子上位后,巩固了势力,到时候不管是杀还是放,都是新皇帝的旨意,修士们就算不满,也不会过度反激的。“

  魏王听到这里不禁露出了笑容,良久轻声道:“陛下让孤王全权处理花朝节之事,此番又处理了大哥和三哥,难道他是为孤王铺路……“

  萧德言笑而不语。

  魏王沉浸在一种奇异的激动中,情不自禁站了起来,来回走动着。

  萧德言默默等待着,直到这位皇子镇定下来,才开口道:“殿下,现在您已然占据了天时地利,花朝节这事一定要办的漂亮些,只要这事做的好,便可收服人心,有了那人和。如此天时地利人和,大事可成矣!“

  魏王一拍双手:“不错,孤王只要办好这花朝节就足够了。“

  萧德言这才咳嗽一声:“既然殿下明白了这个道理,那云裳小筑的白小蛮……“

  魏王瞥了他一眼,哼道:“怎么,你也以为孤王是那好色无味的俗人?实话告诉你,吾将白小蛮带来,是为了引一条大鱼来。”

  萧德言深深望着这位殿下,缓缓道:“李道玄!“

  魏王嘿然一笑,不再说话。

  就在此时,那茅草屋外传来一个太监的禀告声:“殿下,云裳小筑的李道玄求见。“

  魏王昂然而立,与那萧德言对视一眼,朗声道:“关宅门,摆酒宴,请进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