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11章 魏王劫小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小蛮在皇城西南角的树林里已盘坐了一夜,阎碧落走后不久她就醒了过来。面对着那洒满树枝,尘土中的娘亲遗骨,她竟有一种解脱之意。

  白小蛮想到这些年来,为了娘亲口中所说的‘那件大事’,自己母子自投罗网,被洛碧玑捏在了手里。

  娘亲成了洛府的使唤婆子,自己却进了那云裳小筑。

  青春韶华十载匆匆就这样流过,这些年来自己从未有一刻放松过。

  如今娘亲不在了,她却毫无报仇之意,只有全身轻松的感觉。

  白小蛮就带着这种恍惚的心态,将娘亲的血骨收拾了一番,以衣衫裹住血泥骨灰。心中想着娘亲生在渝州,最喜那锦绣官城的芙蓉花儿,不禁微微一叹:”娘亲,您走了,女儿也不想在这长安待下去了,就带您回渝州吧。“

  她想着便凄然一笑,站起了身形,小心的将娘亲的骨灰包裹负在了背后。

  她刚要走出树林,就看到一个矮小的影子自林外走了进来。

  白小蛮身子贴到了一株柳树后,袖中弹出一柄匕首,此刻丹海灵力还未完全恢复,她不敢妄动。

  那矮小的身影慢慢走进,一边走着一边东张西望,却是一个红衣小女孩。

  白小蛮在树后看了几眼,闪身走出来,拦在了那女孩身前,轻声问道:”阿离妹子,你在这里做什么?“

  阿离穿着一件红色的小锦袍,梳着两只小辫儿,显得极为可爱。但此刻这胡姬少女面上迷迷糊糊,眼角依稀带着泪痕。

  此刻这胡姬少女见到是白小蛮,那双眸中雾气腾腾终于是哭了出来,一头扑进了白小蛮怀里,哽咽道:”阿,阿离,迷,迷路了……“

  白小蛮皱眉想要将她推开,但见这女孩哭的伤心,心中一软便搂住了阿离。

  阿离哭了一会儿,忽然翘起了脚尖,小手伸进了她的衣衫之中,口中喃喃道:”阿离好饿,阿离要喝。“

  白小蛮提起了她的脖子,将阿离提在了身前,皱眉道:”你这丫头,这是要做什么。“

  她不知道阿离不过是那日被莺歌燕语骗过后,每次饿了都是想要学那襁褓婴儿一般,喝些乳来充饥。

  但白小蛮这样一提起阿离,就看到了缠在她腰间的一个小皮囊。

  那皮囊样式极为精美,以结实獭皮做成,皮囊上还镶着几道避火玉符,正中却是一只展翅翱翔的白鹰。

  白小蛮跟在洛碧玑身后办事日久,一眼就认出来这正是那洛碧玑存放机密文书的皮囊,平日里洛碧玑都是以御物之术存在身上的,此时竟然在这胡姬少女身上。

  白小蛮心中一推算,就知道洛府发生了大事。

  她想着便问那阿离:”妹子,璇玑山是不是出事了?“

  连问了几句却得到不回答,仔细一看,这胡姬少女耷拉着脑袋,犹自伸着小舌头舔着嘴角,发出平稳的呼吸,竟然是在自己手上睡着了。

  白小蛮长出了一口气,无奈的将阿离放在了地上,看着她带着疲倦睡了过去,心道这女孩虽然有点呆傻,但看起来确是累了。

  她想着便要去解开阿离身上的皮囊,手指刚刚碰到那皮囊,就感到一股凌厉的气息凝聚在自己眉间。

  这气息不是灵力,但带着无坚不摧之意。

  白小蛮在这危急时刻身子向后一仰,那一团简单而又凌厉的五色气团自眉间堪堪擦过,削落了一缕情丝,剑团行经之处,自她背后一株大树开始,十余丈的一条直线上,粗木都是发出了吱呀之声。

  阿离挣开了眼睛,小手护在了腰间,双眸闪着冰霜之色,竟然带着无尽的杀气。

  直到此刻,那背后被剑团削过的树木纷纷吱呀吱呀的倒了下去,声势却是十分惊人。

  白小蛮避过了梦中的阿离发出这一招无形剑团,身上已是出了一身冷汗。

  那胡姬少女某种的冰雪杀气缓缓散去,再次回复了清明,伸了一个懒腰,再次抱住白小蛮的腰:“姐姐,阿离好饿,咱们去吃些肉好么。”

  白小蛮被她一抱,身子一颤,差点就出了手。

  她镇定心神,低头问道:“阿离妹子,这皮囊是洛少交给你的么?”

  阿离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胖子哥哥说要阿离亲手交给大叔,其他任何人都不能碰到,谁要来抢,阿离就要一剑杀了他。”

  虽然自这小女孩口中说出这样狠烈的话儿有些可笑,但经历了刚才那一剑的白小蛮却丝毫不怀疑阿离的话。

  她想了想,再抬头看看天色,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无论璇玑山发生了何事,现在再去都是来不及了。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问阿离,便拉着她的手,走出了树林。

  白小蛮带着阿离绕过了皇城朱雀大街,走到了一家挂着‘平家卤煮’牌子的小饭馆里。

  白小蛮便要了几块牛肉并羊杂猪腿,堆满了一张桌子,一边看着阿离狼吞虎咽,一边伺机问着那璇玑山上洛府的事。

  阿离只要有肉便无所不答,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白小蛮。

  但她知道实在不多,白小蛮只听明白璇玑山被人围住了,洛碧玑让阿离将东西带下山,交给李道玄。其他事情阿离便不知道了。

  白小蛮皱眉想了一会儿,再问阿离:“阿离妹子,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阿离双手捧着一条比她脖子还要粗的猪腿,整张小脸都埋在了肥腻的猪腿之中,以惊人的速度撕咬着,听到白小蛮问话口中含糊道:“阿离一剑一剑冲下来的。”

  白小蛮哦一声,低声再问道:“阿离,你这无形剑法是不是大雪山上学的。”

  阿离抬起了小脑袋,想了想说道:“师父确实说过她是大雪山上的人。”

  白小蛮犹豫了一下,又问道:“那阿离你知道剑姬是什么意思么?”

  阿离放下了手中的猪腿,小手擦了擦油腻的嘴巴,托着腮道:“知道啊,阿离就是剑姬,师父说我是一把剑,还说阿离每年只能动用八次剑法。”

  白小蛮以筷插来一块肥牛肉,递给阿离,轻声问道:“那你为何随意出剑啊,不是只能用八次么?”

  阿离两眼放光的伸嘴咬住了牛肉,几口吞下了肚,口中说道:“是啊,但是洛胖子解开了师父的禁制,所以阿离现在可以随意用剑了。“

  白小蛮眼神一闪,不禁陷入了沉思,洛碧玑能解开大雪山剑姬体内的封印,那是绝不可能的。她曾听娘亲说过那大雪山的剑姬,那是只有剑姬的主人才能解开的封印。

  但她既想不通其中关节,又不想再多问下去。见阿离吃的差不多了,便抛下一粒金豆子,拉起了阿离:“咱们回云裳小筑吧,你不是要把东西送给李道玄么。“

  白小蛮走到街上,运转了一下灵力,那十殿阎王针太过霸道,自己还是无法运转丹海,御风飞行。

  她拉着阿离走了几条暗街,忽然想到了身上一直带着的金甲传音虫,急忙取出了那金甲小虫,默念运转口诀,正要说话,就听到身前传来一阵马蹄声,一辆银龙为饰的红木车子停了下来。

  车帘掀开,现出了一位身着雪毛翻卷裘皮袍的青年。

  那年轻人头上还带着一支通天冠,看了阿离一眼,便对白小蛮笑道:“白姑娘,为何在这里闲逛啊,怎么不见个随从?“

  白小蛮拉着阿离福身一礼:“小蛮见过魏王殿下。“

  魏王大咧咧的走下了马车,眼神扫过了白小蛮一眼,忽然露出了得意的怪笑:“原来白姑娘身子不爽,本王忽然想起来了,花朝节马上就要开始了,有些事情正要和白大家好好商量一番。嗯,怎么样,白大家愿不愿意到小王菊宅中小憩一会儿?“

  白小蛮脸上毫无表情,瞥了一眼周边幻境,这才后撤一步淡淡道:“多谢王爷盛意,小蛮还要回云裳小筑一趟,王爷若有意,便到小筑一坐也便是了。“

  三月春风带着丝丝暖意,但这位魏王却收紧了身上的皮裘,嘻嘻一笑,忽然伸出手来,握住了白小蛮的小手,无赖一般道:“白大家,就来么,车马现成的。”

  白小蛮一直防着他出手,但这位王爷轻轻一伸手,也并没有什么稀奇处,却轻易破了自己布在身前的三道天莲心劲,一下就抓住了自己。

  白小蛮心中一动,这位魏王原来也是个修士高手。

  但魏王的手上冰冰凉凉的并无任何灵力传来,白小蛮镇定下来,抽回了手,只觉手上冰冰凉凉的十分不舒服,口中却道:“还是不了。”

  那魏王嘿然一笑:“白大家,你可能还不知道呢,现在整个云裳小筑已被金吾卫围住了,等你回去恐怕整座楼都被封了。”他说着忽然打了个喷嚏,摇头道:“天这么冷了,还是早点到车上一坐,也暖和些。”

  白小蛮听他一说天这么冷了,忽然就觉得一阵寒意发自指尖,继而遍布全身。这寒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只不过一会儿她就觉得全身冷得无法抑制,情不自禁打起哆嗦来。

  白小蛮惊怒之下,便要运转丹海,却发现整个丹海已被一片冰雾锁住了。她本就在十殿阎王针的虚弱之中,再经这奇怪的冰雾暗算,身子一软,嘴唇发白的哆嗦几下,一咬牙勉力举起右手暗藏的金甲虫,在那金甲传音虫的翅膀震动中大声道:“魏王……”

  这句话还没说完,她身子就被魏王揽在了怀中,那冷意愈发厉害了。

  魏王搂着她就走向了马车。

  白小蛮对着那一直站在一旁好奇的看来看去的阿离吐出了一口白气,却说不出话来。

  魏王将白小蛮送到车中,再回转过来,蹲下身子盯着这胡姬少女。

  阿离见他睁着眼睛看着自己,顿觉十分有趣,便也睁大眼睛和他对视着。

  两人斗着眼,那阿离带着好玩的表情便渐渐疲倦下来,不多时身子一软当街就躺倒下来昏睡过去。

  魏王抱起这小女孩也一并送入了车子。

  这银龙为饰的红木大车便缓缓驶动,继而加速飞驰向了皇城之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