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体内的云雨经脉无奈吸收了十二支破灵箭上的古怪破灵毫毛,不停的吞噬着经脉内的灵力,很快就将李道玄全身灵力吞噬的干干净净。

  吃完灵力后的破灵毫毛想冲出这云雨经脉,却被那有着李淳风三魂之一灵识的云雨经脉死死的缩在了云雨脉上。

  所以此刻李道玄体内那条云雨经脉才如此疯狂的运动起来,作为一条带有灵识的经脉,它也是无可奈何,是被脉中的破灵怪力带着四处乱冲。

  从某一方面来说,李道玄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吞噬破灵的机器,任何进入他体内的灵力都会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杜玄风修为一般,高力士经验太少,两人都是不明所以,只有那肩上的鱼朝恩看着李道玄的样子,有些明白过来。

  他以泥娃娃的姿态站在高力士的肩上,口中说道:“小高,你隔空发一道灵力刺入公子体内。”

  他说着小小的泥指点出了一点红色灵力。

  高力士明白了他的意思,隔空弹射出一道没有伤害力的灵力,裹着鱼朝恩的红色灵力,飞入了李道玄的体内。

  那飞入李道玄体内的两股带着试探的灵力立刻被变异的云雨经脉裹住,破灵之力不客气的吞噬的一干二净。

  遥遥闭目试探着李道玄体内的鱼朝恩也睁开了眼,皱起了泥眉,良久才说道:“咱家虽然有些明白了,但还是稀里糊涂的。“

  这句话说的也是莫名其妙,谁也听不明白。

  杜玄风此时看了一眼受伤在地的洛碧玑,再望望这古怪的小泥人,不禁问起了高力士:‘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高力士微微一笑,面不改色道:“力士肩上之人乃是鱼朝恩大宗,这事说起来复杂,其实也很简单,朝恩大宗当日被打得魂飞魄散,力士就起了异心,篡了那暮雨阁的大权。”

  他说着有些伤感起来:“怎料到还未整合完暮雨阁的势力,朝恩大宗又出现了,我可是被迫而来。”

  杜玄风微微点头,望着高力士也是笑道:“你这人果然够狠,不但对别人,对自己也狠才是真的狠。”

  高力士没有说话,那肩膀上一直沉思的鱼朝恩却大声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鱼朝恩连说两个明白了,忽然转头对那杜玄风问道:“杜相四灵卫中不知有多少黄土境以上的修士啊?”

  杜玄风笑道:“也有百十个吧,朝恩大宗是要做什么?”

  鱼朝恩叹了一口气:“让他们都过来,现在咱们只能喂饱公子体内那怪异的吸灵之力了。”

  杜玄风仿佛有些明白过来,高力士却是一拍手:“难道公子将那破灵箭吸收到丹海里了?所以竟然有了破灵吞灵之能力?”

  鱼朝恩点头道:“小高你说的虽不中亦不远矣。”

  那站在杏花馆小楼前的李道玄脸色涨红,此刻已盘腿坐了下来,勉强运转丹海不停的转化灵力,以填补那贪婪的云雨经脉的需求。

  不多时,杜玄风带来的四灵卫中的数十个黄土境以上的修士都集中在了李道玄身前。

  整个杏花馆塞得人仰马翻。

  在高力士肩上鱼朝恩的指挥下,这群修士莫名其妙的隔空打出一道道灵力,飞入了李道玄的体内。

  这场景远远看来蔚为壮观!数百人发着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灵力,就像无数烟火一般在李道玄身上炸开,又被吸收。

  李道玄得到这数百条源源不断的灵力支持,将这些刺入体内的灵力一一供应给那云雨经脉。

  杜玄风有些忧心的望着这个场景,摇头问道:“朝恩大宗啊,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什么时候才能喂饱李公子体内的怪力呢。”

  鱼朝恩沉吟了一下,忽然反问道:“杜相可知道这破灵箭来自何方?”

  杜玄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那是来自西王圣地之中,我大唐自立国后便得到了西王圣地的‘破灭除尽‘四灵之法,那是为了巩固帝王之威,控制修士们的手段。”

  鱼朝恩点头道:“既然如此,杜相可知道刺入公子体内的破灵之力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杜玄风摇头。

  鱼朝恩便笑了:“这个某却知道一点儿,那每一支破灵箭中带有西王圣地仙人们炼制的灵器,这破灵之器如三角状,必须将真个灵器全部填满灵力才停止吞噬。“

  杜玄风深深望了鱼朝恩一眼,回头大声道:“拿一只破灵箭来!“

  不多时便有一支破灵箭被呈了上来。

  杜玄风便和高力士仔细看着那箭头上,果然是一个三角银色的灵动之法器。

  杜玄风再望向那鱼朝恩,口中缓缓道:“破灭除尽四灵之法,除了陛下亲自掌握的四灵卫外,只有东宫太子那里有,这才被阮星逐用在了朝云杀手配备上,不知朝恩大宗是在何处研究这破灵箭的?“

  杜玄风说完,脸色变得严峻起来:“朝恩大宗,你对这破灵箭看来是研究了不少日子,此事关系到我大唐最为机密之事,本相必须问个清楚。您若不说,本相这就要动手了!“

  鱼朝恩站在高力士肩膀上,哼了一声,但见杜玄风的脸色,知道不说是不行了,便轻轻招手让杜玄风过来,俯在他耳边低声道:“研究破灵箭的并不是咱家,而是陛下!“

  杜玄风脸上变幻不停,心中大震之下,瞬时很多想不通的事情都是明白过来,他心中只想着:原来陛下他心中一直想着的,却是对付修士……“

  此刻打在李道玄体内的灵力已不知有多少,那围着的上百修士都是用尽了灵力。

  还好李道玄体内的云雨经脉似乎已经饱和了下来,他脸色恢复了正常的颜色,慢慢的喘了一口气。

  鱼朝恩叹道:“终于成了,但以后公子怕手不能再运用灵力了。这可如何是好。”

  杜玄风今日的任务已算完成了,又得了鱼朝恩一言点醒,脑中飞速转动之下,望着那李道玄缓缓站了起来,便低声道:“杜某还要回宫复命,先走一步啦。”

  他说完一挥手,几个灵卫便将地上的洛碧玑扶了起来,押着洛大少,缓缓走向馆外。

  李道玄刚刚恢复回来,一眼看到了这番场景,口中大喝道:“谁敢带他走!“

  他大步走上来,就要抢回洛碧玑。

  杜玄风先走上一步,沉声道:“李公子,带走洛碧玑是陛下的旨意,你要抗旨不成?”

  李道玄望了一圈周围的人,再看看洛碧玑,摇头道:“不行,道玄不想抗旨,但洛少你们不能就这样带走了。”

  杜玄风大为头疼起来,高力士却笑道:“李公子,力士想来,就是洛少他自己,也是愿意跟着杜相走的。”

  他说着走到洛碧玑身前,伸出一指点了过去。

  这一指平淡无奇,也不见什么灵力运作,但洛碧玑偏偏就是咳嗽一声,醒了过来。

  洛碧玑醒来后转目望了望四周,再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六道北斗符,苦笑一声,口中却发出了喵的一声。

  那一直躲在杏花馆楼下隐秘处的肥猫便如箭一般跳到了他的手上,洛碧玑借着猫儿开口道:“琼华那女人呢?”

  杏花馆小楼四周并无琼华仙子的影子,杜玄风微一摇头:“璇玑山上并未见到琼华的身影。”

  洛碧玑点点头,再看看身上的六道符剑:“杜相,您是要来带我走的么?”

  杜玄风微微一楞,只得道:“这是陛下的旨意,洛公子当该明白老夫的难处啊。”

  洛碧玑却是嘻嘻一笑:“那也罢了,老子现在中了这厉害的北斗符,只差一符就要魂飞魄散了,想来也只有宫城的掖庭局中是最安全的了。”

  杜玄风皱起了眉头:“洛少,如何处置是陛下的事情,您想要道禁宫掖庭局中恐怕是不可能的,那里可是惩罚弃妃宫女的地方啊。”

  洛碧玑哼了一声,不停摇着脑袋:“不行,少爷就要去那掖庭局中,关那里面才有安全感,那个杜相啊!”

  他说着拖着手上的身子缓缓走过来:“我这人好吃好喝,每日需供应美酒三坛,对了,我听说宫中郑大厨手艺不错,一道肥羊丸子炙牛肉做的是很有味道,每日就先来点这个吧.”

  他说完望着杜玄风:“这些杜相都可以直接禀告陛下,我相信他老人家是会体谅的。”

  杜玄风苦笑一声:“洛少这不是去坐牢,反而是想去宫中常住了。”

  但这位大唐宰相还是点了头:“这些事情就不需禀告陛下了,本相做主就为你办到了。“

  洛碧玑连连赞叹,说咱们杜相果然不愧是宰相。

  那一直站着的高力士望了望被杏花阵裹住的小楼,走近一步,拉起了洛碧玑走到一角,低声嘀咕起来。

  两人说的话也只有高力士肩上的鱼朝恩能听到。

  李道玄漠然站在一旁,那高力士和洛碧玑说完话儿,洛碧玑终于走向了他。

  这位洛少望着李道玄,露出了真心的笑意,自袖中抖落出来数道符咒,一只小巧的木盒,还有若干飞钱,香囊,等等杂物全部交给了李道玄:“道玄,我说的事,你一定要帮我做到。“

  李道玄点点头,也知道无法阻拦洛碧玑自投罗网。

  他一直看着洛碧玑坐上了杜玄风亲自叫来的一顶软轿,在看着他被抬下了山。

  默然无声之中,那高力士走向了杏花馆的小楼,伸手一招,轻轻松松之下就将那围绕在杏花小楼外的杏花阵收成了一朵杏花。

  李道玄见他收了杏花阵,想到了那楼上的两个女子,立刻弹身而起,落到了四楼上。

  四楼栏杆附近,那莲生和鱼玄机都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两女身上浮动着一层灵力,却是毫无生息。

  李道玄吓得全身发抖,急忙扑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