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晋王府就在长安南城晋阳坊北部,北临长安有名的大雁塔。大唐皇子真正在长安有王府的便只有这位晋王李治殿下了。

  大唐制度,皇子成年封王后,便要依例前往自己封国,被称为‘出阁’。

  承玄皇帝共有九子,其中折了三位,如今剩下的太子住在东宫,魏王封地在魏郡,吴王封地却在南州吴城。

  昔年杜皇后驾崩前曾哀求皇帝留住幼子在身边陪伴,于是这位被封为晋王的李治便留在了长安。

  阎碧落年轻时曾在长安逗留多年,但这却是第一次进王府,第一眼就觉得这晋王府太小了。

  整个晋王府说是府还不如说是阁,这是按照阁楼样式建造,不过是在阁楼外加了四面墙,围住了一个人工水池和几座白英石堆砌的假山。

  眼见前方一座陈旧的阁楼立着,上书着四个大字:”明德慎罚“

  阎碧落下了马车,自车中提出装着水晶的包裹,却见府中却静悄悄的,只有几个丫鬟奴仆在阁楼外转来转去,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他一路走过去,竟然无人阻拦,直到走进门前,才有一个丫头惊慌的拦在前面,见是个西域人,便板起了面孔:”诺,哪来的大胆西域蛮人,怎么就这样进来啦。“

  长安之中的胡人平日里在街上遇到唐人都是要避开以示尊敬的,这丫鬟见这西域胖子也不理睬自己竟然还要往里走,气得一跺小脚,就要喊人。

  ”绿珠,你可真傻了。“清脆的声音传来,一个十四五岁的男装少女自门后走了出来,面带疲倦之色,却伸手拍了一下那与自己年纪相仿的丫头,继续说道:”这胡人既然敢如此大胆的走进来,卫士们也没拦住,再看他驾的马车,那定然是王室豪贵的豪奴了。“

  阎碧落见这少女年龄不大,但说话却是铿锵有力,一言一语极有见识,不禁微微一笑,这才捧出玉真公主的信物,低声道:”某奉玉真殿下之令,给晋王殿下送一些东海水晶来降温。“

  那男装少女点点头:”原来是玉真殿下的人,先生请进来吧。“

  那叫绿珠的丫头一撅嘴,似乎大不以为然,但对这男装少女非常尊敬,只低头轻声道:”媚娘姐姐,王爷现在的样子……“

  男装少女武媚娘叹了一口气:”没事的,玉真殿下不是外人,还是请进来吧。“她说完又转身走回了阁楼之中。

  阎碧落便随着绿珠走进了楼阁之中,一走进去便感受到微风荡漾,神清气爽,原来整座阁楼对面已被拆了数个大窗,南北风透,极为清爽。

  阎碧落便将装着东海水晶的包裹放到了一张青木书桌上,正要告辞,那二楼之上传来武媚娘的话声:”请这位先生暂留一下,玉真殿下关心晋王,你们也要回些礼才是。“

  阎碧落听着心头一动,这男装少女竟然不是晋王府中人,怪不得她一身男装打扮。

  他此刻也不便说话,便耐心的等在楼下,抬头看看四周,赫然看到了一块被架在书桌后的匾额,上写着”以人为镜“!

  阎碧落望着这四个字,恍然大悟,这晋王府原来是一代名臣魏子征的宅子。

  他看了一圈,白无聊赖之下,望着楼上没有动静,便偷偷运转了灵力,探视楼上的情景。

  黄泉宗之中有一种鬼目灵听之术,阎碧落牛刀小试之下,已将二楼上的情景看在眼里。

  那二楼南北的墙都被撬开了一半,开着两面大窗户,却有一张铺满冰块的大床,冰上躺着一个弱冠少年。

  那少年便是晋王殿下了,人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就是瘦弱不堪,此时****着上身,遍布红艳之色,额头上却放着一块玉石碎片,发着微微的蓝色光芒。

  晋王喘着气,口中不停嚷着头疼头疼。

  一旁服侍的四个丫头都是满头大汗,不住的自两只堆满棉布的大箱中取出一块块冰,放到了少年的身上。

  男装少女武媚娘皱眉站在一旁,见几个丫头手忙脚乱,生气的将其中一名丫鬟扯开,亲自捧起了几块碎冰,轻轻放到了晋王的两侧太阳穴上,低声道:“可好些了么?”

  晋王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温柔的抓住了武媚娘的手,虚弱道:”还是你好。“

  武媚娘娇嫩的脸上一红,却侧目瞪了那三个丫鬟一眼。

  三个丫鬟都是吓得一哆嗦,却蹑手蹑脚的走了下去。

  晋王握住武媚娘的手便不再放开,昏昏的眸子变得清亮起来,柔声道:”媚娘你真好。“他说着眼中竟流出了泪珠儿:”孤王头疼之时每想到你,便好了几分,可惜你是父皇的才人,孤王……“

  媚娘伸手按住了他的嘴,低声道:”该是你的总是你的,何必如此忧伤。“

  她说着便将晋王额头上的蓝色碎片按了一按,忧愁道:”这块浮游观的云珠碎片为何一点儿效力也没有呢。“

  晋王叹了一口气:”高哥儿说这碎片需要浮游心法才能启动,这般放在头上也只有镇惊的效果了。“

  媚娘眉毛一抖:”以后不许你再叫那人哥儿,他不过是个阉人,何必如此客气。“

  晋王又叹了一口气:”高哥……高力士和你一样,都是对我好的。"

  媚娘展眉一笑,忽然俯身轻轻亲了晋王一口,细声道:“只许我一个人对你好,知道么。”

  晋王被这一吻之下精神更是好了些。就要起身来。

  媚娘急忙按住他的身子,低声一笑,忽然又问道:“说起来那高力士去哪啦?不是要用这云珠碎片为你治病么?”

  晋王摇摇头:“今日那小来跟他在东楼说了些事,他便匆匆出去了,想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媚娘托腮又拿出一块冰块在晋王额头上擦拭着,哼声道:“小来,就是那个来俊臣么,我看他年纪不大,但办事很是利落,你呀,以后要多拉拢他一下,高力士对你固然好,但你不能只对他一个施恩。”

  晋王只是点着头:“这些事你觉得好便去办吧,我都听你的。”

  媚娘露出了如花娇笑。

  在楼下借着鬼目灵听之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感慨之余,却被那块蓝色碎片吸引住了。

  浮游观的禁制云珠碎片,那可是好东西,对他这个魔宗修士来说也是一件难得的大补之物。

  这里防卫薄弱,似乎连个修士都没有,若是自己下手强抢,该有十成把握。

  阎碧落见猎心喜,默默盘算着,但想来想去强抢都是不妥,不说自己如今伪装的身份还要用下去,那晋王殿下怎么说也是皇子,事情闹大了自己也脱身不得。

  他想着再次运起鬼目看去,在这位晋王殿下身上的红斑处多看了几眼,心中已想到了一个法子。

  阎碧落缓缓站起身来,大声咳嗽一声,咳嗽后故意大声喊道:“怪异!怪异!”

  他说着做着疯癫之态,竟然一步步走上了二楼。

  正在晋王床前的媚娘立刻弹身而起,转身握住了腰中长剑。

  阎碧落闭着眼,细细嗅着鼻子,口中不住叫道:“怪异,怪异乎!”

  晋王惊叫一声,媚娘却踏上一步,惊疑的望着这位玉真公主的仆从,沉声道:“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何来怪异之处!”

  阎碧落睁开眼睛,望着晋王忽然狠狠一拍大腿:“果然如此,若是某没有看错,殿下得这怪病有一年多了吧。”

  晋王此时也回过神来,连连点头:“这,这,正是一年多了。”

  媚娘收了剑,露出惊喜之色:“先生知道这是什么病么?”

  阎碧落几步走到了晋王床前,望着他身上的红斑摇头晃脑道:“昔年某在龟兹国时,曾见过有人得过这怪病,那人也如殿下这般全身红斑,高热不止。”

  媚娘走上一步,警觉的站在晋王床前,却低声问道:“先生可知道救治之法?”

  阎碧落看了她一眼,笑道:“也是机缘巧合,那时洛阳神医萧思邈正好在龟兹国中,某亲眼看到神医下针,几针便治好了那病人。”

  晋王露出狂喜之色,立刻坐了起来,口中哀求道:“求先生指点,求先生指点!”

  媚娘挡在了晋王之前,注目望着阎碧落:“有如此巧的事么。”

  阎碧落手指一翻,一根银针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插入了晋王的胸前,笑道:“就是有如此巧的事情,这一针如何。”

  银针一颤,那晋王长舒了一口气,晃晃脑袋说道:“果然有些轻了。”

  阎碧落嘿然一笑,对那惊疑不定的媚娘说道:“某求了那萧神医,学了几手下针之法,可为殿下解除烦恼,只是这……”

  媚娘收起了怀疑之色,郑重的跪在了地上,坚毅道:“只要先生能救殿下,您想要些什么,媚娘都会勉力办到的。”

  阎碧落伸手一指那蓝色的云珠碎片,呵呵一笑:“我想要这个。”……

  不过一炷香时间后,阎碧落便拿着蓝色云珠碎片,自楼上走了下来。这还是他有意拖延时间,表示晋王之病的繁难,此刻针到病除,不但晋王,就是媚娘也是千恩万谢。

  阎碧落握着云珠碎片,再次驾车出了晋王府。

  他坐在车上,摸着云珠碎片微笑起来,自言自语道:“那晋王中的是暮雨阁的秘术,高力士正是暮雨阁死士,这可有些意思了。”

  他自言自语着,笑意更深了:“不错,正是如此,高力士暗中给晋王下了秘术,正是要这位晋王殿下再也离不开他,更显得他高力士的可贵可用之处。”

  阎碧落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不禁摇头一叹:“如此心机,虽然有些毒了些,但这高力士倒是一个人才啊,不知他现在何处,真想见一见。”

  高力士此刻却是身在璇玑山上,杏花馆前,他身后站在来俊臣,肩上却站在鱼朝恩所化的泥娃娃,面带冷漠之意,对着身后的暮雨死士们一挥手,冲入了杏花馆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