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青鸟如自天外来,速度之快已超过了阮星逐的彩云环,一扑之下双爪抓起了洛青璇,振翅直飞九天,消失在西边天空。

  彩云环一击成空,飞回了阮星逐手中。他抬头望着青鸟消失的方向,沉吟了一下,再转向那仰头望着天空默然不语的琼华仙子。

  阮星逐叹了一口气:“玉琼啊,到最后那袁天罡还是选择了洛青璇,却抛下了你。”

  他说着一步步走向琼华仙子。

  琼华仙子面上露出苦涩之意,但只那么一瞬便恢复了平静,也不知是悲还是喜,放弃一切般闭目等死。

  阮星逐走到她身前,却伸手递过了一粒碧绿的丹药:“玉琼,服了这粒碧生丹吧,太子那边的位子一直为你留着。”

  琼华仙子面上肌肉颤抖,终于还是伸出了手将丹药接过来吞了下去。她转头望向了那还在幻境中奋力搏杀的李道玄,颤巍巍站起来,一步步走了过去。

  幻境中的李道玄身在黑暗之中,面前只有无数飞舞的火焰刀光。刚才火焰刀附体之时,他就勉力在身上运起了三道混土凝甲术。

  那刀火斩去了两层,堪堪被第三层凝甲挡住了。

  但幻境又生出了变化,黑暗幻境闪出了耀目的光芒,大地突现光明之色,一团艳阳在空中高照,四周团团热气滚滚而来。

  他脚下的黄沙依旧柔软,但灼热的气息之中,一片细密的沙尘在身前再次卷了起来。

  那日在雀离寺前,李道玄就吃过鸠摩罗这黄沙刀法的亏,此时依旧无法可挡。更为惊心的是他还处在白罗儿的龟兹幻术之中。

  但李道玄凝练心神,进入无限平静之中,在这危急时刻,他将所有灵力集中到了体内的云雨脉中。

  对于云雨变他领悟不深,只能破罐子破摔,将希望寄托在这云雨脉中。

  短短的瞬息之间,云雨脉就被这最后的一丝灵力所激活,在体内疯狂的攒动起来。

  李道玄体内的云雨经脉就像一条游动的小鱼儿,在体内经脉处随机的攒动着,每经过一条经脉,都留下了一点灵光。

  在鸠摩罗的黄沙刀法已扑到李道玄身上之前,云雨脉已在体内游遍了一周天。他体内连结丹海的所有经脉都被云雨灵光覆盖,心念变得轻盈起来。

  在这种变化之中,似乎不是出自意念之中,更像是被云雨脉所驱使,李道玄丹海运转开来,施出了五元道法中修炼灵力时才用到的“火元燃灵术”。

  火元燃灵术本是凝聚丹海灵力的五元基本功法,但此刻使出来却生出了无数变化。

  李道玄身子上现出了无数个小小的火元漩涡,迎上了汹涌的沙尘火焰刀。

  鸠摩罗的百多道火焰刀影上的火焰被这无数个小漩涡吸入进去,刀上的火焰化作了火元灵力被李道玄吞入了丹海之中。

  李道玄只觉丹海鼓动起澎湃的火元灵力,便动了。借着这吸收的灵力,他右手再次画出了一个圆圈,火曜印发了出来。手中的火曜印刚刚成型,就像一个小太阳般燃烧起来,一圈儿烈焰自他的身子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扩展开来。

  火焰圈经过之处,黄沙被烧成了岩浆,继而凝固成石板,李道玄的脚下又恢复成了青石板模样,周边幻术被这火曜印破了开去。

  那一圈儿火焰继续灼烧不停,带动空气都燃烧起来,扑向了周边十丈范围之内。

  此时的琼华仙子刚刚走到战阵三丈开外,掌中的符剑还未出手,就直接迎上了这火焰之力。

  火焰圈中的李道玄闭眼再挣开,眼前便现出了鸠摩罗和白罗儿的身影。

  鸠摩罗一身胡袍,提着金色弯刀,还摆着攻击的姿势。白罗儿却是脚尖翘起,双手如莲花绽开,维持着龟兹幻舞的身姿。

  两人都是面带诡异笑容,四只血红的眼圈儿狠狠的瞪着李道玄。

  李道玄收住火曜印,体内吸收的火元灵力也是消耗了一半。但他此刻身在云雨变中,整个身子飘忽不定,那刚刚挡住了火焰圈的琼华仙子都停住了脚步,不知该不该出手。

  “白姑娘,鸠摩兄,你们是怎么了。”李道玄左手捏住了一道火焰,口中说着话,左手将火焰球甩了出去。

  那火焰球在琼华仙子身前炸开,百道火焰小剑急速怒射,逼得还未恢复实力的琼华仙子再次退了几步。

  血红的眼圈诡异的在一对儿龟兹此刻的面上闪动,两人也不答话,再次扑了上来。

  这次白罗儿手中多了一柄泛着五彩之光的长剑,与鸠摩罗的金色弯刀贴到了一起,两人身子都是化作了一团残影,一剑一刀再次冲击过来。

  李道玄见两人神色不对,似乎神智都有些不清,心中有些明白,这定然是在夜殇曼罗馆里出了问题。

  他再将剩余的灵力运转到云雨经脉上,丹海再生变化,水元溶灵术与风元吞灵术同时发动,只见他身前似乎凝聚出了水花乱溅,被肉眼可见的风元推动,再次迎上了一对龟兹刺客的攻击。

  水花溶解了龟兹刺客手中的刀剑,风元吹动一阵狂风席卷了两人身上。

  每一丝风元都是温柔的,带着水花如春雨,滋润着龟兹刺客的身影。两人身子却渐渐凝固起来,那风水元力破散开来,温度猛然降了下来,在两人身上凝聚出了团团冰气,瞬时将两人冻在了一团冰块中。

  看着冰块中还维持这攻击动作的一对儿龟兹人,李道玄松了一口气。转身面向了阮星逐。

  琼华仙子刚刚服用了丹药,妄动之下丹海再次空了,此时无奈再次盘腿坐在了地上,只有阮星逐和李道玄面对面互望着。

  李道玄面色不变,右手早已凝聚好的木荆棘化作了一条长鞭,将那趴在地上的洛碧玑拖了过来。

  阮星逐没有阻拦,低头咳嗽了一声,仰头一声长啸。

  在这长啸声中,李道玄已将洛碧玑扶了起来,那山腰处的东宫六率之中却奔出了几十条黑色人影,突破了洛府的禁制,快速的赶往了杏花馆之中。

  李道玄看着洛碧玑身上触目惊心的六个黑洞,这六个黑洞自他的胸前按照北斗七星方位分布着。

  “北斗七符,只差一剑便要将洛少击成灰飞烟灭了。”阮星逐长啸一声召唤出自己最后的杀招后,便缓缓对李道玄说道。

  李道玄依旧看着洛碧玑胸前的六颗黑洞,惊心不已。

  “这六符已刻在了洛少的身上,便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是无法消除的,以后无论怎样,只需一个昆仑小弟子打出一道摇光符剑,他可就完了。”阮星逐努力的拖延时间。

  李道玄轻轻将昏迷的洛碧玑放下,深深的望了阮星逐一眼,左手缓缓画出了一个土黄色的圆圈。

  土曜印还未画成,便听到人影攒动,几十个黑衣人已飞身落到了杏花馆里,包围住了李道玄,也不说话,各自取出腰中的机关,瞬时便组合成了四只巨大的弩弓。

  李道玄维持着土曜印,立刻认了出来,这黑衣人正是当日围杀自己的朝云殿杀手。

  阮星逐身子退到了朝云殿杀手之后,大声道:“上破灵弩,四方围杀!”

  四只弩弓对准了李道玄,四支闪着银光的弩箭也是对准了李道玄的胸腹。

  当日情景再次重现,只是这次没有了暮雨阁的杀手,李道玄土曜印化作了灵力再次吸收回丹海,这曜印虽然威力巨大,但只能对付一片区域,他只得转为防守。土元灵力连续凝聚了四层凝土混元甲。

  阮星逐没有给他多余时间,一挥手,四支破灵箭怒射而出.

  李道玄脚下大地现出了一个黑洞,四道混元凝土甲反冲出去,化作了一只防御圆球,笼罩住他的全身,借着这争取的一点时间,他发动了土遁术。

  李道玄的身子陷入了大地之中,但那四支破灵弩箭如穿薄纸一样穿透了土甲,在空中急转而下,一起跟着李道玄的身影刺入了大地之中。

  阮星逐默默等待着结果,山腰处却在此时传来了阵阵混乱之声,他看了一眼地下鼓动不停的颤抖,身子飞了起来,便看到山下的四灵卫开始发动了攻击。

  杜玄风终于接到了萧狄传来的消息,发动了四灵卫。

  承玄皇帝还是没有改变心意,务要一举歼灭璇玑山上的六宫六率。

  杜玄风发起了杀尽的命令后,无力的坐到了地上,转头望向了那巍峨耸立的太极宫,玉真公主,终于还是没有阻住陛下的决定。

  此时的太极宫凌烟阁中,玉真公主和承玄皇帝隔着沙盘面对面坐着。

  白米做成的璇玑山沙盘上,代表四灵卫的红豆子已经席卷向了代表率卫的黑豆,两人都是默默注视着那一粒粒黑豆消失,看着红豆如潮水一般冲入了白米山腰。

  玉真公主面色不变,再看了一眼便站了起来。

  整个凌烟阁里只有这对兄妹,阁门紧紧闭着,毫无声息。

  玉真公主站起来便走向了凌烟阁的功臣画像所在之地。面北而立的墙上绘有《二十四功臣图》。

  大唐画圣吴道之亲手绘制的二十四位功臣的图像栩栩如生,下有一代书法名家欧阳真禽的题字,画像皆真人大小。

  玉真公主自这画像上一幅幅看了过去,忽然摇头叹道:“哥哥,十六年前阻击叶姐姐的二十四人,你都让人画在了这里,供奉为功臣图,盈儿实在不知道您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