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运起御风术自平康坊飞向洛府所在的璇玑山。晨光初起,长安钟鼓报鸣还未开始,璇玑山方向已传来阵阵马蹄声。那马蹄声自北方传来,隐隐如惊雷贯耳!

  李道玄加快了御风的速度,心中却还在想着刚才吴王李之恪那一番话。天下如果没有修士的存在会怎么样!这个问题对于身为修士的他实在是一个从未想过的问题,但吴王所讲述的故事深深触动了他。

  李道玄御风加速,在胡思乱想中便接近了璇玑山。

  此时自空中俯视这座小山,但见旌旗招展,铁马金戈,在晨光中闪动着一片肃杀之色。

  东宫太子六率卫兵已经团团围住了小山,作为东宫太子的直属军队,其实六率也是府兵建制。除了左右内率府卫是属于太子可以亲自指挥外,其余左右司御卫,左右监门卫还是属于三省管制。

  但本朝太子与以往不同,有一位很是了不起的东宫师父,阮星逐出身朝云殿,这些年来除了为太子的私事忙碌奔波,对这东宫六率卫更是倾注了心血,如今六卫都牢牢的黏在了太子这辆大车上。

  李道玄自半空中落到地上,没有惊动璇玑山最外围的左右司御卫。

  他自山脚下潜身运转五元道法中的水元镜像,将整个身子以水元灵力粒子覆盖,反射晨光之后整个身子就变得淡淡的,就像一团光线中的淡淡影子,慢慢靠近了在山下布下了龙蛇大阵的司御卫们。

  他压住心中的焦急之情,耐心的等待着,不久就看到一队兵马自山中冲下来,领头的一身黑色甲胄,背插两柄短枪,手中举着一面银龙旗,一路狂奔下来。

  李道玄心念一动,身子便后撤到山下一块残碑之后,随手在石碑之前布下了两道木缠根。

  那一队兵马不过四骑,等当先的黑甲男子铁骑奔驰而过后,李道玄便立刻发动了木缠根,黑甲男子身后的三骑立刻被草根缠住,战马一声嘶鸣,三名卫士摔落到了地上。

  李道玄飞扑而上,水元镜像护体在三名卫兵趴倒之前身子抢先缩到了那卫兵趴着的方向,只听扑腾几声,三名士兵摔落到他背上,立刻被李道玄背上布上的木荆棘缠住了身子,荆棘刺发动之下,个个没了声息。

  那领头的黑甲头领感觉不对,立刻勒住缰绳,转过马头喝道:“怎么了!”

  他却只看到地上三名卫兵趴在地上,这黑甲头领望着三匹战马还被一团突然长出的狂草缠着,眉头一皱,忽然勒住马头,踏马冲了过来。马身在经过三名趴着的卫兵之时,背上一柄短枪突射而出,刺入了三卫士趴着的缝隙中,便听到一声低呼。

  黑甲头领身子也自马上跳了下来,左手放出一道报警令箭,右手摸住了长枪,反手再刺!

  这一枪还未刺出去就带起了一团红光,枪头之上爆出一团红色刺芒,刺芒爆出一团气流,立刻将地上趴着的卫兵冲了开来,露出一个趴着的男子身影。

  黑甲头领右手五指轻弹,那短枪脱手飞出,速度又快了一成,那短枪脱手飞出之时,抢尾一道红线牵在头领手中。

  这一枪速度快绝,那枪头的红光更是在那趴着的身影上炸了开来,七瓣花叶张开,一朵血红蔷薇穿透了那趴着的身影。

  但黑衣头领右手红色灵力控制的枪身感觉反馈回来却很是不对,这一枪刺中的竟然是一条幻影。

  这一枪速度太快,直到这时,那报警令箭还未冲到半空,李道玄本体自半空闪现,左手握住了那报警令箭,身子倒转,自上而下直刺黑衣头领。

  他手中的令箭还未接触到黑甲头领脑袋就断碎开来。

  黑甲将军一击不中,立刻抬头看到了李道玄,口中冷笑一声,双手一伸,两柄短枪再次闪到手中,他双枪交叉身子跳了起来,竟然反迎上了李道玄飞扑而下的身影。

  两枪交叉成十字,一朵儿蔷薇血花再次绽放,自上而下的李道玄在半空中伸出了左手,手中断裂的令箭化作一团银芒乱射。

  李道玄的身子就躲在这银芒乱射之中,诡异的闪动着波光,水元灵力裹住全身瞬时化作了冰旋刃,他整个身子疯狂的旋转起来,冰旋刃在身上如乱舞的利刃,片片冰刃飞射而出。

  黑甲头领的蔷薇十字枪也在手中转动起来,飞舞的红色花瓣挡住了乱射的银芒,在花瓣之后两枪之尖化作了一点,一前一后连续击打在李道玄第二轮飞射的冰旋刃之上。

  他击出了四十八枪,每一枪都带着红色灵力,每一枪都击中同一块冰旋刃。

  李道玄背上一凉,已经被枪尖的灵力刺伤,但他身在敌阵不远处,为了速战速决不得不受了这一枪,身子一缩,水元灵力再次凝固,化作一个光滑的冰球,嗤啦一声擦过了一前一后的枪尖,已经滚入了黑甲头领的怀里。

  李道玄这个大冰球就在这头领身前弹开,细小的冰刃如银芒弹射,在黑甲头领怀里散开,冰刃之后却跟着一团桃花缤纷。

  黑甲头领一缩肚腹,双枪划过了一方一圆,圆套方外,就如一枚大大的铜钱,将所有的攻击都吸入了方孔之中。再看时却失去了李道玄的身影。

  他吸收了李道玄的连续两轮攻击,灵力放射出来,脚下变幻不定,猛然两眼一睁,双枪直刺脚下大地!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土遁入地的李道玄已伸出了双手将他拉入了大地之中,只见地面之上鼓动起来又陷落,片刻之间,大地扑通一声吐出了两个身影。

  李道玄右手中提着那黑甲头领,左手握着两柄长枪,腰间两点红点扩散,竟然又被这头领刺中了两下!

  他喘着气,将黑甲头领扔到地上,快速的解开他的甲胄套在身上,那头领被五道荆棘刺捆着,大嘴一张就像呼啸出来报警!

  李道玄一眼看到了,倒转左手枪柄,卡在了他的大嘴中。

  那头领一嘴鲜血,说不出话来,李道玄换上了甲胄,将这头领的银龙旗提了起来,长出了一口气,万没想到不过是东宫一个将领就让自己费了如此大功夫,长安禁制云珠一旦解除,真是藏龙卧虎,而且一个小小将领就让自己负了小伤,今日这一战恐怕是真的凶多吉少。

  他跳上黑甲将领的战马,手中举着银龙旗帜,再以头盔遮住面容,调转马头,就要踏马而去。

  那地上的头领口中咔嚓一声,竟然以牙咬碎了枪柄,哇的一声吐出一口碎牙,嘶吼道:”有人……“

  李道玄脸色一变,左手立刻伸出,对着那头领方向吐出了一团狂风,狂风呼啸,吹散了对方的报警之声,他脚下一踏,战马疾驰而出,右手一道凤璧刃闪过,将那头领的脑袋切了下来。

  李道玄望着那滚动的头颅之上犹自圆睁着双目,身在马上鞠了一躬,再次调转马头,疾驰冲向了山。

  他手中银龙旗飞舞之下,无人阻拦,一路冲过了司御卫的防线,冲到了半山腰也不答话,再冲过左右监门卫的第二道防线,便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洛府的正大门。

  一衫青衣飞舞的阮星逐立在门口,正转头问着身边三个身披甲胄的汉子:”派谁下山了?“

  一个将领恭敬道:”阮先生,刚才是司马兄弟下山去了,那胡姬少女虽然有些古怪,但以司马兄弟的修为,必定是能追到的,先生放心吧。“

  阮星逐点点头:”司马君蔷薇十字枪在手,若论威力,还在某的彩云环之上,既如此某就放心了,诸君都听好了,咱们这次既然围住了山,就一定不要留下什么后患。“

  诸将躬身称是。便听到山下马蹄声响,一骑健马喷着白沫冲了上来,马上骑士手举银龙旗一路疾驰而来。

  阮星逐皱眉望着,眼波闪动。三个将领都是面露疑惑之色,司马兄弟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道玄身在马上已经看到了阮星逐,上次在崔园地牢里和这个青衣人打过一次,对方虽然被自己击败,但那招肉身分逃的功法想起来十分诡异,加上他身边的三个将领和周边的数千精兵,他没有把握可以直接突破,心中转了几个念头,便以狮吼式大吼道:“陛下派兵过来了!陛下派兵过来了!”

  他沙哑着嗓子,厉声呼喊之下,阮星逐身边三个将领都是愣住了,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

  只有阮星逐看到了这马上的‘双枪蔷薇将军’双手空空,连那视若性命的双枪都不见了便知道不好,口中厉喝一声:“放箭!”

  但这句命令发出之时,那马儿已奔驰到身前,李道玄自马上刺溜一下缩到了马腹之下,双手一举将健马举了起来,运转灵力狠狠甩了出去,整个身子借着下坠之力发动土遁之术,陷入大地之中。

  阮星逐后退一步,伸出手指一点,将那呼啸而来的马儿以指头点住,狠狠摔倒了地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