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0章 黑纱碧青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驻扎在云州的大唐戍边军下设四营,分以金银铜铁为名。那金甲营,银刀营驻扎在北部,剩下的铜枪营和铁马营则负责防御南部阵地。李道玄见那五队兽甲杂军穿插来回,有恃无恐的样子,不禁大吃一惊。他拉住黄羊,心道此地尚属大唐领土,竟然有人围攻唐军。

  铁马营放出了求救令箭,立刻龟缩防守,五队兽甲军进攻的愈发猛烈。裹在兽皮轻甲里的杂牌军人人手持加长的狼牙棒,斜着提在马前。但见碎草飞扬,百多柄狼牙棒上数千尖刺在阳光下反射着狰狞杀气。

  兽甲军虽然看起来是杂牌军,但五队人马轮流攻击,冲击的却是大唐防御阵地的左右双翼.李道玄观其队伍齐整,进退有致,虽然是杂牌的装扮,却似训练有素的正牌军队。

  这轮冲击过后,又有几个唐军受伤。

  拓跋明月手搭在眉间,一直紧紧观察着战场。当兽甲军再次冲锋唐军左翼时,铁马营的阵势变了。那守在最前方的执旗战士大旗挥舞,最外围的唐军齐齐大喝一声,就地一滚,手中长戈挑起,在左侧组成一个刺猬阵。

  首当其冲的一排兽甲军已停不住坐骑,狼牙棒又比长戈短了半截,被刺了通透。热血溅出就像泼出的水浇灌了敌我双方。

  但这么一缓,后面的兽甲军硬生生的挤进了唐军阵中,眼看刺猬阵就要被破,就听到一声大吼,一个少年将军自阵中飞出,半空中只见他手中一团银光如飞瀑一般斩落,顺势将一名兽甲士兵砍成了两半。

  兽甲军中也传来了一声尖鸣之声,前排兽甲军听到那尖鸣之声后立刻压下马头,将身子伏低,露出后排的骑弓手,百枚准备好的飞羽齐射那半空中的唐军飞将军。

  少年将军身在空中,手掌间的长剑只转了一圈便将飞羽磕飞,但兽甲军中立时走出了五个雄壮威猛如熊的大汉,人人手里提着铁锤,齐齐发一声喊,将手中铁锤挥舞起,击向那少年将军。

  十柄大锤飞舞中,一道黑光夹在其中飞向了少年将军!

  “药师将军小心!”李道玄身旁的拓跋明珠忽然着急呼喊道,伴随着这句话,她拔箭开弓射向了那黑光。明珠这飞箭如流星般射中了黑光,在阳光下竟然爆出一团黑血,李道玄眼光犀利已经看清那是一只黑蛇。

  他听到明珠喊出药师将军后马上猜到了,感情这位勇武的少年将军就是拓跋明珠喜欢的那个李将军!但当此危急时刻他也顾不了这许多,见兽甲士兵发现了自己,立刻提起黄羊脖子上鬃毛,冲向了战场。

  那少年将军躲过了敌军暗算,望向拓跋明珠立身的土坡方向,爽朗道:“不知是何人相助!在下铁马营李药师,敢问是敌是友!”声音浑厚,整个战场都听得清清楚楚。

  李道玄已经越过了土坡,冲向了兽甲军。拓跋明珠这一箭暴露了两人位置,他立刻出击倒有一大半是怕明珠冲动之下上去送死。但他还未冲到敌人阵地,拓跋明珠后来居上已经越过了他,李道玄抬眼就看到她所骑的黄羊屁股上插着一支箭,不由心中一恼,这傻姑娘真是,见到情郎就这么狠辣。

  此时兽甲军中已分出一队数十人呈半圆形包抄过来,李道玄急忙跳到黄羊背上,运转风元灵力,展开鹰扬式直扑半空,双拳一推,将一柄飞舞来得大锤击打了回去,这一拳含了厚重的土元灵力,那大锤发出呼啸之声,带着残影砸中了掷锤大汉,力道之大竟然将那大汉半个脑袋都砸进了脖子里。

  他身子不停,再次越过还在飞奔的明珠,土元灵力裹着全身,土甲护体,双拳燃烧着火焰,一个虎踞式就落到了包抄来的兽甲军中。

  敌军发一声喊,狼牙棒齐齐砸了下来,李道玄虎踞式变作鳄咬式,双手伸展如鳄鱼大口,木元灵力吸力顿起,对方四五柄狼牙棒被他木元灵力吸着交杂在一起。当日莲生便是用木元灵力吸去了李道玄手中的鱼篓,只是威力和技巧比他这刚入门的菜鸟要厉害多了。

  李道玄不急不慌,正要将敌人拉下马,背后却一轻,只见一道白影闪过,惨叫声起,马上五个骑士齐齐的摔下了马,都是脖子被利爪划开,却并未流血,脖子伤口一层白霜,竟然被冻住了。

  李道玄只一愣就看到小白熊得意的站在一匹马上,刚刚长出的黑色利爪上几滴鲜血滴落。

  他心中大喜,没想到这头好吃懒做的小熊还有这本事,灵机一动,尝试着大喊道:“熊儿,去帮明珠姑娘!”说完指指不远处挥舞银刀苦苦战斗的拓跋明珠。

  那小白熊果然不愧是灵兽,竟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身子一闪,残影消失,竟然瞬间就到了明珠身边,一抓之下又是一个敌人落地。

  好快的速度,李道玄暗自感叹,手却不闲着,全力运转火元灵力,烈焰烧着了手中交错的狼牙棒,就如燃烧的车轮一般。

  他挥动这凶猛的车轮武器,驱赶身旁慌乱的战马,直直冲向敌军大队伍中。带着火焰的狼牙棒配合他鹤行鹰扬的身法,不多时就干掉了四五个敌人!他这般手段立刻引发了兽甲军的恐慌。

  “大神保佑,修士,这里有个修士!”一个胆小的兽甲士兵吓得掉头就跑,还未跑出几步,一道飞舞的黑光飞来,将他斩落马下。

  兽甲军中尖锐的鸣声不停,调动弓兵齐射李道玄,骑兵却依旧攻击唐军。

  李道玄土甲护身,风行电掣,也不顾那些乱射的飞羽,专心冲向那几个掷锤大汉。

  尖锐鸣声立刻停止,兽甲军齐齐向着左侧移动,露出一块空地,一个黑衣人自阵中走了出来。

  李道玄也停住了脚步,心知这个黑衣人就是发出尖锐之声调动兽甲军的头领,顺手将手里已经烧得残缺的狼牙棒混着风元灵力挥舞出去,又穿透了一名敌军的胸膛。

  那黑衣人全身裹在黑色纱衣中,连头部都包在一顶黑色斗笠里。但看她身材窈窕,依稀是个女子,她走入阵中,曼声道:“汉子,你是哪来的修士?”声音清脆明亮,不急不缓。

  李道玄拍拍双手,朗声道:“在下妙华归藏宗门下,云安李道玄是也。”

  那黑衣女子重复了一遍妙华归藏宗,就见她背后走出一个身材枯瘦的老头,附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黑衣女子点点头,缓缓对李道玄说道:“你和那个女道姑是一起的?是因为她被我们抓住了,来救人的吧!”

  李道玄闻听大喜道:“你知道我师父!那你们一定是那生肖派猪魔的手下了.”

  黑衣女子伸手整了一下头上斗笠,发出一声清脆的笑声:“猪魔?你说的是那个猪头么,那你就错了,我可不是他的手下,他是我的奴隶。”

  李道玄闻言一凛,这女子说的云淡风轻,不似作伪,既然是猪魔的主子,那可来头不小啊。但他不动声色,故意说道:“胡吹大气,我师父已经逃出了猪魔手掌,现在正在养伤,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说是什么猪魔的主人!”

  那黑衣女子晃动肩膀,似乎在笑:“其实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师父现在何处吧?想骗我说出来,我可不上你的当。”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样子,但李道玄从她的声音和姿态感觉,这个女子必定十分年轻,话语中还带着小女儿的娇态,不觉有些放松下来。

  那黑衣女子却接着说道:“那头猪也真笨,这么多天连个受伤的女人都找不到,我只来了半天就帮他捉到了,不就藏在青盐湖底下嘛,我让人在青盐湖里倒了五百桶加料马尿,她就像死鱼一样飘了上来。

  青盐湖是一个咸水小湖,就在这附近不远处。已经突围的拓跋明珠带着小白熊正走到他身后,闻言低声道:“她说的不错,莲生上师就藏在青盐湖底下,不要与她斗嘴,李将军有危险。”

  李道玄转头看到那身着黑色盔甲的少年将军正被数十个兽甲军围攻。那将军剑法微妙,奈何敌军只以长长的狼牙棒与他周旋,间或投掷大锤,逼得他陷入苦局中。

  李道玄刚要动,就听那黑衣女子大声道:“喂,你是修士吧,我与你做个商量,我去跟那猪头说一下,放了你的师父,你不要管这里的事情如何。”

  李道玄闻言有些心动,拓跋明珠在他背后低声道:“快答应她,救莲生上师要紧,我去救李将军。”她说完自地上拾起一柄长刀,转身就要去冲敌阵。

  李道玄清醒过来,伸手拉住拓跋明珠,见女人还要挣扎,伸手一拳将她打晕了过去,轻轻放到地上,指示小白熊护卫。这才对那黑衣女子摇头道:“师父我自然要去救的,但李将军也是不能不管的。”

  那黑衣女子见他一连串的动作,似乎很感兴趣:“你这人做事倒很干脆,比那笨猪头好玩多了,不如跟了我去吧。”她说着忽然将自己斗笠下的黑纱揭开了一半,露出一段洁白如玉,小巧若月的下巴,黑纱慢慢向上,又露出饱满的红唇,红唇轻启笑道:“你看我美么,跟着我这样的美人儿做奴隶,是不是比你那个丑师父好多了?”

  李道玄双眼微闭,做出痴迷的神情,慢慢向前走着,连连傻笑道:“真美,你真美。”

  那黑衣女子放下了斗笠黑纱,竟然又掀开了袖子,裸露出一段藕臂,阳光下雪白的胳膊上竟然盘着一条碧绿如玉的小蛇,她语声却愈发温柔:“乖,过来,让小青咬一口,你就是我的人了

  李道玄这样慢慢走着,离那女子越来越近,算算距离够了,猛然间脚下一动,踢中一枚地上的弯刀,直直射向黑衣女子的脖子,这一脚用足了风元灵力,那弯刀速度奇快,还带着风啸之声。

  那黑衣女子似乎被李道玄这突然袭击弄傻了,呆立在原地,连袖子都忘了放下,眼看就要被弯刀穿透脖子。却见她身后那枯瘦的老头瞬移般出现在她前面,却轻轻伸出手掌,隔空做了个握拳的动作。

  随着他这个轻描淡写的动作,在弯刀飞舞的轨迹里,猛然现出了一只巨大的手掌,有如实质的手掌,手掌握住了弯刀,绞碎了弯刀,继而重重捶打在地面。

  一股包含着浑厚,雄辣的灵力自地面传来,震得李道玄连连后退!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这枯瘦老头不用说也是修行人士,就李道玄可怜的经验,连对方修行的功力是何境界都看不出来。他只奇怪对方有此高手,为何还要这些兽皮杂军牺牲性命来围杀唐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