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嫡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双双中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八十九章双双中毒

  慕大人说时,想起了什么,盘问道:“你们可在府中看到什么陌生人进来么?”

  珠儿画儿摇头,“没有。”

  “可有人前来看过小姐?”慕大人又问。

  “也没有。”

  “这没有那没有,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变成风这样?”

  这个珠儿和画儿也答不上来,只能低垂着头不吱声。

  “罢了罢了,这件事日后再查!”慕老爷道:“天气冷,段世子身上这样穿着湿衣也不是办法,你们让人给他找一套衣袍来换上,然后将这喜袍烤干,破的地方要缝好!”

  虽然出了这样的事,但是迎娶的还是要迎娶,出嫁的还是要出嫁!

  尽量不要让人看笑话了去!

  珠儿和画儿按照慕大人的吩咐办事。

  好不容易,两人替段世子终于换上了干的衣袍,慕夫人才领着一个大夫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一看到慕老爷,慕夫人也顾不得有外人在,立刻的哭了出来,“老爷啊,我们眉儿和女婿为何会这样啊!”

  “好了,现在哭哭啼啼有何用!”慕大人不想让外人看了笑话,对慕夫人请来的陈大夫道:“陈大夫,情况紧急,还请快快替我女儿和女婿好好看看吧。”

  1;148471591054062“是!”陈大夫说着,将医药箱放了下来,看看床榻上的段世子又看看不停的抓痒着的慕衬眉,“不知先替谁看?”

  “先替我女儿看吧。”慕夫人双目含泪的道:“她浑身发痒,这样抓下去不知会出什么事啊!”

  陈大夫闻言,便要走上去替慕衬眉把脉,不过,慕衬眉痒得很,手忙着呢,哪里会被他抓住一只手啊,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嘴上呼着:“好痒好痒。”

  “眉儿!给陈大夫看看啊,你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娘,痒,好痒……”

  “娘知道娘知道……”慕夫人看得心疼不已,一边好生劝着,一边强硬的抓着慕衬眉的手给陈大夫看。

  陈大夫替慕衬眉把脉一会,便惊了一下,“啊!原来二小姐是中了奇异香!”

  “奇异香?”慕夫人问:“那是什么?是毒么?”

  “是一种奇痒无比的香料。”陈大夫道:“陈某一进来这房间就嗅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原本还以为嗅错了,这么一把脉,才敢确定!”

  慕夫人不关心这些,只问:“这奇异香怎么解?到底要怎么样我女儿才会不痒?”

  “陈某开一个方子,夫人让人按着方子去抓药,熬几大桶水,给小姐连续泡一个时辰即刻。”

  “要泡一个时辰?”慕夫人急得快要跳起来的了,“陈大夫,你也是看到的了,今儿是小女的出嫁之日啊,这澡要泡一个时辰,买药和熬药加起来也少不得要一个时辰,加起来两个时辰,我女儿还如何出嫁?没有什么快捷的方法么?”

  最重要的是没在药煎好之前,她女儿还要受至少一个时辰的奇痒折磨啊!

  就怕到时候药没建好,人就已经被自己抓去一层皮了!

  陈大夫无奈的道:“这个已经是最快的方法了。”

  “前前后后要两个时辰,还是最快的方法了?”慕大人不相信,“你一个庸医!”

  陈大夫也不恼,叹息道:“慕大人慕夫人有所不知,这奇异香不是一般的痒痒药啊,是万痒之物提炼而成,香味奇特,而且一香既出,只对一个人有作用。这虽是香料,但是骨子里却毒辣得很呐!”

  “只对一个人起作用?”

  “是啊。”陈大夫道:“我们这里的人进来之后都嗅到了香味,但是没有人能身上痒,就是这个原因了。”

  慕夫人呆呆的道:“这到底是香还是人啊,不过就是人调制提炼出来的香料么,还懂得选人……”

  “这就是这香的奇特之处了。”陈大夫一边写单子一边道:“这样的香非常难调制,程序复杂,连北陵这样的药理国家都没有几个人能调制出来,很难得的,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二小姐的房间里。”

  话罢,他已经写好了单子,对慕夫人道:“还是快些拿去抓药煎药吧。”

  慕夫人拿过单子,对珠儿道:“快去快回!”

  “是。”珠儿跑了出去。

  “夫人,小姐好像越来越痒了。”画儿一次次的尝试抓住慕衬眉不让她抓自己,一次次的失败。

  “你叫我有何用?”慕夫人几乎不忍心看慕衬眉,“看她这模样,真是恨不得一掌拍晕她,也好过让她这样抓下去!”

  “夫人。”陈大夫建议道:“这是一个好方法……”

  慕大人眼睛一亮,二话不说,连忙走过,肥掌重重的在慕衬眉后颈砍了下去!

  他这一砍,慕衬眉终于安静下来,身子一软的倒在了地上。

  陈大夫叹息,“慕老爷,陈某方才话还没说完。”

  慕老爷和慕夫人正为慕衬眉晕过去不再抓自己松了一口气,闻言一颗心又被提了起来,“陈大夫,这话是什么意思?有话就快说完啊!”

  “将人劈晕是一个好方法,但是,这种痒香却还是会一直折磨着二小姐,二小姐莫约半刻钟还会醒来。”

  “半刻钟?”慕夫人一听,差点要晕过去,“老爷那么用力才将眉儿劈晕,只换来个半刻钟的安宁?”

  陈大夫叹了一口气,“是这样没错,不过,劈晕了,到底比让慕小姐一直这样这么自己要好。”

  慕老爷不笨,恼道:“但是,如果半刻钟劈一次,半刻钟批一次,不到一个时辰,我女儿的脖子都会被我劈下来!”

  “所以,是劈还是不劈,就要看慕老爷的选择了。”

  慕老爷顿觉心累,摆摆手道:“罢了,这件事就先莫要讨论了,先去看看我女婿吧,他身上有伤。”

  “是。”于是,陈大夫来到段世子躺着的床边,替段世子把脉。

  慕大人问:“大夫,如何?我女婿伤成如何?”

  “不算重,也不算轻。”陈大夫道:“不过伤口上好像也有毒,需要清理一番。”

  “世子的伤口有毒?”慕夫人心目中,中毒可大可小,忙对慕大人道:“老爷,是不是有人要前来刺杀我们女儿和女婿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