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心中了然,便问那驾车的小贩子:“小兄弟对宫中可熟悉?”

  小贩子回头看了一眼李道玄,嘻笑道:“看公子年纪比我还小呢,小贩子在大明宫里待的日子可不短了,不过出了大明宫就不熟了。”

  李道玄点点头,此人以后可能有大用处。

  炭车之后跟着几个九流修士,却都是惴惴不安的样子,李道玄和小贩子说这话,行至夕阳时分,终于到了怀安坊。

  这西市之南的怀安坊比之长安北城可要破落多了,但却比北城热闹许多,各色人等混杂在坊中。

  炭车在坊间西南停住了,面前一座有些老旧的三层酒楼现身眼前。

  常随带着李道玄自酒楼侧门走了进去,不多时就来到了三楼之上,那几个九流修士跟了过来,三楼之上看起来是用了心,新近装饰过,一尘不染,便连桌塌都是新的。

  李道玄跟着常随走了进去,却见楼中大厅一处屏风前正蹲着一个红衣女童,手中拿着一辆小巧的白玉马车正自玩耍着。

  女童身旁跪着一个灰衣少年,少年前方却站着一对儿中年夫妇。

  常随大吃一惊,急忙走上一步厉声道:“你们为何到这里来了?”

  那刚才偷了六艺门王御之马车的女童抬起了头,撅着嘴清脆的说道:“我们为什么不能来这里啦,爹爹刚才还说要好好谢谢你呢。”

  常随楞了一愣,望着那对中年夫妇:”你们不是楼中之人?今日却是混了进来,要做什么?“

  中年夫妇对望一眼,却转身对着李道玄躬身行礼道:“见过李楼主。”

  李楼主,这个称呼对于李道玄来说,确有些不合时宜,但李道玄见对方连名讳也不报出来,心中略有所觉,也是拱手笑道:“贤伉俪不必担心,六艺门之事就此过去,今日之事也多亏了这孩子,李某还要多谢谢她呢。”

  红衣童子举着白玉马车对那对夫妇撒娇道:“爹爹,娘亲,这车鸳儿好喜欢呢。”

  李道玄笑道:“还有那对儿白马呢。”

  那夫妇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男子歉然道:“小女管教不严,捅下了这么大的乱子,在下心中惭愧。”

  他与妻子再对视一眼,拱手道:“实不相瞒,我们夫妇自洛阳而来,此次本为来长安看一看花朝节盛景,不料今日惹下了这个麻烦事。”

  他说着望了自己女儿一眼:“某和拙荆商量了一下,已准备即刻赶回洛阳,只是,只是……”

  李道玄明白过来,便对常随说道:“你可派几个人查探一下,注意一下六艺门的动静,顺便将他们送出长安去。”

  那男子急忙道:“不需如此,不需如此。”

  他的妻子忍耐不住,轻声道:“咱们只想求公子想想办法,那对马儿如今已藏到了长安南门处,城中到处都是金吾卫,那城门已被灵卫守住,不敢使用道法。”

  李道玄点点头,沉吟了一下笑道:“这件事便交给老灰头吧,他的炭车机关或者可以利用一下。”

  常随犹豫了一下,见师父已决定了,便走到门口吩咐了几句。

  那对夫妇都是松了一口气,连声道谢,男子走上来低声道:“多谢公子了,他日若有机会到洛阳来,可到怀素公府一叙。”

  常随安排好后,自有人领着他们去了,李道玄念着怀素公府,不知那是什么地方。

  常随此时却走了过来,喜道:“师父,还是你有眼光,这对夫妇原来是洛阳王杨怀素的人,这次帮他们可真是赚到了。”

  李道玄不置可否,望向了那几个一直站在门口的九流修士。

  常随便咳嗽一声,沉声道:“你们几个还不过来见过楼主。”

  那门口的杂门修士便走了进来,互望一眼,缓缓跪下拜见李道玄。

  李道玄走上一步,伸手去扶,这一扶之下便觉丹海一点冥力跳跃,几人身上也随之和应起来。

  李道玄大吃一惊,还未说话,那修士之中一个衣衫褴褛乞丐装扮的老者便低声求道:“楼主,如今事已办完了,也到时候了,求楼主解了这蛊虫之毒。”

  李道玄赫然望向了常随,常随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却走了过来,袖中的碧色蟾蜍跳了出来,落到了那老者的胳膊上,低头咬了一口。

  他如法炮制,不多时就将这几个修士身上的蛊虫之毒暂时压住了。

  李道玄望着他的动作,心中明白过来,他刚才还在想着短短不到半个月,常随就收服了这些游侠儿和九流修士,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常随解完了杂门修士们的蛊虫,沉声道:“本月的蛊毒已解,你们都要老老实实的,下个月这个日子再来解毒。”

  那几个修士都不安的站了起来,无奈的齐声道:“吾等明白。”

  常随见李道玄脸色越来越沉,挥手道:“你们先下去吧。”

  那几人便要离去,李道玄低声道:“等等!”

  他伸手拉住常随,扯到了屏风一侧,沉声道:“常随,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用端阳蛊术做这等事情。”

  常随到了这个时候反而不再害怕,硬着脑袋说道:“师父,常随除了这身蛊术,还有什么本事能使动这些游侠儿和九流修士。”

  他望着李道玄低声道:“师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些肮脏之事就交给徒儿去办,您的事也一定办好就是了。”

  李道玄愕然望着这个常随,但脸色很快恢复了平静,松开了手沉声道:“你现在就把所有种过蛊术的人都给我找来!”

  常随咬牙道:“师父,您要做什么!”

  李道玄手指一弹,发动常随体内的子午端阳蛊,常随咬牙支撑了不过几息之间,体内那李道玄冥血之脉注入的子午端阳蛊反噬丹海,痛得摔到地上,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李道玄喟然一叹,走出了屏风,望着几个战战兢兢的修士,轻声道:“你们去把种蛊之人都叫来,我为你们将蛊虫都解了吧。“

  那几个修士齐齐跪倒在地,颤声道:”小的们不敢,求楼主饶了常爷吧。“

  李道玄望着他们不安的脸色,伸手按在了那乞丐老者的身上,查探了一番,在他体内找到了一只粘附在丹海上的黑色的蝌蚪,运转起化蛊之术,将那蝌蚪儿消融在对方丹海里,摇头道:”如此你可信了?“

  那老者活动下身子,盘腿坐在了地上,不多时睁开眼睛,惊喜道:”解了,那该死的蛊虫不见了。“

  这一下那跪在地上的其余修士都是又惊又喜,哀求的望向了李道玄。

  李道玄一个个为他们解了蛊虫,这些人体内的蛊虫都附着在丹海上,已蚕食了他们丹海的外壁。李道玄知道他们这短短的几天必然反复经受常随的蛊术之痛,更是心中不安。

  那几个被解了蛊术的修士立刻奔了出去,却是去找其他被蛊术所害的人去了。

  李道玄望着留在厅中的乞丐老者,低声道:”道玄教徒不严,让你们受苦了,心中难安啊。“

  那乞丐老者这十多天来****受这蛊虫所毒,此刻只觉一身轻松,看着李道玄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李公子,其实常爷建这金风细雨楼,聚集咱们九流修士,说起来也是一件好事,只是,唉……”他说着两眼望着李道玄,眸光却是闪烁不停。

  李道玄知道他虽然解了蛊术,仍是心有疑虑,此刻自己说再多,这九流修士们也不会全部相信的。

  他便不再说话,只苦笑一声。

  过了不一会儿,金风细雨楼中已站满了数十个人,除了九流修士们,还有不少红巾游侠儿。

  李道玄振作精神一个个将他们身上的蛊虫祛除干净,这一番可费了好大的功夫,直到明月升空,才全部完成。

  此刻他的丹海灵力再次空了,只觉脑袋嗡嗡的响个不停,丹海不再供应灵力,反而有些空虚之感。

  但李道玄望着一屋的人,勉强站起来,拱手道:“道玄不跟各位虚套,建这金风细雨楼全是某的意思,常随是我的徒儿,他做错的事做师父的自要一力承担,我们师徒对不住各位兄弟了。”

  他说到这里精神有些不济,但还是继续说道:“但事情已发展到这个地步,某除了说一声对不住也没有其他可说得了,金风细雨楼就此解散吧。”

  人群不安的骚动了起来,白日那提刀屠夫忽然嘟囔了一句:“其实有这个地方还挺好的。”

  但其他人都是犹豫不决,终于人群还是散了。

  李道玄闭目休息了一下,起身按在了地上的常随的身上。

  常随修习子午端阳蛊时日已是不少,立刻醒了过来,望着李道玄不知说什么好。

  李道玄叹了一口气,走到木塌上坐下,低声道:”常随,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为我办事,但这件事你做错了。“

  常随不明白。

  李道玄望着窗外,摇头道:”世间之事,从未有阴谋胁迫之下还能做长久的。你这是饮鸠止渴,金风细雨楼我已解散了,等过了花朝节,你随我去云州吧。“

  常随愣住了,咬牙道:”那方世麒如何处置,虞兄的大仇还没报呢!“

  李道玄看着他,沉声道:”这个我自会处置。“

  常随还要说话,便听到门口脚步声动,一个矮小精悍的汉子领着一帮人冲进了楼中。

  李道玄按住常随,转身一看却是愣了,这矮小汉子竟然是长安第一游侠儿郭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