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80章 太液蓬莱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捏着泥娃娃急匆匆自净土寺赶出来的时候,整个长安已是风云变幻。

  他自出了净土寺的大门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净土寺所在的北明坊之后便是那皇城,他站在净土寺所在的普渡山上,只见那宫城至皇城一带尘烟滚滚,一队队整装待发的士兵已聚集到了宫城八门之外。

  李道玄无心再看,他心中刚才已问了一个和尚,得知那一道黑光却是飞向了北方。

  李道玄打算先回那云裳小筑,叫来那常随,依靠长安游侠儿的力量,定要找到那黑光所在之地。

  他这般想着,疾步走向了山下。那怀中的泥娃娃便笑道:“公子,如今长安禁制破了,既然心急,为何不用道法啊。”

  李道玄一愣,这才想到这一点,在长安不用道法时日长了,自己差点都忘了这一点。

  如今他体内的冥力与灵力已经融合到了一起,当下运转起御风道术,霎时便飞跃而起,直奔平康坊而去。

  身在半空只飞了一会儿,李道玄就暗自嗟叹自己修为大大的退步了,如今比之那金刚神通刚成之时可是大大不如了。

  正如此想着,身旁一道人影闪过,差点撞到了一起。

  李道玄急忙转过身子,只看到一道人影飞向了那通天浮屠之下,急匆匆的踏着一柄金环大刀,竟然也是一个修士。

  他不禁感叹,往日在云珠禁制下,长安可没有这般御风飞行的修士呵。

  他感叹一番,怀中的泥娃娃爬了出来,伸出小泥手招在眼前,口中笑道:“禁制云珠碎片,嗯,这下长安可热闹了。”

  李道玄御风前行,问道:“什么禁制云珠碎片?”

  泥娃娃仰头笑道:“公子不知道?这禁制云珠定然是被那黑暗如来的力量击碎了,那碎片落到长安各处。你想啊,五大国师合力炼制的灵力神器,那碎片能不吸引修士么。”

  李道玄却大喜道:“不错,那云珠被破,定然是我孩儿的力量做的,咱们这就去云珠下看看。”

  泥娃娃不再说话,只望了他一眼:“往日在禁制云珠下,公子可借冥力纵横来去,如今整个长安修士都已不受控制,以你的修为,去了恐怕有些危险。”

  李道玄也不说话,转了个方向,直奔禁制云珠之下,那长安浮屠塔下。

  此刻整个长安得到消息的修士都奔向了通天浮屠下,半空中一道道人影飞舞,各项法宝层出不穷,有些以前有些仇怨的便在空中打了起来。

  但见整个长安天空都流动起了灵力,一道道功法激荡之声,吓得那长安居民都悄悄躲了起来。

  阮星逐本是坐着马车赶往宫中太液池去见袁天罡,但直走到了那皇城门口,就被一道误射而来的飞云惊天箭击中了马车。

  阮星逐立刻弃了马车,脚下生出一朵巫峡朝云,他踏着这朝云挥舞大袖飞上了半空,见那密密麻麻的飞舞的修士聚向了通天浮屠下,忍不住冷笑一声,伸手一点,一道金轮自袖中飞出。

  阮星逐的彩云无相环本有两只,其中一只在那崔府地牢中被李道玄破去了,这一只一出手便少了几分朝云映日的气魄。

  饶是如此,他这金轮飞舞在空中,旋转之时带着云霞之光,一路之上割破了空气,震动着那空中的微尘发出了尖锐的鸣叫!

  在他身前空无处,一道惨呼声响起,只见一把白色大弓折成两半,那金轮不停,绕着白色断弓飞舞,空中鲜血迸射,一个瘦小的男子惨呼高叫道:“饶命!”

  彩云无相环周身云霞放出一道道冷光,继续穿透着空气,不多时一个全身穿孔的惨烈男子现出了身形,两眼圆睁口喷一道灵力。

  阮星逐脚下朝云一闪,已到了那男子身前,手指贴到男子眉间,冷笑着吸取着男子体内的灵力,口中低笑道:“儒宗六艺门的小卒子也出来卖弄!”

  那男子口中无声,不多时灵力便被吸干,阮星逐身子不停,召回了金轮,一斩之下将男子拍成了飞灰。

  他继续向着宫城前进,一路上只看到不少儒宗六艺门的修士,还有那浮游观下长生殿的女道士,甚至还有九流杂门的很多修士,却未见一个昆仑山下属的修士。

  阮星逐皱起了眉:“袁天罡那老家伙难道早就知道了,要不为何能约束住门下弟子不来趟这浑水?”

  他想不明白,只得加快了速度。

  等他到了宫城之内,绕过群芳殿后,便看到了烟波浩渺的太液池。

  那穿过大明宫,太极宫与东宫三大宫城的太液池之中三座仿造的仙山耸立,阮星逐飞入太液池上,绕过了瀛洲,方丈两座仿造的仙岛,落在了那以仙石仿造的蓬莱小岛上。

  他刚刚落下身子,便看到琼华仙子背对自己,端坐在一块石头上,正闭目不语。

  阮星逐走了一步,那琼华仙子抬眼道:“阮星逐,师父说不想见你,你还是快点回东宫帮太子处理这长安乱局吧。”

  阮星逐望着她疲倦憔悴的模样,摇头一笑:“仙子可以望了杀子之仇,星逐可不能不管李道玄那魔种肆虐长安,仙子请让开,今日一定要见袁国师。”

  琼华仙子眉毛一抖,咬牙道:“你说什么,长安云珠被破难道和李道玄有关系?我,我这就……”

  她还未说完,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玉琼,不要说了,为师要你面壁三年,这次几天啊,你就又动了杀念。”

  那声音说完,阮星逐便看到蓬莱小岛之上一道白色的闪电袭来,落到了琼华仙子的背上,啪的一声打得琼华仙子闷哼一声,那白光就如鞭子一般连着抽了十鞭!

  阮星逐退后一步,心中感叹,袁天罡这老头对弟子可真下得了手,这天雷鞭都用上了。

  但他此时过来,绝不能半途而废,低头想了一下,对着那仙岛深处轻声道:“星逐听说浮游观主,淳风国师的推背图在袁天师手里,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很想见识一下。”

  仙岛深处没有声息,阮星逐默默等着。

  他只等了一会儿,便看到一只青色小鸟飞了出来,那青鸟落到他的身前,清脆的说道:“师父请您进去。”

  阮星逐心中冷笑一声,这袁天罡的架子越来越大了。

  但他还是恭恭敬敬的跟着青鸟走了进去。

  这仿造的蓬莱仙岛并不大,但阮星逐耐心跟着青年直走了一炷香时间才来到一处洞前。

  青鸟悠然一声,振翅飞向了那洞里,阮星逐急忙跟着走了进去。

  此种别有洞天,在外面看来不过是方尺之地,这里面却辽阔开远,仿佛无边无际。

  阮星逐一进山洞就吓了一跳,只见仙洞之内悬浮着上百朵雪莲道座,密密麻麻坐满了道士,悬浮在空旷的仙洞里。

  阮星逐伸手扯过身旁一朵雪莲,放到手中一拍,那雪莲缓缓变大,成了一个座位。

  他转目望了一圈,这仙洞中的道士俱都是昆仑一脉,心中暗自诧异,袁天罡这是在搞什么?

  他想不通,只得坐到莲座上,缓缓飘向前方。

  仙洞正中最大的一朵雪莲花上,正端坐着昆仑国师袁天罡,此时他手中拿着一卷书册,正自皱眉思考,往日里总是喜欢扮作小道童的袁天罡,此刻已变成了一个中年道士,加上那皱紧的眉头,阮星逐差点没认出来。

  他随着莲座飘向袁天罡,那位昆仑国师似乎想通了什么,手中一张白纸飞舞起来,飞向了那前排首位的一个老道士。

  那老道士急忙接过白纸,低头贪婪的看着,口中还念念有词,老道士周边的道士有些忍不住都凑过来一起看着,看着看着便开始争吵起来。

  阮星逐此时已到了袁天罡身前,低头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白纸,赫然竟是那日李淳风在翔鸾殿里画出的六十卦推背图!

  他恍然大悟,原来这袁天罡聚集了长安所有弟子,正在参悟这推背图呢,怪不得看到昆仑山的弟子们在外面出现。

  袁天罡抬起了头,望着阮星逐淡淡道:“你来真的是为看这推背图的么?”

  阮星逐微微一笑:“不是,但星逐不这样说,国师您也不会某进来啊。”

  他说着咳嗽一声:“不过星逐想来先告诉国师,长安禁制云珠已破了,如今云珠碎片散落四方,各方修士都在争夺,昆仑山难道就要看着别家修士得利么。”

  袁天罡淡淡回道:“这个吾已知道了,哼,区区云珠碎片,本得自吾等的灵力,这些修士胆子可真大。”

  阮星逐皱眉问道:“既然国师知道,为何不让弟子们也去一趟呢?”

  袁天罡面色不变,哼声道:“灵力多了有什么用,修为高了又有什么用,万千大道,争斗不休,不如一纸推背图,若能参悟这图中妙义,对这些昆仑弟子岂不是更有助益。”

  阮星逐等他说完,仰天打个哈哈,惹得座下的昆仑弟子一个个怒目而视!

  阮星逐脸色不变,口中忽然大声道:“五大国师里,星逐最不佩服的就是你这个昆仑袁天罡!”

  此话一出,座下怒目而视的弟子们个个都是目瞪口呆,有几个反应过来,就要上前动手。

  袁天罡却不动声色,反而笑了:“朝云殿主为何如此说啊,天罡倒要听听看。”

  阮星逐挥袖一甩,朗声道:“论天道,你不如李淳风,他能做出推背图,你做不出!”

  袁天罡点头道:“说的不错,淳风道兄在天道上高吾甚多。”

  阮星逐便继续说道:“论地道,你不如心荒大师,他入道虽短,但为这大地苍生已做了十八件惊天动地的好事!”

  袁天罡沉吟一笑,再次点头:“这也不错,心荒大师普渡苍生,吾所难及!”

  阮星逐露出了微笑:“最后论人道,你更是比不上儒宗的修士!”

  袁天罡再次点头:“不错,人伦大道还是儒宗做的更好!”

  阮星逐说到了这里,口气却是一转:“天地人三道天师都是落了一乘,但星逐却明白,不论是李淳风还是心荒大师,若说在修行功法上,却是打不过你这位昆仑神仙!”

  袁天罡站了起来,对座下弟子挥手道:“尔等都散了吧,云珠碎片也有五分之一是吾的灵力,便取些回来,也是应当的。"

  他话音一落,那座下的道士们便躬身颂德,除了一堆还捧着一张推背图念叨不停的老道士,其余年轻道士都是按捺不住,飞快的出了仙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