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声音刚落,屋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一个人来。

  那人龙行虎步,迈了进来,灯光之中只见他留着八字须,头戴金珠衮冕,身着明黄龙袍。

  那男子双眼一扫之下,崔贵妃哎哟一声,一翻白眼竟晕了过去。

  大唐天子承玄帝面带疲倦之色,望了一眼地上的崔贵妃,转头对那发呆的丑奴儿说道:“你先出去吧,朕要和莫姑娘单独说话。“

  屋门再次被关上。

  承玄皇帝站在灯前,忽然叹了一口气:“莫相思,你该明白鱼朝恩为何要害太子。“

  莫相思也不行礼,淡淡说道:“他是为了道玄,只有陛下废了太子,玄弟才有问鼎登龙的机会。“

  承玄皇帝低头道:“你既心里清楚,为何这些日子来从未说过。“

  莫相思闭上了眼:“就算民女不说,陛下还不是知道的清清楚楚,我听说鱼公公已出事了。“

  承玄皇帝走动几步,点头道:“不错,朕收回了他的北司之权,并默许袁天罡出手惩罚……“

  莫相思激动起来,截口道:“陛下想了十六年,为何突然放弃了,您真的不顾道玄的死活么?“

  这声音尖锐有声,梁上潜着的李道玄心神震撼中,差点摔了下来。

  承玄皇帝冷声道:“朕是想了十六年,也忍了十六年,但朕要的是一个承欢膝下的好儿子,不是一头回来夺嫡争位的白眼狼!朝恩一念之差,毁了他自己,也毁了朕的一片慈心。“

  莫相思缓了一口气,低声道:“陛下您想多了,就是朝恩先生也是想错了,道玄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绝无夺嫡之心,就算这龙座摆在他前面,他也不会坐的。“

  梁上的李道玄心头一热,百感交集。

  但承玄皇帝却冷声道:“妇人之见!真是妇人之见!”

  他说罢摇头继续道:“小叶子给道玄留下的东西太多了,已经多到朕都害怕了。太子是不成了,还有魏王,吴王,朕就是立那软弱无能的晋王,也不会把大唐的江山交给一个魔种的!”

  莫相思颤声问道:“陛下,您要杀了玄儿么。”

  承玄皇帝摇头道:“不,朕已经对不起那孩子的母亲,又怎么忍心害他。”他说到这里咳嗽一声:“朕苦心等到今日,就为了那七月十五盂兰盆会,可叹朝恩他们太急了,太急着为那孩子铺路了,朕告诫他们七月十五之前对道玄不管不问,他们就是不听,也怪不得朕狠心啊。”

  莫相思只木然望着天子。

  承玄皇帝便挥手道:“便说给你也无妨的,毕竟你是那孩子亲近的人儿,朕是为了盂兰盆会上借仙人的手段,将道玄体内的冥魔血脉化掉,到那时便还了他应得的名分。“

  李道玄在梁上听得分明,已到了这个时候,他再也不能回避自己的身份,也不能回避那梁下站着的父亲,但不知为何,他却不想承认,承认自己那应得的名分。

  莫相思此时望着承玄皇帝,呵了一口气:“十六年了,陛下这才想到为自己的儿子做点事情,太晚了吧。“

  承玄皇帝俯身盯着莫相思冷声道:“若不是你这胆大包天的女子以那魔道手法掩藏住了朕儿子的踪迹,朝恩又怎么查了六年才找到乐都的杏花馆,六年之间,事情已变得太多。“

  莫相思反望着天子:“若不是相思藏了玄儿六年,陛下又怎有时间压住仙道五宗的势力。若没有这六年时间,仙魔两道怕是早就杀到了那乐都城里了。”

  承玄皇帝身子已经压到了莫相思的头上,厉声道:“朕已没有耐心,十六年前白耳山下,洗剑池边,那冥界的畜生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李道玄听到这里,立刻想起了在大峡谷中,那拓拔野望所说的话,那惊心动魄的十六年前事,洗剑池边黑狗魔神的话语在脑海中激荡起来。

  莫相思面对天子之怒却毫无所惧,只说道:“那位神仙只教了相思一些掩藏圣子踪迹的法子,并没有说什么其他话儿。”

  承玄皇帝怒笑起来,伸手掐住了莫相思的脖子,狞声道:“信不信朕现在就亲手废了你这妖女。”

  莫相思被掐得两眼翻白,梁上的李道玄看得心惊,立时便要扑下去。

  就在此时,那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一个声音急声禀道:“陛下,含元殿有异象出现,陛下不宜多留。”

  承玄陛下闻言松开了手,咳嗽一声说道:“你先进来,把崔妃送回去,朕这就出去。”

  门儿轻轻开了,但并无人影进来,在灯火之中便看到一道诡异的影子自地上闪动,不多时影子来到了那昏迷的崔贵妃身前,便看到崔贵妃身子轻浮起来,似乎被一道鬼影提着一般,不多时那影子提着崔贵妃消失在门前。

  李道玄在房梁之上看到这般场景,立时便想到了很久前在那西海水下,小岛中初遇阴九幽的时候,心中暗道,这不是黄泉宗的六道轮回鬼影么。

  承玄皇帝走出了屋子,看着那鬼影捉着崔贵妃,又提起那昏迷在门前的丑奴儿,倏忽间便出了小院子。

  他便望着含元殿的方向,只见那含元翔鸾阁位置上,此刻正飞舞着点点明光,细看过去却似那散乱佛珠在空中飞舞着,佛珠发出的明光照耀了半个大明宫。

  承玄皇帝看了一眼,便对着暗处说道:“请袁国师到含元殿去看一看。”

  他说完再看了一眼,便走回屋子对那莫相思说道:“朕还会再来,花朝节前你须给朕一个交代。“

  他说罢便走出了屋子,行走之时,却有两道暗影跟在脚下,出了院门便听到扑哧之声响起,两个粗壮的婆子自门口跌倒在地上,喉间鲜血喷涌不停。

  院外的马车声响起,渐渐远去,那飞舞在含元殿之上的佛珠之光猛射出一道,却有一粒佛珠飞向了这长秋监的冷香院来。

  莫相思在屋中目送皇帝走了,还在低头苦思着,忽听梁上一阵索索声,一个蓝衣太监跳了下来,脸上血迹斑斑,扑上来低声道:“姐姐。“

  李道玄跳下横梁,见莫相思睁大了眼睛,急忙用袖子擦了擦脸:“姐姐,是我啊,道玄!”

  莫相思伸手摸着他的脸,忽然紧张起来:“玄弟,你怎么来了,这,这可是禁宫啊。”

  李道玄握着她的手笑道:“来这一趟可真值了,终于见到姐姐你了。”

  莫相思直直望着他,摇头道:“你不该来的,当日我去望仙阁见你,已是冒险了,你竟到这里来了。“

  李道玄沉声道:“姐姐,此次我来,原本是想来探探情况,如今看来,姐姐在这里太危险了,道玄一定要带你走。“

  莫相思抽出了手,摸着他的脸儿苦涩道:“玄弟,你不怪姐姐这些年很多事都瞒着你吧,我实在是……“

  李道玄打断她的话:“不要说了,道玄没有当王子的命,也没有做皇子的心,咱们出去,便回到乐都,实在不行,就逃到逻些那边去,世间总有容咱们姐弟的地方儿。“

  莫相思脸色黯淡下来,将他拉到身旁坐下,忽然轻声道:“道玄,有些事是容不得你选择的,今夜正趁着这个机会,姐姐将十六年前,那位魔神所说的事都告诉你。“

  李道玄见屋外天色已渐渐有些发亮,着急道:“姐姐,咱们出去再说。“

  莫相思抓住了他的手,严厉道:“玄弟,就算姐姐跟你出去,也逃不出这长安城,你听我说。“

  她抓着李道玄的手握紧了,缓了一口气:“玄弟,十六年前姐姐还小,但那魔神所说的话儿一直记在心中,他说的了很多,但姐姐记得最清楚的却是一件关乎世间仙魔修士的大事。“

  李道玄被莫相思深沉的语气所震,一时说不出话来。

  莫相思继续道:“玄弟,这世间修士分为仙魔两道,仙道与魔道自远古开始便有那万年之争,他们争来争去,受苦的却是苍生。昔年晋王朝覆灭,群魔兴盛,五胡乱华,十六国崩乱大地,苍生无幸。“

  李道玄望着严肃的姐姐,不明白她为何说起了这个大题目。

  莫相思叹息道:“五胡十六国终是魔道,不久便被仙道五宗联手定住了天下大势,隋帝一统六合,那魔道不甘覆灭,寄身魔王炀帝再乱苍生,仙道五大国师便出山辅助咱们高祖得了这天下。“

  她说到这里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继续道:“大唐开国后,仙道五宗联手击破魔门,那魔门势落,化为了魔门八宗。他们自然不甘心。当年魔王炀帝便在长安布下九天十魔大阵法。“

  李道玄听到这里,心中自然就想到了那崔园下的地牢。

  果然莫相思继续说道:“炀帝布下这九天十魔阵法后,迁都东都洛阳,只因那阵法发动尚需多年以后。但隋炀魔帝万没想到李唐兴起,夺了他的江山,那九天十魔阵法便被忘在了这长安地下。“

  李道玄忍不住说道:“莫不是在那崔园地牢里?“

  莫相思一愣,摇头道:‘这个姐姐也不知道,魔神只说就在长安地下。“

  李道玄叹了一口气:“这阵法既然已经被人忘了,那何须再提起。”

  莫相思望着他,摇头道:“魔神说那阵法的用处乃是召唤冥界之神,孕育天魔出地,以此祸乱苍生。”

  她说着便揽住了李道玄的肩膀,压低了声音:“玄弟啊,那九天十魔阵果然孕育出了一位冥界之神,正是,正是你的母亲叶倾城!”

  李道玄双眸一闪,奋力站起,沉声道:“我不要听了。”

  莫相思苦笑一声:“此皆为魔神所诉,但姐姐相信他所说的都是真的。”

  她也站了起来:“叶倾城自冥界而来是错不了的,要不然为何玄儿你身上会有冥界的血脉。”

  李道玄望着莫相思,后退一步,咬牙道:“姐姐既然相信这些,为何还要把我这魔种养大?不怕我祸乱苍生么?”

  莫相思身子一颤,忽然仰头沉声道:“玄弟,你听我说完,姐姐将你养大,是因为那叶倾城虽然是自冥界而来,却并不是仙道口中的魔头,她与闯入九天十魔阵里的陛下倾心相爱,才有了你这个圣子呀,你,你是要担负着……”

  她话说道这里,就听到屋外传来一阵梵声吟唱,那声音轰然入耳,一道金光发自屋外,将屋中两人笼罩在金光之中。

  李道玄努力伸手想去拉姐姐,但眼前已失去了莫相思的踪影,只见一颗佛光高耀的珠子漂浮在半空之中,瞬时便将李道玄吸入到了那佛珠之孔里。

  佛珠吸进了李道玄,便冲破屋子,直奔西方净土寺的方向而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