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73章 冷香院秘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停住马车,望着这两个看起来比男人还要壮实的婆子灵巧的走过来。其中一个马脸婆子便粗声道:“探监五十,不得携带杂物,速进速出哎。“

  车帘抖动,丑奴儿自车中下来,提着一个沉重的包裹递到了那马脸婆子面前。

  那婆子脸上现出贪婪之色,伸手就捞走了包裹,她背后的婆子急不可耐走上来,伸手扯开,两婆子眼前金光一片,那沉沉的金叶子稀里哗啦的落到了地上。

  身披紫色斗篷的崔贵妃下了马车,搀着丑奴儿细声道:“小贩子,你就在这门口守着,可莫要错了眼神儿。“

  李道玄只得答应一声,看着她们走进了那小院之中。

  他等了一会儿,见那两个婆子还在地上扒拉着你争我抢,正想着如何进去,丹海一股冥力跳动,熟悉的蛊虫气息自院中传来。

  李道玄眼皮一跳,果然相思姐姐就在这里。他再难忍耐,悄悄下了马车,便绕过了两个婆子,摸向了小院中。

  李道玄进了小院,却见院内正中一排大屋,另有一颗粗大的桃树植在一侧,落英飞舞不停,隐隐花香透来。

  整个院子除了月光和桃花,再无其他颜色,一排大屋紧闭着,只有那西厢最深处的屋子开了一缝。

  李道玄体内的冥力跳动越来越激烈,知道相思姐姐就在那屋中,便轻步走了过去。

  他堪堪经过东边一间白纸糊门的屋子,脚下不小心踢到了一块石子,立刻听到那白纸门后一阵索索声,继而一个凄惨娇柔的女子声音哭喊起来:“我的莺儿,我的燕儿,我的莺儿……“

  反复两句只喊得李道玄全身一抖,他急忙大步跑到那粗大桃树之后,就见到院外的两个婆子冲了进来,打开那白纸门走进去,不多时便传来隐约的鞭子声响,还有一个粗声怒斥道:“鬼叫个什么劲儿,你那对****女儿,如今指不定在哪个男人怀里浪着呢。“

  李道玄心有戚戚,等那声音停了,两个婆子又守到了门口,便轻轻抱着树干爬了上去。

  他爬到了树梢上,在桃花烂漫中弯下身子,借着枝叶的遮盖,爬到了那西厢屋檐下。李道玄一手勾住了屋檐,身子便晃到了那突起的屋檐角下。在阴影中喘了一口气,双手摸索起来。

  不多时他便摸到了这东厢屋檐下一块软木,轻轻一推,一个方形入口便被推了开来。

  这入口却是那为屋内梁上燕子所留的雀儿门,李道玄小时候在乐都之时,便做过这等梁上君子的活儿,所以此番轻易得手,小心的收紧衣服,撑着屋檐钻了进去。

  他自雀儿门进去,爬到了屋梁上,小心的移动一会儿,俯视看去,就看到了整个大屋的情况。

  大屋之内只点着一盏青灯,略微昏暗,但布置却很是舒服。此刻见那丑奴儿正走到屋门口,自内将门紧紧关了起来。

  那月光也被关在了屋外,屋内昏黄的灯光摇曳不定。

  在这幽深的屋子里,崔贵妃正和一个宫装女子坐在青灯旁边,那女子黑色长发散落在肩膀,虽看不清模样,但她只坐在那里,李道玄便认了出来,正是莫相思姐姐。

  崔贵妃望着那青灯,忽然开口问道:“相思姑娘,在这里住的还好么?”莫相思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

  崔贵妃见她还是如此冷淡,忍不住提高声音问道:“相思姑娘,本宫在问你话呢。”

  莫相思如石佛一般端坐着,依旧一言不发。

  崔贵妃冷笑一声,左手握着拳头缓缓放到那青灯之旁,松开手便有一只小蛾儿扑腾着冲向了灯火。

  崔贵妃望着那飞蛾一次次扑向灯火,口中道:“莫相思,本宫这次来看你,是想给告诉你,你那宝贝弟弟李道玄,如今已被昆仑国师废了全身修为,生死不知呢。”

  一直安坐的莫相思终于抬起了头,望着崔贵妃低声道:“我不信。”

  崔贵妃指着那守门的丑奴儿说道:“你不相信本宫,这曾救过你的丫头该信吧,奴儿,你来说说,本宫所言是否是真的。”

  丑奴儿走过来,低声对莫相思说道:“阮先生亲口说的,公子确是被国师废了修为,奴儿也曾问过太子,怕是真的,但姐姐不要担心,李公子如今还是好好活着的。”

  莫相思松了一口气,忽然振作了精神,瞥了一眼那崔贵妃:“娘娘深夜前来,难道就不怕陛下突然过来,看到您在这里?”

  崔贵妃额上的薄翠蜻翅在灯光中闪着妖艳的青芒,冷声道:“皇上现在怕是在那郑昭仪那里歇息着呢,怎么有空来这里看你呢。”

  莫相思露出了微笑,忽然伸出手指捏住了还在扑火的飞蛾,放到了青灯之上烧了起来,一股而腥臭黑烟冒起,惊得那崔贵妃情不自禁后退了几步。

  莫相思语气淡淡的:“看来那芝香草的招儿是管用了。”

  崔贵妃闻言之下双目睁得大大的:“你,竟然是你给那贱人出的主意。”

  莫相思转过了头,望着崔贵妃摇头道:“这深宫如海,娘娘在承香殿里难见君颜,今夜又陪着相思在这冷屋之中看那青灯暗火,是不是觉得百转千回难解,忧愤横生难料啊。”

  崔贵妃双眸紧缩,已是说不出话来,丑奴儿也是战战兢兢,就连那梁上的李道玄心中都惊悚起来,他可从未见过姐姐如此的模样,那个温柔的莫相思去哪里了。

  莫相思扔掉手中那烧得残缺不全的飞蛾,对丑奴儿轻声道:“奴儿妹妹,去把那门打开。”

  李道玄探着身子,紧张的望着屋中的情景。

  屋门已被轻轻打开,崔贵妃侧头看见庭院之中桃花摇曳不定。宽广的院子里,月光如水银泻地,铺满了青石地面。清冷的光色中,又见几点萤光飞舞,落在了桃花树枝上。

  “啊!三月里竟能看到萤虫,真是奇怪了!”丑奴儿也是第一次看到莫相思这般的模样,好奇的看着那萤火虫,试图减轻一下这沉重的气氛。

  莫相思却站了起来,走到屋门前轻轻伸开手掌,一只萤虫便落在了她的手掌上挣扎飞舞,却飞不出她的掌心。

  莫相思背对崔贵妃,只是看着那挣扎的萤虫,幽然说道:“你看着萤火虫,本来只在夏日流火之时才现身人间,可是二十年前,曾有一名妃子得先皇宠爱,那妃子最爱看萤虫飞舞时的绚烂,她得宠位高,便希望一年四季都能看到,先皇为此哀求道宗国师,修士们逆转天意,终于在这大明宫冷香院里养出了春夏秋冬都能飞舞的萤虫。”

  崔贵妃难以自持,也是站了起来,勉强恢复了贵妃的威严,想要斥责莫相思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却听莫相思叹了一口气,手掌间的萤虫翅膀沉重,跌落下来,一动不动。

  她语气越发幽冷,森然继续说道:“可惜不过三年,那名妃子便失宠了,被先皇关在这冷香院里,她被宠时得罪的人多,失宠后竟然无人理睬,被关在此处整整一月,被小太监发现的时候,已经活活饿死了。”

  背后的崔贵妃机灵灵打个寒颤,已被莫相思那幽怨的语调所慑,当此夜露幽深,鸣虫呜咽的情境里,她竟害怕起来,脸色也有些苍白,口中只勉强道:“好啊,你要来吓唬本宫的么?“

  莫相思手掌轻振,那萤虫重又复活,在她指尖飞舞。她终于放走了这卑微的小生灵,转头幽然说道:“莫沉阁里的老王妃曾跟相思说起过那日的事情,她倒还记得这冷香院收尸的情景,老王妃当年年纪尚小,胆大好奇,远远得看了一眼,她说那妃子瘦若枯骨,却有万千萤火编布身上,在夜里闪闪发光……”

  莫相思说着转身走到崔贵妃身前,食指轻挑的勾住了她的下巴,一双幽深的眸子盯着她,那深瞳仿佛无尽的黑洞,似要将她的灵魂也吸进去。

  她勾着这崔贵妃的下巴,拉着她出了屋门。

  李道玄看得全身发冷,急忙将身子探出了雀儿门,在屋檐下看去。

  只见莫相思抓着崔贵妃的头发,却指着天上明月,冷然道:“我要你看这天空,陛下就是太阳,皇后是那一弯明月,群星闪烁,就似后宫那些妃子。星辰虽然美丽,但永远无法与明月争辉,明月虽然高贵,但在太阳出来时,必定消失在天空,这些都是天地的秩序。天上如此,人间亦是如此。”

  崔贵妃眯起了眼睛,一股巨大的屈辱充斥了全身,她想要伸手甩莫相思一个耳光,但不知为何全身无力。

  莫相思再扯着她走回屋子,放开手,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到了现在你还不明白么,是谁将你送到了那承香殿里?”

  崔贵妃望着她,摇头道:“不可能,你入宫才几天,怎有如此本事?”

  莫相思幽幽道:“当然不是我,但相思入宫是谁带进来的,娘娘这也忘了。”

  崔贵妃喃喃道:“鱼朝恩,鱼朝恩,果然是那个老阉货搞的鬼。”

  莫相思缓缓坐下,托着腮望着青灯低笑道:“承香殿里遍布机关,娘娘胆子可真大,别忘了那承香殿的机关乃是海枯斋巧手阁亲手打造,而海枯斋曾经的主子,您也知道吧,那便是道玄的母亲,叶倾城前辈。”

  崔贵妃到这个时候已有些失态:“叶倾城,你说的是那承香殿最早的住着的叶倾城?”

  莫相思有些怜惜的望着她:“鱼朝恩将你安排到承香殿,为的就是方便太子殿下上钩,可叹你二人在承香殿里颠倒鸾凤,那寝宫内墙机关里就坐着咱们陛下……”

  崔贵妃终于崩溃了,伸手虚抓,嘶声道:“鱼朝恩为何这样害我。”

  莫相思没有说话,那梁上的李道玄一身冷汗,心中颤抖不止。

  崔贵妃声音已有些癫疯:“为什么,他要害我!”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个冷峻的声音:“他不是要害你,他是要害太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