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同于朝云殿的机关弓弩杀手,此刻包围青痔老人李辅国的飞羽卫乃是南衙禁军里的精锐弓手。

  这些训练有素的禁卫们本就在蓄势待发的紧张时刻,被方玉伯这一支飞羽引动,一息之间,人人连发三支弩箭,但见千枝飞箭如松针舞雪,又如白针渡光。在昏暗夜色之中只见到千簇白芒,爆射而出。

  飞舞在半空的李辅国此刻变得如幻影一般,发出了高声的尖笑,那些刚刚发射完弩箭的飞羽卫后撤半步,立刻装填起来。

  重新补上来的第二支飞羽卫还未射出第二轮弩箭,就看到了他们一生中难得一见的绚丽之景。只见那荧光化身的李辅国周身爆出了比万千飞羽更加绚烂的光芒,半空中一团红芒乍起,瞬间爆出无数红色如火焰的光点。

  每一粒光点与空中每一支箭相遇,消融。千枝弩箭落地,白色的尾羽微微颤抖,就如绚烂烟花后的一场大雪,在这美丽的雪中,隐隐飘出了淡淡的檀香味儿。

  香味儿弥漫开来,已经看不到半空的李辅国,第二队飞羽卫手中弩箭也失去了目标,羽卫队长低声怒喝,两队弩箭禁卫四散开来,四人一组风四个方向背靠背警戒起来!

  此时那金吾铺中的方玉伯倒抽一口冷气:“这是什么功法,如此美丽又是这般厉害!”

  高力士伸手自发髻上拽下一枚杏花木钗,微笑道:“这就是暮雨阁的秘技,传说中的暮光大神术!方大人你千万不要出了这金吾铺,吾要出手了。”

  方玉伯惊诧的看了他一眼:“你也出身暮雨阁,在云珠禁制下,又如何去对付他!”

  高力士望着前方,再次笑道:“李辅国妄动灵力,身受三支云珠惩罚之箭,已经没救了,现在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吾只要挡住他一炷香时间,此间大事便成了。“

  他说着迈步走了出去。紧紧握着手中的杏花发钗。

  此时那四人一组的飞羽卫们忽然惊叫起来,但见一道昏暗的暮色之光如自天外飞来,穿豆腐一般穿过了一组飞羽卫兵们,去势依然如流星飞逝,瞬间又穿透了直线上另外两组禁卫。

  暮光神术扩散起来,那被穿身而过的禁卫们齐齐大叫一声,胸前碎出一个大洞,倒地而亡,那暮光淡淡,带着一种尖锐的哭鸣之声,再次返了回来……

  高力士已走到了那最后一组禁卫之旁,叹一口气,握着手中的杏花发钗,在手中轻轻转动。

  李辅国身化暮光,在神鬼莫测的光影变幻间,已然击杀了整整一队飞羽禁卫。那剩下的禁卫虽然都是百战精锐,也被这鬼怪一般的暮光大神术惊住了。

  只有高力士能看得出来,李辅国的暮光神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眼看就要不行了。他转动手中发钗,再等了片刻,心中已有了十足把握,这才高声道:“李公公,高力士在此,莫要再杀这些无辜的禁卫了,冲着高某来吧。“

  空中的暮光再次合为一体,荧光闪动的李辅国长发飞舞,悲鸣一声,冲向了那站着不动的高力士。

  高力士手中转动的发钗外表簌簌落下粉末一般的木漆,忽然一朵白玉杏花在手掌中慢慢绽开,那花瓣一分为二,一朵变两朵,两朵变四朵,四朵变八朵,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金吾铺中的方玉伯只见到高力士手中朵朵杏花绽放,不多时已经开满覆盖了高力士整个身躯。那朵朵杏花串联在一起,都是薄如蝉翼,竟然带着丝丝寒气,隔着这么远,方玉伯甚至都感受到了一阵寒气扑来。

  李辅国的暮光大神术已经闪烁到了那慢慢开放的杏花之中,悲鸣之声化作尖叫,那薄如蝉翼的杏花花瓣朵朵飞舞,片片贴到了李辅国的荧光身躯上。

  不多时一个人形花瓣球出现在了所有人的上空。那花瓣裹住的人形身躯连抖三抖,身形蜷缩起来,然后砰然炸开了花球。

  飞舞的杏花花瓣中,全身俱是鲜血的李辅国已经不成人形,身上荧光散去,哀叫一声,双脚一点地面,身影化作一道红光逃窜而去。

  花瓣带着血痕片片飞舞向高力士,朵朵杏花红痕处处,却飞速的收缩起来。

  李辅国的身子已经逃窜到了北方,堪堪经过自己的马车!

  金吾铺中的方玉伯眉头一跳,莫不要被这老货逃了出去,那可大大不妙。

  但他的担心多余了,那马车内一道白影穿过了车顶,正好拦住了飞身而过的李辅国。

  一个白衣童子身在半空,一手掐住了那李辅国的脖子,两人一起落到了地上。

  那童子双眸带着一缕悲伤,与血肉模糊的李辅国对视一眼,右手一柄铁片小刀闪现出来。

  按头,挥刀,断喉!

  这一系列动作并不快,但非常稳,铁片刀子划过喉咙转了个角度,熟练的转了三四圈,白衣童子脚下一用力,将李辅国的脑袋割了下来。

  手握白玉杏花的高力士已经收拢了自己的秘宝,那千百朵杏花仿佛从未出现过,又化成了他手中的发钗。

  但高力士双眼一直盯着那白衣童子,默然无声!

  白衣童子提着李辅国的脑袋,大步走了上来,叩头献上头颅,默然无语!

  南衙飞羽卫悄无声息的撤走了,方玉伯也走到了高力士身后,喃喃道:“小高,原来你早有准备!“

  高力士带着淡淡的笑意摇头道:“午间我是接到了一封密函,密函中人说要与某联手对付李辅国,但我可想不到竟然是他!“

  方玉伯轻轻拍着高力士的肩膀:“不管怎么说,咱们的大事是做成了,小高可要记得对本官的承诺,小儿世麟那边……“

  高力士只点了点头,却还是盯着那白衣小童,忽然低声说道:“我不相信你,这未免也太巧了些。“

  白衣小童面不改色,放下李辅国的头颅,铁片小刀回转,切开了自己的喉咙!

  他喉咙喷出了一道血箭,咯咯做声中无力跪倒在地上。

  方玉伯惊呼一声,但那高力士只是眉毛一抖,却还是站在那里,他一只等到那白衣小童两眼翻白,呼吸停止时突然出手。

  手指捏住了白衣童子喉咙的伤口,左手袖间落下了一枚黑白两色的丹丸,塞进了那童子口中。

  那白衣童子的伤口立刻自动缝合起来,不多时双目缓缓睁开。

  高力士低头一笑,伸出手掌将他拉了起来,沉声道:“明日我就是暮雨阁之主,身边就缺少你这样的人才,这一枚生死丸虽然贵重无比,但救了你非常值得,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白衣童子低头嘶声道:“我的位子,要坐在大人之下,所有死士之上!“

  高力士微笑不语。

  那已经看呆了方玉伯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白衣童子抬头望着方玉伯,露出了带着稚气的笑容:“某姓来,名俊臣,暮雨阁九品死士!“

  “来俊臣,来俊臣,好名字……“方玉伯喃喃念道。

  远远的包更鼓声传来,此刻已是子时三刻,春雨之后的长安再次起了长风,吹散了这杀生之地浓烈的血腥之气。

  长风裹起了地上一枚散落的杏花花瓣,飞舞向西南。

  花瓣飞过南城,随风舞动到了平康坊,风儿飘摇,那薄薄的花瓣缓缓落到了云裳小筑的二楼窗内,落到了一名正在屋中据案大嚼的胡姬少女头上。

  阿离已经吃了三只羊腿,两碗豆花羹,此刻她正啃着第三只羊腿!

  李道玄和莺哥燕语呆坐在她身前,看着这个胡姬少女小嘴儿张开合上,便有一块肥腻的羊肉消失,片刻间羊腿骨就光溜溜的再难看到一条肉丝。

  阿离双手抱着羊腿骨,伸出小舌头自啧啧有声的舔了起来。

  燕语看着阿离的动作,忽然推了莺哥一下:“姐姐啊,你看阿离妹子这番****,和你舔公子的时候好像啊。“

  李道玄干咳一声,挥手道:“你们都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她就行了。“

  莺歌燕语都是撅起了小嘴,但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走出了屋子。

  李道玄长出了一口气,自从那天浴桶嬉戏之后,他现在对着两个丫头已经有些不安了。

  阿离终于满足的放下了羊腿骨,拍拍鼓起的小肚子,再望望油腻的双手,忽然扑到了李道玄身前,挥舞着小手喊道:“大叔,你来尝一尝。“

  李道玄捉住了她的小手,轻声道:“阿离别玩了,吃饱了就睡觉去吧。“

  阿离双手在他衣衫上使劲擦了擦,点点头道:“嗯,阿离要睡觉了。“她说罢将身上还裹着的衣衫甩开,四肢张开,趴在地上呼呼的就睡着了。

  李道玄按着脑袋,头疼起来,这阿离真如一只小猪一般。

  他不敢细看胡姬少女那高翘的白嫩小臀,伸手拉过她甩掉的衣衫,轻轻盖在她身上。望着阿离暗自一笑,不管怎么说,最少阿离不再嚷着去杀承玄陛下了。

  李道玄吹熄了花灯,轻轻走出了屋子。

  熟睡中的阿离在梦中咯咯笑了起来,伸出小手将身上衣衫扯开了一半,露出白腻的裸背。

  发育完美的****被压在毯子上自娇俏的小背下,蔓延出鼓胀的一团。沿着那弹出的白腻曲线,这胡姬少女的背上忽然隐隐发出了一道明光。

  那是一道剑状的明光,在阿离的裸背上沿着脊椎上下游动,最后化作了一柄透出肌肤的剑影。仿佛是一柄埋在她体内的古剑一般。

  明光吸收着阿离体内的能量,剑影愈发清晰,最后浮动在她的背上,那剑身处隐隐透出雕刻的字迹,仔细看去,那竟是上古梵文,却是四个蝌蚪般的小字:北落师门!

  关于本书货币体系的修改以及真诚致歉!

  三葬今天熬夜检查了整本书。向各位朋友道一声歉!

  大唐仙魔自长安卷开始,因为三葬的愚蠢,书中的货币体系面临崩溃了,近期要全面修改一下文中出现的金子数额。

  大体上是降100倍左右,例如原来的百万贯改为一万贯这样的级别。

  (书中设定为1贯=1两金=1000文通宝铜钱)

  虽然是架空大唐,但最基本的逻辑是不允许这样的错误的。修改货币体系是考虑到,即便加入仙侠修真,以书中大唐的国力资源,也没那么多黄金的。

  汗我是蠢到家了,对不起各位了,先给大家说一下。

  看完前面章节的朋友,会在以后章节中看到流通金子变少了,造成阅读的不便,深感歉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