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青衣男子看起来普普通通,但他是自那首排首位上走出来的,竟然是被曼罗馆安排在了太子的前边首位!此刻说出这平淡之语,自带着一种让人信服的威严!

  那位和李道玄争夺阿离的崔曼节掌柜见到这青衣男子,脸上已然变了颜色,双手微垂,却低头颤声道:“斋,斋主,曼节,曼节错了……”

  青衣男子淡淡道:“曼节啊,你做了三年海枯斋掌柜,对本斋算是尽了心了,也罢,再给你一次机会。”

  他说着轻轻伸手,一枚青色铜钱落到了地上:“你拿着这枚通宝,回琅琊郡吧,什么时候赚到千万金子什么时候再回来。”

  海枯斋的掌柜崔曼节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屈膝跪到了地上,小心的捡起了铜钱,慎重的揣到了怀中。

  他收好铜钱,立刻解下腰中钱囊放到了地上,郑重的叩了三个头,起身便走。海枯斋斋主。

  青衣男子目视他远走,这才环视一周,淡淡道:“海枯斋全力支持李公子,不管公子开价多少,本斋愿一力支持。”他说罢对李道玄轻轻一拱手,转身就要回到屏风中。

  李道玄皱着眉上前一步:“先生请留步!“

  那青衣男子转头淡淡道:“李公子,太子和魏王都对你格外看重,你刚才好像并不在意呵,我这个土财主不过为君花了几个臭钱,你倒多心了。“

  李道玄被他一句话说得一愣,此人好灵巧的心思,但他立刻摇头道:“太子与魏王殿下爱重的不过是洛大少罢了,先生看来是那海枯斋中人,为何还要为李某出头?“

  青衣男子注目望着他,忽然叹道:“你这孩子倒对洛碧玑忠心的很啊,怕我这海枯斋中人借这个机会要挟洛家是不是?“

  他说着便笑了起来:“孩子,你想太多了,我今日真心是相助与你,与洛碧玑无关。“

  李道玄望着他年轻的面容,对这一口一个孩子实在有些不爽。那青衣男子却转身而去,只说道:“既然你不愿接受吾的心意,那王某便收回刚才的话就是了。”

  此刻所有人都望向了李道玄,李道玄到了这地步,干脆也不再去想其中缘由,洒然道:“那我就出六十万金好了!”

  拍卖主持人却不再迟疑,双手轻轻一拍,顷刻间就完成了这笔反转多次的交易。

  至此大厅中人才齐齐喘了一口气,一人低声问身边同伴:“这,这位就是海枯斋的斋主,好年轻啊!”

  他的同伴一直望着海枯斋主的屏风位置,嘿然道:“琅琊王,琅琊王,海枯斋这位王斋主有多大年龄我不知道,只记得家父说过,我祖父年轻时曾在琅琊郡见过他,那时他已然手握整个琅琊的财势啦。”

  那出声询问之人望了一眼同伴花白的胡子,伸伸舌头,再也不敢多问。

  李道玄牵着阿离,回归了座位之中,阿离裹着他的袍子,对她来说显得极为肥大的衣摆拖在了地上。小丫头却扯着李道玄笑嘻嘻嚷道:“大叔,咱们去吃肉……“

  三月初三之夜的夜殇拍卖会也在这最后的突变中落下了帷幕。那胡人主持者在圆台上笑道:“所有拍得之物,俱已准备好了,请拍得宝物的贵宾稍留一下。”

  于是那没有拍得宝物之人便开始慢慢离场了。许多心思灵活之辈都是先走到了李道玄屏风之前,寒暄几句这才离去。

  虽然今年宝物稀少,有些不美,但这些人今夜连看了几场好戏,也算多了几条酒宴上的谈资,俱都兴奋的走出了曼罗馆,这才低声交谈起来。

  整个大厅只剩下拍下宝物之人,自有几个胡人侍从上来,收取诸人的金子,并安排宝物送货。

  那主持者胡人擦了一把汗,亲自走到李道玄身边,笑道:“得再恭喜公子了,得名马拥美人。”

  李道玄只微微一笑,将怀中六十万金筹递了过去。

  那胡人接过了金子,再低声道:“李公子,咱们安诺大人在三楼等着,请您稍带片刻,还有重要事与公子商量。”

  李道玄微微一愣,还有什么事,但想到洛碧玑的嘱咐,点头道:“我有一位朋友在馆外,烦请派个人叫他过来,云梭马我自有安排。“

  那胡人笑道:“贵友也不是外人,以前常在商道上见面的老胡子嘛,公子请放心就是了。“

  这说话的功夫,阿离连打了个哈欠,歪躺在了毯子上,不多时呼哈呼哈的竟然睡了过去。

  黄胡子正捂着耳朵,难过的承受着莺哥燕语叽叽喳喳的噪音攻击。他们守在门口等得正着急,就看到一匹雪白的云梭骏马自馆中踏步走了出来。

  李道玄牵着白马,扶着马背上一个睡得正香的胡姬少女走到了他们面前。

  黄胡子望着马上的阿离,对着李道玄竖起了大拇指:“公子厉害,我正想着这女娃儿呢,您就给带出来了。“

  莺哥这会儿却咬起了嘴唇,忽然跳上了马车。

  燕语看着马上的阿离,转身问道:“姐姐,你做什么去啊。“

  莺哥在车中不冷不淡说道:“傻妹妹,没看到咱们公子又买了俏丫头,以后也不用咱们服侍了,咱们当然是回云裳小筑啊。“

  燕语立刻感受到了姐姐的羞恼,也是一跺脚,跳上了马车。

  李道玄将马儿交给黄胡子,低声道:“我还要耽搁会儿,劳烦胡子大哥先将她们送回云裳小筑。“

  黄胡子苦着脸指着马车:“两个就够老胡子受了,又来一个!“

  李道玄拍拍他的肩,宽慰几句,摇头笑着又回到了曼罗馆中。

  他随着那胡人走到了曼罗馆三楼之上,进了一间散发着胡杨木香的大屋子,抬头看了一眼便是一愣。

  屋中已坐了三个人,正首上座坐着那破衣破帽魏王李卫泰,这位破烂王爷正自闭目养神,却露着怪异的笑。他的腰部以下盖着一张薄毯,那毯子高高翘起,勾勒出一个曼妙的身姿。

  李道玄看着那整个身子缩在魏王腰下毯子中的女子身子一起一伏,不禁心中一阵恶寒,这位王爷也太放荡了,竟然在这厅堂之中玩起了这等勾当。

  但他的视线很快被下首陪坐的一个黑衫人吸引住了,这是一个光头男子,身材秀长,但更为吸引人的却是他那妖艳的面容。

  他有着胡人极深的轮廓,面容之中带着一种天然的阴柔,李道玄情不自禁拿他和游四郎比较起来,相对来说,黑衫男子在妖艳的面容下,更多了一分阴郁的气质。

  如果把游四郎比作花枝乱颤的美人,此人可以算作安静自开的妖男。

  妖男身旁坐着的就是刚才那位海枯斋斋主。两人之间还留着一个位子。

  那正享受着的魏王大手一拍毯子下吞吐正欢的女子,笑道:“好啦,洛家商号的李公子也来了,如此,咱们大唐三大财神算是凑齐了。“

  薄毯下的女人轻巧的为魏王殿下整好衣衫,披着毯子退了下去。

  魏王长舒一口气,指着那中间的座位笑道:“李先生,请坐啊,咱们都听听安诺会长要说些什么吧。“

  李道玄缓缓走过去,坐了下来,左首边的光头妖男便低声一笑,沙哑而又低沉的说道:“海枯斋有望仙阁,洛白鹰有云裳小筑,我们西域商会也有曼罗馆,为何他们能参加今年花朝节大会,而我西域商会不行,请魏王示下。“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李道玄已听洛碧玑说过此事,看来这和太子,魔宗关系深刻的西域商会真的打算分一杯花朝节之羹了。

  魏王坐正了身子,抿嘴一笑:“安诺会长,这你就可错了,花朝节乃是长安大节,谁也没有说西域商会不能参加。“

  妖艳的安诺会长望着魏王,摇头苦笑:“这话说的却是不错,但曼罗馆为争十二花仙名额,秘密准备的三位西域美人儿,一位被刺,一位失踪,还有一位却被魏王殿下收为了禁脔,现在每日每夜只想着为殿下吞云品箫,这又怎么说。“

  李道玄右首的海枯斋主咳嗽一声,忽然道:“那位楼兰美人是我海枯斋分号里一个小伙计失手刺伤的,王某管教不严,已将那伙计秘密处置了。“

  李道玄被这位海枯斋主不冷不淡的话吓了一跳,他竟然这样大方的承认了。

  妖男安诺会长却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斋主处事公正,安诺很是佩服。“他说完一双深邃的眼睛便望向了李道玄。

  李道玄不知他是何意,那魏王却笑了:“会长看他做甚,白鹰公子可没功夫理会你们,那位高昌公主如今正在太子东宫冷香院里,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安诺会长做恍然大悟状,有些羞涩的说道:“安诺真的不知有这回事,不过太子既然喜欢,也该跟我说一声的。“

  魏王啪的一声拍在身旁的软榻上,高声道:“陛下将花朝节之事交给了本王,本王自然要做好。安诺会长,你也别假惺惺玩这套了,本王早就知道了,那三位西域美女不过你拉出来的幌子,其实你真正的后手还藏着没露出来了吧。“

  李道玄已经隐隐明白了今夜聚会的意义,忽然对面前这位举止怪异的魏王生出了好感。

  安诺会长忍不住也笑了:“魏王说的不错,安诺手中还有一名美女,已得到了太子殿下的推荐,只是照规矩还需望仙阁和云裳院的两位点头,所以请各位过来,就是为此事。“

  海枯斋主立刻站了起来,笑道:“安诺,不管这女子是美是丑,王某都是绝对同意的,斋中事多,容我先告辞了。“

  他说完对李道玄拱手一礼,就这样走出了屋子。

  魏王侧耳静听那海枯斋主的脚步声,却什么都没有听到,忽然咧嘴一笑:“这老妖怪,可真有点儿意思。“

  安诺会长欢然道:“殿下说的是呢,我也觉得王斋主很是有趣。“

  他说着看了李道玄一眼,伸手轻轻拍了拍,不久便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一个窈窕的黑衣女子自门外走了进来。

  魏王单手托腮,兴致勃勃的问道:“这就是安诺你藏着的宝贝儿?太子推荐为樱花仙子的那位喽。“

  妖男安诺点头道:“正是此女。“

  李道玄忍不住侧头望去,只见那黑衣女子着黑纱,带着黑色斗笠,就连双手都笼在黑色袖子里。

  他只看了一眼就差点跳了起来,这熟悉的感觉,笼罩在黑纱中的身姿,不会错的!竟然是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