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56章 疑团怎消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莺哥死死的捂住妹妹的嘴,少女初潮的快感余韵还在全身肆虐,却惊得脸都白了。颤抖着身子拉起燕语,慌忙的逃向云裳小筑内。

  燕语被姐姐拉扯着,心中还是迷迷茫茫,但姐妹俩心灵相通,忽然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什么,口中低吟一声,双腿并在了一起,竟然一下停住了。

  燕语这才感受到了姐姐刚才的那种快感,一种难言的快感莫名在心中出现,两腿之间热热的潮潮的,恍惚之间,她的初潮也来了。燕语只得抱住姐姐的身子,口中呢喃问道:“姐姐啊,我好难受。”

  哗啦一声,一道身影拦在了两人身前。白小蛮又戴上了面纱,衣衫齐整的挡住了她们。

  此刻的她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淡,低头看了两姝一眼,待看到莺歌燕语双腿间的一块湿痕,不禁冷笑一声:“发情了么……”说罢双手一扯,一手一个拉住两个丫鬟,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茫茫深夜已然过去,天边一线白昼之光隐现,不知过了多久,那桃花坞的木屋中传来一声长长的低吟之声。

  李道玄恢复了意识,只觉体内一股阴郁之力流动不息,身子已能够活动,他吐气开声,吟叹完毕,立刻翻身而起。

  他茫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下身上只盖着一件薄衣,极为异样的感觉传遍全身。

  李道玄扯开那薄衣,却惊呆了,只见自己那丑物如玉龙冲天,高昂的怒立着,最为触目惊心的是龙枪上那一腔碧血。

  李道玄咽了口唾沫,努力回想起来,隐隐约约想起了一些碎片般的记忆,但昨夜昏迷中那女子是谁,他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李道玄急忙穿上了裤子,低头看着胸膛上那苍狗印记已经淡淡的看不清样子,就好像墨迹被洗了一般,只有淡淡的影子。

  他胯下长枪依旧跨立,顶着长裤,心中也是烦躁莫名。勉强镇定心神,开始探测体内丹海。

  丹海灵力充足,除了五元灵力,还流动着一股阴郁的粉红灵力,但那冥力却消失无踪了。

  李道玄立刻出了一头冷汗,这段时间,他已把冥力当做了自身的秘密法宝,如今竟然没了。

  他勉强压抑心中惊骇,试图运转灵力,这一运转之下,只觉全身一颤,全身都抽筋般的抽痛起来。

  他全身经脉寸断,灵力冲出丹海,触动了断裂的经脉,其痛楚可非语言能形容的。饶是以李道玄的坚忍,也不禁吼叫出声。

  木门砰然大开,洛碧玑怀抱白猫冲了进来,见到这种情况,面色一变,伸手抄起身旁的一块柴木,肥胖的手臂挥舞下来,一棍敲在李道玄的脑袋上,将他击晕了过去。

  李道玄两眼一翻,直直的躺倒在床上。

  洛碧玑喘了一口气,眉头紧皱,默默等待着。

  等李道玄再次醒来,也不敢在妄动灵力,摸了摸脑袋,再伸开双手看了一眼,低声叹道:“没想到我李道玄也有今天,竟然成了废人!“

  洛碧玑轻声道:“那也没有什么,最少你的丹海已经修补好了,日后还有机会重塑经脉的。“

  李道玄脑袋一片混乱,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在脑海回想了一遍,将所有惶恐压抑下来,转头望着洛碧玑:“洛少,如今我对你还有用么?“

  洛碧玑笑了:“有用,当然有用!“

  他抱着猫儿,低头看了一眼李道玄那挺立的下体,摇头道:“或者你可以去夜殇曼罗馆做那香男客儿,我听说长安贵妇们很是喜欢你这种类型呢。“

  香男客,那是长安地下花馆极为流行的,专为贵妇们服务的男子娼妓。

  李道玄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生气,只叹道:“洛少,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可别忘了。“

  洛碧玑盘腿坐下,沉声道:“有几件事我得告诉你。“他说着自怀里掏出最新的一本《白鹿经世注》,递了过去。

  李道玄接过这本专门记载帝国大事的本子,打开略看了几眼,忽然一拍手,对洛碧玑说道:“大少,你需立刻告诉秦国公,那秦烨还在崔园的地牢中。“

  洛碧玑微叹一声:“晚了,崔园已被东宫率卫团团围住,如今陛下隐居甘露寺,太子大权在手,咱们不能轻举妄动。“

  李道玄皱眉不再说话。

  洛碧玑摸着怀中猫儿的脖子,再说道:“不过咱们也不用发愁,秦国公上任京兆府尹,老将军与北司南衙各将领关系密切,整个帝国的防卫力量都是偏向于你的。萧狄大人为大理寺正卿,三司刑部这一块儿也是偏向了你。陛下将国师交给太子,但却把最为重要的两个位置这般处置,足见对你的爱护呵!“

  李道玄悚然而惊,脑海中闪过一道惊雷,自入长安以来一系列不寻常的事连结到了一起,他翻身跳起,望着洛碧玑沉声问道:“大少你这是什么意思?陛下为何要爱护我这个山野小民?还有我那母亲之事……“

  洛碧玑郑重的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步,转头道:“有些事不能说明白,这并非是故作深沉,只因这其中的关窍,我们都不能说,只能让陛下亲口告诉你。“

  他说到这里,忽然自怀里掏出一张黑色请柬,递给了李道玄:“你既然醒来了,也该出去活动活动了,这是西域商会,夜殇曼罗馆的一封请柬,约在今夜,邀请的是此次长安花朝节的幕后之人,还有长安豪贵,你便代我去一趟吧。”

  李道玄接过请柬,只见那是一张纯黑之色的金边纸,上绘有鲜红如血的曼陀罗花,这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下,还绘有一只驮着妖娆天女的雪白骆驼。

  他打开请柬,首先入目的却是一段《法华经》,其上写着的正是那‘摩诃曼珠沙华’经文。

  请柬上文字乃是胡文汉文平行而书,大意是请云裳小筑主人午夜子时去夜殇曼罗馆一会。

  李道玄握着请柬,摇头道:“洛少,道玄有很多事没有想明白,实在不想出去。”

  洛碧玑没有理会他,只自顾说道:“夜殇曼罗馆乃是西域胡商控制下的夜市花馆,往年花朝节他们并没有参加,但今年这次花朝节,他们可是活跃的很啊,上下沟通之下,已有消息传来,今年大会他们已经拿到了入会资格,只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选定参赛的花仙。”

  他说到这里笑了一声:“道玄啊,其实这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夜殇曼罗馆和西域商会早就投靠了太子。”

  他怀中猫儿的声音透着一丝诡异:“根据我的情报,这曼罗馆和西域商会与那逻些魔宗关系密切,这样就很清楚啦,逻些魔宗当然不会眼看着中土商会就这样拿下了两国之间这条重要商道啊。”

  洛碧玑说着走到李道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今夜三月初三,正是长安鬼市开场之时,你可以去见识一下,长安最有有名的地下夜市!”

  他怀中猫儿说完,又加了一句:“现在,天快亮了,你还是快去准备一下吧,还有你裤下这条大虫,自己想想法子吧。”

  猫儿说完,那洛碧玑却笑了一声,大袖一甩,转身走了出去。

  李道玄握着请柬,低头看着裤下犹自傲挺的丑物,不禁苦笑一声,想了想,自石床上摸出一件薄毯,围在了腰下,自走向了屋子。

  他回到自己屋子便将黑金请柬甩到了一边,转目看了一圈,还好莺歌燕语那两个丫头不在,想了想,伸头喊了两声,叫来一个小厮,吩咐他弄一个浴桶过来。

  “放些井中凉水,再取些冰块来。“李道玄吩咐清楚了,那小厮自去准备。

  他在屋中走了一圈,在床上找到了自己的袍子和内里贴身衣服,那袍子里滚落出了一只小木鼎,李道玄捡起来一看,却是在崔园地牢中那青衣男子留下的四脚小鼎。

  他放下小鼎,在内衣中摸出了那封折的好好的书信,秦国公那日取出的,娘亲亲笔所书的信。

  李道玄摩挲着这有些发黄的书信,心中疑团难解。

  他想了一会儿,一只大浴桶便被抬了进来,浴桶内冰凉的井水中,晃动着冰块。

  李道玄关紧房门,脱掉衣衫,缓缓爬进了浴桶之中,冰凉之水如冰刺一般蔓延全身,他龇牙咧嘴抽了几口气,闭上眼睛全身沉浸在木桶里。

  自从自己进入长安,好像自己身后就隐隐藏着一股莫名的势力,这股势力在暗中一直帮助着自己。

  秦国公,萧狄,这两个人是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暗中帮助自己的人,还有玉真公主那夜的奇怪言语。

  所有的线索交汇在李道玄脑海,他这些日子来,第一次认真的思考起来,思考起自己的身份。

  那名叫做叶倾城的女子,真的是自己的娘亲么?她亲手所书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连秦国公这等人物都好似她的家奴一般。

  他默然思考着,却毫无头绪,如今自己修为尽失,来长安要办的几件事似乎都陷入了一个怪圈中,这个怪圈周围环绕着各方势力。

  李道玄在冰水桶里暗叹了一声,吐出一串儿气泡,哗啦一声探出了脑袋,低头看那水中胯下的丑物依旧傲挺着,虽然全身冰凉,脑袋并无任何欲望。

  他忽然有些害怕起来,这莫非是中了什么奇毒不成。

  正自想着,屋门忽然被推开,白小蛮走了进来。

  李道玄大惊之下正要说话,白小蛮伸手甩出一绸方袍,盖住了李道玄露出的脑袋。

  李道玄眼中看不到东西,正要挣扎起来,那靠在浴桶两旁的手被牢牢按住。

  莺歌燕语一左一右将李道玄双手按在了浴桶两旁,白小蛮手中提着一柄琵琶,手指弹动,两根琴弦飞弹而出,一左一右刺入浴桶外围,困住了李道玄的双臂。

  李道玄头罩方袍,闷然做声不得,只听到白小蛮的声音缓缓说道:“欢喜禅力压住了你体内的冥力,阴阳不调之下,所有才有这阳气过胜之举,如今冥力压抑在隐秘之处。“

  她在李道玄耳边缓缓说道:“自今日起,每隔三日需要调度阴阳,公子你只得做那等徒浪子一般,笙歌不休了。“

  她轻言淡语,却说得李道玄心中惊慌,惊叫起来:“白姑娘你要做什么!“

  白小蛮环视两个正自低头害羞的丫头,低声道:“刚才我讲的,你们两个都明白了么?“

  莺歌燕语手捏衣角,羞声道:“婢子都明白了。“

  白小蛮放下琵琶,拿出一块火红的奇怪物事,看上去如红磷石头一般,轻轻投放到李道玄的浴桶之中。

  那红磷石头一入水中便发出嗤然之声,一股滚动的热气在水中蔓延开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