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洛碧玑满意的点点头,抱着猫儿走出了屋子,只留下暗光之中的白小蛮独自发呆。

  他走到桃花坞外,身影一闪便扶摇而起,肥大的身子轻轻自李道玄那屋外的窗户穿了进去。双脚落地寂静无声,抬头却愕然看到莺哥合身卧在李道玄身旁,双手揽着李道玄的脖子,正自深深亲吻着。

  而那燕语咬着手指,双手抱着李道玄****的胸膛,脸上红云遍布,鼻息喘喘!

  洛碧玑先是惊愕,继而大怒,重重一跺脚,两道气波自地上穿透而过,击中了两个春情初萌,正沉溺其中的少女。

  莺歌燕语齐齐低呼一声,被气波震得飞身弹起,重重的落到了地上。两人一骨碌爬起来,看到竟然是洛碧玑站在前面,吓得抱做一团,一句话也不敢说。

  洛碧玑手抚猫儿,咳嗽一声:“你们扶李公子去桃花坞中。“说罢盘腿坐下,猫儿再次沉声道:”再有下次,吾就送你们回掖庭冷宫,回去陪你们那疯婆娘亲去!“

  莺歌燕语齐齐颤声道:“大少,咱们再也不敢了。“

  洛碧玑一挥手,两姝眼圈儿红红的,小心翼翼的扶起了昏迷中的李道玄,搀抬着走出了屋子。

  她们一路将李道玄送到了桃花坞木屋中,屋中的白小蛮怅然良久才点头道:“莺哥燕语,你们俩出去看着门,没有我的允许,不得打扰我救治李公子,你们可懂了?“

  莺哥燕语老实了许多,低声答应了一声,便将李道玄扶到了床上,走出屋外紧紧关好了门。

  白小蛮望着床上的李道玄,在屋中静静站了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挥手熄了床前的红烛,木屋瞬时暗了下来。

  一缕月光自木屋窗缝中偷了进来,暗室明光如水,照在了李道玄苍白的脸上。

  白小蛮跨步走到了石床前,一只手撑在那还留着斑斑血迹冰冷的石头上,一手轻轻揉起了李道玄的眉间,口中低声念诵起那密宗的《大日如来欢喜真言》:“大圣自在天,乌摩女为妇。所生有三千子:其左千五百,昆那夜迎王为第一,行诸恶事……”

  她口中低诵之声渐渐自平淡转为缠绵,语声由生硬变作低咽,最后渐渐变作那天女侍奉恶欲明王的欢喜之声。

  随着念诵声,白小蛮踢掉了鞋子,白嫩的小脚如踏白莲,一步一升走上了冰冷石床。

  她口中念诵不停,发髻散开,长发飘摇着便甩去了头上面纱。

  轻纱飘落时,白小蛮已念诵到欢喜真言的最妙处,樱桃小口之中的诵念之声低声细语,如哭似嬉,喉头的缠绵声儿与鼻音缠在了一起。

  她这是运转了天莲心法,刻意调动了全身全心的****,由那个淡然自若的冰美人变作了热欲烧身的欢喜明妃!

  长发垂散也遮不住她星眸中闪烁的欲望,俏脸上就像喝醉了一般娇艳欲滴。

  密宗欢喜禅修之法的真意在于“空乐双运,以欲制欲”!欢喜经中有言“先以欲勾之,后令入佛智。”若要以欢喜禅修补李道玄的丹海,白小蛮必须先调动自己的欲望,继而挑动李道玄这尊明王的****。

  这欢喜禅修的最关键处,却是在合体后却要收回欲心,以大奉献勾起对方的所谓佛智,继而水乳交融,运转双方灵力交融,共同达到极乐之境,最后修补丹海完成。

  白小蛮也是第一次施展这密宗欢喜如来禅,不知为何,却是出奇的顺利。

  此刻她已准备的差不多了,便伸手自李道玄双胸上抚弄过,一手再次轻揉起他的眉心之间,另一只手却慢慢向下移动,解开了李道玄的下身衣裳。

  轻柔男子眉心的手指渐渐用力,那眉心之间被揉出了一粒红点。白小蛮俯身以舌尖顶住那红点,口中再呢喃诵读真言咒语,昏迷中的李道玄慢慢有了感觉,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白小蛮却知道,对方并未真的清醒,只是眉间泥丸穴被真言所激,本能醒过来而已。

  但她所需要的,就是对方的本能欲望!

  李道玄的下身衣裳被她灵巧的手指扯了下来,温暖潮湿的青葱五指颤抖的握住了一条软蛇。

  白小蛮再次调动全身欲望,心有灵犀活来用,下意识运转起那名动京师的琵琶手法,五指灵活舞动,真是低眉信手续续弹,轻拢慢捻抹复挑。

  李道玄痴睁着双目,本能意识被激发出来,口中哼了一声,下意识伸出双手抓向白小蛮。

  白小蛮左手食指点在李道玄的胸前,将被欲望惹动的男子推回了石床上,但觉右手五指内肿胀鼓起再难握住,便收了手挥琵琶的玲珑指法,手掌柔柔,换做了揉搓和面一般的巧劲儿。

  李道玄虽身处昏迷之中,但意识中的欲望渐渐达到了极限!

  白小蛮见前奏已成,放开了右手,左手狠狠压住口中赫赫做声的李道玄。她一边维持着天莲欲心,一边伸手解开了腰带,褪下了下裳绸裤。她的小手停了一下,略犹豫了一下,终于轻轻扯下了腰下最后的一道防御,一条绿绸内里小衣。

  她悠悠轻叹一声,左手继续压制着骚动不安的李道玄,口中诵出真言咒语做‘欢喜语密‘,右手单手结印契做‘欢喜身密‘。

  两密即成,她再低头俯视身下那俊俏的男子,心中欲望冲击之下,涌出了无限欢喜爱意,做出观想‘欢喜意密‘。

  这语密,身密,意密三密相合,欢喜吉祥,明王禅法便到了最为重要的一步。

  白小蛮脸上现出无限妩媚,双脚勾住李道玄的大腿,左手掌将男人整个身子拉了起来。

  李道玄的本能意识指挥下,下意识搂抱住面前女子的小蛮腰,面现欢喜之意。

  白小蛮端详如鱼篮观音,颤抖着双股向着李道玄大腿上缓缓坐了下去。

  她口中继续诵念真言道:“……扇那夜迎持善天下为第二修一切善利。此扇那夜迦王……为调和彼昆那夜迎恶行,同生一类,成兄弟夫妇,示现相抱同体之形,基本因缘……”

  诵念之中她已缓缓半蹲如坐白莲,眉间轻皱,痛呼几声,那真言差点也念不下去。她勉强抬起双股回旋转揉,再次痛呼一声,却是因为‘花径不曾缘客扫‘,此刻’春风难度玉门关‘.

  白小蛮双手支撑在李道玄的胸膛,压下体内灵力,细长的脖子低垂,红俏的脸儿低头俯视那亲密相接处,樱口轻启,吐出唾珠儿串串……

  此番借得春雨润玉龙,她再做欢喜禅法,终得拨开泥泞小径,****今始为君开……

  木屋外一直默默守护的莺哥燕语等了很久,看那明月已垂了桃花树梢,有些不耐烦起来。

  两人刚被洛碧玑教训过的小心劲儿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互视一眼,那莺哥儿便轻轻伸出手指,含在嘴中润湿了,在木屋纸窗上轻轻点开了一个洞,凑过去偷看了起来。

  燕语也学着她的样子,揉开了一个纸洞,凑了上去。

  此时月光自窗缝屋缝中,洒在了石床一角,两姝但见月光之中白小蛮双臂揽着李道玄的脖子,长发飞舞在脑后,身子起伏不停。

  燕语看了一会儿,再见白小蛮偎依在李道玄怀中,舌尖舔动男人的嘴唇,挑出了一丝银线,便有些好奇起来:白姐姐能学那绣娘抽丝呢,下次我也要和公子试试。

  她再看一会儿,也看不明白便觉得无聊起来。转头去看姐姐。却见莺哥嘴角弯弯,一丝口涎流了出来,双手紧紧捏着衣角,手指都捏红了,就连那双腿都扭结到一起,并得紧紧的。又奇怪起来:姐姐这是怎么了。

  此时屋内的白小蛮强行压住了欲望,体内天莲灵力借助无上欢喜之法流入李道玄丹海内,勾起他丹海内的灵力相合。

  她口中再吐真言,双手结成双喜印结,腰身扭动若风中之莲,衣衫下白嫩的双腿颤抖的一起一伏,那滚滚的灵元一点儿一点儿修补起李道玄的丹海。

  屋外正自无聊的燕语忽然抖动耳朵,推了一把姐姐:“白姐姐好像在唱小曲儿呢。”

  莺哥脸上艳红一片,双腿扭结着,柔媚的嗯了一声,却还是睁大眼睛死死的偷窥着屋内。

  白小蛮果然的诵念果然变作了小曲,缠绵不成调,身上动作越发急速起来,月光下飞舞的长发遮住了她的俏脸,欢喜禅的修补大道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候。

  李道玄体内的丹海五元灵力已被全部调动,和白小蛮冲入体内的灵元做着凤凰于飞般琴瑟和鸣之舞。

  丹海渐渐被修补完成,猛然两人的灵元合在一处,自丹海反冲向白小蛮的体内。

  这股纯厚的灵元一注一注的喷吐出来,白小蛮和李道玄齐齐发出了一声悠长的低吟!把那木屋外的燕语吓了一跳!

  她正要再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却见身旁的姐姐闷哼了一声,手指扯住了衣角,两腿一阵颤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燕语急忙扶住姐姐,只觉手上一阵潮湿,低头一看低声惊呼道:“姐姐,你怎么了,你,你怎么尿在身上……”

  她还没说完,就被莺哥死死的捂住了嘴。

  不多久那屋内传来白小蛮冷冷的声音:“你们两个死丫头还不快给我滚走!”她的声音嘶哑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恼羞之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