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嫡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刻意刁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四十九章刻意刁难

  众人有意无意的漂亮一眼慕轻歌之后,视线继而转向容珏,想看他如何回答。

  容珏在众目睽睽之下,淡淡应道:“儿孙会的。”

  会的……

  画晴郡主和雨眠郡主二人因为容珏这话,齐齐白了脸。

  虽然两人知道容珏和慕轻歌已经成婚,不可能没有过什么,但是,听到容珏亲口向太后承诺他会和慕轻歌延续后代,她们的心还是凉飕飕的。

  她们冷得几乎一点温度都没有

  会个屁!慕轻歌听到容珏的回答,暗暗磨牙。

  “嗯,珏儿话儿不多,但是每句话可都不会乱说。”太后看看慕轻歌,笑道:“哀家看四王妃气色好,也精神,起来珏儿对四王妃很是爱护啊。”

  太后还真能扯啊。

  慕轻歌呆了呆,很想反驳自己气色好完全是因为自己调制的药好,跟容珏这黑心鬼没一毛钱关系。

  皇后看看慕轻歌,不知想到了什么,淡淡的笑了一下。

  太后谆谆教导:“四王妃,珏王府大,事儿也多,夫妻之间要相互扶持,多为夫君着想。”

  慕轻歌眼睫毛颤动几下,应道:“是。”

  “好孩子。”太后道:“哀家这宫中冷清得很,要是得空,就多进宫来陪哀家坐坐。”话罢,挥挥手让慕轻歌回去原位坐好了。

  慕轻歌刚坐下来,抬眼便见蒯烈门阴测测的看了她一眼,嘴角斜翘。

  昨天蒯烈门中毒颇深,而且又是被她的回旋镖伤了才中毒的,这种伤口中毒,毒发挥作用非常快。所以,就算是蒯烈门这种对人下惯毒的人也很快便浑身无力了。

  不过,她想不到,那么深的伤口和解药给得他那么迟,今天他竟然还能这样安然无恙坐在她对面。

  虽然他脸色不怎么好看,而且他手臂和胸前明显有绑着白布条的痕迹,但是他精神倒不错。

  一看他,就知道他身上的毒已经清除得差不多了。

  不过,到底是谁治疗他的?

  毕竟,她知道,她昨天给的解药只能暂时保住蒯烈门的命而已,想要能够站起来活蹦乱跳,还要将他身上的毒素给清除!

  慕轻歌知道蒯烈风的毒功和药理非常厉害,蒯紫映也不差,不过,她分析过资料上蒯紫映研制出来的毒,以她的实力还解不了她研制的毒!

  蒯烈门昏迷了,总不能自己给自己解读,蒯紫映也解不了毒,那么,会给蒯烈门解毒的人就只有北陵御医和蒯烈风了。

  至于是蒯烈风还是北陵御医,这一点有待探究,因为关于北陵的资料,她只有北陵皇室的,其他都没有。

  蒯烈门问:“如果四王妃是四五岁的时候双目失明,前段时间眼睛才好,也就是说四王妃双目失明了十年是么?”

  慕轻歌不知他葫芦里买什么药,如实应道:“是。”

  蒯烈门闻言,勾唇有趣的笑了一下,“你眼睛是十年前就已经失明了,为什么前段时间才医治好?”

  话罢,不等慕轻歌说话,又问:“是因为没找大夫还是大夫医术不管用?”

  北陵医术好,毒功厉害,特别是在药理方面,北陵几乎是独占鳌头,整个大陆很多疑难杂症,或者棘手的病,在他们看来都是小问题。

  为此,北陵人在这方面特别的自豪,也……特别的看不起别国!

  而他后面这句话明显是在映射天启的人医术不行!毕竟,只要是有脑袋的人都知道慕轻歌出身不低,双目失明这样的重疾不可能没找大夫的!

  他后面这话一出来,太后宫殿一片沉静。

  蒯烈门好像没察觉,摸摸下巴追问:“不知是前者还是后者?”

  没有人喜欢自己国家被人小瞧,特别是一个国力不如他们的国家。

  皇后太后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起来。

  也有人义愤填膺的瞪着蒯烈门。

  慕轻歌则什么表情都没有,浅浅的抿着茶淡定应对:“两者都不是,只是天意如此。”

  慕轻歌没有答前者还是后者,答案出乎人意料,却让人惊喜。

  因为,无论是答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一个好的答案。

  容珏喝茶的动作顿了顿,眉头挑了一下。

  端木流月则暗暗朝慕轻歌竖起了大拇指,连太后都朝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过去。

  慕轻歌答得巧妙,太后便帮着引开话题,“哦?为何说天意?”

  慕轻歌捏着杯子,随意的瞎扯,“回太后,我命途多舛,失明之后爹爹到处求医,皆没有办法。

  后来,家里来了一位高人,经他指点,得知这是我命中一劫,这劫难度,需要十年之久来化尘。

  这位高人在走之前,给了爹爹几大包药,说十年之后让人将药煎给我喝了,双目便会复明。”

  众人信以为真,杨柏弦这1;148471591054062个老实人开口问:“四王妃也就是吃了高人留下来的要便好了?”

  “是的。”

  自己的刁难被人轻易化解,蒯烈门轻哼了一声。

  他根本不相信慕轻歌,不甘心的继续问:“所谓的劫,是什么劫?竟然要度十年之久?”

  慕轻歌道:“劫是指命中注定的厄运,是天机,天机自是不可泄露,当年高人也没有告诉我爹爹那是什么劫。”

  “至于这劫为何要度十年之久,我也解释不了给二王子听。只是天地一成一毁为一劫,很多劫的成与毁,自有天定,自有能窥天机之人才能解答得了。”

  “四王妃说得不错。”太后像是感触颇深的叹息了一句:“劫,从来皆是玄乎的。”

  话到这里,蒯烈门要是再在慕轻歌眼睛上面纠缠,就会显得太斤斤计较,太没风度了。

  他是一个聪明人,很懂得适可而止。

  不过,当他的眼睛扫到一侧坐在轮椅上一言不发的皇甫凌天的时候,一双眼睛便再次变得饶有趣味起来。

  他像是这时才看到皇甫凌天一般,扬声打招呼:“哟,原来天启的忠勇侯也在啊!”

  他话语很轻佻,并没有多少尊重,皇甫凌天冷冷清清的道:“本候人轻言微,北陵二王子注意不到本候也正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