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46章 九天十魔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在崔园仙人居的地牢里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个宽敞的地下明堂,比李道玄在云裳小筑的屋子大了三倍有余。地牢两侧墙壁点着数百盏银狐长明灯。

  他胸插长剑,四肢张开,却是被四枚大银钉挂在了一面墙壁上,身上贴满了昆仑符咒。

  李道玄俯视在银狐长明灯光中俯视地面,地上泛着一层荧光,竟是白玉为砖,红泥作图,绘满了九天十魔,地府群妖。

  李道玄看的不是那招摇妖娆的鬼怪们,他看的是正在地上奋力爬着的秦烨。

  秦烨两腿血肉模糊,双手掐在玉石砖上,瞪着一双充满杀意的眸子,正爬向自己,他是要来杀李道玄的。

  尽管曾经对这位红狮公子有些轻视之意,李道玄也被他锲而不舍的杀意所震动。

  钉在四肢上的银钉缓缓流过一道荧光,李道玄全身一麻,丹海也阵阵缩痛起来,但他咳嗽了一声,却还能说话。

  秦烨已经爬到他身边七尺左右,李道玄干哑着嗓子轻声道:“这时为何,不过是金水桥边一败而已,值得秦兄如此念念不忘么。”

  秦烨喘了一口气,咬牙嘶声道:“除了杀你,我还能做什么?”

  李道玄叹声道:“你还有一个关心你的老父亲,还有一个家。”

  秦烨惨笑起来,笑得全身颤抖,身子鱼跃而起,落到了李道玄的身前,伸手握住了还插在他胸前的长剑,丝毫不顾剑刃切开的血肉,握着剑尖向上慢慢拉动。

  李道玄闷哼一声,失去了丹海灵力的护持,即便是金刚六体重塑的肉身,此刻也无法抵御利刃切身。

  剑刃向上划开了一道口子,本来已经淤积的鲜血破开,但只流了一小股鲜血,就再次凝固起来。

  秦烨手上的血流的更多,痛苦之中也更有力,再次向上剖开了一道口子,咔的一声,长剑被李道玄的肋骨卡住了。

  秦烨狞笑一声,身子半跪起来,正要一鼓作气将李道玄剖腹开膛时,背后扑来一个娇小的人影。

  丑奴儿是用出了全身力气扑了过来,她刚从昏迷中醒来没多久,身子本就弱小,手边也无可用之物,这一扑之下,是以脑袋撞向了秦烨的后脑勺。

  哐的一声,李道玄在肉身撕扯的苦痛中看到了丑奴儿嘴咬长发,撞在了秦烨的身上。

  秦烨惨呼一声,不由自主的整个身子趴到了地上,握剑的手哗的一声被切断了四根手指。血肉模糊的拍到了地上,他本来就受了伤,此刻被这一撞之下,竟然晕了过去。

  丑奴儿刚才眼见李道玄遇险,冲动之下这猛烈的一撞,直撞得自己头晕眼花,但看到秦烨的惨状,低呼一声,却勉力爬起来,撕开裙角,为秦烨包扎起来。

  李道玄缓缓吐了一口气,虽然灵力无法使用,但悬浮的身子还能动作。

  他一咬牙,一缩腹部,身子向后猛烈的撞到了墙上,背后的剑柄被这股力量撞到了墙上,贯身的长剑冲破了血肉的阻压之力,向前穿透了他的胸膛,沧浪一声落到了地上。

  李道玄痛的吼了一声,身上一层汗浆冷嗖嗖的。

  丑奴儿刚刚为秦烨包扎好,又是一声惊呼,站起身子就要冲向李道玄。

  李道玄压抑住贯穿全身的剧痛,低吼一声:“不要过来!”

  他身上的昆仑符咒泛着明黄之光,砰然一声将冲过来的丑奴儿震得后退开去,狠狠的滚到了地上。

  李道玄急声道:“奴儿妹妹,你没事吧。”

  丑奴儿缓缓站了起来,望望他,忽然悲声道:“公子,奴儿没有本事,救不了你。“

  李道玄勉强鼓起笑容,温声道:“奴儿,不要紧的,我死不了,你,你不要乱动,我会想办法,一定救你出去。“

  丑奴儿望着他,忽然低下了头头:“公子你闯到这里来,是为了救奴儿么。奴儿不过是个丫鬟,你何必如此呢。“

  李道玄温柔望着她:“奴儿你是为救我姐姐才身陷敌手,便不为这个,就是那日望仙阁你帮了我一次,我也得拼命救你出去。“

  丑奴儿无声叹了一口气,低头不语。

  就在此时,一阵清脆的拍掌声传来,地牢入口闪过一道亮光,陈玉君拍着手缓缓走了下来,他穿着黑色大敞袍,****上胸膛,怪笑着走下来,摇头道:“好,好一个痴情丫鬟与多情公子的感人场面啊,这要写成曲子,又是一段坊间佳话呢。“

  李道玄闭上了眼睛,沉声道:“如今我已来了,放了丑奴儿和秦烨,某任你处置。“

  陈玉君摸着下巴缓缓走来,却不理会李道玄,走到了那昏迷过去的秦烨身边,一脚踏在了他断指残手上,用力搓动起来。

  秦烨嘶嚎一声,在这剧痛中清醒过来。

  陈玉君俯身望着他,以一种奇怪的神情打量着:“秦兄啊秦兄,我还真看错了你,原来秦兄虽然笨了一点,但还是挺有情义的嘛。“

  秦烨呸的一声啐了他一口,嘶声道:“秦某被方世麟所惑,上了你这狗贼的当,确实是笨了些,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么?堂堂昆仑弟子,如今却是半条畜生。“

  秦烨哈哈大笑着,以左手拍了拍陈玉君的那条麒麟骨腿。

  陈玉君脸上肌肉颤抖,脚下使出了灵力,将秦烨断指的右手踏成了薄薄的一片。

  秦烨痛的以头撞地。

  丑奴儿尖叫一声就扑了过来,被陈玉君一脚踢飞到地上,吐了一口血后全身颤抖起来。

  李道玄已经感受不到别的情绪,因为他需要冷静,必须冷静!

  尽管如此,一种难以压抑的愤怒在胸膛中燃烧,体内那几乎死去的冥力慢慢活动起来。

  陈玉君踢飞丑奴儿后,又狠狠跺了跺秦烨的手指,邪笑道:“好啊,原来这出戏码上得再加上一出浪子回头了,秦烨,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杀李道玄么,为何又帮起他来了。”

  秦烨右手抓住陈玉宇的麒麟兽腿,喘着粗气:“谁说我不杀他了,救奴儿是一回事,杀他是另一回事,至于你,秦某就算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陈玉君啧啧叹息,脚掌踩在了秦烨的右手上,微微用力之下发出喀嚓喀嚓的骨碎声:“这我倒不明白了,我是在帮你啊,你反倒恨起我来了。”

  秦烨咬牙嘶声道:“你,你帮我?不要一位秦某的眼睛真瞎了,我只问你一句,秦二叔是不是你杀的!”

  陈玉君微微一愣,抬起了脚,露出诧异的神色:“秦二是你老爹杀的,跟某有什么关系。”

  秦烨呜咽着惨笑起来:“二叔自小跟着我爹,视我爹为神明一般,若果然我爹狠下心要杀我,二叔就算不忍也不可能跑出来给我送信。”

  他笑声中带着苦涩:“你这狗贼根本就看错了秦烨,若我爹真要杀我,秦烨便挺着脖子任他老人家砍。爹爹手书的信我一看之下就明白了,那是他老人家要救我的命令啊!”

  他抬起了头,露出嘲笑:“陈玉君啊陈玉君,你用昆仑火符炸碎了三叔的五脏六腑,想伪装成我爹的霹雳混元印,但你别忘了,我秦烨再怎么不济,也是佛门华严宗子弟,修炼过十玄六相心法的。”

  秦烨一口气说到这里,那陈玉君已是狞笑着踏出了他的脖子,正要一脚扭断秦烨的脖子,地牢之上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秦烨不能杀!”

  陈玉君狞笑一声,不顾这声音阻拦,抬脚继续踏了下去。

  一道青影闪了过来,伸手横抓一下,陈玉君便被他抓住了后背,甩到了一旁。

  阮星逐左手伸展之下,陈玉君怀中的雨符便飞了出来,落到他手中。这位朝云殿的谋士脸色严峻不屑,低头看了一眼秦烨的惨状,摇头道:“玉君啊玉君,成大事者要有两种本领,一为吃的苦,二为吞的辱,你一不能吃苦,而不能吞辱,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陈玉君抖动身子,傲然一笑:“我为何要让你这病夫期望?不要以为在太子身边办事就了不起了。”

  阮星逐也不生气,身影一闪落到了陈玉君身前,伸掌一巴掌甩了过去。

  陈玉君毫无还手之力,对方手持雨符,一巴掌一巴掌的打了过来。自这地牢一角气定神闲的一巴掌一巴掌的甩了过去,打得陈玉君身子滴溜溜转动起来。

  良久,阮星逐才收了手,沉声道:“咱们太子爷最讨厌你这种刁蛮跋扈,做事不牢之人,日后你在太子爷身边办事,若是再犯了这一条,那可是找死,我今日看在玉琼的脸面上,调教你一番,日后办起事来,好好记着今日我说的话。”

  陈玉君捂着脸怒吼道:“阮星逐你疯了!我什么时候成了太子的人了……”

  阮星逐拍拍手掌,低垂眼皮缓声道:“从现在开始啊,你陈玉君就是太子的奴才了,太子有什么吩咐,你得好好办了,若有了差池,就要领罚.”

  陈玉君茫然之下,忍不住大笑起来:“我,我堂堂大将军之子,马上就要领子爵赏衔,昆仑国师乃是我师公,我为何要做什么太子的奴才。“

  阮星逐搓着手,歪头看着陈玉君,一直看到他笑不出来后才淡淡问道:“昆仑宗四十九条大宗规,八十一条小宗规,你犯了几条?“

  陈玉君愣住了,嘴唇蠕动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阮星逐伸出手掌,望着自己的手指继续道:“你不修道心耽于淫乐,驱使道观女修士,坏其道贞,没经过师门允许便接受了异宗灵器……共犯了十八条昆仑小宗规。“

  他说着语气愈发的严厉起来:“这些还是小过,但你枉杀无辜之人,交游魔宗杀手,残害佛门子弟,已是犯了昆仑山的三大宗规,如果连这些你还不觉得怕的话,如今你已经身陷魔道之中,昆仑道灵已灭,这可是昆仑山道宗第一大忌!“

  陈玉君像个孩子一样尖叫一声,捂着脸叫道:“你,你不要说了,我没有,我没有堕入魔道……“

  阮星逐身影晃到了他的身前,扯住他的发髻强迫他俯视白玉地面。

  只见已经被秦烨双手流出的鲜血侵染的地面上,那九天十魔,地府群妖的地画分外妖娆,便像活过来一般。

  那苍枯的十魔指尖,燃烧着火焰的地府妖怪口中,一面面圆圆的鬼镜忽然现了出来。

  每一面清晰的镜子中都映照出陈玉君此刻的模样!

  陈玉君看到了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袍子里的怪人,那人依稀是自己的模样,但头生双角,胸前燃烧着滚滚黑色冥火,发白的牙齿之间,一条红红的分叉的舌尖不住攒动,一双如黑石一般的瞳孔张得大大的,正在和自己对视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