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处于极度苦痛中的李道玄似乎已无法阻挡陈玉君的这一掌神霄惊天符。

  他只能在颤抖中勉力伸出握着拳头的右手,无力的挡在了陈玉君麒麟盾后那蓄势待发的神霄符前。

  陈玉君在盾后露出了笑意,掌控全局的控制欲让他在这一刻稍稍放松了一下。

  李道玄的右手拳头忽然伸开,露出了掌中的一枚冰符。那是他刚才以冰旋刃冻住的神霄五雷符。

  陈玉君露出惊慌之色,他已看出这个蜷缩着身子的李道玄竟然又是水元镜像所化,他想收手但已来不及。

  陈玉君的神霄惊天符与水元镜像手中的五雷符碰撞到一起。

  巨大的孔明灯前爆出五道如手臂般粗大的雷电,五道雷电如一只怪手,雷电怪手中的神霄惊天符金光乱射。

  这一刻神霄五雷玉书符中威力最大的两种符篆激发出更为强大的破坏力。

  这种破坏力笼罩了陈玉君和那孔明灯周边。

  李道玄在麒麟真气入体时就化出了水元镜像,本体却破入了孔明灯里。他在灯中扯动捆在灯前的丑奴儿,两人齐齐滚过了孔明灯中的火焰大铜柱,自背后的灯纸中逃了下去。

  李道玄抱着丑奴儿向下坠落,直到这个时候才喷出一口灵血,那是一口带着本源灵力的鲜血,他的丹海已被扎的千疮百孔。

  半空中的陈玉君却要一人承受两道神霄符的狂暴,他已来不及逃开神符爆炸的范围,只能狂吼一声,将整个身子藏在麒麟大盾下。

  金光如万星攒射,五雷若天龙吞吐,两股力量将半空中所有的孔明灯都引动起来,天上还剩下的十五道神霄五雷符集体再被引爆。

  李道玄看着天空雷电滚滚爆动,整个北苑在这一刻有如白昼一般,煞白的雷电光覆盖了一切,耳边轰雷之声大作,在短短一瞬后却变作了无限的安静。

  李道玄抱着丑奴儿落到地上,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已经没有灵力可以运转,丹海为抵抗麒麟真气已陷入停滞之中。虽然险胜陈玉君,他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雷声电光灿烂一瞬便消失无影,但整个崔园还笼罩在溃散的雷电灵力中。李道玄扶住丑奴儿,轻拍她的脸儿,丑奴儿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她还未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李道玄嘶声在她耳边吼道:“快走!”

  丑奴儿没有动,却睁大刚刚醒来的眼睛,惊恐的望着他的背后。

  一柄长剑刺穿了李道玄的背,穿透了他的胸膛。

  李道玄下意识伸手抓住长剑,剑尖距离身前丑奴儿不过半寸之遥。

  秦烨站在李道玄背后,咬牙挺动手中的长剑。

  李道玄手中的雨符爆出一团灵光,他面上五孔鲜血直流,却挥手向后,一掌印在秦烨胸前。

  这一掌本带着数十道木元荆棘刺,但在接触秦烨胸前时,木元荆棘刺忽然消失,只打得秦烨身子倒飞而去,滚到了碎石之中。

  李道玄松开握剑的手,身挂长剑伸手抹了一把脸,对那已经吓呆了的丑奴儿再说道:“快走,去云裳小筑。“

  他说罢运起剩余力量,将丑奴儿抛了出去。

  半空中一声怒吼声传来,全身冒着青烟,一身焦黑的陈玉君沉落下来,右腿麒麟青骨上闪着一团青光,青光中那腿骨化作了一只麒麟爪,自上而下穿破长天,抓向李道玄的头顶。

  李道玄身上衣衫破碎,满地皆是银光闪动的碎衣。他身子坐倒在地,已无抵抗之力。

  麒麟兽爪拍到了李道玄的头上,麒麟真力冒着青火烧遍了他的全身。李道玄****上身肌肤寸寸消融,血肉模糊中白骨顿现。

  这股力量太过强大,李道玄眼看就要魂飞魄散。就在此时,他背上的那心荒国师留下的八个金字浮出道道金光,金光化作一只大钟将他笼罩起来,麒麟真火立刻被金钟生生隔开。

  焦黑的陈玉君落到了他的面前,愤怒的看着金钟下的李道玄白骨缩回,肌肤重生,就连鲜血都在倒流回去。

  “不!“陈玉君咆哮,麒麟腿骨一下下踢到了那护卫李道玄的金钟上。

  “玉儿,停手吧。“一声断喝传来,琼华仙子慢慢自后走来,她走到陈玉君身前,伸手道:”雨符给我。“

  陈玉君喘息着,黑乎乎的脸转向了琼华仙子:“不行,我要亲手击败他,用我的力量!“

  琼华仙子摇头道:“玉儿,这时天荒寺的渺渺天钟罩,你破不了的,给我雨符。“

  陈玉君还是交出了雨符。琼华仙子拿着雨符,身子玄空,手中一道紫色符电拍向金钟,砰然一声,那金钟发出一声梵唱,现出一道裂痕。

  她再吸一口气,继续拍打金钟。

  不远处一个身影颤巍巍站了起来,秦烨吐了一口泥沙,看了看场中形势,悄悄的走向了崔园南边。

  他弯腰快速走着,不多时就在不远处的碎石里找到了正在爬动的丑奴儿。

  秦烨左右看了看,走过去抱起了丑奴儿。

  丑奴儿翻身挣扎,一口就咬住了他的手臂。

  秦烨闷哼一声,拉开她的脑袋,低声道:“奴儿,是我,你的秦大哥,我,我带你逃出去。“

  丑奴儿双目圆睁,惊诧的望着他。

  秦烨也不解释,抱着她就往外逃去,只走了几步,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两个窈窕的道姑现出身影,人人手执一柄长剑,带着嘲讽的笑意指着两人……

  此时崔园的清河堂中爆出一团金光碎片,那天荒寺的渺渺天钟罩终被打破。

  李道玄睁开眼睛,身上还穿着一柄长剑,他抬头望了一眼琼华母子,忽然抬手,将手中的雨符塞入嘴中,囫囵一下吞了下去,干哑的笑道:“昆仑宗果然喜欢以多欺少。”

  陈玉君蹒跚的走前一步,捏住他身上的剑尖,就要来个开膛破肚。但一只手拉住了他。

  琼华仙子眼中闪着莫名的神色:“玉儿,还不能杀他。”

  陈玉君瞪着眼珠子,咳嗽一声,嘶吼道:“为什么,难道娘你也开始害怕了?“

  琼华仙子握着雨符,缓缓道:“玉儿,先不要杀他,娘,娘得去问问师父,你不懂,连天荒寺国师都出手护着他,你不懂啊。“

  她说完手掌一翻,五道神符贴到了李道玄的胸前背后,继续缓声道:“玉儿,娘是为你好。我封住他的灵力丹海,先关起来,我这就去找师父去,会有结果的。“

  陈玉君一跺脚,转身就走。

  此时那押着秦烨丑奴儿的道姑堪堪赶来。

  琼华仙子望了秦烨一眼,摇头道:“全部关到地牢里。”

  崔园仙人居里,地牢入口大开,李道玄被五神符压住了丹海,被一名道姑提着发髻,连同秦烨丑奴儿一起,被送入了黑黝黝的牢中。

  破碎的清河堂中,李道玄那化作一地的云衫碎片在风中微微动了起来,银光闪烁的碎衣忽然粘结到一起,最后拼成了一只银鸽,呼啦啦振翅飞起,直奔南方洛府而去。

  银鸽飞起时,天色已微微发白,自长安北苑以南,那本来暗潮涌动的局势忽然激荡起来。

  此刻,长安北司十六卫中的千牛卫中郎将并金吾卫大将军正静静的站在鱼朝恩面前。

  鱼朝恩闭着的双目忽然睁开,沉声道:“南衙十二府禁军到底是谁在调动?”

  千牛卫中郎将附身道:“大人,南衙的骁骑、豹骑两府大军挡住了通往北苑的安礼,芳林两道大门。熊渠、射声、飞御三府大军围住了南大门出口,咱们北司十六卫没法动啊。”

  鱼朝恩大怒道:“这些我都知道,我是问到底是谁在调动禁军?太子么?他敢么?”

  千牛卫中郎将咽了口唾沫,低声道:“是杜相下的命令!“

  鱼朝恩哗的一声站了起来,要知道大唐的北司南衙的所有禁军,除了神策军双卫,御林军双府是由皇帝亲自指挥以外,其余禁军都需听从宰相的命令。

  那一只不做声的金吾卫大将军咳嗽一声:“大人,咱们十六卫已接到命令,护卫陛下和国师们去含元殿前祈福,此事,此事怕是陛下……”

  鱼朝恩一摆手,再问道:“东宫有什么动静?太子手下的十率宿卫可有调动?”

  两人一起摇头道:“太子殿下在太极宫设宴,代陛下做春日家宴,正宴请各位嫔妃王子呢。”

  鱼朝恩点点头:“你们各自回位,听从杜相调遣,有任何调动不需再来请示我了。”

  两人都是暗中松了一口气,齐声道:“遵令!“

  送走这两人后,鱼朝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勉强喝了一杯香茶定神,一个身影闪了进来,也不通报便急声道:“小高那边有消息了,朝云殿的人已经围住了崔园,大宗,咱们是不是要冲进去救人。“

  此人面白无须,脸上一枚青痔,正是当日在乐都杏花楼里和鱼朝恩下棋的那位观察使大人。

  鱼朝恩来回走了几步,咬牙道:“辅国,告诉高力士,立刻撤走。“

  青痔老人一呆:“大宗,朝云殿的人只会玩机关,咱们有把握的。“

  鱼朝恩苦笑道:“不是这个问题,辅国啊,你可知道南衙禁军是谁调动的?是杜玄风啊……“

  青痔老人身子一抖:“宰相大人,他若没有得到,得到陛下的命令,怎么敢……”

  鱼朝恩望着远处的含元殿缓缓道:“我要去见陛下,现在就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