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40章 承玄天子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洛碧玑慢慢越过那依然静止不动的和尚,自后院进了云裳小筑的大厅。

  云裳小筑大厅此刻站满了人,这个原本算是宽敞的大厅已经没有一丝空隙。

  云裳小筑所有的姑娘,小厮,鸨娘,甚至是龟公们都安静的站在大厅中。

  在这些人身后外围,东西南北四方各站着一个穿着白麻衣衫的冰冷男人,手中握着一柄粗陋的铁片小刀。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甚至连低微的咳嗽声都压抑住了,所以洛碧玑肥胖的身子走进来时,脚步声十分响亮。

  洛碧玑是大步走进来的,云裳小筑的人们都睁大了眼睛,他们是第一次看到洛大少步行走动,没有软床,没有随从,甚至连个丫鬟都没有。

  洛碧玑走上了楼梯,停住脚步,整了整衣衫,这才放慢脚步,轻轻的走向了李道玄所住的屋子。

  大厅中发出一声脆响,一个被震骇的姑娘晕了过去。

  洛碧玑走到了李道玄屋子门前,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才轻轻敲了敲门。

  屋门被轻轻拉开,萧狄站在门前望着他,那传说中的神目眸子如闪电般刺向了洛碧玑全身。

  洛碧玑全身放松,任那眸光在身上闪过。

  萧狄退了下去,鱼朝恩站在屋中一角看着他。

  洛碧玑扎了眨眼,鱼朝恩便站在了他身前,手掌也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沉声道:“回音虫,白玉障,天师五雷符……“

  洛碧玑袖子抖动,随着鱼朝恩报出的名字,将身上暗藏的一只金甲小虫,两对白玉壁,四道五雷符……一件件抛到了地上。

  地上很快堆满了十几件极品法宝灵器。

  鱼朝恩最后望向了他怀中的白猫儿。

  洛碧玑皱眉轻轻摇头。

  一个有些黯淡但充满威严的声音传来:“让他带着进来吧,那只猫还是朕赏给他的呢。“

  鱼朝恩便放了洛碧玑进来,退到了屋中一位男子身侧前方。

  那男子头戴翼善冠,以金花玉簪为饰,朱丝组带为缨,胸前垂白珠十二旒,着深青纁裳衣,衣上绘有日,月,星辰……等十二物。清瘦英俊的脸上带着笑意,略有些病态但精神极好。

  洛碧玑慢慢走进来,慢慢跪下,五体投地。

  那男子咳嗽一声,对身旁的鱼朝恩点点头道:“朝恩啊,你们都出去吧,秦兄还没到,你们去迎一下。“

  鱼朝恩低声道:“圣人陛下,奴下还是护卫在这儿的好,此地不比宫中,云珠禁制有些弱了。“

  大唐帝国的圣主,承玄大皇帝只摆了摆手,淡淡道:“有心荒国师在此,不会有事的,朕想和小洛单独聊聊。“

  鱼朝恩便望了那萧狄一眼,身影消失。

  萧狄没有动,他闭上眼睛,手中拽出一团丝绒锦棉,用力的塞进了耳朵里,然后走到门口盘腿坐下不动。

  承玄帝只摇摇头:“你这个萧四郎,还是往日的脾气。“他说完对洛碧玑一招手:”小洛,你起来吧。“

  洛碧玑抱着猫儿,起来了一半,身子还是跪着。

  承玄帝点头一笑:“那孩子要你去做什么事啊?“

  洛碧玑小心答道:”是龟兹刺客和白小蛮的事,其他未说什么。“

  承玄帝缓缓点了点头:“这么说来,莫相思和崔园之事那孩子还是要冒险自己去办喽。“

  洛碧玑不说话。

  承玄帝沉吟一会儿,缓缓再道:“既如此,你还是去把事办了吧,正好心荒佛师在此,白小蛮之事就交给佛师吧。“

  洛碧玑一咬牙,放开猫儿,自己开声说话道:“求赏!“

  承玄帝清瘦的脸上露出笑意:“小洛,朕赏你的东西还不够多么,你这次想要什么?“

  洛碧玑再次抱起了猫儿,正要回话,承玄天子却又说道:“要是花朝节的事,就算了吧,朕已经把这事交给了魏王泰儿去办啦,就不好插手了。“

  洛碧玑急忙俯拜,猫儿开口道:“臣所求之事并不是花朝节输赢,臣是想求陛下收回青璇手中的雨符。”他抬起头“臣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决不愿看着她为这一枚雨符左右为难,更怕她为了这雨符送了性命。”

  承玄皇帝脸上没了笑容:“此话何意?朕看重青璇的修为,所以赐她雨符,以护卫内城宫中,为何会左右为难,又怎会送了性命,谁敢!”

  洛碧玑咽了口唾沫,良久才道:“琼华仙子亲自登门,以昆仑山宗亲之情,求青璇借她雨符。为此事,妹妹最近都没心情练剑了。”

  承玄帝默不作声,慢慢问道:“此事背后可有崔妃出面?“

  洛碧玑打了个寒颤:“崔妃娘娘并未出面,臣可保证的。“

  承玄皇帝笑了:“这个事情朕要再想想。“

  两人说着话,那一直安坐不动的萧狄忽然咳嗽了一声。

  承玄皇帝望了他一眼:“是秦兄到了么,让他们都进来吧。“

  鱼朝恩带着秦国公就站在门口,秦国公一头红发乱糟糟的,一脸疲倦,似乎老了许多。

  他脱下甲胄,解下宝剑,大步走进来,面对天子二话不说,跪下就叩头,低声道:“臣有罪!”

  承玄帝抬手道:“秦兄啊,你跟朕起来讲话。”

  秦国公不起,依旧叩头不止!

  承玄帝大怒,脸上一阵潮红,咳嗽道:“你这头老狮子,这是在故意气朕么。”

  秦国公吓了一跳,急忙站了起来,低声道:“臣不敢!“

  承玄帝闭着眼睛沉思了一会儿,摇头道:“朕知你心中之苦,也确实委屈了你,秦烨那孩子只是年轻气盛,并不是死罪啊,听说你亲自下了格杀令,简直是胡闹!“

  秦国公低声道:“老臣可以再生一个儿子,但陛下不能再失去一个儿子了。“

  承玄帝低头不语,等了一会儿,才缓声道:“还到不了那一步。“

  他忽然转头对洛碧玑说道:“小洛啊,你回去宣朕的口谕,命洛青璇交出雨符,将这枚雨符送给秦兄吧。“

  站着的鱼朝恩眉毛一动,坐着的萧狄眼珠一转,只有那秦国公愕然道:“臣不要!“

  承玄帝对秦国公摇头道:“不是给你的,你拿着雨符,便亲手交给道玄那孩子吧,嗯,你明白了么?“

  秦国公摸着脑袋,当然是稀里糊涂。

  鱼朝恩伸手拉住秦国公就跪了下去,连声道:“吾皇圣明!“

  承玄帝站了起来,望着后院的方向,看了很久才轻声道:“朕先回去了,道玄那孩子的事还是朝恩来主持吧。“

  鱼朝恩膝行一步:“陛下,若少主去崔园……“

  承玄皇帝微微一笑:“去就去吧,他不是有雨符了么。“

  这位大唐天子就这样走了。

  洛碧玑快步走到门前,快速的将地上的法宝灵器收了起来,转身对秦国公道:“老秦啊,跟我走一趟吧,我现在一眼都不想看到那雨符了。”

  秦国公还在疑惑中,望着鱼朝恩道:“皇上为什么要我把雨符交给少主啊,这,这让洛小子直接给他不就得了。”

  鱼朝恩哼了一声:“老狮子,你到底想不想救秦烨那小子的命啊?”

  秦国公一跺脚:“这逆子已犯了天大的罪过,他,他竟然要杀少主,我,我怎么保他?如何保他啊!”他说着,两行苍泪滚滚而下,一直摇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烨儿毕竟是我秦家的独苗啊,我又怎么不想救他。那日下了格杀令后,还不是马上就派了秦老三去给他送信……“

  鱼朝恩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主子知道你的难处,这不才让你去给少主送那雨符,秦烨是得罪了少主,但在少主心目中,崔园和莫相思的事更为重要,你只要在送雨符之时,求一下少主,或者还能保住秦烨的一条命呢。“

  洛碧玑冷笑不语,但秦国公已经大笑起来,不住的拍着胸口:“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他笑完走到洛碧玑身边,拉起他就要走:“洛少,咱们赶快去那雨符,这就走。“

  洛碧玑眼珠一转,怀中猫儿开口道:“我自会取雨符给你,不过有件事还得您老出手帮忙啊。“

  秦国公心中高兴,拍着胸口道:“包在老子身上!“

  洛碧玑呵呵一笑:“先别说的这么快,这事啊,还得萧狄大人开口才行呢。“

  一直坐着的萧狄睁着白眼珠子,伸手指了指耳朵:“我听不到。“

  鱼朝恩扑哧一声,摇头道:“萧四郎啊萧四郎,你这可真是掩耳盗铃,听说你最近夜夜笙歌,足不出屋,内室闺中甜蜜的很啊,是不是脑子都坏掉了。洛少是要办那龟兹人之事,如今圣上都开口了,你直接交人就是了。“

  萧狄拽出耳朵里的丝棉,脸红的就像大宛葡萄酒,指着鱼朝恩只能说道:“阉货不懂!“

  洛碧玑慢慢退了出去,在门口忽然说了一句:“鱼公公懂的,很懂的,人家可是在乐都看了十年的风月好戏呵。“

  鱼朝恩摸着没有胡子的下巴,叹道:“洛碧玑你知道的太多了,就不怕咱们密奏一本,嗯?“

  洛碧玑已经走远,依稀传来他怀中猫儿的声音:“这句话是太子殿下说的!”

  屋中三人立时没了笑容,互望一眼,都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洛碧玑抱着肥猫,走向了后院那位佛宗国师,天荒寺的心荒和尚。他的嘴角露出了笑意,不管怎么说,今日给那位太子殿下栽了一赃,也算意外之喜了。

  此时,桃花坞屋中的李道玄依旧沉浸在昏睡中。他自然不知,长安这个乱局中的主动权,已经压倒性的握到了他的手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