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39章 桃花一和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世麟还在昏迷中,以他的体质能在子午端阳五毒阵中支撑这么久,其实还是因为李道玄对于这五毒蛊的了解太浅。

  按古方来说,中了一般的五虫毒只需按五熏之术便可解之。这五熏即五辛:指蒜、葱、兴渠、韭、薤。

  但方世麟中的是李道玄以西苗蛊术操纵的五毒蛊虫,如今是二月雨水气节,已近三月惊蛰,正是五毒虫物苏醒之时。旺盛的毒虫也导致了方世麟体内的五毒相互中和冲突,使得这蛊虫毒素没有立即发作。

  李道玄伸手运转端阳蛊术中的引虫之法,抬掌间又自方世麟嘴中逼出了一对儿小蝎子,这样只用了一炷香时间,那方世麟终于缓缓的醒了过来。

  他头脑热胀,全身发麻,但还是看到了站在床前的李道玄,嘴中呜咽一声:“你……”

  李道玄冷声接道:“不错,正是我,这里是方府你家,此屋三丈方圆已无你的人,我抬手间便可要了你的命,方兄还是安静点好。“

  方世麟趴在床前呕声大作,李道玄皱眉退了一步,一股冥力探入他体内。

  方世麟吐完后,张嘴就要呼喊救命,便被两只还带着血丝的土蝎子夹住了嘴唇。

  李道玄低声道:“今日我不杀你,我问你,昨夜暗杀李某,是谁的主意,又是谁参与了?“

  方世麟哆嗦了一下,忍着恶心,呜咽几声,那蝎子放开了毒钳,便听到他嘶哑道:“给爷爷个痛快,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李道玄微笑起来:“方兄,曾经有个人对我说,这世间最可怕并不是死亡,我原来一直不解其意,今日见到方兄,忽然有些明白了。“

  方世麟眼中露出了绝望之色,但他还抱着那一点儿侥幸心理:“这里是我方家,你杀了我也逃不掉的。“

  李道玄手指轻弹,一堆毒虫涌上方世麟的喉咙,再次堵住了他的嘴巴。

  李道玄抓起方世麟的右手,望着那刚刚消肿不久,还有些褶皱的手掌,伸手扭住了他的大拇指,淡淡道:“我不会杀你的!“

  手中用力,方世麟的大拇指发出骨碎之声,被他慢慢的扭断再扭断。

  方世麟全身发麻,但那神经感觉愈发敏捷,像筛子般抖动身躯,嘴角流出了一股儿白沫。

  李道玄只扭断了他一根手指,他就全招了:“陈,陈玉君!是,是他出的主意。“

  李道玄脸上阴沉下来,再问道:“你们的人偷袭相思姐姐的马车,是要捉到何处去?“

  方世麟眼角带血,无力道:“送,送到琼华仙子的崔园里。“

  李道玄呼了一口气,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碧桃母子的大仇和诸般事端,原来最后还是这昆仑宗的琼花仙子在搞鬼。

  他慢慢将方世麟的手指扭转过来,再运起了子午端阳蛊术。

  那两只一直伫在方世麟两腮旁的小蝎子慢慢变了颜色,被他的蛊术炼制成一对儿生死蛊。不一会儿,一黑一白两只蝎子耀武扬威的在方世麟脸上爬动着。

  李道玄一甩袖子,那白蝎子便卷到了袖中,黑蝎子却慢慢爬入方世麟的嘴里。方世麟身子还是不能动,眼睁睁看着那蝎子进入嘴中。

  李道玄以手指隔袖摸着那白色蝎子。

  方世麟感受到肚子里一只蛊虫乱走,嘶哑的低呼道:“不,不要杀我,我可以为你做事,我可以去找秦烨,去找陈玉君,帮你探问消息。”

  方世麟是真心的,李道玄可以感受到。他的话也很有诱惑力,有了这个内应,陈玉君秦烨的动向就能掌握在自己手里。

  但李道玄连想也不想就说道:“不必了,你的死活不在我手里,而在常随的手里。你不需求我,要求就求那九泉下的虞子期吧!“

  他说完,伸手一掌拍晕还要哀求的方世麟,起身缓缓走出了屋子。

  在布幔外等的坐立不安的方夫人隔着布幔大声问道:“先,先生,麟儿怎么样了。“

  李道玄掀开布幔微笑道:“夫人放心,只需修养几日,方公子就没事了。“

  方夫人哎哟一声,身子向后仰倒,两个丫鬟吓的急忙揽住了她。

  好一会儿方夫人才醒转过来,先念了几句佛,然后颤巍巍的就要给李道玄跪下。

  李道玄心中一叹,身子一闪,闪到了方夫人侧后,犹豫了一下,摇头道:“道玄只能救方公子这一劫,日后生死,便顾不得了。“

  方夫人哪里能听出他隐含的意思,只高兴的拍手道:“先生救了麟儿,便如救了我全家,您,您要什么,我定不会亏了先生。“

  但李道玄此时的身影已闪到了大门口,一声不发便出了方府。

  皇城方府之前,一辆贴着白鹰家标的云裳院马车正停在门口,莺哥掀开车帘大声道:“公子,快上来,洛少正在云裳院等您呢。”

  李道玄抖抖身上的云衫,坐上了马车,莺哥燕语捂着鼻子皱眉道:“公子,你身上好臭。”

  李道玄低声问道:“白姑娘怎么样了?”

  莺歌燕语一起摇头:“我们不知道,洛少说交给他办就好了。但他要立刻见您。”

  李道玄摸着身上洛府绣娘亲手缝制的衣衫,恍有所悟。

  车型粼粼,不久就回到了云裳小院,李道玄正要下车,莺哥燕语一起道:“洛少在桃花坞中,公子不必下车,咱们直接进去。”

  李道玄一愣,掀开车帘一看,只见午后的云裳小筑门前一辆车都没有,也没有看到一个闲人。

  他眼睛一缩,因为这空旷的云裳楼前,充满了紧迫的压力,虽然没有一个人,但好像到处都是人。

  车子转了一个圈,自后门进了云裳小筑,李道玄看到那平康坊门被缓缓关闭。

  安静肃杀的气息中,整个云裳小筑后院里也是空无一人。

  直到马车停在了桃花坞前,李道玄还未下车,便感到一股灵力涌动过来,这灵力与往日所接触的任何一种灵力都不同,沛然磅礴又安静深沉,仿佛充塞了整个天地之间,带着一种遥远的梵音鸣唱之感。

  灵力扫过了马车中的三人,便消失不见。

  李道玄缓缓走下马车,看到那桃花树下,一个光头和尚背对自己而立。

  那和尚站在两棵桃花树间,以其为圆心,周边一丈范围内的桃花树变得异常安静。便有春风吹过,其他花树之枝叶都是微微晃动,花瓣纷飞。而这和尚周边的桃花树纹丝不动,就连枝上桃花也安静不动。以李道玄看来,就仿佛他身边的花树都凝固了。

  李道玄仔细认真的看着和尚身边的桃花树,看着那其中一棵花树上的一朵花瓣,那桃花一瓣之上,正有一滴露水。花瓣是绽开的,露水粘在花瓣下方,诡异的凝固不动,就连午后散入的阳光都忽略了这花瓣露珠。

  桃花坞中传来一声洛碧玑的咳嗽。

  莺哥燕语坐在车上,竟然没有随他下车,安静的比长安最守礼节的闺秀还要文雅。

  李道玄转身走入了桃花坞的木屋。

  洛碧玑抱着白猫,坐在地上,看着李道玄进来,以猫儿代言道:“你不要问,我不会说。“

  李道玄走到石床上坐下,不再说话。

  洛碧玑缓缓道:“最近几天,你做了不少事。“

  李道玄继续默然。

  洛碧玑继续道:“你做的事不是在帮我,是在给我找麻烦。“

  李道玄摸着身上衣衫忽然插口道:“你是靠着这云衫才知道我身在方府吧。“

  洛碧玑皱眉:“我若不相信你,大可随意在你身上设置机关,你这衣衫确是我的一片心意,也是绣娘的一片心意。你在方府这事是玉真告诉我的。“

  李道玄急忙问道:“那白姑娘的伤势?“

  洛碧玑抱着白猫低下了头,良久猫儿才说道:“李道玄,我是不是看错你了。”

  李道玄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再问道:“白姑娘的伤势如何?”

  洛碧玑抬起了头,却没有去看李道玄,只望向了那屋外和尚所站的方向,眸子间罕见的露出了后悔的表情:“李道玄,我后悔了,收留你这笔生意是赔大了。”

  李道玄无言以对。

  洛碧玑站了起来:“但我还得留着你,我已经答应了那人的要求,我可以尽全部力量帮你做两件事,只帮你做两件事。至于做什么事,你来选。”

  李道玄惊诧的望着他,忽然觉得全身有些发冷,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身边充满了一股不明的暗流。

  李道玄有很多事要做,随着长安这局势的变化,他已经被拖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到如今不但原本打算的事都没做好,又多出了许多事端。

  他从洛碧玑的话中听到了一个讯息,自己在长安所作所为,似乎都被一双无形的眼睛看着,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罩着。

  洛碧玑在等着。

  良久李道玄出了一口气:“请大少救治白姑娘。”

  洛碧玑点头道:“好!今晚过后白小蛮就可恢复原样。”

  李道玄低声再道:“萧狄大人保护的那一对儿龟兹刺客……”

  洛碧玑再次点头:“三日内,龟兹人就能安然无恙的送到这云裳小筑。”

  李道玄抬头:“洛少,你为何要如此做?!”

  洛碧玑走向了门口,屋门轻轻的自动打开,他踏出一步,回头道:“云裳小筑还是你的,莲生也是你的,鱼玄机我也替你养着,但只求你一件事。“

  李道玄愕然问道:“何事?”

  洛碧玑笑了,怀中猫儿轻轻开口:“我什么时候想到,什么时候再会告诉你的。”

  他走了出去,屋门缓缓闭上。

  李道玄立刻走到门口,伸手去拉屋门,那门丝毫不动。他要运转冥力,体内毫无感觉,震骇之下还未说话,便听到一个清晰而又浑厚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咦!金刚六体神通!没想到尔竟与我佛宗有这等缘分!”

  李道玄还未说话,耳边一阵梵音响起,昏然间便晕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