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问清了方府的位置,正在这秦府不远处。

  他冷笑一声,立即走向了方府,昨夜方世麟中了他子午端阳蛊的五毒虫阵,如果此时在府中,恐怕也是半死不活的,但找不到秦烨,只能去找这小子问清楚丑奴儿的下落了。

  他刚走不久,秦府角落踱出了一直藏着的高力士。

  高力士脸上阴晴不定,自言自语道:“牵一发而动全身,鱼大人这件事做的未免太糊涂了,李道玄现在就像长安暗流中的一股洪水一般,古人治水尚要疏导,鱼大人只用这堵塞之法,恐怕李道玄这股洪水真的要肆虐长安了。”

  此刻的吏部尚书方府已经乱作了一团,后院女眷居住之处已是鸡飞狗跳一般,方夫人跪在儿子身旁不住的念佛,方世麟昏迷不醒不说,方夫人已经昏过去了好几次。

  管家奴仆都是慌乱的四处走动,也不知该忙些什么,但这个时候又不能站着。

  方夫人念了一段大慈大悲咒,勉强振作了精神,无力的问道:“老爷呢,老爷怎么还不来,他是要看着麟儿就这样死了么,去,去请国师来就这么难么。”

  方府大管家赔笑上前一步:“夫人,老爷正和户礼各部的大人们仪事,已经着人去请太医了。”

  方夫人脸上现出一股红潮,反而有了些力气,站了起来怒声道:“麟儿这个样子,那是大夫们能看好的么?这,这可是遭了修士的毒手啊,我,我这就去见方玉伯去!”

  大管家阻拦不住方夫人,急的一跺脚:“快,快扶着夫人!”说罢使了一个眼色,一个机灵的小厮急忙跳起来,飞奔出内院,直奔外院而去。

  外院书房,方玉伯正拧着眉头看着手中的文书,他的两侧做着几个同样愁眉不展的官员。

  方玉伯轻轻拍着面前的玉案,忽然摇头道:“国公大人这些年已经不再理事,圣上这道旨意下的怪,杜相办起来又是如此雷厉风行,真是让人想不明白啊。”

  下首一个绯色官袍的中年人咳嗽一声:“方相,以属下看来,此次皇上忽然动怒,发了这道软禁国公全家的旨意,不像是一时之怒,反而,反而像事先就安排好的。“

  方玉伯哦了一声,却不说话,另有一个紫袍官员大声道:“崔二郎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这事明显的很那,根本就是国公大人和皇上演的一出双簧戏了,我就是奇怪,国公为何不告知我等一声。“

  方玉伯轻拍书案一声:“不管是真是假,国公既然不告诉咱们,自有他的道理,今日我叫大家来,其实不是为这事,而是商量一下联名上书,为萧狄大人求求情,大理寺少不了这位萧四郎呵。“

  那绯色官袍中年人微微一笑:“此事还真不需咱们动作了,方相可能不知道,大理寺正卿寺判张大人已准备退了,如果属下的消息不错,萧狄大人这就要高升了。“

  诸人包括方玉伯都是诧异的望着这个崔二郎。

  穿着绯色官袍的崔二郎嘿然一笑:“诸位大人不要怀疑,这个消息是家姐亲口告诉我的,绝不会有错!“

  原来是崔贵妃传出来的消息,几个人都是暗暗点头。

  这时那坐在书房最远处,一个一直不说话的年轻官员忽然问道:“诸位大人可听过李道玄这个人?“

  方玉伯第一个点头道:“听说过,似乎最近在长安很是有名,塞外来的一个游侠儿吧。“

  那年轻官员摇头道:“方相你错了,据属下的得到的消息,这次萧狄大人被太子贬斥,秦老国公全家被软禁,都和这个李道玄有关系。甚至,甚至连那芙蓉园的玉真公主似乎都和此人有些关联。“

  在座几人都是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个年轻官员。但他们都了解此人深沉木讷,从不会胡乱说话,这年轻官员如今正在监察院任御史,掌长安风闻观察之责,不由得他们不信。

  那年轻的监察御史低头抿了一口茶,再抬起头时已经露出了一种带着惧意的神情:“诸位大人可曾留意,那个年前一直在长安各处传播的秘闻消息,如今已经销声匿迹了。”

  那绯色官服的崔二郎立刻站了起来,低声道:“你怎敢再说此事!”

  年轻的御史默然不动,只淡淡说道:“二郎不要激动,如今还有更离奇的说法呢,属下就敞开说了,长安曾经秘传的那位流落民间的九皇子殿下,正是那位牵扯住了整个长安的塞外少年李道玄!”

  咔嚓一声,方玉伯手掌捏断了一支粗豪大笔,还未说话,书房门外传来一个小厮的急报声:“大人不好了!夫人过来了。”

  方玉伯愕然一愣,就听啪的一声惨叫,那报警的小厮似乎被打了一耳光,书房门大开,方夫人颤巍巍走了进来。

  夫妻两个一对眼,方玉伯情不自禁缩了下脖子。

  方夫人叉着腰先客气的对在座官员福了一礼,然后指着方玉伯的鼻子怒声道:“老货,你给我过来!”

  几位书房的官员都是尴尬的站起来,忙不迭的告辞而去。

  人走光后,方玉伯那阴沉的脸立刻绽放,小心的问道:“夫人何事如此着急啊。”

  方夫人喘了一口气还未说话,又一个青衣小厮滚爬着自外赶来,口中高呼道:“老爷,老爷,门,门口有位高人说能治好咱们少爷,他,他……”

  小厮走到门口一眼就望到了书房里剑拔弩张的场景,那冲口而出的声音嘎然而止。

  方玉伯暗道一声来的好,也摆起了架子,对方夫人淡淡道:“夫人,麟儿不过是中了毒,何用劳烦国师出手,这不,本官已在长安悬赏万金,这就有人来治了。”

  方夫人冷哼一声,便不再理会他,转身望着那小厮,急切道:“如何,那位高人可有几分本事?“

  那小厮喘息着说道:“那位高人是个少年人,看起来倒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他可是一口就把咱们少爷的症状说出来了,还说可保证能治好的。“

  方夫人大喜道:“那还不快请进来。“她说完又摆手道:”不,你带我过去,我亲自去迎。“

  方玉伯对自己儿子的伤情自然也是很关注的,忙接了一句:“夫人不必着急,长安城中仙流道门高士甚多,就算这位先生治不好,某也能请来更厉害的。“

  方夫人一听更是生气,啐了一口:“老货说的真好,为何到现在还没见一个仙门修士来?你往日吹嘘的那些修士们呢?“

  方玉伯被这老婆狮吼了几十年,就在众奴仆面前都习惯了,只讪笑一声:“这不是国公出事了,一时没抽出空来。”

  但方夫人已经扶着丫鬟走了出去,口中还怒道:“我还不知道,老货心里想的就是升官发财,国公出事,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诸位奴仆都是战战兢兢的跟着夫人,大气不敢出一声,一起走向大门口。

  李道玄站在门口远远的看到了丫鬟奴仆簇拥着一位贵妇人快步走来,他忽然叹了一口气,方世麟虽然是个坏种,但还是有一位好母亲的,竟然亲自出来迎接自己这个高人了。

  他走上前去,对那气喘吁吁的贵妇人行了一礼,轻声道:“云山修士有缘到此,夫人什么话也不要说了,救人要紧。”

  方夫人心惦爱子伤情,也收了客气,坚毅道:“先生随我来,只要能治好麟儿,就算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李道玄笑道:“严重了,某有十足把握可以治好方公子。”

  他说着便随着方夫人一路走向内院。

  方世麟躺在夫人的大屋里,全身浮肿起来,整张脸如猪头一般,更有一个鼓起的小包在肚腹间游动,看起来甚为恐怖。

  李道玄跟着夫人走进屋子,他故意皱起眉头,先高呼了一声:“好厉害,好厉害!”

  方夫人吓得脚下一软,急声问道:“先,先生,如何是好?”

  李道玄来回走了几步,这才深沉道:“夫人,公子中的乃是西苗蛊术,这可不是一般毒物。“

  自方世麟被几个神秘人扔到府门口,方夫人已经找了府医,名医,甚至请了一位太医署高人看了一遍。

  众大夫异口同声:公子中的是蛊术之毒,非普通医术能治好的,只能请有大法力的修士才有法子。

  所以李道玄一口说出了西苗蛊术后,方夫人反而精神一振,只问道:“先生可有把握!“

  李道玄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下,才点点头:“可以治好,但我有一个要求。“

  方夫人立时道:“先生请说。“

  李道玄睁开眼:“某在治疗这蛊术时,屋中不能留人,夫人也必须出去。还需在此屋周围三丈处设布幔围住这屋子,公子体内积满了五毒虫物,这些毒物如今还在体内游动,一旦受到惊扰便会钻到公子体内,那时可就真的没救了。“

  方夫人张了张嘴,一时却说不出话来,面上露出犹豫之色:“先生,我能不能留下来看着,这,我定然不会乱动的。“

  李道玄叹了一口气,大步走到方世麟身边,轻轻运转子午端阳蛊法,按在了方世麟肚腹上那还在游动的肿块上,然后慢慢向着他头部移动。

  只听咕咕声不绝,受到冥力蛊术指挥的那一只蟾蜍慢慢游到了方世麟的嘴边。

  方世麟全身抖动起来,闷哼一声,忽然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那只蟾蜍带着血迹粘液啪的一声落到了床前,轻轻一跳,消失不见。

  方夫人捂着嘴,身子一软差点晕倒,那围观的奴仆们个个脸现异色,有一个小丫鬟已经忍不住奔出屋外吐了起来。

  李道玄冷笑一声,再淡淡道:“夫人以为如何。“

  方夫人至此再无疑问,勉强站住身子,对身旁的丫鬟奴婢急速说道:“快,快按先生的意思去办,扶我,扶我到屋外去。“

  李道玄站在方世麟身前等着,那方府奴仆全体出动,不多时就把整间屋子围在了布幔中。

  李道玄等所有人都退到布幔外,才轻轻挥手,将屋门紧闭。

  他望着依旧昏迷不醒的方世麟,露出了笑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