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死天道 第二章 直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在随后的三天里,林萧一直停留在房间里,开始不断的尝试和熟悉着并悄悄的练习着自己的特殊能力。

    而经过这三天的练习,林萧也已经几乎可以掌控了这种力量,他将这种能力取名为“直死”,寓意就是他可以看清事物的死亡。

    当他集中精神时就可以看到事物上嘈杂斑驳的线条,如果不集中精神那看起来像是随时可以崩坏的线条就不会在他的眼中出现,也不会对他造成影响,而事物上那纵横交错的线条,则被林萧暂时称之为“死线”

    对于“死线”,林萧也有了属于他的独特理解,一切万物皆有诞生的根源,死线正是连接着诞生根源和终结的线,唯有经历了死亡,理解了死亡才能够看到事物上的“死线”

    对于重获新生的林萧,没有什么人比他更能理解死亡的意义了。

    在林萧的试验中,死线没有软硬之分,无论多么坚硬的东西,他都可以沿着死线刺进去,而用匕首和剑类的武器则可以沿着死线切割下去陷的更深。也就是说,他集中精神就可以看到敌人身上的“死线”,如果沿着“死线”刺下去就可以无视敌人的防御。

    如果被他沿着死线切割下来,那么这种事物的存在就会立即死去无法复原。就好比一个人的手臂被他沿着死线一剑砍了下来。就算是拥有着强大治愈能力的魔力法决也无法恢复他的手臂。

    因为他手臂的根源已经被斩断了,所以自然无法复原。

    虽然“直死”的攻击性很强大,对一切事物都能够造成大量的伤害。但林萧发现,如果敌人的速度够快,就可以躲开他的攻击,不被他切到的死线的话,那这种能力便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直死”虽然强大,但也比较依赖着自身的实力。

    “一次死亡,意外之下获得了看穿生死的能力,值了!”

    在初步了解到了自身的天赋时,林萧的心情变得前所未有的畅快起来。虽然“直死”很依赖自己的能力,但也属于一种非常逆天的天赋。

    “有了这种能力,就算对上感应境强者,我也能对他造成大量的伤害。”

    林萧满意的笑了笑,将试验用的匕首给藏在了宽大的黑色长袍里。而后攥紧了拳头,对着空气一拳击出。

    “嗤嗤~~”

    拳头刺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可怕的力量下空气都浮现出一道道波纹。

    见到这一幕,林萧不由笑了,另一方面,经过三天来的实力稳固,林萧更是惊讶的发现,自己由于上次受了重伤,在这次复原后竟然机缘巧合的从锻体八重的境界突破了锻体的第九重实力。

    如今的他,已经迈入了一个正常的修炼者所需的第一步,可以尝试着去感应体内的魔力回路,踏入感应境了。毕竟如果不能够感应到体内的魔力回路则永远算不得修炼者,只能算作一个只会使用蛮力的锻体境战士而已。

    “先去暗部的法决阁去看看该如何感应体内的魔法回路,踏入感应境后在尝试着如何摆脱暗部组织!”

    重生的林萧和其他的少年不同,他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情感,或许这些暗部从小培养的少年以及曾经的林萧心中没有脱离这种日子的想法。

    但他不一样,对于这个世界的设定他已经接受了,但要是让他为了强大自身去不择手段的肆意杀戮杀死毫不相干的人他的心中还是有些不愿意的。

    修炼者有可为有可不为,道不同不相为谋,林萧自认为暗部这个地方不适合他生存,他需要想办法脱离这里找寻属于他自己的修炼生活。天下之大总有适合他的去处,另外一点,他也不喜欢寄人篱下,帮助圣灵圣地去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但想摆脱暗部却异常的艰难,所以林萧必须先强大自己,再一点点的制定好计划,离开这里。

    “嗡!”

    这时,林萧住所的破旧房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黑袍身材消瘦,浑身的上下布满了鲜血少年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在熟悉了脑海中的记忆后,林萧也第一时间了解到了眼这个少年的名字,这个少年名叫莫寒,是他的临时室友,和他一样都是被圣地暗部从各地搜寻的孤儿,也正是之前他昏迷不醒时说等回来将他的尸体扔出去的少年。

    不过由于他没有什么自身的情感,二人平常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对话。所以虽然住在一间屋子,但他们却如同两个陌生人一般。所知道的仅仅也是对方的名字而已。

    “竟然还活着?”

    进入了屋子,莫寒略带意外的瞥了一眼站在窗前的林萧,毕竟身体的各处内脏全部被震得碎裂,若没有强大的修炼者帮助救治根本不可能活下来,而暗部自然不会派人去救助他们这些新人的候补杀手,林萧能够活下去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莫寒仅仅有些意外而已,看了一眼林萧后,便转身自顾自的来到了床边,蹲下身子从柜子里取出一些消毒用具和绷带,然后脱下了布满鲜血的上衣。

    依靠在窗边的林萧无意间的瞥了一眼,发现这一次莫寒伤的不轻,无论是胸口和后背几乎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和划痕,鲜红的血肉从伤口狰狞的向外翻出,并不住的流淌着殷红的鲜血,看样子似乎是被刀剑匕首等利器所伤。而莫寒虽然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但却始终忍着疼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左手拿着暗部派发的消毒酒精洒在留着鲜血的伤口上。

    这幅模样,倒是和林萧曾经所听说的“关云长刮骨疗毒”的场面极为相似。

    不过对于这种事林萧也不意外,他也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这些可以执行任务的杀手,都是在孩童时期硬生生的从同伴中杀出来的,曾经的林萧也受过这样的伤,甚至有一次被一支箭矢险些直接贯穿了心脏,但好在箭头略微偏离了一点,他这才是幸运的活了下来。

    而以他们身上的伤势,如果暗部高层一些有治愈灵决的人想要救下他们非常简单,但是暗部却从来没有派人帮助过他们,因为在暗部来看,唯有在杀戮中脱颖而出的孩子才算是值得他们培养的存在,至于其他的孩子只是他们的垫脚石而已。

    他们才不会顾及弱者的死活!

    “我来帮你吧。”

    林萧看着左手无法触及到背后的伤口,仍然咬着牙竭尽全力的伸手去尝试的莫寒,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在这个世界里,他们这些暗部成长的孩子要比普通人家的孩子成熟的多,经历的多,都明白凡事依靠别人是没有作用的,唯有依靠自己才能够生存下去。

    而对于昨晚莫寒的话,他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让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去对他有感情,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般。

    林萧的话倒是让莫寒一怔,沉默了片刻,他伸手将消毒酒精递给了林萧。林萧接过酒精也不多说,来到了莫寒的身后,双手极为娴熟的将消毒酒精洒在了莫寒的伤口上,然后拿起绷带将绷带从他的肩膀缠绕了过去,而后从腰间又缠绕了回来,一共扎了几道后方才再次系了上去。

    “陆文渊死了吧?”

    做好这一切后,林萧将酒精和绷带放在了柜子上,回到了刚才依靠的窗前,看向莫寒语气平淡的问道。至于陆文渊正是昨晚的第二个少年。从莫寒的伤势以及三天才归来,林萧可以推断出他们应该经历了危险。

    “恩。”莫寒的脸上没有任何悲伤的表情,仅仅只是点了点头。

    对于莫寒对于生命的冷漠,林萧倒也不在意,如果他不重生的话,这个世界的林萧也是这样的存在,想要让一个杀手重新拥有感情,却异常的艰难。

    好在林萧的话也不多,不然在暗部兴许会被没人说话给憋死,沉默了一下,林萧转身朝着门前走去。

    “喂!”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是莫寒!

    “还有没包扎好的地方?”

    林萧疑惑的回过头去:“你应该需要静养一下了,暂时不要出去执行任务了。”

    出乎林萧的意料,莫寒却摇了摇头,开口提醒道:“半个月后,你的十六岁第一场成为D级杀手的试炼将会到来,会由真正的D级杀手来考核你的实力,上次和你一起组队的新人杀手,有一个是这次考核你实力的D级杀手韩彻在暗部中相依为命的亲弟弟,一路走来他的弟弟却和你们执行任务时候死了,而你一个人活着回来,在你十六岁的试炼中,他很可能对你出手。”

    “这样么?”

    虽然莫寒仅仅只有简短的几句提醒,但林萧的心中不由的一暖,满意的笑了笑,看来在这里的许多人虽然都没有了什么太多的情感,但是你若对他好,他却依旧会记得。只不过这群人都比较现实,在二人决斗并生死存亡的时候,他或许依旧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他。

    而听到莫寒的话,林萧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

    韩彻,正是暗部三组的D级杀手,更是完成了好几次D级的难度任务,林萧等人倒是算是这一批的新人,在十六岁的成人礼上,暗部的会派出正式的D级杀手来挑战他们,只要他们能够在十招之内存活下来,就可以顺利通过试炼。成为真正的D级杀手。

    韩彻的实力林萧并不清楚,但上一次的他和同伴们去完成D级任务,只有他一人活着回来,由此可见D级任务的难度。通过韩彻能够安然无事的活着完成几次D级任务,也能差不多的衡量出他的实力。

    虽然十招看似简单,生死斗中韩彻若是倾尽全力,一击便可杀人。

    在他的记忆中,上一次任务的同伴的确有一个叫做韩宁的少年,但是在暗部的任务中,每一个杀手都会以完成任务的目的为第一。完成任务后。如果面对生死的话,不离不弃在这里简直就是笑话,抛弃同伴显然也是常有的事情。

    比如这次陆文渊想必就是没有逃掉,莫寒则是成功的逃了回来。所以,想必那个韩彻是认为他抛弃了他的弟弟,自己逃了回来......

    虽然杀手都比较现实冷酷,但对于间接害死自己弟弟的人,他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