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25章 为君酬生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安的春风带着北方的干燥,但此刻这吹过李道玄身上的风变作了一股秋日萧杀之意。

  他望着常随一步一步走来,情不自禁走上前去。那莺哥和燕语都是咬着手指看得惊心不已。

  李道玄走到了常随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常随,这是怎么回事?”

  常随看到李道玄,抱着虞子期的无头尸体扑通一声跪下,将口中带血的绝书交给了李道玄,口中悲声道:“公,公子,这,这是虞子期兄弟,是他舍命救了我。”

  虞子期,那个长安游侠儿。李道玄低头看了一眼那无头之尸,缓缓打开了这封血迹斑斑的绝书。

  信上笔画淋漓,显然是书写之人已经下定了决心,却写着简单几句话:“蒙公子赠金之恩,家中老母已葬,子期卑贱之夫,无以回报,匹马残躯,酬君一生死耳!”

  虞子期,这个骗人为生的游侠儿,舍命救了常随,为的却是自己那三千赠金之恩。

  李道玄握着这封绝书,郑重的放入怀中,亲手将常随怀中的虞子期无头尸体扶正了,然后跪倒在地,三拜再三拜。

  常随擦了一把泪,大声道:“公子,我要杀了方世麟。”

  李道玄现在只觉得一股热气在胸中蒸腾,他是如此阴郁沉静的性子,但这一刻也被长安游侠男儿这轻生重义的豪情所感动。

  听到常随的话,他握住了拳头,嘶哑问道:“常随,虞兄现在还没闭眼呵,他的头颅是不是被方世麟带走了?“

  常随再次涌上泪水,低头将刚才杏林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道玄站了起来,沉声道:“我现在就去找方世麟,你先安顿好虞兄,等我回来。“

  常随泣声道:“公子,我也要去!“

  李道玄厉声道:“男子汉掉什么眼泪,你站起来,这事我一个人就可以办了。“

  常随站了起来,李道玄手掌拍拍他的肩膀:“常随,他们是冲着我李道玄来的,你会不会后悔跟了我?“

  常随望着李道玄,只说了一句:“后悔!后悔没早跟着公子!“

  李道玄点点头,转身就走。

  他走到马车旁边,对莺哥燕语交代了几句,最后问道:“你们谁知道方世麟住在哪里?“

  莺哥儿低头想了一下:“公子,方世麟是户部侍郎方玉伯的儿子,应该就在皇城的户部侍郎府里,但……“

  她欲言又止,李道玄却不说话,跳上马车对那御车马夫喝道:“去皇城户部方侍郎府。“

  莺哥儿只楞了一下,也不阻拦,见马车狂驰而去,才自袖中摸出一只金甲小虫子,嘴唇靠近金甲小虫急速说了几句话,然后将虫儿抖飞到空中。

  李道玄坐着马车疾驰在长安大街上,他闭目无言,心中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将虞子期完整的带回去。

  当日在胡大娘芝饼铺,他赠给虞子期的三千金,不过是顺意而为,为的是为常随日后收编游侠儿做个铺垫,但没有想到在今日,虞子期却以死相报!

  君以生死酬我,我自当舍命酬君!

  李道玄默默念了一句,开始调动体内的冥力。车子行驶的很快,但风中的虫儿更快,车外正有一只儿金甲小虫子飞快的越过了车子,飞向了云裳小筑。

  李道玄调试完冥力,忽然很想喝酒,心中一股儿豪情升起,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方府,大杀四方。

  过了很久,车子还在疾驰,李道玄皱眉正想问一下车夫,就听到一声健马嘶鸣,车身砰的一声撞到了不知名的物体上,整个车子轰然大震,咔嚓一声,车辕断裂。

  他甚至能感受到车下木轮因为停止的太快,受不了这反震之力,向两旁飞了出去。

  李道玄双拳左右击出,将马车车壁击碎,跳下了马车,运转冥力目视前方。

  一辆四马牵引的香木大车正横亘在前,自己所乘的马车却是被这大车拦住了,已经撞得牵车之马血肉模糊,整个车子都陷落在地上。

  李道玄踏上一步,小心警戒,却见那香车门儿打开,走下一个身材修长的女子。

  这女子也是轻纱盖面,李道玄第一眼就注意到这女子一双手上怪异的套着一双鹿皮手套,但观其五指细长,走动间,手指仿佛在默默起舞。

  这女人有一双可以瞬间吸引人的魔手。

  李道玄再上前一步,问道:“你是何人?”

  此时他们正在皇城朱雀门前,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那女子隔着轻纱望着李道玄,轻声道:“上我的车,到车上再说。”

  李道玄眉头一皱,正要说话,那女子一只魔手轻摆:“若你不上车,我就打烂莺哥燕语的嘴,敲断她们的腿,我白小蛮说到做到。”

  李道玄出了一口气,走上了那香木大马车。

  白小蛮坐在李道玄对面,马车徐徐而起,整个车内没有任何装饰,宽大的空间里,只有两个座子,车厢两侧各挂一只琵琶,两只琵琶一大一小。

  李道玄望着白小蛮:“是洛少的意思?你怎么这么快知道某的动向的。”他说着话,脚下一股儿冥力透地而出,轻轻放出一只可以让人昏睡的蛊虫儿。

  白小蛮身子坐的笔直,一句话不说,车厢一侧挂着的琵琶却在这时弦音一动,嗡的一声,那只放出的昏睡蛊被音波击的粉碎。

  李道玄身子一动,白小蛮沉声道:“别动,你若再动,子母琵琶可是不认人的。”

  李道玄已经感受到了一种危险,就在车厢两侧的一大一小的琵琶上。

  白小蛮取下左侧的大琵琶,带着鹿皮手套的手指轻轻拨动一声,金铁低鸣中,右侧的小琵琶飞了下来,没入了大琵琶尾部,两只子母琵琶合二为一。

  李道玄吸了一口气,再次运转冥力。

  白小蛮抱着琵琶说话了:“公子有异力在身,但这子母琵琶可以阻你最少一炷香时间,此地距方府还有三炷香时间的路程。“

  她的声音毫无感情:“公子击破妾身的琵琶,冲下马车,再赶往方府,最少需要五炷香时间。“

  李道玄眸子缩了起来。

  白小蛮平淡的声音却继续说着:“洛青璇手持雨符,可以动用灵力,她自洛府,只需半柱香时间就能截上你,公子你是没有机会的。“

  李道玄将丹海冥力收了回去。

  白小蛮手指再次拨动琵琶,在金玉之声中缓缓再道:“当然你可以挟持妾身,抑或想办法避开洛青璇,但这个时间里,洛少的布置已经启动,不管公子如何想,今日你决不能去方府闹事。“

  李道玄终于说话了:“我不信,洛青璇这么快能得到消息。“

  白小蛮放下了琵琶,握紧了拳头,再次伸开时,手掌间飞舞着一只金甲小虫儿。

  李道玄看着那安静待在她手中的小虫儿,茫然不解。

  白小蛮俯身,低头对那金甲小虫儿说了一句:“洛青璇,你在何处?”

  那金甲小虫儿忽然张开了翅膀,在金色的翅膀下,还有一对儿薄白透明的小翅儿,此刻那下白翅儿忽然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震动起来。

  翅膀震动之声渐渐尖鸣起来,那振翅之声渐渐变作了人的话语之声,正是白小蛮的声音:“洛青璇你在何处。”

  虫儿翅膀立刻停止,再次安静下来。

  李道玄依旧茫然看着,但没用多久,那金甲小虫儿抖动起来,外翅打开,小白内翅再次震动,这次翅膀鸣叫之声却渐渐变作了一个清淡的声音:“白姐姐,青璇在练剑。”

  李道玄望着这诡异的一幕,握着的拳头缓缓松开,无力的靠在后车座上,摇头道:“当真是大千世界,无所不有,今日道玄可长见识了。”

  白小蛮收起了金甲虫儿,淡淡道:“愚笨莽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洛少这次可是看错人了。“

  李道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是在说我么?“

  白小蛮隔着轻纱冷冷望着他:“皇城之内是三省六部官员办事居住之地,长安持有十二雨符之人便负责整个皇城与宫城的护卫工作,方府也在皇城中,也在雨符护卫之下,公子这样赶过去,最后还得我们云裳小筑去收你的尸。“

  李道玄沉默无语,良久才道:“就算死了,也不需你去收尸。“

  白小蛮伸出一只带着魔力般的手,啪的一声,给了他一个耳光。

  她突然出手打了李道玄这些年来挨的第一个耳光,声音却还是平平淡淡:“你现在是云裳小筑的主人,你若死了,我们怎么办?“

  李道玄捂着脸,忽然说不出话来。

  白小蛮推开了马车窗户,望着外面再次淡淡道:“李公子,这世间最可怕的事情并不是死亡。“

  李道玄被这女子身上一种冷静沉稳的气息笼罩,竟然隐隐有些惭愧起来。

  马车缓缓停住,前方已是云裳小筑。

  车门缓缓打开,白小蛮走下了马车,在车外对李道玄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在房中等你,你进来的时候先把衣衫洗干净,这是绣娘姐姐亲手缝的衣衫,容不得你作践。“

  她转身走了。

  李道玄低头看了一眼沾满灰尘与血迹的云衫外袍,发出了无奈的苦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