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3章 毒蜂大巫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牛角声中,拓跋明珠又恢复了坚强的模样,她放下手中小白熊,镇定道:“他们不敢进来,打开木藤结界,传我的令,不论什么情况,任何人不得出战。”

  拓跋七娃听说又是不准出战,心中实在不甘,但见姐姐不容质疑的神情,只能愤愤的去了。

  拓跋明珠紧紧腰中弯刀,摘下墙上一柄白色大弓,跟着奔了出去。

  被无视的李道玄只得苦笑一声,独自走出了屋外。

  此时谷内全副武装的战士们已分作了七队,守卫在圆形谷口各处。李道玄刚走出屋外,就感受到了一阵轻微的木元灵力。

  他遥望那谷口木门栅栏,却见那似乎不堪一击的木头上有着一丝丝青色纤维慢慢浮现,待仔细看去,却原来是草藤,那草藤长得飞快,不多时已长满整个谷口。

  只听谷外人马奔腾,伴随着嗖嗖的箭矢之声,敌人的箭矢击中木门上的草藤,如击败草。李道玄心中明白,这防御的木藤必然是莲生留下的一门道术。

  拓跋明珠已经跳上了屋顶,俯身在屋檐上观察敌情。李道玄立刻鹰扬而起,半空中打个转儿,落到了女孩身旁。

  拓跋明珠听到风声,见是他来了,眉头一皱伸手将他拉倒,只听唰的一声,一支绑着奇怪东西的箭矢缓慢的穿过木藤,到了二人上方发出扑腾一声怪响,一股儿羊尿噪气弥漫半空。

  李道玄扑倒在她身边,心中惭愧,自己太莽撞了,连累她暴露了身形,却不知敌人射进来的这支臭哄哄的箭矢是什么武器。

  拓跋明珠的鼻子动了动,面色一变,猛然翻身将李道玄压在身下,只听到嗡嗡之声不绝,一团黄色的阴影自谷外飞了进来,原来是如米粒大小的黄蜂群。

  李道玄被女孩压在屋檐上,只听到明珠哼了几声,全身颤抖不停,却是被那黄蜂群连蜇了百多下。

  此时他也看到了那凶猛的黄蜂,咬牙翻身,抱着明珠跳下屋子,黄蜂群跟着二人身上的噪气紧追不停。

  李道玄将怀里明珠甩向了发呆的拓跋七娃,全力运转灵力,绕着谷中乱跑,心中焦躁的想着破蜂的方法。那谷中的战士们都楞在那里,看着他如一道影子般乱窜还带着一屁股蜂群。只因他速度太快,想帮忙也帮不上。

  李道玄转了两个圈子,猛然看到一块山石旁摆满了酒坛,心中一动,立刻冲了过去,伸脚挑起一坛酒,双手接住仰头就灌。

  羌族自酿的烈酒入口火辣,李道玄加速猛冲,然后弹地而起,顺势转过身子,那黄蜂群紧随而至,已能看到凶猛的尾针。

  李道玄狮吼一声,喷出了满口烈酒,酒雾覆盖了整个蜂群,他紧接着全力发动火元灵力,急切之下手指间竟然弹出了一团火焰。火焰引燃了酒雾,将那黄蜂群烧成了一团,嗡的一声,化作了一天飞灰。

  他长出一口气,心中郁闷之极,却见拓跋七娃抱着姐姐干嚎不止!

  李道玄一个大跳,落到七娃身边,不由分说,抢过了拓跋明珠,只见她面色青白,呼吸困难。他手一抖,忙将女孩的身子翻转过来,也顾不得什么,将她的小褂撕开一个口子,露出一块白腻的肌肤,转头看到拓跋七兄弟都围了过来,立刻怒道:“******都看什么,转过头去!”

  西羌七勇士吓得一哆嗦,下意识的都转过了身,李道玄这才将明珠的小褂全部撕开,只见雪白的肌肤上满是触目惊心的红点,红点上慢慢渗出一粒粒腥臭的黑血珠。

  李道玄咬牙高叫道:“可有郎中!快来看看。”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连滚再爬的冲了过来,看了一看,再闻了闻,抬头惊慌道:“英雄,族长中了阿颜部大巫师的‘羊蛛蜂’,怕,怕是没救了。”

  李道玄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摸出最后一粒碧草丹,放进嘴里乱嚼了一通,俯身吻到明珠烫热的嘴唇上,以舌尖顶开她的嘴唇,将丹药混合着口水渡了过去。

  羌族老头跪在地上,却以中土手法号起了明珠的脉,忽然惊喜道:“有救了,有救了。”

  那碧草丹虽有生肉化血的妙用,于解毒却没什么大用,老郎中号脉后,急切道:“英雄,族长的性命是暂时保住了,但若无那阿颜部大巫师的解药,恐怕撑不到晚上。”

  李道玄点点头,将身上外袍盖在了明珠身上,又将洞穴中得来的玉片,褡包等一应杂物塞进了袖子里.

  此时谷外敌人的嚎叫声已经停了下来,李道玄再将身上破烂的衣服撕开,揉成一条绳子,将石头旁的四坛烈酒捆好,系在腰上。

  他****着上身,二话不说狼突豹驰鹰扬,身带四坛烈酒如魔神般越过了木栅栏。

  他身在空中展开鹤行式滑行而下,却见谷外围着百十个兽衣石甲的威猛汉子,人人骑着一条高大的褐色野山羊,在野羊骑士之后,一个面上涂满五色花纹,围着兽裙的巫师端坐在地上,无数蠕动的黄蜂覆盖在他身上,就如一件黄色外袍。

  阿颜部的战士也看到了他,那黄蜂巫师发出一声怪叫,野羊骑士们立刻甩手拉弓,百枚飞羽乱射空中。

  李道玄双手乱抓,他的黄土六重修已经入门,皮毛之力也修得有些功底,偶有几只飞羽击到身上,也只留下一个白点,只不过胸前原来被烈焰灼烧爆裂后的血疤被飞羽击中,痛得他大吼了一声。

  李道玄强忍疼痛,拍碎两坛烈酒,水元灵力鼓动,烈酒被水元灵力激荡,挥洒如雨,覆盖了离他最近的一排野羊骑士。

  他沉声落地,双手斜挥,两团小小的火焰之球迸出指尖,点燃了那烈酒,烧着了前排的骑士们。

  火焰烧肉的怪味中,阿颜部的队形有些乱了,惨叫声中,李道玄双脚撑地,再次狼突加速,肘部狠狠击中了一个兽皮大汉的胸膛。咔嚓一声,将那汉子整个胸膛击碎,再双手一卡,鹰抓一般捏碎了另一个阿颜战士的喉咙。

  此时的他五元灵力运转,双手抓,捏,拳,捶,双肘顶,砸,拐,撞,偶尔还以脑袋,肩膀,甚至全身做武器,将那百兽式变幻着花样儿击打敌人,当真是勇猛无双,睥睨四方。

  谷中观战的拓跋兄弟只看到一条****汉子滚身在阿颜部百多名战士中,行走跳跃处无一合之将,鹰抓熊抱时无一人可挡。偶尔还喷出一团烈焰,烧的那些试图拉弓暗算的敌人嚎叫着滚落山壁。

  鲜血飞舞,骨碎不绝,火焰灼烧,惨叫蔓延。拓跋七兄弟看得热血沸腾,呼喝一声,吹起攻击的号角,西羌族那憋了好几日的战士们饥饿得冲了出来,三百弯刀挥舞在空中,晃动的刀光耀动着前方的勇士。

  李道玄的目标其实只有一个,就是那最后面的黄蜂巫师,但阿颜部的战士在巫师的指挥中,个个不要命的挡在他身前,此时西羌勇士们也冲出了谷口,那巫师眼见不好,发出撤退的命令。

  李道玄心中大急,跳起半空,呼喝到:“擒贼先擒王!”直直的向着那巫师冲了过去。

  西羌七兄弟哪里听得明白他的意思,只带着族人一通乱杀,而那巫师见到李道玄扑来,双手斜伸半空,咿呀怪叫了几声,身上蠕动的黄蜂齐齐振尾,千枚毒针喷射而出。

  李道玄无奈一个虎踞式,落到了地上,惊险的避过了毒针。

  阿颜的野羊骑士们呼喝着转过座骑,竟然沿着山壁飞速而下,李道玄这才明白,原来那野山羊蹄子形状特殊,却正适合攀山越岭,此刻沿着倾斜的山壁一路飞逃,不但速度极快,而且极为敏捷。眼看是追不上了。

  他无奈停下了脚步,远远听到一个阴沉尖利的声音道:“大唐的狗修士,奇洛洛尔格今日只带了黄蜂,打不过你,但明天一定会报这个仇的……”

  李道玄回到谷中,再次补充灵力,心想对方知道自己是修士,却依然不惧,还说明日来报仇,如果不是痴呆一般的勇敢,那就一定是有所依仗。他灵力充足后再抬头见日头西落,又想到明珠的伤势。心道事不宜迟,得在明日之前,破了这什么阿颜部。

  西羌的战士们正在清理战场,对那些犹在睁扎的阿颜战士一一补刀。拓跋七兄弟却整齐一排的跪在了地上,七人满怀崇拜之色,各将弯刀捧在头顶,领头的拓跋大娃激动的说道:“您是高山一般伟大的勇士,就请带着咱们兄弟去剁了那些阿颜的崽子们吧。”

  李道玄摆手道:“那先不急,你们谁知道那个什么阿颜部落住在什么地方。”

  拓跋七娃忙说道:“英雄,他们是尼泊尔峡谷中的野狼,哪个部族水美草肥,他们就到哪里去抢杀,现在就驻扎在咱们下边,山谷的河边。”

  李道玄随手提起一件破碎的兽骨甲披在身上,走到山崖边,看了看地形,这才招手让七兄弟过来,指着那谷中一处山缝说道:“你们每人带十个最勇敢的战士,等会儿就埋伏在那里,我现在就出发,记住,只有看到山谷起火冒烟时,你们才能出来,不可莽撞行事!”

  他对这几个兄弟还是不太放心,严厉的补充道:“如果你们还想要你姐姐活命,就一定听我的,现在重复一遍我的话!”

  七兄弟已经把他当作了神佛一般,唯诺的重复了一遍,李道玄这才起身,顺着山壁缓坡,快速的爬了下去。

  拓跋七兄弟待他一出发,便立刻挑出族人中勇猛的年轻汉子,携带弯刀披挂长弓,个个神情兴奋,摩拳擦掌。却没有看到一团白色的影子从正中木屋中扑了出来,却是那白色小熊。

  小白熊看来饿坏了,它嗅着那能给他食物之人的气味,绕过那些羌族勇士,顺着李道玄行走的路迹,跑向了尼泊尔峡谷深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