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19章 温汤玉人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洛碧玑呆立在木案之后,屋外春阳高照,这屋子里却昏暗的很,流光之中他的脸上现出莫名的神色,很久之后才说了一句:“太子龙潜东宫明殿,他怎么会亲自出面,或者是个误会。”

  李道玄摇摇头:“十二雨符在手,便可以在长安内任意动用灵力道法,这等重要之物,如果你是他,会不会放心让下人出面送出去?”

  洛碧玑敲敲木案:“你说的对,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把龟兹刺客交给萧狄,咱们还是专心应对这花朝节。”

  李道玄深沉的望着他:“洛少,你怕太子?”

  洛碧玑奇怪的望着他:“难道你不怕?他可是东宫皇太子,手握北司南衙禁卫大权,不说这个,长安,甚至整个帝国都是他的。”

  李道玄笑了:“洛少你错了,道玄虽然不懂庙堂上的事,但也知道,不论是北司南衙,还是这帝国神州,都是皇上的,不是太子的。”

  洛碧玑眼眸中闪过一道奇怪的表情,他定定望着李道玄,忽然很开心的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咱们去见萧狄。”

  李道玄跟着他走了出去。

  洛碧玑边走边看了他一眼:“我为你准备的衣服,你不喜欢?”

  李道玄默默走着,到了一楼时,却不见了莲生的身影,只有一架屏风挡住了一楼厅门。

  李道玄停住了脚步,想了想,还是走出了杏花馆小楼,洛碧玑站在楼外等着他,

  李道玄这才说道:“换了那衣服,像个奴才!“

  洛碧玑嘿然不语,两人坐上府车后,洛碧玑手抚猫儿,忽然带着歉意道:“是我没考虑周全,回来我让绣娘亲手给你缝一套衣衫。“

  李道玄脑海中出现了那个洛府迎宾的********,却笑道:“洛少,衣裳不急,我现在很是缺钱。“

  洛碧玑再次一笑:“从今日起,云裳小筑就是你李道玄的了。”

  萧狄正安静的坐在洛府山顶的万松书院里,他对面的鱼玄机握着一支羊毫,在一张薛涛纸上挥笔疾书。这才女峨眉紧皱,写着写着却停下了笔,踌躇道:“萧大人,贤夫人果真是求这张方子?”

  萧狄满含期待,点头道:“就是这个。”

  鱼玄机便继续下笔,摇头道:“这张千金求子方固然有些效果,但也不是一服就灵的,若是夫人云珠难结,还是去看看郎中的好。”

  萧狄苦起了脸,连连摇头:“他们不行。”

  洛碧玑和李道玄走进来时,鱼玄机已经折起了千金求子方,交给了萧狄。

  萧狄欢天喜地的接过秘方,塞到袖子里,然后恭敬的给鱼玄机行了一礼,这才转身对洛碧玑道:“龟兹人呢?”

  洛碧玑抱着猫,踢了李道玄一脚。

  李道玄怪异的瞥了他一眼,只得对萧狄道:“大人,龟兹刺客正囚在杏花馆三楼。”

  萧狄立刻抬步就要走,李道玄笑着止住了他:“大人先不用急,大少已经从龟兹刺客那里问出了那勾结龟兹人的背后之人。”

  萧狄立刻停住脚步,很有兴趣的望着他:“说来听听。”

  李道玄咳嗽一声,低声道:“据那龟兹刺客所说,那送出雨符之人没有露面,但他乘坐的马车却是一匹楼兰国秘贡的云梭神马,所以……”

  萧狄听到这里脸色大变,重重的咳嗽一声,打断了李道玄的话,一只手挥着大袖子捂住了半边耳朵,口中急声道:“我还有事!”

  这位大理寺少卿就像被烧着了尾巴的兔子,飞快的向外走去,口中犹自道:“先走一步!”

  李道玄身子一退,堵住了他,抓着萧狄的袖子在他耳边大声道:“所以咱们以为,那暗中主谋似与太子有些关联!”

  萧狄大袖一挥,头摇得像拨鼓:“老夫耳背!”

  李道玄松开他的袖子,笑道:“三尺之地,口耳之间,这里有四个证人在场,大人身为大理寺少卿,却为何故意装傻?”

  萧狄无奈的转过身子,扫了三人一眼,皱眉问道:“哪来四人?”

  李道玄脸色一沉,指着洛碧玑怀中的猫儿道:“还有这只猫,大人,别说是咱们,老天也听到了,您总要为我们大少做主吧!”

  萧狄望着李道玄,忽然放松了下来,只点点头,双袖一甩,便走了出去。

  洛碧玑眉间含笑,对着李道玄伸出了大拇指,只有鱼玄机双目定定望着李道玄,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李道玄只笑了一下,便也跟着走了出去,追到了萧狄身后,大声道:“萧大人,那一对儿龟兹刺客你可要保护好喽。”

  萧狄脚步飞快,头也不回,伸出五根手指晃动一下:“能保五日!”

  李道玄心中推算了一下,三天后正是和霍小玉的七日之约,算起来时间也够了,便洒然转身走回了万松书院。

  洛碧玑已坐在了书案前,鱼玄机站在一旁还在深思。

  李道玄走过去,敲敲她的脑袋:“玄机姑娘,你去杏花馆里,为公子弄一桶热水,等会儿我要好好洗个澡,还有我想吃长安风味的小菜,多准备几个,嗯还有弄坛好酒。”

  鱼玄机见这位忽然公子‘性情大变‘,真把自己当做了使唤丫头,自沉思中回过神来,正要生气,李道玄已经走到了洛碧玑身后,手掌挥动让她快去。

  鱼玄机咬着嘴唇,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一跺脚,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这山顶的万松书院里吹来了一阵寒风,只剩下了洛碧玑和李道玄两人。

  洛碧玑似乎在酝酿些什么,忽然抄起一支粗豪大笔,立时手起笔落,挥洒起来。

  李道玄站在他身后,但见这位大少笔法凌厉,下笔真如春日照大江,又似秋风扫落叶,当真是笔落惊风雨,书成泣鬼神,那一手狂草写完了,竟然一个字也认不出来。

  但洛碧玑却满意的吹了吹墨笔,手抚在猫儿喉下,说道:“没想到你这人对付女人还挺有一手的,我看鱼玄机这朵倾动长安的杏花仙子,怕是逃不过你的手心啦。”

  李道玄皱眉道:“玄机姑娘也要参加花朝节?”

  洛碧玑取出一方小印,在自己墨宝上摁了下去,印上了一只白鹰后,他才抚住猫儿道:“是玉真公主推荐的,恐怕玄机姑娘还不知道吧。”

  李道玄忽然有些不舒服起来,那位可亲可敬的玉真公主,在他心目中一直如此美好的一位女子,为何做出这样的事情。

  洛碧玑长出一口气,将写好的纸卷递给了他:“你拿着这个去云裳小筑找白小蛮,她会把云裳的账目交给你的,你需要多少金子,都可以直接从她那里支取。“

  李道玄不客气的收了这份大礼,点头道:“我要出去几日。“

  洛碧玑摆摆手:“绣娘的手艺慢,答应你的衣衫最少一日才能赶出来,再留一天吧,明天你再走。“

  李道玄不置可否,走出了书院。

  洛碧玑那只猫儿幽幽的声音传来:“有什么紧要的事,我会交待给白小蛮的。“

  李道玄已坐上了府车。

  他赶回杏花馆时,已经午阳正入中天之时。

  李道玄迈步走进一楼大厅,抬眼便愣住了。只见那挡在楼梯前的屏风已然去掉了,莲生正眉开眼笑的抱着鱼玄机,在她耳边窃窃私语。

  鱼玄机面露微笑,不住的点着头,两个女子都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却连看都不看一眼。

  李道玄微微一愣,这两个女子这么快就好成姐妹一般了,他正要上楼,忽然想起了什么,轻声道:“灵莲啊,不要欺负玄机姑娘。”

  他话声刚落,就听到那本来微笑的鱼玄机发出一声惊呼,原来那莲生的小手已经伸进了她的罩衫里,正奋力解着鱼玄机的肚兜儿。

  李道玄无奈的摇摇头,走上了二楼。

  二楼屋门前还挂着洛青璇的那道奇怪的木牌,但门却开了一条缝。

  这昆仑的洛青璇,真是一个怪女人,李道玄这般想着终于来到了那四楼卧室里。

  一个两丈阔的大木桶就摆在屋子中央,冒着热气腾腾。木桶后方的木案上摆着四道小菜,还有一坛美酒。

  李道玄自来到长安,这些日子经历了这么多事,确实有些疲倦了。

  他解开衣衫,爬入了木桶,背对房门长舒了一口气。

  热水滚动在肌肤上,胸前的黑色大狗在水中张牙舞爪,金刚炼体大法重塑的肉身充满了力量感。

  但李道玄心中却有些沉重,加入洛碧玑的手下,他是慎重考虑过的,长安不比乐都,自己孤身一人,需要借洛碧玑的势!

  更何况莲生也在这里,李道玄微闭双目,心中暗暗打算起来。

  相思姐姐的七日之约马上就要到了,还有那正赶往长安的拓跋明珠。

  李道玄想着,又转到了那琼华母子身上,碧桃的血仇,已经成了一道刻在心上的刀痕。与昆仑山三年之约更是他无法忘却的责任,只是现在要考虑的,还是长安花朝节背后的势力角逐。

  他慢慢有些睡意,在热水中惬意的伸展了下腰部。

  就在此时,一个无声的身影靠到了他的身后,一双玉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李道玄猛然睁开眼睛:“玄机姑娘,这里不用你服侍啦,我自己来就好。”

  那背后的女子俯下了身,手指捏动他的肩膀,低声道:“那位姐姐正和灵莲玩呢,我来呢,是有事想请教一下李公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