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洛碧玑两眼发光,手指在这条遐想的商道上转动。

  李道玄望着他,叹道:“这花朝节背后,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洛碧玑点头:“不错,所以我云裳小筑必须赢得花朝节大会。”

  他双目有神望着李道玄:“此次花朝节的重要性,那海枯斋自然知道,那一对儿龟兹刺客为何能拿到抵御云珠禁制的雨符,你现在该明白了吧!“

  李道玄悚然而惊:“你是说,是那海枯斋背后之人提供给他们的?“

  洛碧玑露出冷笑:“当然!十二雨符掌握之人,最少有七位是海枯斋势力里的人,若非他们暗中帮助,龟兹人又有什么胆子敢做这等冒险之事。“

  李道玄轻声问道:“此事朝廷如何说。“

  洛碧玑摇头道:“我了解皇上,若是这对儿刺客交到朝廷那边,必然是灭口的下场,海枯斋背后势力已经涉及了整个帝国的贵族门阀,就是帝国之主也不敢妄动啊。“

  李道玄看着他:“你跟我说这些,是要我帮你对付海枯斋?“

  洛碧玑嘿嘿一笑:“你在金水桥一剑败了秦烨,那位秦国公便是海枯斋背后势力之一,如今你已经得罪了他们啦。“

  李道玄深沉的看着他:“恐怕大少收留道玄,也是想一把将我推倒火坑里吧。“

  洛碧玑不语,那日鱼朝恩上门求他保护李道玄,他已经有些惊讶,但玉真公主送来鱼玄机却是让他有些震惊了。这个李道玄背后似乎涌动着一股难以预测的势力,其实这才是他下定决心,拉拢李道玄的原因。

  至于莲生与昆仑宗之事,他这位洛大少反而没有放在心上。

  李道玄冷哼一声:“七月十五之后,我就带着莲生走,在这之前,我可以帮你。“

  洛碧玑舔舔嘴唇,一拍猫儿脑袋,吐言道:“好!我现在就有一件事交给你去做!“

  他绕过木案,走到李道玄身边,低声道:“大理寺的萧狄现在就在我府中,我刚才已经安排玄机姑娘去应付那老头子,以玄机姑娘的智慧和能力,相信可以争取两个时辰左右。“

  李道玄转头沉声道:“萧狄大人是前来您这儿提那一对儿龟兹刺客的吧?“

  洛碧玑欣赏的望了他一眼:“不错,那一对儿龟兹刺客现在就囚在这杏花馆三楼里,我希望李大管家可以在两个时辰内,帮我问出来,到底是谁给他们提供了那抵御云珠禁制的雨符!“

  他说罢,抱着肥猫儿走向屋中角落的青瓷水缸,慢腾腾的爬了进去,身子缩进这硕大的水缸里,那猫儿在他怀中叹息道:“时间不多了,大管家还是快点去吧。”

  李道玄走到门口推开屋门,再次转头道:“办完此事后,我想出府几天,不知可否?”

  洛碧玑在水缸中回应道:“办完再说,若是问不出来,你还是乖乖留在这里吧。”

  李道玄冷哼了一声,走下了四楼。

  他走到三楼门口,心中暗暗做了决定,推开门轻轻走了进去,只见屋内布置幽雅,一看就是女儿闺房的装饰,唯有屋内正中跪躺着两个人。

  那龟兹刀客鸠摩罗半跪在地上,全身依旧散发着灰白色的蒸气,看起来萎靡不振,这高大胡人的背上,压着一块太极八卦铁牌。

  在鸠摩罗身边,那轻纱女子静静躺着,围绕这女子一圈儿,贴着浮游观天师派的八大神咒之一,玄蕴咒。

  那黄色的符咒上写着‘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五方徘徊,一丈之馀‘。

  李道玄轻轻走过去,手指按在纱衣女子的手臂上,输入了一道冥力。

  那纱衣女子缓缓醒来,望了他一眼,再看看困住自己的黄符神咒露出了冷笑,侧头不理会他。

  李道玄再输入一道冥力,注入那鸠摩罗体内。

  这汉子醒来后侧头望了纱衣女子一眼,嘶哑道:“白罗儿,那利佛师如何了?”

  纱衣女子白罗儿没有说话,李道玄沉声道:“佛师已然坐化了!“

  鸠摩罗却无悲伤之意,缓缓坐了下来,两手交叉放在胸口,低声念起了普渡往生咒。

  李道玄也不打扰他,只望着那纱衣女子不说话。

  白罗儿侧过脸,那脸上纱巾后的眸子里露出刻骨恨意:“不要假惺惺的站在那里,白罗儿知道你的来意,是要拷问我们么?告诉你,我们……”

  李道玄摇了摇头,伸出手运转冥力将地上的玄蕴咒符小心的揭了下来。在白罗儿诧异的眼神中,他走到鸠摩罗身后,取下了那块太极八卦铁牌,淡淡道:“洛大少在四楼,大理寺少卿在府中,你们出去时小心一点。”

  鸠摩罗已经呆了,白罗儿眼神惊疑不定:“你,你是要放我们走?”

  李道玄盘腿坐下,皱眉道:“当然是放你们走,为何还如此磨磨蹭蹭的,若是大少发觉了,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白罗儿露出复杂的表情,但鸠摩罗大喜之下却是立刻站了起来,抬脚就走。那白罗儿却沉声道:“鸠摩罗,你给我回来!“

  她转头盯着李道玄,想从这少年眼中查看他此举的用意,但看了半天,失望的发现对方双眸清澈,并无躲闪之意,心中暗道:难道他真的要放我们走?

  鸠摩罗退了回来,低声道:“白罗儿,机会难得,咱们反正已经是阶下囚,试一下又何妨?”

  白罗儿不动,再问李道玄:“我们走了,你却如何跟大唐交代?”

  李道玄沉下了脸,应声道:“白罗儿,说实话,我恨透了你们龟兹人,我就是要放你出去,把雀离大寺的事情告诉龟兹人,让他们跟大唐翻脸,如此以来大唐百万铁骑便可以横扫西域,灭了你们这个龟兹小国,呵呵,呵呵!”

  白罗儿缩起身子,手指捏的发白,忽然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摇头道:“我不走!”

  鸠摩罗摸着光脑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李道玄默然无语,望着鸠摩罗道:“老兄,你也不走么?“

  鸠摩罗看看白罗儿,再望望李道玄,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嘿然道:“这里挺好的,风景也不错,我为何要走。“

  李道玄伸了个懒腰,望着这两人摇头道:“既如此,有件事情想问下白姑娘,那位送你们雨符之人是谁,能不能告诉我呢?“

  白罗儿身子一动,歪着脑袋低声笑了起来,李道玄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人都是索然无味的干笑了几句,那白罗儿仿佛抓住了李道玄的痛脚,快意道:“我当然不会告诉你的。“

  李道玄却高兴的站起来,俯身一礼道:“白姑娘果然深明大义,多谢你这么痛快就告诉道玄实情。呵呵,原来是他!“

  白罗儿和鸠摩罗望都是诧异的望着李道玄,像看傻子般,那白罗儿喃喃道:“这人莫不是疯了!“

  李道玄微笑道:“白姑娘还不明白么,长安持有这雨符的不过十二个人,不管你说还是不说,我李道玄一点儿也不在乎,我随便咬定其中一人就是啦。“

  他俯身到白罗儿身前,以一种压迫的语气继续道:“而不论我咬定了谁,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我猜对了,那这位必然要杀你们灭口,这样才能死无对证是吧。“

  他忽然伸手拍了拍已经有些发傻的女孩纱下的脸蛋儿,冷酷道:“而如果我猜错了,那位真凶还是要杀你们灭口,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嫁祸他人。“

  他后退一步,摇头道:“这个勾结你们的人,想来也不是个聪明人,送出雨符这一招就是招败笔,我只要看着你们这两只饵,等着那条鱼上钩就可以了,何必非要逼你说出来,可笑啊可笑!“

  白罗儿在龟兹人中一向自以为聪慧,此刻却是被李道玄说得脸无人色,颤抖道:“你这无耻的大唐人,既如此我便死在你面前,看你如何。“

  李道玄淡然回应道:“那就死吧,你为那人而死,也算是条忠犬,龟兹女子却对大唐人如此忠心,我是佩服的很的。”

  鸠摩罗怒道:“白罗儿,不要上了他的当!”

  白罗儿望着李道玄,六神茫然间,忽然喃喃问道:“那我们,我们该如何?”

  李道玄抱着手,以最为诚恳的语气说道:“白姑娘,鸠摩兄,刚才道玄想要放你们走,那是真心的,但想来你也清楚,就算我放你出这洛府,你也逃不过别人的追杀!从刺杀洛碧玑失败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没有其他路了。”

  他沉吟一下,再次坚定的说道:“听我一言,说出那个勾结你们的人,我李道玄可以保证救你们出去,不再受此事牵连!“

  鸠摩罗望着李道玄有些似有些心动,那白罗儿却陷入的深深的矛盾中。

  李道玄伸手自怀里取出一只小石碗,正是雀离清净寺国师那利耶亲手炼制的九幽紫金钵。

  他捧着石碗,再次靠近白罗儿,低声道:“白姑娘,那利耶大师送给了我这个,你不相信我,但也得相信佛师吧!“

  白罗儿颤抖伸出手,轻轻触摸着九幽金钵,感受着那钵上熟悉的佛力气息,长叹一口气道:“那,那送我们雨符之人并不是笨人,他是在金水桥下约见我们的,那****坐在马车里,我们没有见到人。“

  李道玄沉默不语,只望着她。

  白罗儿闭上眼睛,良久又说道:“虽然没有看到人,但那马车的模样我还记得,拉车的只有一匹马,那御车之马四蹄与其他马儿不一样,马蹄儿没有镶掌,是云梭形的马蹄。“

  白罗儿睁开眼睛,回忆道:“我小时游览楼兰国,曾在其国宫内见过那种马儿。我也只知道这些了。“

  李道玄微笑着点点头:“多谢白姑娘,这些足够了。“

  李道玄再回到四楼卧室时,洛碧玑已经出了青瓷水缸,坐在木案前呆呆发愣。

  李道玄咳嗽一声还未说话,洛碧玑摸着猫儿苦笑一声:“你果然厉害,竟然真的成功问出来了。但,我现在宁愿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李道玄没有说话。

  洛碧玑抱着猫儿将脑袋扎在肥嘟嘟的猫身上,狠狠擦了几下,这才抬头叹道:“云梭神马,乃楼兰国秘贡大唐的三宝之一,承玄十年,楼兰国曾贡来一匹云梭幼马,适逢太子成年大礼,皇上便赐给了太子。“

  李道玄眯起了眼睛,洛碧玑手中的猫儿幽幽道:“不用想了,整个长安只有那么一匹云梭神马,也只有咱们太子爷能用那云梭神马来拉车。“

  李道玄吐出一口气:“洛少,那你得好好教教我,咱们准备怎么来对付大唐太子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