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112章 百棺恫哭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黑色的棺材确切的应该说是棺车,分为上下两层。但其长而宽,几乎占据了这隐秘房间北墙的一大半。

  形状略尖的棺车盖上,覆盖有柳布,上面绘有文采。黑棺边悬挂着用铜片做的鱼,这是因为柩车前进时,这铜鱼可以前后晃动,便有了“鱼越拂池“之感。

  洛碧玑走到了黑色棺木前,那棺木侧面缓缓打开,就像开了一扇门,他肥胖的身子抱着白猫缓缓坐了进去,犹自招手让李道玄快进去。

  和长安洛大少共坐一具黑棺!这可是李道玄没想过的,他苦笑一声,只得跟着钻了进去。

  黑棺立刻关闭,棺木启动,恫哭之声响起,伴随着低沉的脚步声。

  棺外如百鬼夜行,棺内却如暖春明室!

  李道玄一钻进来就呆住了,原来这棺木内部更为宽广,简直就像半个屋子大小了,底部以厚绵的波斯红毯打底,铺着软若轻云的渝州蜀女绸。

  洛碧玑安坐在棺木一侧,背后靠着一块完整的幽州白虎皮,整个棺车内部四周镶着东海美人珠,摇动流光如灯,明亮一堂!

  而这位大少面前摆着一张昆仑美玉雕成的玉案,案上却放着一坛南部苏州的寒山佛酿。

  李道玄缓缓坐在他对面,摸着那坛苏州寒山寺的佛酿,心中不知怎的却是一酸,淡淡道:“大少你不是最讨厌和尚么?怎么又喝和尚酿的酒。”

  洛碧玑摸着白猫,吐出人言:“美酒无罪,况且,这是为你置办的,我喝了你的桃花酿,这算是一点小意思。”

  玉案上果然没有酒杯,李道玄拍开酒坛封泥,品了一口,虽然入口空淡,但不久便有一种千佛净土的绵软清香浮动胸襟之间。他再喝了一口,绵软清香变作了一缕淡淡的忧伤,碧桃的影子在眼前晃动。

  洛碧玑问道:“你在想女人?”

  李道玄放下酒坛摇头道:“不是,我在想那个要杀你的龟兹刀客,他当时在云珠禁制下,为何还能动用灵力?”

  洛碧玑笑了:“浮屠云珠禁制不是万能的,自长安郊外开始蔓延的禁制之力,是从弱到强,进了皇城有八分禁制,那宫城更是十分禁制,但在平康坊间却只有五分了。”

  李道玄皱眉道:“就算有五分禁制,那刀客又是如何做到的。“

  洛碧玑严肃起来:“长安虽然在云珠禁制下,但为了办事方便,当年五大国师在合力炼制云珠后,又炼制了十二枚雨符。除了宫城之内,这十二雨符持有者便可以在长安其他地方自由运用灵力。“

  李道玄沉默下来,洛碧玑良久又说道:“所以,那龟兹刀客既然能运用灵力,必然是持了一枚雨符!“

  李道玄明白了:“如此说来,十二雨符持有者其中一人必然是和龟兹勾结了。“

  洛碧玑点头道:”十二雨符持有者都是皇上亲自挑选信任的人,这件事我管不了,已经交给萧狄去办了。“

  棺木行走平稳,也不知是快是慢。

  两人说到此时,都沉默下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洛碧玑这句话说出来,李道玄便感到这个帝国之都城,长安也是风雨欲来了。

  棺外恫哭之声渐渐如唱和一般,李道玄敲着玉案,忽然问道:“萧狄是你的人?“

  洛碧玑笑了:“萧狄是皇上的人,我也是皇上的人。“

  李道玄再举美酒,低头看着那飘在酒水里的浑浊花叶,沉声道:“你也是昆仑的人,道玄得先告诉你,我与昆仑之仇不共戴天。“

  洛碧玑叹了一口气,很久以后才说道:“那不是我的事,是青璇的事!“

  李道玄闭上眼睛,体内冥力运转如滚流。

  当棺木终于停下来的时候,李道玄听到了风声,那是一种带着杀气的风声!

  黑色棺木之门轻轻打开,洛碧玑双目在东海美人珠的光晕里闪动着幽光,低声道:“今夜百鬼夜行,就在这‘雀离大清净寺’!“

  李道玄微微一晒,钻出了棺木。

  天上一片黑云遮住了明月,群星黯淡。

  风起,春雨欲来!

  李道玄看到了一个壮观的场面,百座棺木幽沉沉的排在了大地之上,一队队送丧之人安静的站在那里,人人黑色衣衫,孝布裹腰,就如十殿阎王殿****大开,走出了这上千黑白无常!

  洛碧玑也走了出来。

  李道玄皱眉道:“如此大的阵势,龟兹人难道察觉不到?大少你这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洛碧玑伸手指向了右前方!

  他们所在之地是长安西郊有名的万魂山下,就在西城门上角,万安县郊外!

  洛碧玑所指之处却是松林掩盖中,一座圆顶的大寺庙。

  一个窈窕的身影在松林后走了出来,快速走到洛碧玑之前,此人带着纱斗笠,粉色衣衫,递上了一卷黄纸,媚声道:“洛公子,咱们左大人已经布置好了,雀离寺的人一个都不少,正在准备着祭奠死者的超度大礼!“

  李道玄强忍着没有上前和这粉衣人打招呼,作为鸿胪寺典客署左大人的办事人,游四郎的出现也解释了他刚才的疑问。

  以典客署的名义要求龟兹寺庙为死者超度,官方插手为洛碧玑的这次反击铺路,也怪不得他敢闹这么大阵势。

  游四郎送上卷轴后,在暗中跟李道玄打了个招呼,便悄没声息的去了。

  洛碧玑招手让李道玄过来,打开了手中卷轴给他看。

  这是一幅雀立大清净寺的内部地形图,标示的十分详细,就连寺庙的密道与暗室都标注了出来。

  洛碧玑摸着白猫说道:“龟兹供奉大唐多年,朝廷不能直接出手,但这典客署确实办事有力,这幅图可帮了我大忙。“

  大唐不能直接动手对付龟兹人,洛碧玑却可以。

  李道玄望着那阴暗中带着异域风情的雀离大清净寺,轻声问道:“你确定那龟兹刺客就在这寺庙里?“

  洛碧玑没有回答他,轻轻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嗽后,那百座棺木齐齐发出吱呀的声音,阴沉的棺木一个个推开来,慢慢坐起了一个个诡异的人影。

  在风声雨气里,黑白无常一样的送葬队伍中,这等场景看起来就像几百具尸体爬出了棺木,松涛低鸣,乌鸦低咽,别是一番清冷阴森!

  李道玄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洛碧玑一夜之间将整个云裳小筑的人无声的送到了清凉寺,又安排了这么多死士有条不紊的汇聚到这雀离寺前。虽然是得到了朝廷的支持,但其中动用的人力物力也是无法想象的。

  与这位洛大少比起来,那位只知道斗气使狠的红鹰公子秦烨就真有点寒酸了。

  洛碧玑轻轻招手,那汇集起来的几百死士中走出四个黑衣人,快速奔到洛大少身边。

  洛碧玑指着手中的雀离寺大图,也不说话,只以手势分配任务。

  四个黑衣人认真的看着地图,最后互相看了一眼,齐齐躬身道:“大少,我们明白了!“

  洛碧玑点点头,将地图收起,手抚白猫喉咙发声道:“首要之犯尽量生擒,其余人等皆送去西天吧。“

  黑衣人等再次点头,默不作声的自去了。

  四百多名死士分作四队,就像黑暗中的鬼影一般,摸向了雀离大清净寺!

  李道玄咽了一口唾沫,走上前去,对洛碧玑说道:“大少……“

  洛碧玑摇摇头止住他的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是皇上亲下的旨意,你不明白,这件事虽然是我来办,但决定权不在我手里,铲除这帮龟兹人,不但是我,就是皇上他老人家也是担着风险的。一旦留下了活口,龟兹国那边怎么交代!“

  李道玄冷笑一声:“如此灭绝的残杀,难道就能交代了?“

  洛碧玑笑了:“道玄啊,这话你却说对了,这便是庙堂上的真理了,留一个人就可能是一只蚂蚁,千里之堤都能毁于蚁,而杀得干净了,朝廷有一千一万种法子可以处理!“

  李道玄想不通这个道理,他望着那些黑衣人已经靠近了雀离大清净寺,最近的几个黑衣人已经摸了进去。一咬牙:“我决不能看着这种事情不管!“

  他脚步一动就要前去,只觉肩上一沉,一只肥大的手掌贴了上来,一道清水一般的灵力裹住了全身。

  洛碧玑手中肥猫已经被扔到了地上,他一手按住李道玄,另一只五指玄妙的舞动!

  李道玄一动不能动,他看着洛碧玑那舞动的手指,自然就想起了在云裳小筑那夜,鱼玄机用出的天师咒!

  这位洛大少是浮游观的弟子,玉真公主说的不错,他能单凭一只手控住李道玄的丹海,其修为确实算是绝顶高手了。

  洛碧玑控制住李道玄后,右手五指停住了,地上的肥猫喵的一声又跳回了他的右手臂。

  洛碧玑摸着猫的脖子,脸上露出了罕见的苦笑:“李道玄,我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我这是为你好,我会让你进去的,但最少是等他们处理完,处理完你不愿意看到的场景后!”

  李道玄默然无声,耳边已经传来了那幽深的雀离寺里第一声惨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