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几乎是冲出去的,但一到门口他就停下了脚步,冷静下来。

  如果莲生出了事,现在去也是晚了。

  如果莲生没有事,那么自己这个时候去云裳小筑反而不好,如果他猜的不错,这么大的案子,云裳小筑一定早就被刑部封起来了。

  他停下脚步,常随紧随过来,紧张的问道:“公子,怎么了?”

  李道玄拉住他,低声道:“你现在去云裳小筑看看情况,打听一下楼内一位叫洛灵莲的姑娘。”

  常随眼珠转动,见公子如此急切,立刻收拾一下,换上了一件红衫,在发髻上缠上了一条红飘带,这才去了。

  李道玄静静坐在屋内等待,胡娘为他端来一盘牛羊杂肉,送上一壶酒,也不敢打扰。

  不一会儿,脚步声响,一个红衫人走了进来。

  李道玄起身急问道:“常随,情况如何……”

  他此时已经看清来人,不禁一愣,进来之人并非常随。此人也是穿着一身红衣,头上一条红巾低垂后脑,只见其人方面阔耳,颌下留着短须,双目炯炯有神,虽然身形不高,但一观其中神就是一个精悍的青年人。

  那彪悍的青年人一见李道玄,俯身便拜,口中称诺道:“长安贱儿郭解拜见李先生。”

  李道玄被他吓了一跳,但听到此人自报姓名,更是心中震惊。

  长安郭解,乃是大唐第一游侠儿,声名传遍九州十道,李道玄在乐都时,也曾时常听那些来往商旅说起此人故事,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年轻。

  大唐游侠儿轻死重气,结党连群,号称权行州域,力折公侯,更有“以匹夫之细,窃杀生之权”的传奇。

  李道玄急忙伸手扶起这位大唐名人:“郭先生请起,小弟在边城时多闻阁下盛名,今日有缘相见,不知所为何事?”

  郭解起身再次一拜,朗声道:“李先生,郭解冒昧前来,是有两件事跟先生说。“

  李道玄打量他半天,微微一笑:“是哪两件事,请说。“

  那郭解先大笑一声,这才说道:“第一件事是特意前来感谢先生,托先生金水桥大战之福,咱们长安的游侠儿个个赚满了钱袋。“

  李道玄点点头:“是大家眼光好,道玄不过顺手而为罢了。“

  郭解双手一拍,豪气道:“说的好,顺手而为。“

  李道玄一笑:“郭先生谢过了,那第二件事又是为何?“

  郭解双目瞪起,嘿然一声,说道:“这第二嘛却是有事求先生。“他说罢一指外面继续道:”李先生也看到了,昨夜云裳小筑死了四百多人,人死如灰啊,这些人中多有家室,咱们长安的游侠儿想一起出笔钱,为死者超度,亦为生者祈福。“

  李道玄再次笑了:“郭先生的意思是?“

  郭解露出怪笑:“听说先生自己押了自己,这次不但一剑名动,而且收了十万贯钱,所以郭某前来想求先生也为此事出一把力。“

  李道玄点点头:“那自是应当,不知需要多少?“

  郭解手掌一挥:“吾等已经凑齐五万贯,尚缺五万,不知先生?“他说着瞩目望着李道玄。

  李道玄哈哈一笑,忽然转身伸手,桌子上的酒坛和竹杯如被丝线牵引,飞到他手中。

  他便将坛中美酒倒满两杯,一杯递于郭解,自饮一杯道:“郭先生既然如此说,道玄自然悉听尊命,请饮一杯。“

  郭解见他如此爽快,也是哈哈大笑,伸手拿过酒坛,一扬脖子灌了下去。

  李道玄趁他仰头之时,伸出右手卡住了此人的脖子,呛得的这游侠儿两眼发白。

  李道玄手下用力,冷笑道:“某虽然来自边城,但也知道长安郭解从不轻易喝酒,每饮一杯必杀一人,尔是何人,竟然敢在我面前玩这一套。“

  那假郭解此时喉中有酒,被卡的呼吸困难,双手乱摆,勉强发出一个含糊的词:“饶,命……“

  哗啦一声,却是常随赶了回来,一眼看到这个场景,大吃一惊,冲了过来。

  待看清李道玄手中的男人,大怒道:“虞子期,你这混蛋,骗到咱这儿来了,看我不打死你。“

  李道玄松开手,止住常随握起的拳头,伸脚踏住瘫倒地上的骗子虞子期,俯身问道:“我问你,你是从何处知道我赢了十万贯?“

  虞子期吐出口中酒水,冷哼一声,却不答话。

  常随愤愤道:“公子,别理会他,这个虞子期这次是押错了人,把钱都输光了,他可是老骗子,最爱装作豪爽游戏,去骗那些来长安赶考的士子们。“

  李道玄见虞子期一句话不说,扬着脖子一副任你处置的表情,便抬起了脚,伸手将他拉了起来,转头对常随道:“拿一千金来。“

  常随愣了一下,便连连摇手:“不行,公子,你不能给他。“

  李道玄皱眉道:”拿两千金来。“

  常随心疼的直跺脚,还在犹豫。

  李道玄大喝一声:“三千金!“

  常随终于屈服了,飞快的奔向里屋,不多时拿来了三张金票。

  李道玄拿过金票,塞到那已经目瞪口呆的虞子期怀里,拍拍他的脸笑道:“虞兄,三千金不成敬意,你先拿去花。“

  虞子期回过神来,再冷冷哼了一声,也不答谢,揉揉自己的胸口,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

  常随气得就要去捉他,李道玄沉声道:“回来!“

  常随无奈的转回身,不解的问道:“公子,你,你三千金就是送给一条狗,也得叫两声啊!“

  李道玄没有理会他这句话,只问道:“你去看的怎么样了,可有灵莲姑娘的消息?”

  常随犹自心疼金票,但还是回道:“公子,我刚才做游侠儿装扮,原想着混进看热闹的人里探问下消息,谁知还没进平康坊就被拦下来了,现在啊,整个平康坊都被金吾卫拦住了,坊间大门已闭上了。”

  金吾卫属大唐南衙十六卫之一,乃是专门负责长安大案的一卫禁军。

  李道玄沉吟间,常随又说道:“公子可能不知,金吾卫都出动了,那必然是惊动了皇上啦,我在坊间爬墙偷看了一眼,现在办案的是大理寺少卿萧狄大人。”

  李道玄嗯了一声。

  他在屋内来回走动,自己初到长安,虽然结识了不少人物,还得到玉真公主的垂青,但毕竟身边只有一个常随,一遇到大事,消息来源太少了。

  想到这里他招手让常随过来,问道:“常随,这长安游侠儿有多少人?”

  常随不明白他为何问起这个,想了一下摇头道:“公子,游侠儿混杂在长安各坊间,要说有多少人还真算不出来。”

  李道玄有些明白了:“那么说,你们这些游侠儿没有一个稳定的组织,都是混水之鱼啦。”

  常随一笑:“说是叫游侠儿,其实什么人都有,除了郭老大那样的强人,其实我们都是混口饭吃,有做保镖的,有当小偷的,就说刚才那虞子期却是靠骗为生的。”

  李道玄摇头道:“你可不要自视太轻,我看长安的游侠儿有些意思。”

  常随不懂。,

  李道玄伸手让他坐下,然后说道:“比如你押中我胜,赢了十万贯这件事,有多少人知道啊?”

  常随缓缓坐下,皱眉道:“这事我做的很小心,这么大一笔钱,也是换装之后偷偷取来的,连换了四家飞钱铺子,也不知虞子期这小子从哪里知道的。”

  李道玄倒了一杯酒:“你刚才都说了,那长安游侠遍布坊间,混杂在长安各处,虽然做什么营生的都有,但这消息流通我想怕是共享的。”

  常随有点明白过来:“不错,我们有什么事情想问,都是混在一起喝酒聊出来的。我那朋友游四郎,也是这样认识的。”

  李道玄饮了一杯酒,点头道:“不错,我刚才放过那虞子期,便是想到一件事,或者可以试一下。”

  常随忙问道:“公子想到什么事?”

  李道玄再倒一杯酒:“我有个想法,那便是想收编长安的游侠儿,为我所用!”

  常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见李道玄神情严肃,忙起身陪笑道:“公子别怪常随孟浪,您这个想法是不可能办到的,那些游侠儿一个个刁蛮难驯,各自都是出身古怪,他们不可能凑到一起的,就是凑到一起也不可能听您吩咐的。”

  李道玄喝着酒摇头道:“你这话说的不对,事在人为,再说这件事也不是要现在就办到,可以从长计议。”

  常随望着李道玄,心里忽然热了起来,他听李道玄说的认真,也是心动起来。

  李道玄将酒坛之酒全部喝完,继续说道:“我原打算办完自己的事就离开长安,但现在发现恐怕没有那般容易,花朝节快到了,也不知后面还有些什么杂乱之事。”

  他说着叹了一口气:“你看这些京都大少,哪个背后不是有着自己的势力?我无心从仕,在长安又不能动用道法,是需要为自己拉点组织啦。这件事就先交给你来办。”

  常随身子一跳,惶然道:“公,公子,你不是不知道常随的本事,让我做点小事可以,这件大事我可做不到。”

  李道玄看了他一眼:“很多事情不是做不到,而是看你怎么做,我先给你说,这组合游侠儿之事一旦成功,你就是他们的首领,这可是为你考虑。”

  常随三步走了过来,两眼放出了光,激动道:“公子说的可是真的?”

  李道玄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你听我的,就是真的,从今天开始,我给你任务,我要你在七天之内,把咱们赢来的十万贯全部花光。”

  常随愕然道:“什么!全部花光,这,这可怎么花啊。”

  李道玄冷笑一声:“怎么,你连花钱都不会么?”

  常随摸着自己的下巴,渐渐品出了味,忽然露出怪笑:“我明白了,哈哈,公子您说的不错,花钱这种事,我怎么不会呢。”

  李道玄便缓缓走出门口:“我要去芙蓉园去一趟,你就去办这件事吧。”

  他说罢走出了胡大娘芝饼铺,还未走到街上,便听到马蹄声爆响,一队披甲金吾卫凶猛的冲了过来,将自己团团围住。

  这群甲胄上镶着金边利剑的卫兵们齐齐下马,一条粗如手臂的铁链子哗啦啦一声甩到了李道玄脚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