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的云裳小筑前面,围观的人群都是屏住了呼吸,以灼热的目光仰望这长安第一富贵之人。

  那是个白袍白靴白玉冠的胖子,他走的很小心,肥胖的身子一颤一颤的,用了很长时间才走到一半,立刻掏出一方白色丝巾,擦了擦汗。这才继续往下走。

  待走到那如意一方绸的底部,就差一步便可下地,这白胖子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围观的人群发出整齐划一的“呼‘声!

  白胖子还是站稳了,看了看地面,皱眉说了一个字:“脏!”

  这个字刚落,云裳小筑二楼上跳下了数十个金袍银带的壮汉,人人背后裹着一个沉重的包裹。

  这数十壮汉也不说话,齐刷刷的解开背后包裹,便从那如意一方绸底部开始,弯腰铺砌一块块四方的白玉石,一直铺到了那金钟之前。

  白胖子这才低头看了看,满意的踮起脚尖,走了上去。

  他走动间,那裹身的袍子舞动,露出大红腰带,那火红的腰带上赫然绣着的一只白鹰。

  “这位便是与那秦烨并称京都四少的洛碧玑了,他们洛家的徽章就是一只白鹰,又喜欢一身白,所以得了个称号叫做白鹰公子。”常随如说书一般,得意的为李道玄介绍。

  红狮公子秦烨,白鹰公子洛碧玑,李道玄抿嘴一笑,这京都四少感情都是禽兽一族呵!

  白鹰公子洛碧玑用了一炷香时间才走到那金钟之前,喘了几口粗气,张嘴道:“渴!”

  这一字落地,云裳小筑正门打开,四个白衣少女吃力的抬着一方青铜大鼎,摇摇摆摆走了过来。那青铜大鼎内摇摇晃晃,一潭红浆浓稠,看起来不像酒也不像汤,也不知是什么古怪的饮品。

  四女将那青铜大鼎勉力举到了洛大少的嘴边,洛碧玑伸嘴喝了一口,点点头,这才以丝巾包住了金钟旁的钟锤,吸了一口气,叮咚一声敲了上去。

  直到此时,那围观的人群才爆发出欢呼来。

  洛大少敲完一声,歇了一下,再举起钟锤,又敲一声。如此往复。

  每敲一下,便有众人欢呼一声。

  只是他敲得太慢了,李道玄看得气闷,勉强等他敲了十下,便对常随说道:“咱们走吧,没什么意思。”

  常随却狂热的注视着金钟,摇头道:“奇怪了,洛家大少不但是长安第一富,还是长安第一懒人,今个儿做这么大动作,真是惊人了。”

  李道玄有些好笑,正要说话,却见那洛碧玑无力的拄着钟锤,对那一直站在旁边的绿袍官员伸出一根手指,然后说了一个字:“十!”

  那官员呵呵一笑:“大少辛苦了,您不比别人,敲一下就算十声吧。”

  于是那位洛大少奋起余勇,又敲了九下铜钟。

  如此算来,这已经算是一百声了,按照官员所说,这位洛大少竟然一口气乐捐了十万贯,十万金啊!

  白鹰公子扔下了钟锤,转头无力的说了一字:“睡!”

  一张柔软的鸭绒软榻立时出现在他身后,洛大少气喘吁吁的坐在鸭绒软榻上,叹气道:“硬!”

  云裳小筑里一阵骚乱!一个惊恐的声音大叫道:“大少说床太硬了!快,快想办法!”声音竟然带上了几声哭腔。

  李道玄愕然摇头,这位竟然能懒到这等程度,当真可以说是长安第一懒人!

  鸡飞狗跳一般,云裳小筑最后终于弄出了一张貂绒厚塌,洛大少这才勉强的躺了上去,说了最后一个字:“回!”

  白鹰公子洛碧玑回去了,围观人群也慢慢散了,只有那绿袍官员喜笑颜开的招呼手下推着铜钟,抚须笑道:“如此一来,半个安国寺就算修好了,咱们走,去东市去。”

  李道玄算是大开眼界,跟着常随边走边说道:“长安果然藏龙卧虎,这位洛公子的名讳倒让我想起一个人来。”

  常随抬头看着前方,也笑道:“不知公子是不是想到了哪位佳……佳人……”

  李道玄低头想事,听到他说得结结巴巴,不禁摇头道:“当日我没看清,也不知道那位洛青璇是不是佳人,但她剑法那么厉害,想来也是很美的。”

  常随却抓住了他的袖子,指着前方大呼道:“佳人啊,公子,这等绝色佳人,竟,竟然在这里遇上了。”

  李道玄随着他的手指望向前方,双眸一顿,身子都僵住了。

  此时那人群已经散开,他们也走到了西市坊门前。

  春日微风吹荡四方,西市又恢复了繁茂热闹的景色,在这样一个盛世流年的大好春日里,却有一个扮相怪异的锦袍女子懒懒的行走在前方的大街上。

  那女子穿着窄袖的红锦薄衫,裹着轻飘的白玉云袍,青丝半卷,头戴古冠,打着呵欠懒懒的走在金光玉耀的长安西市里。

  她那古冠之上斜插着一枝杏花,怀中却抱着一柄长剑,映衬着锦袍之上那四个惊心动魄的大字:桃花西来!

  这女子一身男子装扮,婉转多姿的自李道玄两人前方走了过来。

  李道玄呆呆的望着这个女子,忍不住擦了擦眼睛,没有错,虽然衣着变化太大,差点没有认出来,但那懒散的模样,灵动的气息,这女子,这女子正是那变作灵鬼,被洛青璇带走的莲生道姑。

  李道玄初遇莲生时,她没有如此美丽的姿容。但自被李道玄炼成了灵鬼后,那灵媚之气便重新改造了莲生。如今这容颜,正是灵鬼体的莲生。

  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遇到莲生,李道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人都傻了。

  不光是李道玄和常随,那人群中的男子都被这女子引动好奇之心,一个外地刚来长安的少年立时就想上前搭讪一番,就被随行的朋友死死拉住。

  “云裳小筑的魔女你也想惹,真是不要命了,你可知她的厉害。”那外地少年闻听此言,只有一脸茫然。他身边一个留着长长胡须的男子低声道:“这魔女的狠毒,我可是亲眼所见,几日前,京兆尹府的曹大少只不过请她陪杯酒,就惹恼了那魔女,被打破了鼻子敲碎了牙,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

  外地少年听得心里一惊,情不自禁摸摸鼻子,还未回过味来,却听旁边一个摇着纸扇的胖子嘿声道:“这算什么,那宣武将军方府的独苗儿方公子,不知因为什么事,被这魔女全身涂满了蜜汁,扔到了云归寺前大槐树下的蚂蚁窝边,要不是发现的早,啧啧,那条命可就没了。”

  那外地来的少年听到这里,不禁擦着冷汗道:“京兆尹与宣武将军的人她也敢如此作践,那来头可不小哇,不知是哪位皇亲,何家国戚?”

  灵鬼莲生此时恰好行至此处,有意无意的瞟了他们一眼。那眸子如一川烟雨,迷惑了半个人间,嘴角一抹儿笑意,荡漾了整个春日。如此风情却让那胖子出了一身冷汗。直到她走远,那胖子犹在擦汗,一边擦汗一边摇头道:“她不是什么皇亲国戚,如果我的消息不错,她就是今年花朝节十二名花里的桃花仙子,听说是洛大少亲自推荐的。”

  胖子如此一说,众人无不恍然大悟,心道原来这魔女是洛大少的人,怪不得如此嚣张。他们只能看着那渐渐远去的曼妙身影,暗自感叹如此佳人,却是一枝既带刺又有毒的蔷薇,真是男人的悲剧啊。

  长街当立的李道玄没有听到那些人的议论之声,他双目所见,只看到那灵鬼莲生忽然叹了一口气,玉手提起剑柄轻揉着太阳穴,脚下却慢腾腾地走过了西市,穿过了高高的市井门,眼看着就来到了自己身边。

  常随发现了他的异常,诧异的拍拍他的袖子:“公子,公子?”

  李道玄此刻脑海中却是翻腾着与师父莲生相识的经过,北狼山上,那恶毒的琼华仙子,还有那拍在莲生脑上的神霄五雷符!

  李道玄忽然惭愧起来,自己出了金钵,出了碧桃母子的大仇,第一个想到的是姐姐,第二个是明珠,却带着一种奇怪的心理,将莲生放在了最后。

  他痴痴的伸出一只手,就像隔着很久之前的一段时光,想要牵住师父的手,道一声:“莲生,你可还好么。”

  但他的手还未伸开,一道怒斥之声传来:“兀那蛮贼,小爷可找到你了!”

  一匹肥壮的健马疾驰而来,鬃毛尾巴梳成整整齐齐的五花三络,马上金鞍玉辔,马上人红发如狮。

  红狮公子秦烨疾驰而来,下马挺剑,怒视李道玄:“你这蛮贼,竟然敢侮辱我秦烨的朋友,听说你还偷偷进了霍大家的屋子,本少爷今天不砍了你这双手,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长安厮混?”

  红狮公子大吼李道玄的时候,那灵鬼莲生转目望了李道玄一眼,但她眸子中毫无感情,就像见到陌生人一般,小心的避开了那秦烨的健马,快步走向了云裳小筑!

  李道玄心中一颤:莲生她不认我了?师父她不理我了,是怪我当日没救她么,还是没有原谅我将她炼制成灵鬼?

  秦烨骄傲的挺着长剑,期待着李道玄痛哭流涕,跪地求饶,但面前的男子却像呆子般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他红狮公子在长安何曾受过这等藐视!秦烨登时火冒三丈,长剑出鞘,暴喝一声:“找死!”立时挺剑直刺李道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