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医妃 第八十五章 只见有缘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十五章只见有缘人

  “陈大夫,先看病。”管家提醒道:“我们夫……王妃昨夜好像被冻着了,现在浑身都发烫,喉咙也难受得紧,还请大夫先替我们王妃看病,别的事迟一些再说。”

  “是!”

  珏王府可不是什么普通地方,陈大夫虽然是皇城第一名医,却不敢有所僭越,特别是容珏还在旁边,他明显的感觉到他方才说话的时候,他眸子冰冷的瞥了他一眼。

  让他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被冻住了。

  “珏王妃,请伸手出来,让老头子替您把脉。”陈大夫往床榻边上站了一会,还没见慕轻歌伸手出来,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上辈子慕轻歌是非常健康的,身子棒得能一手打死一头牛,鲜少有生病的时候,重病根本都没有!在她的记忆中她还未曾像今天这样病得如此严重过。

  特别是她学医之后,自己身子要是有那么一丁点的不舒服,她都会率先察觉,然后防患于未然。

  就算真的病了,她也是从来不假他人之手,都是自己开药治疗的。

  自从她学医之后,两辈子了,还是第一次因为这样一些小病,她将手腕伸给另外一个大夫的。

  因为那么多人看着她,就算她不想伸也不行。

  容珏看出了她的不情愿,瞥一眼过去:“不愿医治?想烧坏脑子变成一个傻子?”

  你丫的才烧坏脑子变成一个傻子!

  她都病得如此重,动一下都困难,难受得要死,他就不能行行好闭上嘴巴不膈应她么?

  “哼!”慕轻歌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其实精神还可以,整个人还是灵气十足的,不过烧得厉害,感冒也重,眼白也有些红,整个人气势就弱了很多。

  看着她那强装凶悍的样儿,容珏好气又好笑。但是特别是她方才瞪他的时候,整个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只耀武扬威的猫儿,举起利爪,杀伤力却跟挠人差不多。

  那爪子软绵绵的的,在人心头上挠啊挠的,没伤到人,反而让人软了心。

  他没好气的叹息,替她掖了掖被子,拍一下她的手:“莫要乱动,让大夫看病。”

  “还不是咳咳,还不是你一直在惹我!”慕轻歌恼怒的道。

  “手摆好一点。”容珏抿唇,“如果纳尼想自己继续这病恹恹的样子,要不要我现在就将你仍到门外的雪地去?”

  “黑心鬼!”慕轻歌咬牙切齿,在她心里容珏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都做得出来的,还不想躺在雪地里,乖乖的稳住手,“陈大夫,你看吧。”

  “是!”陈大夫颔首,伸手替慕轻歌把脉,在慕轻歌和容珏说话的时候他就一直盯着慕轻歌的眼睛看,在把脉的时候他视线也没从慕轻歌的眼睛上移开。

  把完脉之后,陈大夫道:“王妃是被冻着了,再加上心情浮躁,没注意歇息,才会病着了。”

  “煎一顿药退一下烧,再调养数日即可。”话罢,他拿起纸张唰唰唰的写了两张单子,道:“这一张是退烧药,这一张是调理身子的,调理身子的要待退烧了之后才能煎来喝。”

  “有劳大夫了。”管家没看到慕轻歌想看单子的目光,伸手将纸张接过来,拿出房间门外,吩咐人去执药煎药去了。

  大夫看完病,磨磨蹭蹭的收拾医药箱,一双老眼还是老往慕轻歌的眼睛瞟去。

  陈大夫看得认真,其他人则因为他的视线小心翼翼的,因为这房间里的人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自己四周的温度一瞬间下降了好些许,凉飕飕的。

  收拾好医药箱,陈大夫终究是忍不住,开口问慕轻歌:“珏王妃,能跟老夫说一下,您的眼睛是如何好的么?”

  “小姐就是按照之前我拿到您药房的单子喝了一些日子,眼睛就便好了啊。”春寒考略到慕轻歌的喉咙不舒服,替她答道。

  “啊!吃那单子上的药?!”陈大夫老眼圆瞪,“但是老夫明明记得那单子上的有好几味药是有毒的啊,吃了不是会……”

  春寒说得头头是道:“小姐说以毒攻毒,那几味药的毒性能相互中和掉,所以不会有事的。”

  “以毒攻毒?毒性相互中和?”陈大夫喃喃着这些词眼,神色有些激动,老眼期盼的看向慕轻歌:“珏王府,可否告诉老夫,给您开单子的高人到底是谁?”

  “咳咳!”慕轻歌一听,立刻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咳咳,不……”

  慕轻歌的话还没说完,陈大夫神色激动的打断她,道:“老夫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想去亲自去拜访请教一番,还望王妃成全。”

  丫的,你现在不就在拜访着么?

  慕轻歌暂时不打算让别人知道她懂医术,还是自己医治好自己的眼睛的。

  毕竟,一个瞎子活了十多年依然是瞎子,有一天却忽然自己开单子医治好了自己的眼睛,听起来是真心有些惊悚。

  所以,她眼珠子转动几下,编着理由道:“那,那个人只见有缘人,不会随随便便见人的。”

  “那可否请王妃帮老夫引见一番?”陈大夫对慕轻歌的话完全没有质疑,心驰神往的道:“老夫只请教一些许问题,不会太过分的。”

  慕轻歌闻言只觉得脑仁赤赤的疼,想了没想吐口而出,“我也不认识那人,他是忽然出现扔给我一张单子,说是可以医治我的眼睛的,让我去抓药吃……”

  “啊?”陈大夫很是失望,“原来您也不认识他啊……”

  慕轻歌这个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人连连的点头。

  春寒则眨眨眼,暗忖那单子上的明明是慕轻歌的字迹,明明是她写的,怎么就变成那什么高人写的了?

  “也罢。”陈大人倒是很看得开,“有些事强求不来,有缘总会见着的。”

  慕轻歌哭笑不得,他们倒真是挺有缘的。

  “既然如此,那老夫先走了。”陈大夫背起自己的药箱,嘱咐道:“王妃,您从小就体弱多病,这一次病了身子就更弱了,要好好的歇着。”

  虽是老顽固,但是人倒是挺好的。

  慕轻歌认真的颔首:“嗯,我知道了,您慢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