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十四章生病了

  一看到容珏,慕轻歌就想到容颖,立刻想从床上起来,但是她刚要动春寒连忙的将她押回了床榻上,“夫人,您发烧了,好好的躺着莫要动!”

  慕轻歌没理会春寒,眼睛酸涩的看向容珏,张开嘴巴话还没说出来,倒是先咳了出来:“咳咳……!”

  她喉咙跟烧了起来似的,越咳越疼,越咳越难受,就差没当场飙出一口血来了。

  慕轻歌难受得一边咳一边连连捶床!

  丫的,这是什么破身子啊,她不就熬个夜,穿少一件衣袍么,至于发个高烧来一个重感冒来惩罚她么?

  “你都咳得身子一弹一弹的跟一只弹跳的蟾蜍似的了,还有力气捶床。”容珏脸庞冷然,凉飕飕的道。

  “咳咳咳!”慕轻歌咳得更厉害了,眼珠子狠狠的剜着容珏,你丫的才是蟾蜍!你全家都是蟾蜍!

  世上所有的生物,慕轻歌最讨厌的就是蛇跟蟾蜍了,容珏偏生还要将她比喻成蟾蜍,也难怪她反应大了。

  “难道我说错了?”容珏指了指一侧的铜镜,“要不要我拿镜子过来给你照照自己的样子?”

  “咳咳!”别多想,这一次咳的人不是慕轻歌,而是素来沉稳规矩的管家。

  伺候了容珏这么多年,管家还是第一次见容珏说这么多话,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兴致盎然,有心思去逗弄一个人。

  忍不住想笑,忍得太辛苦才变成了轻咳。

  容珏瞟了一眼过去。

  管家立刻头皮一麻,当机立断的弓腰道:“老奴这就去看看大夫来了没。”

  “别,别走……”慕轻歌总算说出话了,声音粗了不止几倍,“你咳咳,我自己咳咳开药单就行……”

  “莫要听她的。”容珏不容置喙的道:“叫大夫来。”

  “是!”管家看看慕轻歌,立马办事去了。

  “不用咳咳!”慕轻歌想阻止管家。

  管家自然当听不到。

  容珏见她咳得脸蛋儿涨红,粉粉嫩嫩的,眸心一闪,转头吩咐春寒:“莫要愣着了,去兑一杯温水来给她。”

  “是!”春寒连忙去照办了。

  慕轻歌在被春寒喂了一杯温水,喉咙才好了很多,不过还是有些咳。

  容珏:“再给她倒一杯来吧。”

  慕轻歌连续喝了三四杯温水,喉咙才润了一些,咳嗽才平复下来。

  “你的声音现在粗重难听,你还是莫要说话污人耳朵了。”容珏见她气息才刚平复下来,就想开口跟他说话,冷冷清清的道。

  丫的,他真是够了!

  她现在声音是粗重了许多,但是也不至于难听到污人耳朵的程度吧?

  慕轻歌咬牙狠狠的瞪着他。

  “我知道你想开口跟我说什么。”容珏接过管家递给他的热茶,悠闲的抿了一口才道:“你是想问我关于五王弟的事。”

  “咳咳……”慕轻歌张口咳了两下,艰难的吐出一字:“说。”

  “子夜的时候他已经脱离危险了。”容珏淡淡道:“前不久宫里有人来报,说他已经醒来了。”

  “呼!”慕轻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那孩子总算没事,那孩子是她来到这个世上,第一个从一开始就对她有好感的人,还大大方方的将世上珍贵罕见的弓箭赠与她,她真的不希望他出事。

  还有就是,是她允诺他和他们一起上山狩猎的,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只怕她会难逃其咎。

  容珏就是慕轻歌心里的蛔虫,知道她在想什么,抿一口茶道:“虽然五王弟这一次被救了回来,但是他到底伤得重,恐怕要修养上一个多两个月才能完好。”

  话罢,他垂下漂亮的睫毛睨着她,“所以,经过了这一次,你以后遇到淑妃可要注意一些。”

  淑妃?

  慕轻歌昏昏沉沉的脑子转了一圈,才隐隐约约的记起三个也换曾听提过五王子是淑妃所出。

  慕轻歌招招手,让春寒再度给她端来一杯水,喝了感觉到喉咙舒服了一些,开口道:“皇上没追究我责任?”

  容珏不言。

  慕轻歌若有所思,她发现,只要提到宫里的人,皇上皇后啊什么的,容珏就脸色比较冷淡。

  虽然他这个人本来就比较冷淡,但是她还是能够发现,在提到这些人,他整个人都会冷清下来。

  既然他不说,慕轻歌也不再问,想了想忍不住道:“好端端,咳咳,他为何会从马背上坠下来?”

  说真的,由始至终慕轻歌都不相信容颖是自己从马背上坠下来的,而且坠下来就坠下来了,竟然还恰好被树枝给戳破了心脏,这未免巧合得太不正常了。

  “不知。”容珏清泉般的眸子闪过一抹深沉,“据说他出事的时候周围没有人,出事之后他晕厥的躺在原地两刻多钟之后才有人找来。”

  两刻多钟?

  慕轻歌皱眉:“他不是一直跟二王子三王子他们在一起的么,咳咳,为何唯独出事的时候周围没有人,还受伤了躺了两刻多钟才被人发现?”

  “你哪来这么多为何,”容珏不欲多说,微微欠身将她头上的湿毛巾拿走递给春寒:“重新换一条过来。”

  “是!”春寒颔首照办。

  “这件事和我有点儿关系,我想知道。”

  容珏慢条斯理的斜着眸子睨着她,不语。

  但是慕轻歌看他那神色,他仿佛就是在说‘就算你想知道,我也不想说’,将慕轻歌气得牙痒痒的。

  哼!

  如果她不是现在正病着身子动一下都困难的话,她就算是揪着容珏的领子也要逼问出答案来。

  春寒重新湿了一条毛巾回来,覆盖在慕轻歌的额头上,她刚做完这些动作,管家就领着一个老大夫进来了。

  慕轻歌转头看了一眼那大夫,一眼就认出了是陈大夫。

  得,固执的老古董来了,有他在,她就甭想采用自己的药单子吃药了!

  陈大夫一进门,就被躺在床榻上气游若丝双目却灵动,倔强不羁的病人给瞪了一眼,有些莫名,但是想到了什么,却吃了一惊,老眼诧异的盯着慕轻歌看。

  “慕……”大夫看到慕轻歌想叫慕小姐的,但是容珏轻飘飘的一瞥,他立刻改口:“珏王妃,您的眼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