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医妃 第七百七十二章 五年往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百七十二章五年往事

  她记得自己因为出任务而死,而她最敬重的赤大哥赤为止,也先一步,为了救她而死。

  在被黑暗淹没的时候,她从来没想到自己还能够再次醒来。

  她当初张开眼睛的时候,被太阳给晒醒的,当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给烧熟了似的,整个人难受得紧,眼睛转动一下,才发现自己正躺在江边,一身湿气。

  她那时身体虽然很弱,但是能判断出自己正在发着高烧,身上除了头很痛之外,身体也虚弱得紧,连站都站不起来。

  刚醒没多久,她又晕了过去。

  待她再次醒过来,一对老夫妇正好喂她喝药。

  两位老夫妇看到她醒了,甚是高兴,但想起什么,又难过的道:“你醒了就好,可惜你夫君了,他伤得好重,大夫说他估计醒不来了。”

  两位老夫妇所说的她的夫君,就是容擎之。

  根据两个老人的话,容擎之和她是一起被在江边发现的,看模样是被江水冲到这里的,两人都一身的伤。不过,容擎之比她伤得更重。

  她后脑勺和左侧头部,都有被硬物强烈碰撞的伤痕,这是她重伤发烧的原因,而容擎之头部也有伤,而且伤得不比她轻。

  更惨的是,他身上还中了好多箭。

  按照两位老夫妇当是的说法就是,看到他的时候一身血都以为他是死人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命大,一直拖着一口气不肯死。

  容擎之长得好看,又浑身是伤,老夫妇二人都心疼他,一直悉心照料。

  至于为何会猜测容擎之是她夫君,老夫妇的意思是,他们是一起被江水冲来的,而且都长得这么好看,一看就很有夫妻相……

  慕轻歌听着老夫妇的话,嘴角抽搐了一下,虽然她没有这个身体的记忆,但她醒来一看到容擎之只觉得他伤得重,便没有别的想法了,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过,既然慕轻歌自己已经醒了,她看他伤得很重,再加上长得好看,觉得就这么死了可惜,于是努力抢救他。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手上一没有手术工具,二没有好的药,她即便知道他身上的伤虽然很重,也不至于不能救,却还是没办法将他救醒。

  再加上他重伤被发现得太晚,虽然有她出手,不至于像别的大夫说的那样要给他准备后事,但是她也只能堪堪保住他性命而已。

  她救不醒他。

  他成了植物人。

  他一睡就是五年。

  在她的静心调理下,再加上她手上的工具和药越积越多,直到半年前,她忍不住了,就用自己研制的药和粗糙的手术工具,擅自给他动了手术。

  所幸,成功了。

  手术后的第二天,他便醒来了。

  他醒来看到她的时候,那眼神慕轻歌不知道如何形容,除了震惊,就全是喜悦,甚至她还看到他红了眼……

  当时情形太过复杂,再加上用简单粗糙的工具就将人救醒了,慕轻歌太过高兴,忘记一开始好好跟他沟通了。

  所以,当她高兴过后,问他是谁的时候,他好像有些惊讶,道:“我叫容擎之。”

  “容擎之,挺好听的啊。”好不容易救回的人,即便叫做陈猫李狗,她都会觉得好听点的。

  倒是容擎之,听到她的话,又是一愣,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问她:“……你,你叫什么名字?”

  “诶哟,你怎么连自己的妻子都记不得?姑瑶也不记得自己的名字,还盼着你醒来能给记起呢,谁知道你居然只记得自己的,却忘了姑瑶的!”当初老夫妇也在,听到容擎之这么说,一脸责怪的瞪着容擎之,那感觉就像容擎之是负心汉似的。

  “……妻,妻子?”容擎之又呆住了。

  慕轻歌很没好气:“大娘说的话,你就别信了。”

  容擎之没表态,只问:“你……姑瑶?”

  慕轻歌:“嗯。”

  当初她刚醒来,因为知道自己是穿越,她就说自己不记得自己姓名免得引人诟病,后来,她帮了村民不少忙,他们不知怎么的,就叫她为姑瑶了。

  一开始敏感期给并不喜欢这个名字,但被叫多了,她也就习惯了。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因为她出主意让县官们给他们修筑了堤坝等事儿,姑瑶这个名字就越来越响亮了,县官们过来拜访的时候,甚至尊称她一声姑瑶先生。

  村民听着,也跟着叫了。

  现在所有人看到她都唤她一声姑瑶先生。

  她一直以为他们叫自己为姑瑶,是因为她住在姑瑶山脚下,后来却发现,并非如此。

  传言姑瑶山乃天帝之女瑶姬亲自守护的神山,它护荫着姑瑶山脚下每一个人,所以很得称颂。

  只是,帝女名叫瑶姬不是么,跟姑瑶只是一座山。

  村民的意思就是,瑶姬尚未出嫁,就夭亡了,还化成了草,太过命苦了,而姑瑶则是能让帝女亲自守护的山,那么,地位福泽更甚。

  村民为此,还特意找来算命先生给算了一遍,算命先生的意思也是姑瑶这个名字最有福气,远胜瑶姬,比嫡女还帝女,精妙得紧。

  于是这么个名字,就拍案定下了。

  容擎之见她应声,又不说话了,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慕轻歌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问他:“我失忆了,你认识我么?”

  容擎之低头,好片刻才抬头颔首:“不认得。”

  “你当初为何会受重伤,还被江水冲下来?”

  容擎之看了她一眼,斟酌着开口:“家族斗争,遭人暗算,从江边坠落,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嗯,果然是大家族出来的人。”

  慕轻歌一看容擎之,就知道他肯定并非普通人,那模样那气度,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不过,她也看出了容擎之并不像多谈自己的家事,便没有再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他想说她便听,不想说她也尊重他。

  容擎之因为睡太久了,身体其实很虚弱,接下来的时间,慕轻歌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将他的身体稍稍调理过来。

  他有武功在身,调养了半年,倒是好得差不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