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医妃 第四百二十四章 少年高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百二十四章少年高官

  不过,连续赶路两天都没有碰到可以歇脚的地方,连一件破庙都没有,倒真是绝了!

  “其实也不算傻气。”容珏道:“关于这个问题,端木流月倒是曾经在朝堂上提过两回。”

  “哦?”慕轻歌当真诧异了,她自然知道端木流月没有表面看着那么风流纨绔,相当有能力,却想不到他竟然能提出如此有见地的事儿来。

  “后来失败了?”

  “如果成功了,这两天我们也不必在马车内过夜了。”

  “对哦!”慕轻歌拍一下脑袋,“不是说端木流月现在也在朝廷有要职么,为何他总是四处闲逛,从不见他上朝?”

  容珏轻飘飘地:“一个月前辞官了。”

  呃!

  慕轻歌无语扶额,“他现在也才十八九岁吧?不是正好是大展拳脚的时候么,怎么会辞官啊?”

  她想,端木流月应该是天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辞官的人了。

  容珏摸摸她脑袋,目光寡淡,“你可知端木流月是几岁上朝为官的?”

  慕轻歌摇摇头,“不知。”

  说也奇怪,管家给她的那一份资料当中,烦死与容珏关系好的,资料都是一笔带过的,这些事儿从未提及。

  “十二。”

  “那么年轻?”慕轻歌呆了呆,上辈子十二岁的人大多数才刚上初中呢,端木流月却上朝为官了?!

  “他一入朝便是正三品的工部侍郎。”

  “那他可是天启最年轻的朝堂大官?”

  “这倒不是,还有一个人与他同岁入朝为官,那人比他小了一个月。”

  “谁?”

  “洛叙白。”

  “哦,他啊,他现在是国监大人了啊!”

  几乎同年入朝为官,一个已经辞官,一个却是堂堂国监大人,比起来倒确实让人唏嘘。

  “不过,洛叙白刚入朝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正四品,如今的国监大人之位倒是凭他一脚一步的踏上来的。”

  慕轻歌很好奇,“两人能入朝为官可与家族有关系?”

  容珏扬眉,不答反问:“你觉得朝廷会让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随随便便的掌管六部要事么?”

  也就是说,这两人是靠自己的努力一步登天的了?

  这也太牛了!

  慕轻歌双目晶亮,想到端木流月辞官眼神却暗淡下来,“不能说说,端木流月为何辞官么?”

  容珏淡淡地:“举国建造菜寮之事,是他十二岁那年便提出来的。同年提出来的还有兴建水利,工信等,但是,实现的却寥寥无几。”

  “他提出的鲜少会出现在朝堂之上,倒是大兴土木,皇宫贵族等的府邸林林重建,税收只升不降……”

  慕轻歌越听越皱眉,不禁有些心酸。

  如果不是听容珏这么一说,她根本不知晓,原来端木流月这人还有这样的一面……

  她叹息:“端木流月……可惜了。”

  或许是上辈子她生活的环境太好了,国家建设无论哪方面都在积极的完善,和这辈子不同。

  她还是习惯上辈子的环境,所以有时候需要人提醒一下,才会想起这里的统治跟自己上辈子生活的根本不一样,倒是与上辈子那些历史上的君主集中制形式差不多。

  皇帝嘛,不都是想牢牢的把握住自己的权力的么?有多少人是真正的做到够心怀天下,心怀众生的,为众生着想的?

  容珏不置可否。

  慕轻歌脑子里有很多很美好很自在的想法,有时候他听了都会议觉得不可思议,怎么都想不明白她到底是如何会想出那样的东西来的。

  “他辞官的时候,是几品官?”

  “侧一品。”

  “靠!”慕轻歌拍案,“其实他十八岁便侧一品,已经很厉害了啊!”到达侧一品,官职应该早已比工部侍郎高上很多了,权利应该也是大很多的,但他仍然辞官,应该是遇上了糟心的事吧。

  容珏:“少年高官的帽子,他由始至终都戴着。”

  自己身边的人正在经历郁郁不得志的事,和在课本上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慕轻歌心里真的挺闷的。

  慕轻歌正想着的时候,忽然一阵冷风袭来,从车帘和车窗强钻而入!

  “呼,真冷。”慕轻歌打了一个寒颤,搓着手嘴巴在自己手心呼气,“什么鬼天气,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冷的天。”

  容珏见她冷,正要站起来,慕轻歌却笑嘻嘻道:“嘿嘿,别动!”

  话罢,猛地从小榻上蹦跶下来,一把朝容珏扑过去,自后方抱住了他的脖子,前胸贴着他的宽阔的后背,手儿调皮的往他衣领处钻进去,然后感叹一句:“呼,好暖和啊~”

  “冷害还从小榻上下来?”容珏也不恼她孩子气的动作,没好气的拧头捏捏她冰凉的有些红的鼻尖,“柜子里还有一张被子,我给你裹上?”

  “没用的。”慕轻歌脑袋搁置在容珏耳边,蹭着他暖烘烘的脖子和脸庞,摇头道。“马车到底不比房子,在房子里如果燃起柴火能驱走不少寒,如今在马车里大夜里风刀霜剑,别说一床被子了,即便是再要两床被子来,都不可能暖到哪里去。”

  话罢,她在容珏的侧脸亲了亲,笑嘻嘻的道:“长那么好看,亲起来都让人心情舒畅。”

  容珏很没好气,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她有这个胆子调戏他了。

  他反手拉住她一只正在他胸口乱摸,不知道是在取暖还是在点火花的手,一扯,她立刻自后方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啊!”慕轻歌被吓了一跳,连忙抱住他的脖子。

  容珏在她唇瓣上啄吮了一口,拦腰抱起她将她放回小榻上,掀开被子两人双双坐到小榻上去,并盖上貂裘被。

  “这样可好些了?”

  容珏背靠在马车的木板上,抱着她坐在自己腿间,让她的后背枕在自己的胸前。

  “嗯,这样暖多了。”慕轻歌颔首,微微抬头问他:“对了,今天你还没休息过呢,可要躺下来歇一歇?”

  “不用了,你躺吧。”容珏摇摇头,替她掖好被子,“我武功好,坐着闭目养神就相当于睡觉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