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医妃 第三百零六章 亦道姑姑怀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零六章亦道姑姑怀疑

  容擎之最迫不及待,他率先走了上去,而其余四个评委则跟了上去。

  其实亦道姑姑并不想上去的,这些画作待会有人会拿下去呈给他们看,他们根本没必要上去。

  但是大家都上去,她不好不上去。

  然而,总是多了几分不情愿,一边朝慕轻歌的方向瞪了一眼,恼怒想道:那贱丫头当真惹人恨,什么事就不能低调一些,非要弄得如此劳师动众么?!

  比试有一个计时的沙漏,容擎之远远的看到慕轻歌还在动着画笔,便一边上舞台一边瞟着那个沙漏,蹙眉道:“珏王妃,还不快些,沙漏里的沙快漏完啦,最多只剩下半半柱香的时间!你可要抓紧一些,时间到了,无论如何都要停笔啦!”

  “知道了!”慕轻歌一边挥毫题词,一边道:“就好了。”

  要是平时,五个评委上来,参赛者怎么都需要福身表示敬意,然而吏添香秦子清等人却个个站着一动不动的盯着慕轻歌的画,不知道是不知道五个评委上来还是怎么样,根本没有人理会五个走上来的评委,更加没有上前来问候。

  华老看着,忧心忡忡的道:“那丫头该不会画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出来,将其他人给吓着了吧?”

  容擎之在华老说话的时候,已经去到慕轻歌身侧了,看了一眼慕轻歌的画,他也呆住了。

  听闻华老的话,他回过神来,眼底全是赞赏和激动,大笑着道:“珏王妃的画确实将人吓着了,但是画的可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呼!累死姐了!”慕轻歌这个时候已经写好自的名字了,手中的毛笔随意的往一侧一扔,然后猛地甩动着酸软的手掌。

  “臭丫头,你怎么跟然丫头一个德行,都如此的粗鲁?!”华老上到舞台来,走近慕轻歌的桌子,没好气的道:“原本我还想你能将然丫头带好一点呢,如此看来……”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老眼便圆瞪,指着慕轻歌的画,指尖颤颤巍巍的,“丫,丫头,这是你画的?”

  “如假包换!”慕轻歌站着快速画了两个小时,浑身骨头都酸软了,闻言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蹦跶到华老身边,笑嘻嘻的道:“华爷爷,怎么样,能达到你之前说的一鸣惊人么?”

  “怎么还不能?!”华老伸手掐了一把慕轻歌的脸颊,气呼呼的道:“华爷爷在这里当评委这么多年,可没见过有人能画出这样的画来!”

  慕轻歌画的是一副情景图,里面画的情景和景物众人都非常熟悉,是皇城大街,景物是皇城的建筑和百姓。

  画里画着皇城的城市面貌和各种各样阶层的人在皇城街道来往行走的情况,里面展示了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

  这样一副画,不但内容丰富,画的处理方法非常精巧,画工已经到了精湛绝奇的地步了,里面的每一个人,每一样事物,就算再细小,她都勾勒得栩栩如生,简直看了让人拍案叫绝!

  华老一边说,一边激动的上前几步,走到慕轻歌的画旁,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啧啧叹息道:“你这一幅画不但画工一等一的好,已经可以用瑰丽宏伟来形容了!”

  其他评委看着,也很是激动,纷纷上前鉴赏。

  白老指着画里的很细小的人物,激动的道:“当真是绝妙啊!大家看看这里,这人物只有那么一点,但是脸部精细描绘,我们一看便能知晓他神色如何!背景和服饰用写意画风,逸笔草草却是神采飞扬,笔精墨妙啊!”

  众人对慕轻歌的画赞不绝口,慕轻歌的画每一处他们都细细的研究观看,越看越激动。

  其他是个参赛者站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只有忐忑的站在一旁,个个不是盯着画看就是盯着慕轻歌看。

  然而,无论她们是看向画还是看向慕轻歌,眼神里都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的。

  评委们盯着慕轻歌的画,久久舍不得移开视线,而观众们在比试时间到了,都回来等着宣布结果,等来等去评委们都只围着一处热烈讨论,完全没有宣布结果的意思,都忍不住焦心起来。

  不过,根据评委们说的话,众人也大概能揣摩到一点了,“是不是珏王妃的画让人大为惊艳啊?”

  “好像是呢!”

  众人纷纷道:“珏王妃好生厉害啊,我们也好想看看!”

  一共五个评委,其中四个评委是比较激动的,而亦道姑姑则显得冷静很多。

  一开始她看到慕轻歌的画也是很诧异的,而且不是一般的诧异,已经是到了不敢置信的地步了。

  看着其他人激动的模样,她反而一点点的冷静下来,凉飕飕的吐出一句:“大家觉得这可能么?”

  众人正兴致勃勃呢,闻言蹙眉:“什么可能不可能?”

  “呵!一个时辰内,画出这么一副宏伟瑰丽的画来,大家难道就不觉得诧异么?”亦道姑姑盯着慕轻歌冷笑:“这样的话就算是整个大陆的名家都做不出来,她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竟然画出这样的画来,大家看了难道就没有一点怀疑?”

  此言一出,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的人,都是一惊。

  而其他四个参赛者则你眼看我眼,一时间眼底好像都闪过了流光……

  慕轻歌眸子冷眯,“姑姑,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

  “亦道姑姑,没凭没据,便含血喷人,未免太不负责任了!”华老有些恼怒,皱眉道:“这画上墨迹都还没干呢,这画纸又是宫里提供的,方才其他四人还看着丫头渲染着色呢,你怎么就说出如此之话来?”

  亦道姑姑:“就这点墨迹和画纸就能确定这画是她画的了?”

  容擎之一把将慕轻歌的画纸举了起来,展示出背后被亦道姑姑看,一双代销的眸子闪现了寒光:“这背后的水迹,亦道姑姑可以仔细看看,还有,我们之前应该都看过珏王妃调的彩料,现在这些彩料已经被用得七七八八了,而画上呈现的颜色明显就是这彩料的颜色,这有何好怀疑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