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医妃 第一百五十章 夸下海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章夸下海口

  蒯烈门哈哈大笑,“忠勇侯未免太谦虚了,你可是天启第一的骠骑大将啊!”

  皇甫凌天一点也没有因他的赞美而脸色变好,依旧冷冰冰的道:“天启将才无数,这称号本候愧不敢当。”

  蒯烈门或许是看不惯皇甫凌天清高冷傲的模样,双眼肆无忌惮的看着皇甫凌天双腿,一副可惜的摇头:“无论是敢当还是不敢当,天启到底是折损了一位大将。”

  “你们天启有第一骠骑大将,我们北陵也有第一骁勇虎将。”这一次开口的是蒯紫映,她扬起下巴,一点都不怕刺激到皇甫凌天:“我们的第一骁勇虎将原本还想和北陵的第一骠骑大将来比试一番的,看来现在没必要了。”

  这话一出,慕轻歌看到皇甫凌天抓着轮椅的手背,青筋凸起!

  慕轻歌摇摇头,唉,虎落平阳被犬欺,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一辈子,世界上总归是如此。

  由始至终,蒯烈风这个大王子都没有说话,对于蒯烈门和蒯紫映的失言,也没有出言制止。

  冷清镇静如此,还真是一个强敌。

  感觉到慕轻歌的视线,蒯烈风抬了抬眼。

  他眸子除了冰冷,便什么都看不出来了,无论多寒冷,多阴鸷,多桀骜的目光慕轻歌都看过,蒯烈风的目光她并没有在意,只觉得被人这样看着没意思。

  她转回了视线。

  蒯烈门察觉到了皇甫凌天的失控,有趣的问:“天启忠勇侯,不知……你的腿可有恢复的可能性?”

  往别人伤口撒盐,大家都为蒯烈门所不齿,但是面对这样尖锐的问题,他们却无从帮忙回答。

  顿时,偌大的宫殿内,一片安静。

  蒯烈门笑了一下,“我们天启与北陵到底是友好之国,如果天启御医没法治,倒是可以让我们北陵的御医来瞧瞧。”

  皇甫凌天拒绝:“不必了,谢二王子好意。”

  “为何不必?”蒯烈门悠悠的道:“忠勇侯你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将奇才,当年和我们北陵南边那一场战役,至今让人佩服,难道你甘心从此一辈子都被困在这轮椅里面?”

  当然是……不甘心!

  就算皇甫凌天不是天启第一的骠骑大将,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不甘心一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只是……不甘心又能如何?!请来的所有的御医大夫,对他的腿都束手无策!

  皇甫凌天痛苦无奈,天启的其他人听到蒯烈门这样说话脸色都并不好看。

  蒯烈门对这样的情形很是满意,笑着道:“恰好这一次我们北陵也带来御医过来,不如就让我们北陵的御医来瞧一瞧如何?”

  “不必了。”

  “天启忠勇侯,你何必……”

  慕轻歌非常不喜欢蒯烈门,来到这个世上第一次多管闲事:“北陵二王子话儿真多,表兄说了多遍不必了,难道都没听见么?”

  众人都想不到慕轻歌会在这个时候说这么一句话。

  而且还是一句带刺的话。

  纷纷看向她。

  端木流月贼兮兮的笑了,坐在容珏后面一排,听见慕轻歌出言,暗暗用腿踢了一下他的椅子后背。

  容珏淡淡喝茶,恍若未闻。

  端木流月翻了一个白眼,在他背后很小声的道:“小歌儿待凌天好像真的有些不同啊,你不担心啊?”

  容珏点尘不惊。

  慕轻歌自然不知道端木流月和容珏两人如何,众人打量她,她便大大方方的任由众人打量,而她的双目则不躲不避,直直的对上蒯烈门的。

  她方才一言并不是她冲动之下的产物,而是皇甫凌天让她想起了她上辈子的一个战友。

  一个被人称为战神的战友。

  出任务,那个战友最为勇猛,也最被人赏识,但是一次失手他双臂被截肢,曾经他敌对的人人都过来踩上一两脚。

  后来,她那个战友摒弃了国家给的所有医疗福利,消失无踪了。后来听说截掉的双臂因为医疗不当受到感染,去世了。

  曾经踏上过巅峰的人最为骄傲,他们既然能上到巅峰的那个位置,自然是经过了无数磨难无数努力。

  这样的人,一身傲骨,能经历得起风吹雨打,但是宁死也不容别人践踏他们的尊严半分!

  这样的勇士难得一见,慕轻歌不希望看到皇甫凌天的下场也如她战友那般。

  “本王自是听见了。”蒯烈门对慕轻歌这样跟他说话非常不悦,“本王也只是关心忠勇侯罢了,四王妃你言辞何必带刺?”

  “表兄的腿无需北陵二王子多操心。”

  “多一个御医看看多一份希望,难道四王妃不希望忠勇侯腿好么?”

  “自是希望,不过,不必麻烦北陵的御医罢了。”慕轻歌淡淡道:“因为天启也有人能治好表兄双腿。”

  慕轻歌这话一出来,众人脸上没有浮现什么惊喜的神色。

  因为,他们都知道,已经半年多了,皇甫凌天的腿无论是哪个御医大夫都束手无策。而且替他医治过的御医大夫在替他看过之后,都直接说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了。

  所以,对于慕轻歌的话,大家只当她是为了应付蒯烈门嚣张气焰而随口说的话,并非真话。

  不过,在场天启的人觉得慕轻歌是随意说的,但是北陵的蒯烈门和蒯烈风却不是这么认为的。

  蒯烈门睨着慕轻歌,问:“哪个是谁?你?”

  蒯烈门刚问完,蒯烈风便眯着眸子,抬眼看向慕轻歌。

  对于蒯烈门这一个‘你’字,天启的人觉得莫名其妙,想了想,也只当他这是在讽刺慕轻歌。

  慕轻歌扯了一下嘴角。

  看来上次在甄喜楼那一次出手,让他们注意到了她研制的毒别具一格了,所以才会这么问。

  慕轻歌对蒯烈门嘴里的‘你’字当听不到,只道:“是谁二王子不必知晓,只是不出一年,表兄的腿会恢复到像以前一般的,也就能和贵国的第一骁勇虎将比拼一番了。”

  皇甫凌天一天,脸色非常难看,双目瞪向慕轻歌。

  天启其他人也闻言皱了皱眉,觉得慕轻歌这海口夸得太大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