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白的田园生活 第三百九十九章:我倒要看清哥哥还要不要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亏你还披着文人墨客的外衣,枉为嘉成第一才子,你知道什么叫强抢民妻吗?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顾二白紧眯那双含着闪闪寒星的眸子,反手紧握着冰冷的刀柄,一瞬间狠狠的抬手,在他紧搂着腰背的五指上划了一刀。

  这一刀下去,触及筋脉,伤口不浅,鲜血在刹那间顺着深壑的伤口浓稠滚出,掺和着酒精的味道,恶心得令人眩晕。

  郑毅紧紧环着她,全身心沉浸在无尽的喜悦中,哪能料到变故竟来得这么快。

  一瞬间,只听得怀里的人儿嗓音狠决,手背倏然吃痛,他手臂几乎条件反射痉挛了一下,就连紧紧抱着她的身子,都松了好一圈。

  顾二白见势,眼疾手快的趁机抬腿,坚硬的膝盖在他档间狠狠一抵。

  男子命根处受到致命的打击,神情大恸,一时无法言喻的痛楚传遍四肢百骸,连带着白面上的突兀五官都扭曲成一团。

  “啊……”

  男子仰面发出抽痛的哀嚎声,蓦地松开了她,整个人屈着身子连连后退,直到碰到小腿碰到矮柜,身形栽倒在地,彻底蜷缩在一角。

  顾二白手里还握着刀,望着他那般伛偻痛楚的模样,逐渐隐进黑暗,她的小臂隐隐些颤抖,面上的惊慌还未散去,转脸就朝外跑。

  满脑子想的都是快走,快逃离这里,逃离这里……

  她惊慌失措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摸上门栓,猛地往后震。

  纹丝不动……关、关死了?

  不可能……

  “咣~咣~咣~”

  剧烈的拽门声汹涌澎湃而来,一阵比一阵急切,一阵比一阵惶迫。

  像被关进囚牢里,拼命要逃出的雏鸟振翅。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可能,开门~门外有没有人啊!”

  顾二白几乎要急哭了,她扯着嗓子朝外喊,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双臂猛烈的晃动门栓。

  用手中的玄铁短刀去剁挖、手握成拳去轰砸、甚至用身子去撞……

  修长的指甲不知刮到了哪里,接连划劈了两三跟,细微的木屑扎入指缝,红色的点点血液顺着指甲缝隙像一条蜿蜒的蛇,缓缓流入掌心。

  她吃痛的将指尖含在嘴中,眼泪急的簌簌往下落,可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门,从外面被栓上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的神情几度崩溃。

  “有没有人啊,救救我~”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瓷器碎碴被拨开的声音,酒坛翻滚溅落浊酒的声音,身体拖行的声音……

  她猛地转过身子,看着那伛偻在黑黢黢地面上的男人,此时正渐渐回过温来,伸出满是鲜血的手脚,一步步的朝自己爬来。

  “啊……”

  她尖叫一声,嗓子因极度的恐惧早已嘶哑的不成样子,不知到底是发出了声音,还是其实只有自己微薄的理智才能听到。

  小女人握在手里的刀越来越紧,几乎是用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紧的攥出了汗水,顺着掌纹中线,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声音都清晰可闻。

  “二白……”

  男人低低的发出了声音,带着些痛苦的笑意,他匍匐在地上,身子都在颤抖。

  “救命~救命~”

  她咬紧唇,双手颤抖着又猛地转身,疯狂的砸起门。

  有没有人能救救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门外骤然传来一声凄厉无比的笑声,贯啸长空。

  猖狂、得逞、快意、酣畅淋漓……

  说不尽的万般情致,透着那透着细细门缝,像一把沾满鸩毒的利刃般狠狠刺来的眼神。

  “顾二白,你也有今日!你不是很得意的吗?嗯!”

  院子中,江璃儿猛地扑过来,庞然的绢纱金丝绣花长裙,牢牢堵住本就逼仄的门缝,那咬的‘咯吱咯吱’森森作响的牙齿,和着一脸阴毒至极的表情,搭配起来,瘆人至极。

  ……像魔鬼。

  顾二白猛地被这样一张脸吓得朝后瘫坐了一步。

  那一瞬间,她真以为自己到了地狱。

  从来没在任何地方,见过这样的表情,听过这样的笑容,像是切肤之痛、恨之入骨。

  “我等了十五年,顾二白你知道吗?这十五年,你知道我费尽了多少心机,手上染了多少鲜血,才走到今日的吗!

  我为了清哥哥,为了铲除那些痴心妄想,想要接近清哥哥的人,泯灭了这个年华里女子所应有的所有美好,我沦落成了一个不敢闭上眼睛的恶魔,把我但凡心存的一点良善都喂了狗!

  我甚至曾经为了他褪掉了一层皮,你知道吗!”

  女子尖利的指甲死死的剐蹭着门,划出一道道刺耳扎心的声响。

  成串的眼泪,在那张苍白近乎病态的笑脸上肆意流淌,痛苦和笑容交织,恨意和艳丽纠缠,竟难得的,没有一丝违和。

  “不,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苦苦等待一个人十五年,却连一个笑脸都等不到的痛苦;你不知道即使你做出比常人多一万倍的努力,他也视若无物的卑微;你更不知道,被他弃如敝履,却依旧要像癞皮狗一样摇尾乞怜的活着!

  你不知道我离不开他……可你还要来抢。

  你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一切你都与生俱来,甚至连个身世都没有,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得到所有人的喜爱……

  清哥哥,这些年他何曾对任何一个女子另眼相看?

  可是你一出现,他整个人都变了,不该这样的,我才是他未来的妻子啊!我等了他这么些年啊,你算什么啊顾二白,你跟我说你算什么!”

  女子说着说着,就像疯了一样,声带劈裂、浑身颤抖,就连脸上嫉恨的泪水都随着发颤的面部狠狠地晃动着。

  你想象不到那因殷迫咬合的牙齿,由于过度用力,从牙龈根处都沁出了血,疯狂的眼泪顺着脸颊混合入口腔。

  整张脸都是模糊的,血肉模糊。

  那该是有多恨啊……

  门板依旧在她手中剧烈晃动。

  顾二白却瘫在地上,惊惧的一步步的往后退。

  面前的女子,就像鬼,她以前不理解,世界上真会有‘扒皮饮血’般的恨吗?真的有。

  江璃儿的眼神……是想让她死。

  她是不会让她活着出去的。

  江璃儿看着她的动作,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笑的浑身都跟着颤动,她仰面朝天,这般开怀的笑,就像驱散了人生的乌云,抵达破晓之际的笑。

  老天有眼……

  “怎么?你怕了?顾二白你也有怕的时候吗?

  你不是整天都笑的很开心吗?比傻子都开心吗?

  你不是拎着我的衣襟,跟我说清哥哥只能是你一个人的吗!

  你不是把老夫人和庆家二老都哄得团团转的吗?

  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到,欺瞒不了,还有什么能让你害怕的事吗?我还以为你无所不能呢。

  哦……对了,你还有魅力的很,你不仅能勾搭到清哥哥,对其他男子也决不手软。瞧瞧你身后,这个声名赫赫的才子啊,愿意为了你毁了他自己呢,愿意为了你去算计养他十六年的父母呢,还愿意为了你去金榜题名呢!

  怎么,你不感动吗?苍天有眼,有情人终成眷属,现在你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哈哈哈哈哈……”

  江璃儿说到最后,愈发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像颤抖在风中的牡丹,骄傲、张狂。

  “江璃儿……”

  顾二白瘫在地上,双脚无意识的挪动着,她手里还攥着刀,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外面那个猖狂到极致的女人,晦涩不清的眸中不知闪过什么样的情绪,最后终于从嘶哑不堪的嗓子里,扯出一抹声音,“江璃儿,你收手吧,天道好轮回的,你收手吧。”

  “收手!”

  闻言,江璃儿猛地垂下头,亟亟热热的眼神像一匹蚕食羊羔的虎狼一般,狠狠的看着她。

  “从八岁那年,我亲手用热水,烫死一个老夫人要送往清叔卧房里的及笄女子时,我早已就收不了手了。”

  “……”

  几乎在一瞬间,顾二白朝后条件反射的退了几步。

  原来那种暴戾至极的气息一直都不是错觉,原来她不像魔鬼,她是魔鬼本身。

  “呵呵呵呵……”

  江璃儿看着她惊悚至极的反应,嘴角流溢着的那一丝残忍的笑容,愈扩愈大,将满口红舌血牙展现得淋漓尽致。

  “怎么,这你就怕了?顾二白,我以为你起码会比我想象的坚强点。

  在一品斋,清哥哥对你发了这么大的怒火,你都承受得住,你还会怕这些?你是不是装给我看呢?

  你知道那时如果是别人,让他发这么大的怒,他会怎么做吗?

  你想不到,他会比我残忍千倍百倍……所以,你是多么幸运啊,清哥哥宁愿毁了自己,都不愿对你做什么,你是不是特别得意?你到底修炼了多大的魔力!

  可惜啊……这一切都要作废了,你得意不了多久了。

  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坚强,坚强到被郑毅侮辱后,门外还有千夫在等着你,直到把你彻底玩烂,到时候,我倒要看看清哥哥还要不要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