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白的田园生活 第二百六十七章:场主跟夫人闹小情绪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夫人~”

  “夫人来了~”

  “让开让开~”

  赌桌旁,一众汉子转身看到动静,原本聚拢的人群散开,纷纷恭恭敬敬的颔首给刘管家和夫人开道,垂下的面上皆暗暗带着相觑的惊喜神色。

  太好了,夫人来了,场主的注意力终于可以转移开,不再折磨他们了。

  解放!自由!

  “嗯。”

  顾二白朝着他们礼貌的回着笑,朝前走了几步,略略抬头看着人群遮蔽处,缓缓显露出的男人身影。

  嗯,换了身衣服。

  玉冠墨袍,缜系腰带,清面耀人,从上到下皆穿戴整齐,除了那张英朗的脸庞,其他地方,皆严严实实。

  顾二白看着满意的点点头。

  清叔果然就是清叔,她的眼光哪里会错,即使坐在一众糙汉子中,也尽显脱俗气质,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帅炸裂,高冷禁欲男神形象,只要一眼,便可轻易攫取别人的目光,像磁石般紧紧吸着不放开。

  不过还好没有被完全同化,若是他敢像这群风骚的汉子们一样,赤肩搭汗的,露福利给这一群暗搓搓饥渴相守的小姑娘们看,她非得打断他的胡萝卜。

  “叔!”

  顾二白抿着笑唇臆想,一汪弯月水眸里溢出满意之色,不由的加快脚步,一个箭步到了赌桌旁,灵巧的双手撑着赌桌,微垫脚尖,将微扬的下巴凑到赌桌那头男人面前。

  “我来了!”

  惊喜的语气落下,小女人的姿势足足持续了三秒。

  空气中有一瞬的微滞,男人依旧没有抬头看她。

  “……”

  顾二白亮晶晶的眼睛缓缓的转了一圈,寻思着是不是自己这姿势、语态太欢脱了,年庆,其实应该是一件特别庄重的事情,自己应该矜持保守些。

  可是……今晚的庆祝明明很嗨啊。

  或者是……清叔在他这一众‘狐朋狗友’中,想让自己表现的温文尔雅、端庄懂事些,好充分满足他大男人的虚荣心?

  嗯,可能是。

  顾二白暗暗点头,刚想收回动作。

  此时,面前的男人却不期然抬了下眼皮子,看着她,只是浮光掠影的一瞬,便移开了。

  男人削薄的唇紧紧抿着,深邃见不到底的双眸凌射着冰刀,盯着她那一刹那的眼神,说不出的寒光涔涔。

  “……”

  顾二白甚是莫名的眨了眨眼,这是……生气了?

  嗯,他一般生气好像都是这样,不过以往都带着点嫉妒燎原的味道,今天,好像有点……不满?

  看来是真生气了,刚才刘管家说他生气了,她还以为是他故意交代的呢。

  可能还真是因为她来晚了,哎呦……一个大男人,等一会都不愿意。

  一旁,狗蛋身后的众弟兄们,个个贼贼的暗暗互相挤眉弄眼。

  看见了没,场主等着急了,还跟夫人闹小情绪呢……

  平日里是谁说场主高高在上,完全不接地气的,那是因为还没遇见让他想下凡的人。

  现在遇上了,不比咱兄弟谁都矫情。

  刘管家见这场面,像看着两个孩子般,内心轻笑,懂事的伸手请她往场主身边的座椅,“夫人,您请坐。”

  顾二白挑了挑眉,点点头,微抿着唇畔,绕着桌子朝对面走过去,仔细想着,小夫君生气了,该怎么哄呢?

  在线等,挺急的。

  只顾着默默想招的某白,完全沉浸在思索之中,却没注意,顾亦清面前一堆小山般的银子,不知什么时候,竟神不知鬼不觉的掉下来一块,还恰好掉在她脚下正前方。

  “……”

  刘管家自然是细心的注意到了,先是想到夫人踩上去的后果,心里‘咯噔’了一下子,随即像想通了似的,瞅着场主微不可察的动作,不由的乐了,默不作声的继续引她上前。

  “啊啊……”

  下一秒,顾二白果然不出意料的踩到了那块坚硬的‘石头’上,当即脚下一滑,嗓中失叫,整个身子倾倒状,正朝着……面前器宇轩昂的某叔扑去。

  顾亦清线条英朗的面上毫无波动,像是根本没注意到这个意外,又像是注意到了没打算拉她一把,可如果这样的话……

  顾二白就直勾勾、无比凶猛的扑到了男人的怀里。

  “啊……”

  倒下的时候又是一声尖叫,由于男人并未有所动作,顾二白怕摔到地上,便条件反射、手忙脚乱的勾住他的脖子,整个身子都坐到了男人的腿上,潋滟的红唇不经意从他的侧颊擦过,就像……偷袭一般。

  “哎呦~”

  “喔嚯~”

  见势,一时间赌桌处汉子们都炸了开来,有的惊呼不已,有的故作惊叹,甚至有些高昂的口哨庆幸声已经响起。

  没想到,夫人居然这么热情似火,场主血气方刚的,哪能招架得住啊。

  瞧瞧,场主的后耳根都有些微红了……

  直到顾二白彻底稳住身形,惊慌的抬头,眸中映入男人近在咫尺的下颌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动作,有多么的不雅。

  活生生像个女色狼,整个人直接扑坐在到清叔怀里,双手紧紧勾着人家的脖子不肯放松,周身充斥着男人身上独具的好闻气息。

  “哈哈……”

  再配合着四周糙汉子们的调笑暗庆声,一时害臊羞恼愈加袭脑而来。

  “我……我……我对不起……”

  顾二白低着头,像只遇到风暴的鸵鸟似的,声音巴巴喏喏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不觉,胡言乱语的竟说出了句道歉的话,暗暗恼恨,她借着男人的肩膀,就要起来。

  却不想,这边腿上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腰间却忽然抻过来一只大掌,死死的握着她的身子往怀里按。

  “嗯……”

  顾二白敏感惊呼,反应不肖一秒,下身也被男人的两只大长腿牢牢禁锢其中,丝毫逃脱不得。

  “……”

  顾二白看着自己整个人,像被完全锁在他怀里一般,惊讶的眸色不禁流转,刚想抬头问他什么意思。

  不想,自己的头也被男人坚硬的下颌紧紧抵住了,鼻子紧贴着他性感的喉结。

  “……”

  此刻,怎么看,小女人都像被嵌入男人的身体,连为一体似的。

  顾二白一阵无语,这还用问吗?

  伤自尊了我叔,你这个姿势,是对你媳妇身高十足的鄙视。

  “哦呦~受不了受不了……”

  “我的心啊……”

  一旁,单身汉们再也看不下去了,捂着眼睛,直虐的心肝脾肺肾都疼。

  场主果然做什么事,都不放过他们,下手这么狠啊。

  这漫漫长夜要他们怎么活哟~

  “继续。”

  长桌尽头,场主一番行云流水的动作,仿佛自己浑然不在意。

  表情似乎还像方才的一潭冷泉般,毫无波动,不过之前寒冽的嗓音,此时却无端多了几分难以言说的嘶哑味道。

  什么……继续?

  狗蛋一听这话音,反应过来,吓得差点腿软。

  不对啊,怎么还继续?场主您和您的小夫人卿卿我我、调情细语,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还记着这茬?

  “喂……”

  “放开我……”

  男人怀里,某个小女人被抱的严严实实的小女人,被他胸腔传过来阵阵温热气息,烫的面红耳赤,实在忍不了,暗暗地伸出食指,戳着他的胸膛。

  顾亦清顶在她鼻尖上的喉结轻滚,像是没听见似的,伸手按着她不安生的柔荑,牢固的贴在自己的胸膛。

  “……”

  这男人……

  顾二白感受到面上痒痒的,执拗不过他,干脆低下头窝在他怀里,没脸没皮了,反正他都不在乎,她怕什么,反正是他先动的手。

  玲珑木探出头来:小主人,你确定吗?

  “……”

  是石头先动的手。

  女人的紊乱,极为不均匀的鼻息洒在男人的脖颈,顺着突兀的喉结朝下,窜入衣襟,朝着跳动的胸膛进发,痒痒的挠人心肺。

  顾二白本来心慌又心虚,不由得在男人的怀里扭了扭身子,然后,就感受到了胡萝卜。

  “……”

  额间暗暗跳了跳。

  这也太快了吧。

  眼珠子转了转,她将温软的小手放在男人的左胸膛,明显感到那道伤疤沟壑下,如雷的心跳还在飞快加速,俨然有风起云涌、一发不可收拾的架势。

  然而……某狼表面上还故作沉静,装的像柳下惠似的。

  顾二白暗暗抿着嘴笑,微微磕了磕他的心脏位置,这男人,太闷骚了。

  耳际,蓦地传来一声低沉至极的威胁砂嗓,“你再动一个试试?”

  “……”

  顾二白立即噤声,收回了手,正襟危坐。

  指甲无意剐蹭过心上那道伤疤。

  身下的胡萝卜,也随着心跳飞速的膨胀了。

  顾二白……忽然很怕她又悬空。

  ……

  “来来来……都别愣着了,没听着场主说吗?继续继续,这回该轮到狗蛋哥你了哈,手气好点,别像前几个似的瞎猜,一刻钟都坚持不到。”

  此时,长桌边唱蛊的方帽小厮闻场主发生,悠哉的端起骰盅,脸上神情得意的朝着狗蛋笑了笑。

  可怜狗蛋脸上瞬间蔫吧了下来,在众人的逼视下,乖乖的掏出浑身上下全部的十两银子,认栽的放到桌上,神情沮丧的挪着屁股,坐了上去,就像要来跳火炉一般凄惨。

  开赌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