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二白的田园生活 第二百四十八章:清叔无处不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势,小鹉皱眉,不耐的刚准备收回脚。

  却不想,床上的顾二白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起身扶起了那少妇,“他不是神仙,只是坑钱的小鬼,你求他没用的。”

  小鹉,“……”

  “那我该怎么办,有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办,我害死了我的哥哥,是我害死了他,他这么多年,一直在努力,努力出人头地,有朝一日,能把我们母子赎回去,但是现在,他功成名就了,他终于成功了,而我却毁了他的一切,把他害的啷当入狱了,他再也没有希望了……”

  那少妇抱着她,痛哭流涕,情绪崩的俨然濒临绝望。

  顾二白环着伤痕累累的女子,受她的情绪感染,一时心里五味杂瓶,尤其是看到那熟睡中的小包子后,一股怜悯之情油然而生。

  “别怕,振作起来,事情肯定还有挽回的余地,你跟我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或许我可以帮你。”

  她手掌轻拍着少妇的背,温声安慰她。

  “夫人您想帮她?”

  话落,小鹉低头满目难以理解的看着她。

  据他所知,这家人和小白丫头,可半点关系都没有。

  “不行吗?”

  “行,这种得不到一丝利益的事情,只有冤大头才会做,挺符合夫人您的。”

  “……”

  顾二白皱眉望着他摇了摇头,禽类哪会懂得人类之间的惺惺相惜、同舟共济。

  况且,刚才贼三想杀她,现在郑毅又因为杀贼三而入狱,怎么说,她这个受害当事人都应该出手相助。

  小鹉被鄙视了,扯了扯嘴角切了一声

  “您倒是会给自己戴高帽,都说了人郑毅是因为自己妹妹受辱才冲动杀人的,您在这自作多情什么呢?”

  “……”顾二白不理他,扶着少妇坐到了床边,“你且和我说说,郑毅和你……,你们家的具体情况,咱们到了官府,才好和知府伸冤。”

  “嗯。”少妇含着泪哽咽。

  小鹉看着,好笑的盘着腿,坐在了板凳上看着顾二白。

  这个小白丫头,有时候古灵精怪的做事刁钻狡猾的很,有时候又圣母心发作连闲事都要管,脑洞清奇却不乏善良本质,确实有趣,怪不得场主爱不释手。

  “我们家祖上是经商小户,小时候,一家四口,我与哥哥是龙凤胞胎,父母勤勤恳恳做着小本生意,家境倒也殷实幸福,但渐渐的,父亲生意失利,开始日渐堕落,不知何时竟染上了赌瘾,经常十天半个月沉溺在赌场,不肯出来,母亲怎么劝都不行

  本来凭着家底,母亲继续刺绣,生活勉强也能维持,只是没想到,父亲最后竟然因赌失智,丧心病狂,输光了家里的所有银子,还将我们一家老小,全部当作筹码押了出去,送给郑家老爷。

  后来母亲才知道,郑家老爷是早已看上她,故意设个套让父亲往里钻,母亲不堪受辱,嫁到郑家当晚,悬梁自尽。

  郑老爷愤恨,便将气撒在了我和哥哥身上,郑家本来只有一女儿,若是肯留,也只会留男孩,便把我哥哥留下当做义子,而把我,直接卖到了三哥家做童养媳。

  从那以后,我在三哥家便过上了牲口不如的生活,好不容易等到及笄,我寻思着正式嫁给三哥也能好过些,却不想大婚当日,家里的老头子死了,我便顺理成章成了所有人口中的丧门星,三哥对我的打骂愈加严重,时常宿醉,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情。

  没过多久,我便怀孕了,怀孕期间,他因无法泄、欲,三番两次对我施暴,花花几次差点小产,后来我没想到他会压不住禽兽本性,竟强、暴了赵家姑娘,致人疯癫,我劝他去投官,他不听反而又将我打一顿,后来不知为什么,这事传到了场主耳中,场主治理严格,自然容不下他。

  我以为他要死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他残破个身子又回来了,大抵是做不了正常男人了,回来后心里变得更加可怕,时常发疯,不肯相信花花就是他的孩子,他像一个疯子。

  即使我不顾一切离开他,也根本逃不出他的魔爪。”

  她说着,不由啜泣出声,顾二白安慰了好半天,她才继续说起郑毅。

  “因为郑家正室一直没能给郑府添个儿子,我哥哥与生俱来又带着些倔强和才气,所以郑家由一开始的对他泄愤,到最后开始慢慢对他寄予厚望。

  郑老爷希望哥哥能彻底把郑府,当做自己的家,便不允许他来见我。

  对外声称,哥哥就是郑府的大少爷。

  我记得有一次,哥哥实在想我,便偷偷跑出来欲与我见一面,被郑家人发现后,拉回家活活打了半个月,都下不了地。

  从那以后,哥哥被郑家看管的愈加严格了,我也不让他再来了。

  哥哥偏爱政事诗才,可是现如今商道盛行,郑家爱财,便想让他经商,哥哥不肯,前两年背着郑老爷偷偷去参加科考,却被郑老爷连夜赶到荣安,给骂了一通,还用我威胁哥哥。

  哥哥百般受阻,科考上只写了一半,便愤然痛心放弃,可当今皇上圣明,一眼便看中了哥哥的才学,派官兵邀他入朝为官,郑家不许,暗暗又给他施加压力,逼他拒绝,哥哥执拗不过,便忍痛给拒了。

  其实,郑家就是怕哥哥有朝一日成为国之栋梁,会报复他们对他所施加的所有恶行,才一直想牢牢把控于他。

  越往后,我在三哥家越过越惨时候,哥哥实在看不下,整日想着法子出人头地,郑家的小女儿爱慕哥哥,可哥哥心思根本不在儿女之情,郑怜儿看得出来哥哥是个有志向的人,为了哥哥她不惜与家人反目成仇,郑家这才愿意放开哥哥,同意他前去科考。

  这回……哥哥终于考上了,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我接回去了,可是,万万没想到,竟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哥哥十几年的努力,今天却因为我,毁于一旦,如果哥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不如都去死了罢了,反正从始至终,不过是最卑贱的一抔黄土。”

  少妇悲戚的一番话落,顾二白嗓子干涩,发现不觉很多事情都恍然大悟了起来。

  譬如她之前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绿衣姑娘—怜儿,会喜欢自己的哥哥,原来郑毅竟是义子;

  为什么那天在湖边,他故意让自己靠近,激怒清叔,原来他的志向根本不在经商,更不想去做什么账房先生。

  原来,在郑毅光鲜的外表之下,竟覆盖住如此的伤痕累累。

  顾二白忽然对那日湖畔他的消失释怀了,他还有很多很多重要的事情去做,背负着如此深仇大恨,的确每一环节都不能出错。

  “二白!黑狗血来了!”

  此时,屋内正沉浸在一片悲凉氛围之中,门外,墨染却精神奕奕的抱着一盆红乎乎的血水跑了进来。

  顾二白看着他怀里的黑狗血,呼吸一滞,又有点要晕血的征兆了,“……你丫快给我端走!”

  总有小受要害正宫。

  小鹉抽了抽嘴角,起身望着墨染,这怕是个傻子!

  “妖怪!你休想伤害二白!”

  墨染望着他,眼中大男子保护小姑娘的勇气,瞬间覆住了恐慌,怀里的黑狗血晃晃荡荡的。

  小鹉切了一声,瞬间变成了一只扑棱棱的鹦鹉飞走了。

  这种不给钱的好人好事,他才懒得做。

  “二白,二白他有没有伤害你?”

  墨染见妖怪飞走,连忙放下黑狗血,跑过来双手牢牢抓住她的双肩,仔细查看顾二白。

  “……”好想打受怎么办?

  顾二白勉强的朝他挤出来一个似笑非笑的假笑,“作假做到底,借你马车一用,去一趟县衙门。”

  墨染,“……”

  “姑娘您是要去见官吗?”

  少妇闻言,紧张的抬头问她。

  顾二白点头,“对啊,你们家这么多冤屈,为什么不去伸冤,就算以前是因为你们父亲赌博没有理由,可是单看贼三这件事,郑毅也不可能被一棒子打死。”

  少妇望着她,连连哽咽,“谢谢……谢谢姑娘。”

  一旁,墨染定定的看着她,眼神坚定

  “二白,既然你想帮助他,那我也愿意帮助你。”

  “……”就借你个马车,你犯得着吗?

  “实不相瞒,县太爷是我二舅。”

  “……”

  “……二舅好,呸!二舅好啊。”

  顾二白蓦地笑出了声,“这么巧?那你二舅人好吗?是不是秉承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大公无私判案的好官?好不好说话?”

  墨染柔情的看着她,抿了抿唇,丹凤眼溢出一抹笑,“我二舅就是你二舅,你说好不好?”

  “……”我去你二舅的,可惜我清叔不是你清叔,别他妈套近乎好下手。

  ……

  顾二白带着少妇和小包子,乘上墨染的马车,一路上,脑子里都在酝酿着到官府里该说什么。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任她千算万算,愣是没算到……

  马车辘辘行至顾镇的县太衙门时,顾二白刚正了正衣襟,激动地探出一只小脚时,便听到一阵熟悉的对话:

  “场主,您交代的事下官一定亲力亲为,一定会让场主满意的。”

  “嗯。”

  “场主,贱内已经在府上做好饭菜,天色不早了,场主不如留下来用过午膳再行回府。”

  “不必了。”

  “场主……”

  对话还在进行,某怂白已经默默地缩回了探出的小脚,满脸惊恐的望着马车里的祸害——墨染。

  麻麻啊,清叔怎么无处不在,这下怎么办,自己在万钧的轿子里,这下若被抓个正着,被清叔发现了的话,怕是身上长着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了。

  “怎么了?”轿内,墨染刚想下去,就被顾二白一把拉了回来。

  顾二白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道,“那个……我还没想好台词,咱们再串一遍。”

  墨染,“……不都串了一路了吗?”

  “……再串一遍,再串一遍。”

  ……

  官衙门口。

  顾亦清余光微侧,恰巧敏锐的捕捉到一只纤巧的小脚,悄悄的从轿子里探出来,又后怕的缩回去。

  转身,某场主眸光幽邃的打量着停在不远处的马车,渐渐的,眼角微眯。

  这辆马车,好像是……万钧的。

  ------题外话------

  嘿嘿嘿……小白啊小白……有点小惨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