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的水晶宫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天之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属于紫罗兰维兰巴特家的独角兽号现在正位于奥尔索天区最北方,同样也是天区海拔最高的,被称为“天心山”的这座小岛上,船上的乘客现在已经陆续下船。他们绝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传说中能够直接观测到群星的岛屿,都有些好奇。尤其是那些明显的人工建筑。古典神话时代风格的神殿,现在也只剩下几根廊柱和地基,而残破的雕像和石柱则散落在草丛和岩石之中。雪花飘落从空中飘落,最后消散在草地、泥土和残垣断壁之中,再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也正如这些这些古代建筑所代表的文明和国度一样再难追寻。

  历史的沧桑和无情便这样充斥在这个方圆不过几里的偏远小岛上,让人几乎透不过气来。

  队伍中一位披甲按剑的女战士是来自南大陆安罗塔利亚王国的公主。这位名叫伊诺莎·安洛尼斯的年轻女子便是头次到来的访客之一。她好奇地四处打量着这和索斯内斯家乡大相径庭,甚至和现在的联邦乃至全世界建筑风格都大相径庭的建筑残骸,心中莫名地多了一种唏嘘的压抑感。

  伊诺萨小心地瞥了瞥在人群最前方带路的两位身穿法袍的老人,然后压低了声音,对旁边的紫发少女低声道:“我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座无人的偏僻荒凉的小岛呢。”

  紫发少女奥尔伽笑道:“伊娜姐才嫁过来一段时间,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吧。联邦建国的时候,先辈们很早就发现了这个位于奥尔索天区海拔最高的岛吧。它上面留下来的建筑物分明是神话时代的造物。当代的联盟大魔导师们认为,这个岛屿应该是在诸神之战的天地浩劫中,从大陆某处分裂出来的,但具体来源却还不是太确定。神秘学家们认为在此地可以观测星辰,预测天象,甚至可以看到天堂之门,和女神们直接沟通,看到以太海中次元潮汐的此起彼伏,探寻命运和世界的真理。所谓‘天心山’,天空中心的高山,便是这么命名的。于是先辈们便在这里修建了一处观星楼。当然了,随着国土的扩张,又相继发现了北极星岛和穹顶岛等等,作为观星之地,那里的位置更优秀,这里才渐渐废弃了呢。”

  “所以,有吗?”公主问道。

  “有什么?”奥尔伽有些疑惑。

  “呃,不是说在这里可以看到天堂之门,和女神们沟通吗?成功了吗?”伊诺莎公主睁着两只大眼睛,半是期待半是好奇地问道。

  奥尔伽是真的乐了。自己这个嫂子虽然是个实力强悍英姿飒爽的女战士,但有的时候却相当天然。不过可能也正因为如此,她才和她更加投缘吧。

  “要是真的成功了,我们现在大概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吧。怎么看,女神们也应该是站在他那边的呢。”奥尔伽停下了脚步,俯瞰着东方的天际。

  站在这高高在上的岛上,她不但能看到灯火酒绿的繁华城区,也能目睹到那片巨大的雷云长城,也能看到在“长城”后面浩浩荡荡的大军汇集。紫罗兰家的女孩叹息了一声,眉眼间多了几分似泣似嗔的幽怨。

  另外一边,早已经来过这座天心山的两人,紫罗兰的当家戈尔德·维兰巴特,以及蒲公英家的太后奥薇莉娅·丹迪莱恩则已经进入了神殿之中,开始进行最后的检查。

  “不管来多少次都觉得叹为观止呢。虽然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却依然能感受到那个时代的繁荣和伟大。至少这样的石材,就是现在的建筑师们做不出来的。”奥薇莉娅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身边的石柱,叹息道:“我们这些后神话时代的凡人,努力了那么久却还赶不上几万年前的祖先,是因为祖先过于伟大,还是我们过于无能呢?”

  “奥鲁赛罗一定会说是我们过于无能。他觉得,再灿烂的古代也只是过去的历史,身在历史上游的我们,如果没有超越先人的决心,那连浆糊做得傀儡都不如。他做到了!”戈尔德说到这里,竟然露出了一丝缅怀和叹服的神情:“他是对的……所以,我确实是个没有想象力的黏土脑袋。”

  “总比皮笑肉不笑的交际花来得好嘛。”奥薇莉娅夫人笑道。

  两个已经上了年纪的门阀家主一时间也陷入了对青春时光的回忆中。对于已经离世的老对手——亦或是说那个给他们绝大部分的人生蒙上了一层阴影的大魔王——他们到底怀有的是什么样的情感,已经很难再说得清楚了。

  好在,他们毕竟不是真正进入了暮年只能靠回忆活着的老朽,很快便平静了情绪。

  “我们的时间有限!开始吧。”奥薇莉娅·丹迪莱恩道。

  “是的,云中要塞是不可能阻挡他太久的。当年梅洛·格林没办法用它来阻挡纳希比亚,现在同样也没办法阻挡奥鲁赛罗的弟子。”戈尔德·维兰巴特道。

  “奥尔伽!你只有一个小时。”戈尔德杵着手杖走到了神殿门口,大声呼唤着孙女的名字。

  紫罗兰家的少女从恍惚中迅速醒悟了过来,她向祖父点了点头,对麾下的一干人等比了一个手势。

  “伊娜姐,让大家赶快把船上的东西搬下来吧。道利老爹,安波大叔,我们开始吧。”

  伊诺萨点了点头,指挥麾下的士兵们艰难地将独角兽号上一个个包装得及其严密的大号铁箱搬下了船。至于两个稍微上了些年纪的精怪工程师,则带着十几个同族技工,用极为小心的动作将箱子打开。仿佛那些铁箱子里都是易燃易爆的危险品似得。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却看奥尔伽摸了摸脖子上绝非凡品的项链,然后又戴上一双同样绝非凡品的手套,这才走到了一个大箱子旁边,从里面拿起一个手臂长的红色晶体,小心地观察了一下。

  若是我们的主角和他的小伙伴们,乃至于未来科技商会和北方工业集团的任何一个基层技术人员在此,大概都会吓一跳吧。

  那是一枚火曜石结晶。在神秘学的领域,这是一种威力巨大,但极不稳定,利用起来非常威胁的天然能量晶体。而它之所以渐渐被视作“女神们的恩赐”,则只是因为一个东西,或者说一个概念的诞生——导力。

  “都是品质最好的。”老精怪工程师道利在奥尔伽旁边道。

  “没办法,我只能通过图纸复原最初级的导力核心,要想提供足够的魔力,就只能在材料和原料上想办法了。”奥尔伽叹了口气,拍了拍手:“大家开始吧。”

  精怪技工们把箱子里面的各种零件抬了出来,在身边伊诺莎和她的部下们各种不明觉厉外加上被壕气闪瞎的目光中开始工作了。

  就想是奥尔伽所说的那样,不仅仅是七曜结晶的品质,被矮人技工们搬出来的各种零件材料也都隐约流淌着让人心旷神怡的光晕,分明便是掺入了神圣金属的昂贵合金。在旁边那些没什么文化但一定了解什么才值钱的士兵们看来,这些不明觉厉的器械分明就是用等重的金币做成的啊!

  如果不是在场的都是维兰巴特和丹迪莱恩养了好几代的精英私兵,再加上两位家主在此,怕都已经要上来抢了。

  “1号箱的42块甲片,请按照图形开始拼装!”

  “对,那边的线路直接开始对接!按照大型聚能法阵的符文结构拼接!”

  “三十六个聚能核心当然是三十六元素星位的周天排列。”

  “安波大叔,那边的木制磨具对不上七曜结晶的形状,请你们马上调整!”

  “我当然知道鱼梁木和银橡木比铁还硬,但七曜结晶是极不稳定的能量结晶,一丝都不能错。”

  “我不要您觉得,我只要我觉得!我的脑子里面装着学宫书库里百分之八十的魔道典籍,也装着能收集到的所有导力器械专著,没有人比我更明白我们在做什么!”

  在奥尔伽气场十足的指挥之下,精怪们开始有条不紊地工作了。秘银甲片一样的玩意被拼接起来,形成了一人多高的“锅炉”;星辰铁制成的“钟表”齿轮们连接在了一起,形成更大号的“钟表”,被放入了锅炉之中;数十枚品质极高的七曜结晶用稳定的鱼梁木和银橡木磨具包裹着,置入了那些号的“钟表”之中;融入了精金的魔法涂料在钟表和锅炉上涂抹出了繁复的魔法图阵,然后慢慢地衍生到了“锅炉”的低端,和同样密集的管道连接在了一起。

  那些管道同样也泛着温润神秘的幽兰色,分明也融入了相当分量的精金材料,然后一点一点地铺到了神殿那边,同两位家主正在认真勾画地大型法阵的尾端有序地连接在了一起。

  总之,魔法师们搞得玩意就是这样高大上且又特别玄学特别神棍,在场这些客串了一把搬运工的士兵们很快就懵逼了,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仅仅这些材料的耗费,估计就顶得上今年联邦的政府收入了。

  什么叫豪(国)门(蠹)的底蕴?这就是了!

  我们都知道,精怪几乎是这个世上仅次于矮人的工程师种族了,而且由于他们举族投靠了学识联盟,给魔法师当狗……啊不,和魔法师们成为命运共同体快有两千年的历史了,常年耳濡目染之下,在炼金产品的制造上甚至还更有经验一些。可想而知,能够在奥法豪门之首维兰巴特家当谱代家臣的精怪,当然也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在这群工程精英的操作下,这一套看上去就复杂得让人头疼的器械很快就要成型了——虽然成型了这群没文化的杀胚们也看不懂就是了。

  然而,这群精怪工匠的手艺再怎么精湛高效也不过只是执行者罢了,真正让他们吃惊的其实是从头到尾都在进行指挥的奥尔伽小姐。

  在众人的印象中,这位维兰巴特家的嫡系千金小姐人美心善低调内敛,平时行事也算公正,自然是个相当好的主人,但生于魔法世家却没有什么施法才能,未来应该注定也只是联姻的工具了。可是,看眼前这状况,这位据说手无缚鸡之力大小姐一时间却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虽然依旧还是那个弱不禁风连提个扳手都吃力的娇小姐,但由于她的态度和言语都充满了信心和专业的高效感,举手投足便莫名地多了某种可以被称为“霸气”的东西。

  总之,在她的指挥下,而这一看就仿佛是神话造物的魔导器竟然就这样慢慢地成型了。

  普通士兵当然不可能分得清导力炉和魔导器的区别,我们要理解。

  戈尔德给女孩的时间是一个小时,而现在只过去了40分钟不到的时间,这规模庞大的“魔道”设施便已经开始进行第一次试运转了。

  能量具象而成的光晕开始在巨大的锅炉钟刻之中萦绕汇集,然后沿着锅炉底端那些布置得如同最大型法阵的管道向神殿的方向延展而去。华丽而绚烂的光芒沿着魔法阵的轨迹游动,就如同神祇伸出了握着画笔的无形之手,在这个偏离于奥尔索天区的小岛上绘下了力量和神秘的庄严画卷。

  士兵们露出了神往的目光,看向奥尔伽小姐的目光更多了几分畏惧。他们是不可能分得出导力和魔力的区别,只觉得这位据说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勾画了一个结构复杂,威力巨大的复杂。这不是只有超凡的施法大师们才能进行的操作吗?这岂不是也说明,奥尔伽小姐也是超凡施法者?所以,所谓的“手无缚鸡之力”,根本就是她伪装的?

  一位天才施法者,却十数年如一日地将自己伪装成这样,这是怎么样的演技?又是怎样的精神啊!维兰巴特家,奥法豪门之首当真是恐怖如斯啊!

  一想到了这里,所有人对这位千金小姐便瞬间肃然起敬了。他们倒是不知道,在场最紧张的就是全程淡定高人脸的奥尔伽本人了。

  “已经做过三十次试验了,失败了八次,每次都炸掉一整个实验室外加十人以上的技工。好在,最近的十次全部都成功了……可是,这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啊!”紫发的少女表情不变,但双目一直紧盯着导力能量形成的光之轨迹,当这些光晕和神殿那头的法阵末端连接起来的一瞬间,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想到了在离开之前,和祖父戈尔德·维兰巴特的对话。

  “导力是科学。祖父,科学是需要无数次试验验证的,只有那么一点时间,我无法保证万无一失!”

  “我原本是想要给你更多时间的,奥尔伽,只是真的没有想到前线会崩溃得那么快。嗨,十万大军,一天就没了。就是十万头猪,让奥鲁赛罗的小子抓,他一天也抓不完啊!”戈尔德大师叹息了一声,但眼神却随即坚定了下来:“奥尔伽,抱歉,我们必须要完成它。”

  “可是,祖父,我觉得……”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现实就是,奥尔伽,你必须要保证它万无一失。所以,不管你需要什么,我都会交给你的。”

  大约是戈尔德大师的霸气震住了七曜石,也或许是奥尔伽小姐的祈祷感动了女神,导力的光晕在接入魔法阵的刹那间,只有一瞬间的停滞,但随即便流畅地游了过去,就仿佛是河流遇到了几块小石头的阻碍死的。紧接着,力量的河流沿着法阵的线路滑入了神殿之中,将那处远古建筑的残骸纳入了璀璨的光幕之中。

  “成功了?成功了……噫好我成功了!”奥尔伽小姐依旧淡然地点了点头,看着开始欢呼(其实是庆贺活下来)的精怪技工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依然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高人风采。当然,她心里是不是在挥舞着小拳头蹦蹦跳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成功了呢。”戈尔德也轻轻地叹了口气,望着光幕外的孙女,并没有掩饰自己欣慰的神色。

  “你的孙女可真的很出色啊!”奥薇妮娅夫人欣赏地看着少女。

  “是啊……如果她不是天生的元素排斥体,这一代的风头又岂会都被奥鲁赛罗的弟子抢走,我也不需要为将来而担忧了。”戈尔德又多看了自己的孙女好几分钟,这才似乎有些不舍地收回了目光,然后慢慢地垂下了头,将注意力转会了脚下洪大的法阵之上。

  “不知道老瓦侬和凯尔那边可以抵挡多久,我们的时间有限,加快动作吧。”他道。

  两位全联邦最有影响力的门阀家长继续工作起来。此时,他们的脚下的法阵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却也完全覆盖了这座神殿的地基。两位老人家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却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让人震撼的专注力在两位老人的脸上执念凝聚而成的红潮,看得法阵外的护卫们惊心动魄——年轻人身上出现这表情可以理解成热血沸腾,但放在老人身上,总觉得像是彻底过去之前的回光返照呢。

  当然,若在场有识货的施法者,却一定会大吃一惊的。那覆盖了整个神殿的法阵无论是其规模还是复杂的程度,都远远超出了现有施法领域的常识。一般的施法者不说是解析,光是看看那些复杂的符文和术式构成,脑子都有可能烧掉了。

  好在,两位年纪加起来已经超过一百六十岁的老人家毕竟也是绝顶的魔法大师,当他们拼上老命的时候,大概也是可以感动女神的。在太阳还没有在天边的云海升起的时候,这个法阵总算是完成了。

  “呼呼……那边还没有什么动静,那么,我们应该还有半天时间休息吧。”戈尔德扶着老腰站起了身,沉沉地叹息了一声。

  “若是以往,按这种程度的消耗,至少应该休息好几天吧。”奥薇莉娅在疲态尽显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笑脸。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敬老,有什么办法。”

  或许是因为那个导力装置运转良好,他们的法阵也完成了,一直满脸苦大仇深的戈尔德大师终于有心情开开玩笑了。

  然而,两个老人的好心情还没有超过两分钟。却只听到法阵外的卫士和技工们发出了一阵惊呼,奥尔伽惊慌的声音也随即响起:“爷爷,您看那边!”

  那边,当然也就是那个覆盖了东边视线的云中要塞了。两位老家主当然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更知道那面云之长城是由狂暴的雷云和一定的负能量汇集而成的。而雷云之中的风暴和雷电之所以无序、致命且危险,不仅仅是元素战旗的力量,更是对负能量的某种应用效果。

  可是,当他们闻声放眼望去的时候,却只看到圣洁的白光在阴郁压抑的雷云之中撕开了一条裂缝,让阳光照入了黑云的要塞之内。

  负能量,被压制了……

  老人们收回了目光,对视一眼,眼中的骇然一闪而逝。

  “一个小时休息!”

  “附议!”

  他们闭上了眼睛,盘膝而坐,开始凝神冥想起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