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特工 第两百五十七章 大风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肖六是乔八手上的另一张王牌。

    一张负责跟踪与潜伏的王牌。

    也许他的战斗值在乔八手下众多王牌中不是最强的,但他的跟踪能力无人能及。

    即便是陈一亮这种反侦察意识极强的高手,也无法防备肖六那鬼神莫测的跟踪。

    他是一个长相普通,身材普通,穿着也很普通的男人,将他丢在人群中,即便是他的爹娘,要寻到自家儿子也很有难度。

    他太普通了。普通得找不到哪怕半点能引人注意的地方。

    这也是他能成为最顶尖跟踪者的优势。

    谁会去在意一个行迹正常又没有丝毫特点的年轻男子呢?

    肖六仅仅跟了乔八三年。便能迅速成为疑心病极重的乔八的王牌,并得到他的信任,已经证明他不凡的能力。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甚至可以一天到晚不说一句话,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他不抽烟,也不喝酒,更不喜欢逛夜店。若非他资历太浅,不像四大金刚那样跟了乔八十几年,他完全可以成为乔八最重视的下属之一。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成为乔八的得力助手。

    “我不需要知道他做过什么,接触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我只需要知道他去过哪儿。”

    这是乔八给肖六布置的任务,看似简单,实则极难。

    白马客袁丹青是什么人物,单单从乔八对待他的态度便可知一二。

    如往常布置任务那样,乔八留下一句近乎于忠告或是警告的话语。

    “失败了,就别再回来。”

    所以肖六会将每一次任务当做最后一次,事实上,他若是没能顺利完成乔八布置的任务,也的确会成为他最后的一个任务。

    不管如何,肖六会谨慎小心地去完成乔八交代的任务。这是他作为乔八手上跟踪者该做的事儿。

    领命之后,肖六提着一个保温盒前往别墅后院。

    李斯最近很忙,忙于乔八布置的各种任务,他没时间也没精力去照顾瘸腿的陈一亮。所以他拜托肖六每天送两顿饭,让他不至于饿死在屋子里。

    肖六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他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乔八别墅内发生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甚至比别墅内其他人还要了解。所以他答应了。答应李斯会每天给陈一亮送两顿饭,保证他最基本的生存。

    咯吱——

    笨拙的房门被推开,屋外的光线照耀进这漆黑而阴沉的屋子。一阵发霉的酸味扑鼻而来,肖六忍不住皱起眉头。

    屋内没开灯,耀眼的光线挥洒进来,透过这一缕刺眼的光芒,能清晰瞧见空气中飘荡的细尘。肖六提着保温盒进入,并反手关上房门。

    他是跟踪专业人士,跟踪,便必须掌握目标的心理,这样才能以最安全的方式去跟踪。所以肖六对心理学有一定了解。

    他反手关门,是顾及陈一亮的感受。

    一个原本生龙活虎的男子忽然变成瘸子,任谁都承受不住这份打击。不管是**上还是灵魂上,都会抗拒与人接触,抗拒与外界接触。肖六不知道陈一亮是否承受得住这个打击,但他尽可能不去再伤害陈一亮——这个有自我意识,曾试图变成一个人的乔八的狗。

    屋内的摆置很简单,一张桌,一张床,一张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满身颓废酸涩的男子。他蓬乱着头发,背对着肖六,像一具尸体毫无生机。

    他就是曾经乔八手下最有能力,最得宠幸的人,陈一亮。

    他曾风流倜傥,玩世不恭,几乎可以断定,若是他的人生轨迹不发生如此严重的变轨。十几二十年待得乔八退隐,他将是唯一有资格继承乔八位子的下属。

    可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人不能永远活在假象和幻想中。

    事实是,陈一亮腿瘸了。左腿打满铁钉,塞满铁架。几乎成为一个废人。

    肖六站在他的后面,默默地注视这个仿佛被世界遗弃的男子。轻叹一声,将保温盒放在桌上,冲坐在窗口位置的陈一亮道:“接下来一段曰子我也许不能给你送饭了。”

    沉默寡言的肖六开口说话,原本口齿伶俐的陈一亮却一字不说。仿佛比肖六还要沉默寡言。

    “狗也有生存下去的权利。狗也能活得有尊严。”肖六说。“哪怕是一条瘸腿狗。”

    仍未得到回应。坐在轮椅上的陈一亮只字未提,死寂般地沉默着。

    肖六见状,脸上浮现一抹黯然,转身便欲离去。

    “你侦查意识足够强,但你有时太激进。”窗口处传来一个沙哑得仿佛金属卡壳的声音。“和他保持足够距离,一旦被发现,他不会给你退路。”

    肖六身躯一僵,脸上掠过一丝讶然与迷惑。停顿数秒后,缓缓退出房间。留下尸体般的陈一亮。

    陈一亮被禁足于这间房,没乔八的允许,他永远不能离开这扇门。

    他的嗓子哑了。

    老西说永远不能恢复。

    他那头柔顺的黑发白了些许。

    老西说会越来越严重。

    他不用永远坐在轮椅上。

    老西说只要他愿意,他就能站起来。哪怕他只剩一条腿。

    李斯离开前红着眼意味深长地问老西:“他真的还能站起来吗?”

    老西一脸唏嘘,黯然道:“你何时见过一条狗挺起脊梁?”老西目光深刻地望向瘫在轮椅上的陈一亮。“还是一条没了生念的瘸腿狗。”

    ————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斜倚云端千壶掩寂寞,纵使他人空笑我。”钱老师念完董小婉写下的古词,不由向讲台下的大才女温颜道。“小婉,虽然老师布置下来的是一首古词,可你意境不太对哦。”

    看——成绩优异的学生即便做错事,老师也是舍不得言辞批评的。假如是小林哥犯错,钱老师铁定骂得他狗血淋头。

    不过小林哥在乎吗?

    他正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呢。

    “知道了,钱老师。”董小婉点头认错。

    这首词,是接触叶龙,接触猛虎营后有感。

    这群孤胆英雄给了董小婉极大的心灵震撼。她不能为他们做什么,但想写一首词送给这帮英雄好汉。

    钱老师捋了捋白须,微笑道:“下不为例哦。”旋即他随手翻开另一篇古词,很凑巧看见林泽交上来的。他只看一眼,然后就傻逼了。

    “大风起,吹起我的包*皮,关你鸟事?”钱老师低声念完,登时火冒三丈,一拍桌子喝道。“林泽!你个小兔崽子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啊?”昏睡中的林泽陡然被惊醒,忙不迭抹掉嘴角的哈喇子,神志迷糊地起身问道。“钱老师。什么情况?”

    “这是你写的古词?”钱老师扯起那张他直欲扔进垃圾篓的格子纸。

    “是啊,怎么样?是不是意境深远?”林泽见状,很骄傲地问道。

    “你下次再写有辱斯文的古词,当心我向训导主任告状!”钱老师愤慨无比地喝道。

    “我会怕张大锤那蠢货?”林泽坏笑道。

    “那我向你的班主任告状!”钱老师恶狠狠地说道。

    “哥,我错了。”林泽措手不及地认罪。

    开什么玩笑。让小夏同志知道,还不得把我扒皮抽筋?这女人什么德行别人不清楚,小林哥可是了如指掌的。她能对你温柔一笑,也能对你凄厉一吼。

    一会儿软的你心肝儿乱颤,一会儿硬的你浑身麻痹——吃不消啊。

    钱老师从学习方面到人格方面对林泽进行一番控诉,直至他口干舌燥,方才拂袖道:“坐下吧,下次再瞎掰,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泽懒洋洋坐下,刚翻开新鲜出炉的花花公子,手机便是嘟嘟作响。是一条短息。

    打开一看,小林哥就犯难了。

    “三分钟内必须来我办公室。”这是小夏同志发来的短信。

    距离下课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她让我三分钟赶到办公室。不是直接让我翘课吗?

    他抬头瞥一眼老神在在的钱老师,又低头瞅一眼短信严厉的内容,一咬牙,嘀咕道:“总要得罪一边的。钱老师,你只是语文老师,小夏同志可是我的班主任。得罪你讨好她,你应该不会怪我的对吧?”

    “林泽!你个小混球,又翘课?”

    话音未落,林泽人已走远,最后落入耳中的一个字是:翘!

    小夏同志的确很翘。脱了翘,穿着更翘。

    也许是初为女人,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熟透了的迷人味道。宛若一颗饱满欲滴的樱桃,让人想一口啃掉。

    她今儿穿着一身浅灰色制服装,尽管坐着,仍能将她那丰腴柔软的娇躯勾勒出迷人风情。胸前那纽扣宛若随时会被崩开,使那对丰盈嫩肉弹跳而出。女人已经做好足够的防御工作,走光的可能姓微乎其微。可她哪儿知道,对宅属姓高中生而言,制服女郎远比脱光光的妹子来得诱人。

    小林哥瞥一眼这个女人味十足的女教师,忍不住吞下一口唾沫,轻叹:我就是宅属姓啊!

    “夏老师,匆忙找我莫非有急事?”林泽见办公室除她之外再无旁人,便是啪嗒点上一支烟。谁知刚走两步,却发现她对面坐着一个很眼熟,非常眼熟的男人——古鑫!

    “不是我,是古老师找你。”夏书竹将玉脸上的防辐射眼镜摘下,指了指坦然坐在对面的古鑫。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