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白马客!

    “喂,死禽兽,昨晚上哪儿野去了?怎么打你电话没人接?”

    赶走那帮游手好闲的混子之后,韩小艺窝在沙发上吃着林泽买回来的早餐,脆生生地质问道。

    “看我的眼神。”吃着热干面的林泽放下碗筷,抹掉嘴角的芝麻酱睁大眼睛。

    “嗯?”韩小艺歪着小脑袋,瞥了一眼林泽那双布满血丝的漆黑眸子,撇嘴道。“你想说你的眼睛很带电?”

    “这是事实,不需要我屡次重申。”林泽点燃一支烟严肃道。

    “那你想说什么?”

    “你有没有发现我的双眼皮很双?”林泽自恋道。

    “——”韩小艺小嘴儿的一口稀饭险些喷出来,斜睨道。“本小姐比你双得多,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昨晚割双眼皮去了。”林泽羞涩道。

    “滚!”韩小艺白生生的脚丫踹在他大腿上,一脸鄙视。

    “你信我啊,信我啊!”林泽拽着她的胳膊,使劲儿摇晃。“信我啊,信我就得永生啦。”

    “去死吧,你这个神经病!”韩小艺刷地从沙发上跳下去,扭着姓感的小屁股去厨房。

    跟大小姐瞎掰两句,昨晚经历的蛋疼事儿引发的情绪得以缓解,便是继续吃早饭看电视。

    “喂,禽兽,刚才王喜他们打来电话,今天的聚会取消了。”韩小艺提着两罐饮料出来。

    “啊?这么沉重的消息?”林泽唏嘘道。“胡吃海喝的机会又没了。”

    “呸!你当老娘的钱不是钱?等你有钱了,把我给你垫的份子钱一次姓还来。”韩小艺重新坐回沙发。

    “低俗!”林泽鄙夷道。“势利!我说你堂堂韩家大小姐,为几百块跟我斤斤计较,至于吗?”

    “你没听过越有钱越抠?”韩小艺笑靥如花道。“不去聚会也好,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干更有激情,更刺激肾上腺的事儿!”

    “难道——”林泽眨了眨有些浮肿的眼睛,沉声道。“你的意思是——”

    韩小艺也是板着小脸,刻意将那脆生生的声音压低,略带沙哑道:“准备好了么?”

    “我早做足准备,就等着你给我机会一雪前耻!”林泽猛然捏扁饮料罐。

    “吃完咱们就回房!”韩小艺霸气地摆手。

    “吃个毛!”林泽怒道。“我的大枪,早已饥渴难耐!”

    “本小姐也心痒难耐了!走!去我房间!”

    于是,这对男女口干舌燥地往韩家大小姐闺房赶去——至于他们在做什么,提示音:

    “看我左勾拳!”

    “看我右勾拳!”

    “三连击!”

    “放波!”

    “禽兽,是你逼我的!”

    “哼,逼你又如何?”

    “绝户撩阴腿!”

    “哎呀,蛋碎了——”

    韩家大小姐的闺房传来无比振奋的尖叫,连楼下痴迷打着网游的韩小宝都忍不住摘下耳机,满脸迷惑地嘀咕道:“难道小林哥要强行推倒老姐?算了,反正我打不过小林哥,还是不要打扰他的雅兴,省的回头他心一横,一怒之下把我给毁尸灭迹。”

    ————

    乔八的书房在近十年里,几乎没出现过暴躁的吼叫。

    乔八不制造吼叫,别人更不会,不敢。

    但前晚因为陈一亮的事儿,他动怒了,咆哮了,抓狂了。

    任何人欺骗他,不忠与他,他都不会生气如斯,唯独陈一亮不行!

    事实上,在心底里,他是将陈一亮这个各方面都无比优秀的年轻人当继承人培养的。

    赋予太多希望和心血,到头来却换得一场空。饶是心智强大如八爷这样的人物,也忍不住情绪失控,大发雷霆。

    今儿是个阴冷缠绵的雨天,乔八端坐椅上阅读色泽泛黄的古朴书籍,神色淡然清冷,已然从陈一亮那件事儿中脱离出来。

    他是乔八。

    是华新市地下世界的主宰者。

    是华新市少有的称得上枭雄的人物。

    他很在乎陈一亮的背叛,但他更在乎自己的将来。所以他需要随时保持一颗平静的心脏。只有这样,他才能面对一切困难。

    书房内除了乔八,还有一个人。

    除此之外,再无他人的存在。连素来形影不离的李斯也退出书房。可想而知,乔八与书桌对面那人的谈话恐怕是绝对的机密。不允许泄露给任何人。

    这是一个男人,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

    白色西装是很挑人的,不是每个人穿在身上都会好看。有些人长相太娘,穿上白色西装会很像一个GAY。有些人长的太粗糙,穿上去也不搭调。还有些人如果太黑的话——那就不是衣服装饰人,而是谋杀自己的形象。

    总而言之,白色西装很少有人能穿的好看。

    但乔八对面那个人却穿着一身白色西装,非但没有违和感,反而魅力十足。饶是乔八这样的枭雄级男人,也不由在他身上多扫几眼。

    这个男子的外貌说不上俊朗,但五官很有神——没错,用有神来形容五官,实在有些欠妥。但乔八实在找不出其它可以形容对面男子的词汇。

    他的唇、他的鼻、他的眉,还有他那双仿佛带电的眼睛,无一不透漏出一个信息,这个男子绝非一般人。

    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手中却悠闲地把玩着一枚硬币——不是时下的流通货币,而是袁大头。一枚民国9年发行的,电视里经常能看见的,放在嘴边吹一下便会嗡嗡作响的袁大头。

    他的神色淡然到有些藐视乔八的味道。但乔八并未对此有任何微词。虽然他在华新市算得上说一不二的人物,但也仅限于华新市。

    而对面那个男子,别说是在燕京,饶是全国,都有着很响的名头。

    白马客。

    白马。指的是他无时不刻都一身白西装。客——早在五年前,他的确如侠客一般,随遇而安,以天为被地为床。但乔八知道,现在的他是代表着燕京的某人前来的。至于来做什么,乔八暂时还不清楚。

    可既然由白马客袁丹青亲自传话,那自然不会是简单事儿。

    须知,早在五年前,白马客袁丹青便在东北一带名声大噪。称其为东北一霸毫不为过。当然,他的名气仅限于个人,不像乔八这样搞团伙,搞集团。

    之后他下落不明,知其消息的人更是所剩无几。若非乔八与燕京某人搭上线,恐怕这辈子也别想再见到眼前这位曾叱诧东北的狠人。

    “袁兄弟,这次远道而来,是否有重要信息传递?”乔八打量神色淡然的白袁丹青几眼,便是放下书卷,一脸温文尔雅地笑道。

    “他对你很不满。”袁丹青口吻清淡道。

    “怎么回事儿?”乔八蹙眉道。“我一直都按照他交代的在执行。”

    “太慢了。”

    “那是因为她身边出现一个狠人。”乔八抿唇道。“他的要求太高,不能杀,不能伤,只绑架。如果她身边没那个厉害角色,我早已完成他交代的。但现在难度很高,不过你放心,春节之前,我会顺利完成。”

    “年底?”袁丹青挑眉道。

    “是的。春节之前,我会给他好消息。”乔八说道。

    “好。”袁丹青说道。“我在华新市等你到年底。有什么需要我出手的地方,尽管说。”

    乔八心头一震,旋即便是隐约觉得上头那位是否等的不耐烦了?

    虽说乔八对燕京那位执牛耳的计划不清楚,可既然跟韩家有关系,那恐怕就不会太简单。至于是什么,乔八暂时不感兴趣。

    “好的。有袁兄弟坐镇,我自是如虎添翼。”乔八儒雅地笑道。

    “假若年前你履行不了承诺。”袁丹青缓缓起身,那双带电的眸子深深扫视乔八一眼。“他说了。没价值的人,就没存在的理由。”

    袁丹青走了。

    他并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但乔八知道,只要自己有需要,他一定会出现。

    可事实上,乔八没打算用这个袁丹青。所以也没让他留下联系方式。

    一个摸不清底细的人,一个不信任的人,乔八是不会用的。当然——如果有机会让他当炮灰,乔八会很乐意。

    至于上头那位——乔八从抽屉摸出一包香烟,拍打几下底部,抽出一支点上,慢悠悠吸起来。

    时至今曰,乔八还不清楚这个人的具体身份。甚至,他只知道这个人的手腕大得惊人,宛若通天。

    这是乔八唯一得到确认的。而袁丹青为他所用,便是最好的佐证之一。

    他利用乔八在华新市做事儿,乔八也利用他搭线。互惠互利。

    然而——他对上头那位的姿态很不满,对袁丹青的态度很不高兴。

    乔八认为双方只是合作,不是上下级关系。他很讨厌上头那位的做事风格。他几乎把自己当狗看待。

    乔八喜欢养狗,也喜欢把人变成狗。但他不喜欢被人当成狗。

    他是人,他是自己的神。他不是狗,不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厮杀得到。

    “袁丹青。白马客。”乔八凝眉喷出一道烟箭,寒声道。“既然来了,就别回去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