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王妃不好惹 第三十七节(完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看着莲莲突然暗淡下来的表情,殷岳寒收住了问题,“来偿偿这里的糕点,可是我们殷国的一绝!”

    接过糕点的莲莲,正欲往嘴里放。

    啪!

    手中的糕点掉在了桌子上。

    “小莲子,怎么啦?”

    看着突然受惊般的莲莲,殷岳寒关心道。

    莲莲不管殷岳寒那关切的表情,急速的站了起了,快速的向外跑了出去。看着那茫茫人海,莲莲失落的向回走。

    “怎么啦?”殷岳寒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眼前的人儿很快就要消失在自己身边一般。“看见什么了?”不安的再次问道。

    “啊?”莲莲抬眸,望向殷岳寒,“哦,那个,没,没什么?我想回去了!”

    “这么快?”殷岳寒道。

    “嗯,我有些累了!”没有了刚刚那唯一的好心情,心里装着满满的失落。如丢了魂一般,向外的马车走去。

    回了王府,殷岳寒也不再追究,只说自己有事忙。莲莲便再次被送进了那个小别院,看着别院,莲莲想着今天在街上看到的那一抹黑影。黑影不奇怪,奇怪的是那银色的面具,仿佛很熟悉一般。想追出去看个清楚,却只看见茫茫的人海,然后就是满心的失落。

    “查到了吗?”深冷的声音缓缓道。

    “没有发现异样!”毕恭毕敬的回。“王爷,江湖上出现了一个新的帮派……幻门!”

    “幻门?”殷岳寒转身看向那黑衣属下,“这是什么派?”

    “居属下了解,这幻门是在这三个月里兴起的。此门派诡异而神秘,居说没有谁见过其门主!”

    殷岳寒挑眉,“哦!”带着怀疑的应道。“上北国那边有什么情况?”

    “禀王爷,上北国自三月前夏侯炫造反一事之后,仿佛都是风平浪静一般。”黑衣属下回道。

    “风平浪静?”殷岳寒喃道,“你的意思是?”

    “恐怕不止表面那般的简单!”黑衣属下想了想道。

    殷岳寒突然出现了兴趣般,“继续说你的看法!”

    “是,王爷!”黑衣属下恭敬的应道,“虽然朝政都是夏侯煜在管,但居说夏侯煜现在沉迷于酒色之中,所以华太后不得不开始操心朝正之事。”

    “嗯?”殷岳寒挑眉,示意其继续。

    “属下认为,夏侯炫造反一事并不简单!”

    “怎么说!”

    “这事,属下还未查证,只是个猜测罢了!”

    “嗯,那就去查查,看有哪些线索!”

    “是!”

    黑衣男子消失,殷岳寒挑起一杯茶,淡淡的尝了尝,才缓缓的离开书房,向外走去。

    一连着几夜,莲莲都感到自己梦到了夏侯炫,并且有时候还会有很真实感的那啥,但醒来却又感觉只是一个比梦还真的梦。

    今夜,莲莲打算打足十二倍的精神,看是梦还是真实的。

    夜已到了凌晨时分,也是最为冷的时间。边假寐的爬在琴弦上,心却跳个不停。可是当那激动的心情,快被这冰冷的黑夜给浇没时,莲莲的困意也袭卷而来。

    呃,莲莲感到了异样。

    什么异样?

    好似有将为自己整理披风。

    闭着眼,强忍着想看个清楚的冲动,任由那熟悉的怀抱将自己抱起来。

    “嗯……”舒服的深吟了声,然后悄悄的隙开了点眼缝。

    银色的面具!

    大街上一模一样的那种!

    莲莲吃惊的忘了自己现在应该闭上眸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瞪着眸子。

    蓦的伸出手,一把撩开面具。

    “啊!”小嘴张得老大,老大,“炫……炫……你……”

    只见那张熟悉的俊脸同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宝宝有调皮吗?”柔声问道。

    “啊?哪个?这个?你……”莲莲很是不知怎么回答。

    笑依旧的温柔,“不高兴?”

    “高兴,高兴!”莲莲如诚实的小孩子一般连连的点对如捣蒜,好似对方不相信,便会立马消失一般,“你是人是鬼?”

    “是鬼,你怕吗?”那笑容参着逗趣。

    “不,不怕!”莲莲连忙摇头道,“如果你是鬼,那也是我莲莲的鬼!”

    “呃……”声音微顿,“小家伙,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霸道啦?”

    “呃!”莲莲想不到刚刚自己也能说出那样的话,顿时羞红了脸,“那个,本,本来就是嘛!”虽然害羞,但还是不忘坚定的确认道。

    “哈哈哈……”那是得意而幸福的笑。

    “炫,你做鬼怎么也这么帅呀?”莲莲突然觉得久别的他,真的好吸引人哦。

    “傻丫头!”虽然是责备,却是满满的宠溺,“宝宝今天闹了吗?”大手轻轻的抚上那凸起的肚子,而后又将耳朵贴了过去。“嘻嘻,小家伙,他在给我打招呼呢!”

    莲莲皱眉,“他在我肚子里,你怎么知道他在给你打抬呼呀?万一……”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打断道,“小家伙!”轻轻的揉乱莲莲那一头柔顺的长发,嗅着发丝,“让你受苦了!”

    “知道就好,以后要多上来看我知道吗?”嘟着嘴,好似委屈一般,“你要是不上来看我,我就让儿子喊别人爹!”

    威胁!居然小家伙也会威胁了,看来这三个月是进步不少呀!“这样呀?”似乎有些为难一般,带了几分可怜之色,“那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呀?我怎么知道?”莲莲赌看的嘟着嘴,“你只有晚上才能出来,所以你就晚上来陪我呀!”

    “为什么要晚上呀?白天不行吗?”好笑的声音缓缓的说道。

    莲莲摇晃了下脑袋。“鬼不是都是晚上才能出来吗?难道你白天还能出来不成?”一副你白痴的看着对方。

    扯了抹坏坏的笑,“是呀,我只有晚上才能出来,那怎和以办?”

    “所以呀,你得每个晚上都上来陪我,知道吗?”莲莲认真道,“还有,不许在下面找小妾,找女人!”

    “呃,哈哈……”

    莲莲有些纳闷的看了眼那笑得欢的某男,“笑什么?如果被我知道了,我一定不让儿子叫你爹!”

    “呃,呵呵,哈哈……”终于,止住了笑,“莲莲,我可是来带你离开的。”

    “离开?去下面?”莲莲道,“不行,等我将儿子养大了,我再来陪你吧!”

    “呃,哈哈……好了,时间不多了,先跑我走就是!”某男已笑得嘴抽筋道。

    莲莲挣了挣被扣住的小手,“去哪里呀?我得去给寒王说一声呀!”

    “说了,你我都别想走!”

    莲莲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便随着离开。

    等她再次醒来,已在一间陌生的房里。

    房间里摆高简单,却又不失口味。四下环顾了一周,莲莲很确定这里不是自己这段日子住的地方。

    “夫人,醒啦?”这时走进来一个丫环,“夫人,主子说,你醒了就将这些喝了!”

    “夫人?”莲莲抢字眼道,“谁是你们夫人呀?”

    “你呀!”丫环道。

    “我?”莲莲吃惊不已,“我什么时候成为了你们的夫人呀?”

    丫环见莲莲那不明的表情,可爱一笑,“夫人,待会您见了我们主子爷就会明白了!”

    莲莲似疑非疑的点了点头,想着不会是殷岳寒搞的什么新花样吧?

    咔吱。

    正待莲莲想着,那门便开了。

    “夫人吃饭了没?”

    惊恐,惊喜,惊……反正就是心惊不已的听着那声音。

    瞪大眼看着来人,莲莲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只听那小丫环轻福了福身道,“主子爷,夫人才刚醒!”

    来人摆了摆人,小丫环便识趣的离开。

    莲莲张了几次的嘴,却还是没有发出一个字来。

    倒是来人,一脸的宠溺,“怎么见我,不高兴?那我还是离开算了!”

    莲莲急忙拉住来人,将自己整个人窝进其的怀中,“你没有……没有离开……”那个字是她的忌讳,她不想听到那个字,更不愿说出来,怕这一切又是梦。

    轻拍了拍那颤抖的娇躯,“对不起……让你担心受苦了,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谢谢!”良久,莲莲才轻吐出两个字来。

    经历了失而复得,莲莲更加的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个人,不管这段日子里发生了什么,她只要现在,她只想与他永不分离。

    原来那日夏侯煜来找麻烦,是与夏侯炫联合一起演的一场戏,目的就是骗倒华太后。

    其实夏侯煜并非华太后所生,而是一个长得与夏侯炫的娘极为相似的女子无意被孝帝临幸而产下的孩子。华太后怕事情败露,便将此宫女杀害,自己则称怀孕而生下夏侯煜。

    为了将华太后一网打尽,夏侯煜与夏侯炫商量着演一出戏,让华太后放低警惕,然后查出其的势力,再将其一举奸灭。

    这三个月,夏侯炫以幻门门主的身份面对于世人,不断的与夏侯煜一起内外夹功的瓦解了华太后的势力。最终导致华太后自缢而亡。

    夏侯炫宠溺的为其擦了擦小嘴,“吃好啦?”

    “嗯!”幸福的一笑,而后又惊恐道,“华太后死了?那我娘呢?还有四位姐姐呢?”

    “别急,别急,先喝杯水!”夏侯炫笑道,同时递了杯水给莲莲。

    莲莲接过水,咕噜一声喝完,“当时不是说我不嫁到殷国,我娘就会有生命危险吗?那现在我娘呢?”

    “你娘呀?”夏侯炫突然卖起了关子,“先亲亲为夫,为夫就说!”

    “你……”娇红着一张脸,“你,快说啦!”抵不过,轻轻的用嘴掠过,羞得快速的低下了头。

    夏侯炫也不较真,“你娘被你爹接走了!”

    “什么?我爹?”莲莲道,“就是静幽族族长?”

    “不是!”

    “不是?”莲莲挠着脑袋,“怎会?”

    “笨蛋,忘啦,你夫君才是静幽族族长!”夏侯炫坏坏一笑。

    “呃,那就静幽族前族长!”莲莲有些赌气的撇头道。

    “对,娘子猜得很对,来奖励个吻!”夏侯炫一笑,快速的吻住那嘟都的嘴,“嗯,还有你哥……”

    “我哥,我哥现在怎么样了?”被夏侯炫这么一提,莲莲一下就忘了刚刚的偷袭,“他现在在哪里?我要去看他!”

    “别动!”抓住要跑的某女,某男脸色不好道,“你夫君还没死,你就要去找他吗?”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莲莲铁青着一张脸道,“他是我哥,哥哥,你懂吗?”

    “可是……”

    “好了,快说,我哥现在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夏侯炫回答得有些无力,看着莲莲那失落的表情,又道,“听说他现在成为了一名拥有正义的侠士!”

    “侠士?”

    “是的!”夏侯炫突然语气放淡了,“至那日岳青青死后,他消失了好一段时间,才出现在江湖上,不过只是游走各地而已。”

    “哦!”不知是放心还是担心,莲莲轻点了点头,“那菲姐姐呢?”

    “她呀?”夏侯炫突然笑开了,又带着点同情道,“正被皇兄满世界的追着跑呢?”

    “怎么回事?”莲莲不明道。

    原来,当年夏侯煜被华太后下了盅,忘记所爱,喜欢上最讨厌的人。导致了夏侯煜对菲儿所犯下的错,却又在菲儿跳崖之际,盅毒被解,夏侯煜为了查出真相,掩人耳目,便一直扮着好色之徒。

    听着二人的事情,莲莲感到惋惜也感到高兴。

    “不对……”

    “什么又不对啦?”

    “那上北国的现任皇上是谁呀?”

    “你猜猜看?”

    莲莲蹙眉,“皇兄真的追菲儿姐姐去了?”

    夏侯炫轻点头,表示他并没有说谎。

    莲莲拧眉继而道,“不会是你吧?”

    “你想做皇后?”反问道。

    “呃……”莲莲连忙摇头道,“那宫里不好玩,天天憋在那里,迟早会把人逼疯的!”

    “所以……”

    “所以我才不要做皇后呢!”

    “那你要?”

    “我要自由自在的!”莲莲笑答道,“快说,是谁做皇上呀?”微顿,“不会是四皇弟吧?”

    夏侯炫笑意加深,“真聪明,还记得父皇那张圣旨吗?”

    “嗯,就是那张什么也没有写的圣旨!”莲莲想了想道。

    “是的!”

    忽然莲莲一副明白的看向夏侯炫,“你将那圣旨写为,传位于四皇弟!”

    “嗯,小家伙还不笨嘛!”

    “哼,不许在儿子面前说我笨!”莲莲略微不服道。

    “哈哈!”对于莲莲那模样,夏侯炫倒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好了,明日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离开?”莲莲道。

    “怎么不舍?”夏侯炫的脸立马黑了起来,“舍不得他?”

    莲莲缩了缩脑袋,“再怎么着,也得给寒王说一声吧!”

    “说一声?”夏侯炫挑眉,“怕到时走不了!”

    不过,夏侯炫最终没坳过莲莲,还是上了趟寒王府。

    还是那座小别院里,微寒的风轻轻的掠过,挠乱了三人的发丝。

    “对不起!”最先开口的是莲莲,“谢谢,你这么多日的照顾!”

    殷岳寒没有看向莲莲,而是将视线投向那戴着银面具的男子。“你是夏侯炫!”

    银面具的男子闻言,揭开了面具,“夏侯炫已死!”淡淡道。

    殷岳寒微顿,“已死?那你又是?”

    “幻门门主!”夏侯炫轻吐道。

    “哦?那本王还真是很荣幸见到了江湖上最为神秘的幻门门主!”殷岳寒道,“小莲子,你真要弃本王而去!”

    “我……”莲莲对于殷岳寒那强大的视线,感到特别的压力,尽一时答不上话来。

    “对,在下的娘子与孩子当然不劳寒王你照顾了!”夏侯炫抢话道。

    “好,你们走吧!”殷岳寒突然转身离开道。

    “啊?”对于这么突然好说话的殷岳寒,莲莲有些反映不过来,愣愣的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对于莲莲就那么直直的看向另外的男人,自然是很不悦,“走啦,人都走远了!”重新戴上面具,不悦道。

    离开殷国,自然是回了趟上北国,与夏侯焰聚了聚才又赶向静幽族。

    数年后,某处大宅院。

    “爹,娘,你们来啦!”莲莲一身少妇装扮,上前迎道。

    “嗯!”二老幸福一笑,也许真爱就是要经过风风雨雨,失得之后才会懂得珍惜吧。

    苍天拉着娇妻,“莲莲,昊儿呢?”

    “在里面他爹那!”莲莲一笑,“你们进去吧!”

    招呼完二老,急步向外走去,“哥……”长长甜甜的唤道,然后整个人扑了上去。

    安君浩还没有接住那抹娇影,一道厉喝就传了过来,“莲莲……”

    呃,莲莲收住脚下的动作,讨好的看向某男,“嘻嘻,炫,昊儿呢?”

    夏侯炫并没有答,反而责怪道,“大夫说了,你这胎才三个月,不宜乱动!”

    “知道了,知道了!”莲莲无奈的一笑,却很幸福,“哥,快里边坐!”

    安君浩看着二人的甜蜜,心中早已无当初的感觉,有的是满满的祝福。看着二人,心道,莲莲要幸福,将哥的幸福一起用掉吧!

    “夫人,主子,有人送贺礼来了!”

    “谁呀?”夏侯炫走上接过,一看,脸色微顿。

    莲莲不明上前,“我看看!”

    原来是殷岳寒送来的贺礼,莲莲微微一笑,“这么好的礼,你黑什么脸呀?”

    “你喜欢?”那张脸写明了,如果敢说个是字,那就一定让你好看。

    却不想某女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是呀,这么好的东西谁不喜欢呀!”

    “你……”

    “娘,娘,爹,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呀?”这时一个粉雕玉啄般的孩童跑了过来。

    看着儿子跑过来,夏侯炫弯腰抱起,“昊儿,有没有听外公外婆的话!”

    “有!”

    “真的?”一旁的莲莲咐和道。

    “昊儿可是很乖的!”小男孩讨好一笑。

    阳光下,一家三口相偎在一起,幸福也不过如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