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夫人觉得,最近的她,真的是倒霉透顶了。

  弟弟被打的命都去了半条,自己生了场莫名其妙的大病也元气大伤,大闺女被皇上禁足,二闺女去参加宴会出了大丑,今日屋里还出现成堆的老鼠……

  其他的还算有些理由,今日这鼠灾,当真给大夫人头上敲了个警钟。

  难道是太久没去给佛祖上香,佛祖怪罪她了?

  大夫人心疼的看着缩在木椅上的白芷萱,她脸色苍白,嘴角还在哆嗦,显然还没从刚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一个丫鬟走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木罐子:“夫人,汤药熬好了。”

  “快拿来。”大夫人接过汤药,亲自盛出一碗,催促身旁的白芷萱,“萱儿,快喝一些,这是之前齐林大夫给老夫人开的安神药,喝了就没事了,啊。”

  白芷萱两眼无神,大夫人把汤药送到嘴边,她低头抿了一口,马上又全数吐了出来,“好苦!我不喝,真恶心,全都恶心!”

  “萱儿乖,就喝两口,喝完和娘回房睡觉,睡一觉就好了。”大夫人心疼道。

  白芷萱听到‘回房’两字,整个人抖了一下,尖叫道:“我不回房!我不回去,老鼠……老鼠,娘,里面全都是老鼠!”

  她濒临崩溃,脑海中都是刚刚床边那几只啃咬着她衣裙的东西。

  她突然想到什么,瞳孔放大:“是白浅婼!娘,是她!一定是她把老鼠放进屋里的!”

  大夫人愣了愣,说:“萱儿,你在说什么呢。”

  “是白浅婼啊娘,我之前也……”白芷萱刚准备说什么,就看到老夫人和白离禄相携走进大厅,她忙吞掉后面的话。

  老夫人年纪大了,休息的比旁人都早,她方才就已经睡下了,现在被吵醒,脸色有些难看,但是看白芷萱那被吓得苍白的小脸,指责的话她也说不出口了,就连语气也和缓了许多。

  “几只老鼠而已,萱儿别怕,赶紧喝了汤跟你娘回房休息。”

  老夫人本身就是个比较自强的女人,当年白老去得早,白亭轩未成气候时,白府上下大小事都是她一人操办的,后来白府虽说算不上大户人家,但好歹也比以前威风几分,也正是因为如此,如今白府虽说是白亭轩掌家,但是老夫人若开了口,是连白亭轩都不敢多说什么的。

  她风风雨雨几十年,什么没见过,更别说几只老鼠了,她看着眼前这个被老鼠吓破胆的孙女,心里有些失望。

  “祖母,你一定要为萱儿做主啊!”白芷萱听了,非但没有安静下来,眼圈反而更红了。

  “做什么主?”老夫人眉头微皱,“祖母已经派人去抓那些东西了,你就安心去睡吧。”

  “祖母,这些老鼠都是白浅婼放到我房中的,您一定要为萱儿做主啊!”

  老夫人愣了愣,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白离禄也淡淡的插了句:“二姐说的话,可有证据?”

  白芷萱自然是没有证据的,但是她却在心里认定,这事一定是白浅婼做的,因为她小时候就往白浅婼房中放过老鼠,而且那些老鼠陪她过了整整一夜。

  今晚的事,一定是白浅婼的报复,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证据我是没有……但是白府以往从未闹过鼠灾,白浅婼一回来就出现这么多老鼠,这事跟她肯定脱不了干系!”

  “胡闹!”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因为这句话不是老夫人说的,而是大夫人。

  “萱儿,你这样就太胡闹了,没有证据,怎么可以这样说你三妹?”大夫人义正言辞的指责她。

  连白芷萱都呆呆的,“娘,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帮那小贱人说话?!”

  这句话脱口而出,小贱人这三个字眼显然戳到了老夫人,她看白芷萱的眼神都变了变。

  大夫人现在只想白芷萱赶紧把药喝了,然后跟她回房。

  她刚说通让白浅婼去给云儿说情,不想再节外生枝,看白芷萱反应这么激烈,她放柔语气:“萱儿,你一定是误会你三妹了,快喝完药跟娘回房。”

  白芷萱没想到大夫人竟然帮浅婼说话,她本就一肚子气,现在更是火大了,也就直接无视了大夫人的挤眉弄眼。

  “我没有误会那贱蹄子!”白芷萱哪还有刚刚的苍白模样,“一定是她,她还记得从前我往她房间放老鼠那回事,现在她要报复我!娘,怎么连你也不信我?!”

  “胡闹!”

  老夫人被吵醒本就生气,听了大喝一声,“还不快带回房去!在这叫叫嚷嚷的像什么样!”

  白芷萱突然反应过来,脸色又变得很难堪,自己在说什么,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她忙改口道:“祖母,我刚刚说的不是那意思,我是说我从前……看到过几只老鼠跑进三妹房间,我……”

  大夫人看白芷萱越说越多,忙拉着她,“我这就带她回房。”

  两人拉拉扯扯的终于走了,老夫人被这一闹,别说睡意了,头都疼了几分。

  “祖母别生气,我扶您回去休息吧。”白离禄说道。

  “哎,还是禄儿乖。”老夫人这才想起白离禄还在旁边,想了半晌,说,“禄儿啊,你别看你二姐刚刚有些胡闹,但是本性还是善良的,也孝顺,你们姐弟俩,日后一定要好好相处,知道吗?”

  虽说刚刚她对白芷萱很不满意,但是她毕竟还是白府的嫡女,白离禄又是她唯一的男孙,姐弟之间一定要和和睦睦,不然怎么一同为白府做事?

  “我知道了,祖母。”白离禄嘴上应是,眼里却寒光熠熠。

  ……

  浅婼自然是不知道大厅里还出了这档事,她想着围猎的事,想着想着就快睡着了。

  突然,一阵风徐徐吹来,床上原本睡着的女子,眼睛唰的一下就睁开了,两颗黑曜石般的眼珠子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有人。

  浅婼又把眼睛闭上,警惕的感应着身边的动静,她可以感受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慢慢靠近。

  她把手伸进枕下,正想拿出银针,摸索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摸到。

  糟了!浅婼暗暗叫苦,她只在王府的枕下放了银针,今夜也只是在白府暂住一晚,所以未做准备,真的是疏忽了……

  浅婼在想,如果她突然呼救,外头的蓁蓁和夭夭不知道能不能赶到?

  身影越来越近,她咬咬牙,也只能赌这一把了!

  她张嘴正欲呼救,一双大手马上覆上她的嘴唇,只留下那声还未成型的“呜——”

  大手温暖又厚实,虽说是捂着她的唇,但是并不用力。

  一个深沉熟悉从她上方传来。

  “婼儿,夜深了,大喊大叫怕是不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